吐槽師、找茬師…奇葩職位為何頻現互聯網?

人文精神  >>>  創業先鋒 眾人拾柴火焰高

撰文|尹曉霞

來源|鳳凰科技


“游山玩水,不爽就罵,費用報銷,年薪百萬。我們會簽正式合同,絕不是臨時工!”同程旅游創始人、CEO吳志祥前日在北京對外宣布,他們將設立一個“絕世好工種”——— 首席吐槽官“CTuO”。


如此奇葩的職位并非首次出現。還記得2009年澳大利亞旅游局全球招募“大堡礁”看護員嗎?半年工資高達15萬澳元,引發3萬人報名。而早在2013年6月,淘寶網商裂帛服飾的“首席驚喜官”、淘寶品牌俏CIAO公司招聘的“首席八卦官”、阿里巴巴推出的程序員鼓勵師,以及蘇寧十萬重金招募的“找茬大師”都曾讓業界風中凌亂。


隨著互聯網思維的腦洞大開,各種來自二次元的職位設置變成現實的三次元空間。而以往害怕“挨罵”的企業則紛紛主動“找罵”,這種轉變不能不讓業界驚嘆:行業的口碑競爭時代難道已經來臨了?


百萬年薪聘“專業毒舌”


在同程旅游啟動“百萬年薪誠招首席吐槽官”的活動現場,南都記者了解到,所謂“首席吐槽官”竟然是同程首創的一個職位,且為它總結了一個英文縮寫“CTuO”。與CEO、COO、CFO不同的是,吐槽官的工作就是通過游山玩水的體驗,來檢查同程的產品和服務介紹,所花費用也全部由該公司報銷,而且一旦受聘首席吐槽師,年薪可達100萬。


花錢找罵,同程并不是首創。去年7月31日,蘇寧對外宣布十萬重金招募“找茬大師”,而且不是一個而是要聘一批。主要工作就是圍繞蘇寧的門店端、易購端、移動端、T V端以及物流、售后等終端體驗建設征集廣大用戶的意見和建議。據悉,當時活動僅推出三天,就吸引了3000人參與。


“我們推出首席吐槽官,是同程旅游打造口碑、提升整體品牌滿意度的又一次嘗試。”同程旅游創始人、CEO吳志祥在接受采訪時表示,國內所有的在線旅游企業,燒錢勢頭無論多么猛烈,首先需要把口碑做出來,雖然同程旅游有內部自檢系統,能夠從出口把握產品、服務的質量,但這仍然不夠。“首席吐槽官職位的推出,是同程旅游建立以用戶口碑為核心的服務閉環的重要一節,讓用戶來告訴我們哪些做得不夠好,哪些地方還需要改進,以用戶體驗為指針,讓用戶成為我們的‘啄木鳥’,檢查我們的產品和服務,保持我們的健康生態”。吳志祥表示,其實做旅游業最怕就是被人罵,“既然有痛點,那干脆從怕罵到找罵。”


拼“口碑”還要看具體效果


事實上,如此奇葩的職位并非首次出現。還記得2009年澳大利亞旅游局全球招募“大堡礁”看護員嗎?半年工資高達15萬澳元,引發3萬人報名。


早在2013年6月,淘寶網商裂帛服飾也曾宣布招聘CXO,即“首席驚喜官”,為客戶和員工提供驚喜;而淘寶品牌俏CIAO公司則招聘“首席八卦官”,將以八卦編成段子吸引粉絲。去年7月,聚劃算團隊與禾博士共同招募的“極致體驗師”,負責在全球范圍內體驗保健食品的原材料生產過程,要求最挑剔的80、90前后的處女座出任這一職位;就在今年4月,阿里巴巴還宣布招聘程序員鼓勵師,負責鼓勵和贊美工程師,協助團隊內部的交流。


互聯網時代是一個用戶體驗為王的時代,用戶需求的變化已遠超企業服務迭代升級的速度。中山大學管理學院副主任王帆接受南都記者采訪時表示,目前各行業確實進入口碑競爭時代,隨著社交軟件發展,消費者與消費者間的溝通更順暢,每個消費者的個人意見在社交圈里的影響力越來越大。可能企業通過一些改進措施在很多方面提高監管能力,但唯獨消息群體間的口口相傳是沒辦法控制的。吐槽官等奇葩職位的設置,無形中充當了言論領袖的角色。


不過,也有分析人士認為,理論上提升口碑并不需要花一百萬請首席吐槽師這么麻煩,只要收集日常消費者的批評和意見就行了。比如快遞業巨頭順豐,該公司近年來一直以不定期舉辦活動的形式收集員工的意見,被采納意見者會有幾千元不等的獎勵。而這些建議、方案一旦落地,且持續產生效益,則公司另行給予獎勵。與此相比,如今不斷涌現出的奇葩職位招聘活動,從某種形式上來說,是企業的一種營銷推廣手段,以此獲得更多消費者的關注和參與,但最終提出的意見和建議是否被采納,卻并不是活動的重點。



天涯觀察 2015-08-23 08:54:13

[新一篇] 手機APP UI設計尺寸基礎知識

[舊一篇] 臺灣不是互聯網沙漠卻難逃“邊緣人”形象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