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體驗人情冷暖,學會永不放棄
字體    

愛情來臨時,再窮再丑也要勇敢說“yes”
愛情來臨時,再窮再丑也要勇敢說“yes”
荔枝FM 慕容素衣     阅读简体中文版

關注蔡樂樂,是在知乎上。


有那么一陣,她似乎閑得蛋疼,在知乎上開了個專欄,每天堅持曬早餐,今天肥腸面,明天紅油水餃,看得人口水嘩嘩的。


在開欄語里,她還寫了一段煽情到死的話,全文摘錄如下:


“這個專欄,我想寫給你。


我們決定要在北京一起生活。找好房子,添置家具,開始過和很多人一樣卻又不一樣的生活。


你每天去上班,我可以在家寫東西,每天下午,做個奶茶,切一些水果,悠閑的吹著空調。想自己何德何能,可以做自己喜歡的工作,有一個不錯的廚房,養一只胖貓,還有一個心愛的愛人。但我們作息略不一致,除開周末,也許很少能一起吃飯。


于是決定,每天都做早餐給你,和你多一次一起吃飯的機會。我們可以坐下來一起吃早餐,是一件很舒服的事情。你也可以少吃一點外賣,對健康也好。


那么,我們就說好了,每天一起醒來,一起吃早飯,一起過每一個明天。


這個專欄,會用來紀錄我給你做的365頓不一樣的早餐,希望你吃飽了,才有力氣更好地愛我。”


真是一個賢惠的好姑娘啊!


從那以后,我每天打開知乎時,都會習慣性地點開這個專欄,我倒要看看,她到底能不能做到365頓早餐頓頓都不重樣!


一開始,蔡姑娘倒是蠻勤快的,變著花樣整啊,不僅給男友做,還給家里的胖貓做。看著那只貓越吃越肥,我有些悲憤地想,真是人不如貓啊。


世界杯期間的某天,這姑娘沒有曬美食,而是曬出了兩個空盤子,她說,今天沒有早餐了,他支持阿根廷,我支持德國,快打起來了,感情有無法彌補的裂痕,所以罷工一天。這下大家滿足了吧。。。(其實是起晚了啦!)


我越發喜歡她了,做好姑娘做久了,偶爾任性一下才像樣嘛。


后來,這個專欄忽然斷更了!


一群小粉絲追著問為什么啊為什么啊,蔡姑娘支吾半天,只好老實回答:“實在想不出新的早餐花樣了,請大家表揍我。”


我在電腦前笑得打跌,從此堅定不移,決定做蔡姑娘的腦殘粉。


蔡姑娘就是傳說中的逗比,她有一個神奇的本事,不管多大的事兒,到了她這里都能化成一縷輕煙,按照她的風格,把一縷輕煙替換成“一個屁”更恰當些。


舉個例子吧,她20歲那年去找了個街頭算命師傅算命。報上八字,看了手相,大仙掐指一算,忽然撂出一句話:婚姻不順啊小姑娘,不是當后媽,就是養小白臉的命。


她越聽越心驚,大師微笑著加了一句:不過沒關系的啦,用五十塊就能破解。


換了其他較真的姑娘,可能呸大師一臉就揚長而去了。蔡姑娘卻仍然保持著笑容,輕輕松松地說:好呀。然后給了大師五十塊。


這五十塊的故事之后還有下文呢,暫且按下不表。


后來我才發現,“好呀”是蔡姑娘的口頭禪,她和美國電影《yes先生》中的主角一樣,對命運賜予她的一切都喜歡說“好呀”,正因如此,她才有那么多形形色色的好朋友,正因如此,盡管她很小的時候爸爸就失蹤了,卻一點也沒給她造成什么童年陰影。

蔡姑娘行走知乎、豆瓣的ID叫“蔡要要不吃藥”,聽上去有種藥不能停的神經病氣息。我曾經問過她為什么要叫這個名字,她發過來一個豪爽的笑臉說:“就是希望身體健康呀!”


天真的我沒再繼續問下去。


直到有一天,看她在豆瓣上發說說,說自己幸運得爆棚,找到了喜歡的工作,男朋友又愛她,這么幸運,所以她忍不住感嘆“我不得癌癥誰得”!


我這才知道,原來如此有趣的姑娘,居然曾經是一名癌癥患者。


問起她的病,她倒是一點都不避諱,說是2013年她一位閨蜜說肚子有點疼,担心是不是有病變,于是她自告奮勇陪閨蜜去醫院檢查,去了后想閑著也是閑著,不如順便檢查下。結果,閨蜜一點事沒有,她查出是卵巢癌。


“我真是幸運啊,卵巢癌潛伏期很久的,幸好發現得早,查出來時還是一期,要是發現得晚了,問題就大了。”說這話時,她和平常一樣嘻嘻哈哈的。


在我有限的見識里,蔡姑娘是頭一個,也是唯一一個用“幸運”來形容自己病情的癌癥病人。她總是這樣舉重若輕,即便命運給了她一記重拳,到了她那里也能消解成一個響屁。


醫生讓她好好治療,注意身體,千萬不能感冒了。才26歲的蔡姑娘笑瞇瞇地說:“好呀!”


她把病情告訴了家人,媽媽的態度很明朗:有病咱就治病,治好了又是一條好漢!這個當媽的真是樂天,難怪她會給女兒取名叫“樂樂”了。


問起治病的過程,她又是那句話:“我真是挺幸運的,發現得早,只做了一期化療就出院了。”


什么狗屁的幸運喲。


別看蔡姑娘現在這么豪言壯語的,其實化療那會兒她也挺慫的。化療帶來了一系列的副作用,掉頭發、嘔吐,然后骨頭痛,不是很強烈的那種痛,但會感到全身上下都很不舒服。慫的時候她也會哭,也會向媽媽撒嬌,最主要的還是對于未來的担心,担心沒辦法再工作,担心再也找不到男朋友了,担心生不了孩子。


做完一期化療后,她剃了光頭,辭去了工作,回到家里修養。用她的話來說,那是人生中最低谷的時期,沒有收入,沒有健康,更沒有心思打扮自己,丑到人神共憤,每天穿著一套棉睡衣,除了去醫院就是在家死宅。


“人生已經觸底,也許很快就要反彈了。”很久以后,回憶這段經歷,蔡姑娘說,當時就是這樣的想法支撐她走過來的。


在家死宅的她無事可做,創作欲井噴,跑到知乎和豆瓣上去寫文,于是,響當當的ID“蔡要要不吃藥”就橫空出世了。


2014年初,她在知乎上寫了一篇小故事,名叫《被懷疑的記憶》,文中寫了一個“正常得不能再正常的女孩子”和她匪夷所思的夢。巧的是,幾天之后,有個她的男粉絲在知乎上貼出了這個故事的番外,敘述視角換成了故事中女孩子的男朋友大熊,腦補出了男主“不太正常的生活”。


一來二去,兩個人就通過知乎勾搭上了。男粉絲是個IT男,自稱是文藝絕緣體,這樣的鬼話蔡姑娘才不信,要是和文藝絕緣,混什么知乎嘛,更何況,他寫的那個故事里明明提到了,他還看村上春樹呢。


她在他面前什么都隱瞞,包括她的病。


聊了沒多久,他給她發私信,說:做我女朋友吧!


蔡姑娘高興地回復說:好呀!


即使是熟悉了她風格的粉絲們,聽到這可能也會扶額了:你們才認識幾天啊,不是應該問問為什么嗎,不是應該深入了解一下他人怎么樣嗎。


蔡姑娘才不理這些,她的作派是,先答應下來,不就可以深入了解了嘛。


幾天之后,他專程從北京來看她。


去見他之前,她也蠻忐忑的,主要是担心自己化療后的樣子太丑,把他嚇跑了。為了形象,頂著一個光頭的她特意買了頂假發戴上。


見面之后,兩人聊得挺歡的,從他充滿愛意的眼神中,蔡樂樂同學覺得,出門前戴了這頂假發真是個英明的決定。


聊著聊著,一陣風吹來,她頓時感到頭頂上一涼,心里正嘀咕時,他盯著她壞壞地笑了:“樂樂,你的假發歪了。”


“唉呀。”她還想著要不要去洗手間整理下呢,他已經湊在她耳邊,溫柔地說:“其實你真的不用戴假發,我看過你光頭的照片,挺好看的,不騙你。”


說起來很囧是不是,可當時她一點都不覺得囧。她以前也有過一個交往多年的男朋友,相處得還不錯,就是不夠放松。也許,最好的愛情就是在他面前可以毫無顧忌地光頭頭,毫無顧忌地說笑,毫無顧忌地放屁吧,他帶給她的,就是這種完全放松的感覺。


這里插播一個小段子,蔡姑娘單身那會兒,一個閨蜜和她約好,如果她找到了新男友,要先給她五十塊做討好費。


結果從北京來的IT男真的給了這個閨蜜五十塊,于是,朋友們送了他一個外號叫做“五十塊”。


在這個外號降臨的時候,蔡姑娘和大家一起,嘻嘻笑著說這個名字好。
電光石火間,她忽然想起20歲時路邊攤大仙的那句話!

「用五十塊就能破解。」
「用五十塊就能破解。」
「用五十塊就能破解。」
「用五十塊就能破解。」
「用五十塊就能破解。」

大仙實在是太準了。

原來這就是緣份啊。


沒有見光死的兩個人就此訂下了終身,頭發還沒有長出來的蔡姑娘決定跟著他一起去北京。


去北京?不担心他騙你么,不担心找不到工作么,不担心你們好不了多久么…..


面對我的質疑,蔡姑娘笑瞇瞇地回答:“當然担心啦,不過,先去了再說。”


事實證明,當你對一切說“yes”的時候,運氣真是好得不得了啊。


她跟他去了北京后,所有担心的事一樁都沒有發生。她在北京休養了幾個月,然后順利找到了喜歡的工作。他們相處得特別好,沒有吵過架,偶爾生氣,大概半小時內就沒事了,每天都非常愉快,超過12小時不能見面還是會互相感到思念。她開始試著給他做早餐,還發誓365頓頓頓不重樣,結果,如你所知,不到100頓就game over 了。


他們價值觀一致,愛好有重疊也有分歧。他們的感情建立在互相吹捧的基礎上,她每天都贊美他帥爆了五十次,他贊美她美尿了五十次。(額,又是五十這個數字,看來是和五十杠上了。)


他們還養了兩只胖貓,身為愛貓狂人的五十塊先生最愛做的事就是摟著貓咪一頓狂親,親完后再捉住她,給她一個散發著貓毛味兒的熱吻。


他們真是一個頻率的人,如果有人在被子里放了個屁的話,一定會想辦法把另外一個人悶進被子里,一同聞聞屁的氣味。這樣惡趣味的游戲,怕只有他們這樣的逗比情侶才樂此不疲吧。


陷入熱戀中的蔡姑娘文思泉涌,寫出了一系列高質量的戀愛科普文章。流傳最廣的當屬那篇《談戀愛是不是浪費時間》,且來一起看看這篇雄文的摘要:


在談戀愛的過程里,一天要浪費掉220分鐘!一天也不過只有1440分鐘,減去吃飯睡覺拉屎必須的8小時也就是480分鐘,你只有960分鐘可以用來工作、學習、處理個人事務,而這寶貴的960分鐘,有超過1/4的時間里,你居然要用來談戀愛了。


不過少年,就算你只能活60年,那你的一生除去吃飯拉屎睡覺的可支配時間就是210240000分鐘,但是相信我,你能保持這樣的戀愛狀態最多也不過1年時間,那也就是你會浪費的時間是80300分鐘,大概是你一生可支配的時間的1/261。

人生苦短,在你的生命里,只有這1/262的時間你可以拿來戀愛。


剩下還有261/262的時間你可以去改變世界!


那么,不如就浪費一下,又怎么樣呢。

他的家人聽說她的病后,顧慮到也許會影響到生孩子,也反對過他們在一起,后來發現他們越處越好,也就不反對了。


這么相處了大半年,一天,他們和往常一樣,窩在沙發上,一邊吃爆米花,一邊看著《冰與火之歌》,五十塊先生忽然掉過頭來,平平淡淡地問:“不如,我們去領個證吧?”


蔡姑娘把爆米花往嘴里一送,平平淡淡地回答說:“好呀!”


兩個人都不愛擺酒席,也不喜歡折騰什么蜜月旅行之類的,就是簡簡單單地見了雙方家長,簡簡單單地拿了個證。


拿證那天,本來是計劃隆重一點的,打算去美容院做個頭,化個妝,再穿個禮服什么的。結果早上起來,兩個人什么也沒弄,就手牽著手去了民政局。拿了證出來后才突然醒悟到,她沒有洗臉,他沒有洗頭。


至于那張被她形容成“丑到人神共憤”的結婚照,已經被曬到了朋友圈里,以供各位將來要結婚的姐妹們引以為鑒。


最后宣布一個好消息,蔡姑娘做了化療出院時,醫生曾經告訴她,有可能會影響生孩子。可前一陣,她興奮地昭告天下,宣布她已經懷孕了,正在家安胎。


“我真是幸運啊!”她還沒開口,我就知道肯定說的是這句。


有人問愛情到底是什么,“yes”小姐蔡姑娘現身說法:“愛情也許真的就是緣分,但是緣分來的時候,你必須和我一樣,即使丑,即使窮,即使生病,即使百無聊賴,也要勇敢的說一句,好呀。”


本文來自豆瓣

作者:慕容素衣

2015-08-23 08:54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新與古典文化研究大家
胡適(1891年12月17日-1962年2月24日),原名嗣穈,學名洪騂,字希疆,後改名胡適,字適之,筆名天風、藏暉等,其中,適與適之之名與字,乃取自當時盛行的達爾文學說....
散文大家曠達風趣
梁實秋(1903年1月6日-1987年11月3日),號均默,原名梁治華,字實秋,筆名子佳、秋郎,程淑等,中國著名的散文家、學者、文學批評家、翻譯家,華人世界第一個研究莎士....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