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夢 襲人為何在背后對黛玉說三道四?

歷史思潮  >>>  歷史的迷雾

撰文|逸世賢良

來源|天涯博客


襲人敬重寶釵而看輕黛玉,相信只要略略讀過《紅樓夢》的人都會有這種感覺。


襲人為什么如此不待見黛玉,從表面上看,是兩人的性格不兼容:一個木訥內斂,老成持重,趨利避害,凡事都藏在心里算計;一個心直口快,不平則鳴,哪怕得罪了人,有什么話也要講在當面。如此迥然不同的性格注定兩個人難成知己。


但這僅僅是兩人不和的表層因素 ,更深層的原因是襲人此生的全部意義是一寶玉,而寶玉此生的全部意義卻不是她,而是一黛玉。情敵,黛玉是襲人真正意義上的情敵,她心里最清楚:如果寶玉將來娶了寶釵,自己或許還能在寶玉心中有一席之地,因為寶釵并不是寶玉的心中所愿;而一旦寶玉娶了黛玉,則自己將完全可能淪為寶黛甜蜜愛情的背景人物,因為寶玉的心里只裝得下一個黛玉,她襲人,雖然可能會成為寶玉的姨娘,卻基本形同虛設,絕難享受到寶玉真正的情愛,名為姨娘,其實仍不過是一個服侍他們夫妻的丫頭。襲人雖然身份卑微,但她也是個女人,她內心渴望寶玉能自始至終地寵著她,哪怕以后他和別的姑娘成了婚,自己在他心里依舊能留有一席之地。但黛玉的出現,摧毀了她的這一人生夢想。所以,我們看到襲人有時候居然以一個身份卑微的丫頭妄自去評論黛玉,甚至詆毀黛玉,我們完全可以看作她是中了情花之毒,她在妒忌黛玉。


妒忌能讓一個人喪失理智,迷失本心,即便像襲人這樣外表厚重,處處循規蹈矩的人也不例外。


第三十二回,寶玉因湘云對他說了幾句仕途經濟學問的規勸話,竟對湘云毫不客氣地下起了逐客令。這時,一旁的襲人怕湘云臉上過不去,自然就出來打圓場。襲人說:“云姑娘快別說這話。上回也是寶姑娘說過一回,他也不管人臉上過得去過不去,他就咳了一聲,拿起腳來走了。這里寶姑娘的話也沒說完,見他走了,登時羞的臉通紅,說有不是,不說又不是。幸而是寶姑娘,那要是林姑娘,不知又鬧到怎么樣,哭得怎么樣呢。提起這個話來,真真的寶姑娘叫人敬重,自己訕了一會子去了。我倒過不去,只當他惱了。誰知過后還是照舊一樣。真真有涵養,心地寬大。誰知這一個反倒同他生分了。那林姑娘見你賭氣不理他,你得賠多少不是哪!”


這話看似在給尷尬的湘云打圓場,其實是襲人在發泄自己對情敵黛玉的不滿情緒。在林黛玉不在場的情況下,襲人作為一個下人,說這種話,合適嗎?不是不合適,而是相當不合適。


林黛玉恣意任性,愛使小性,說話行事不顧別人的感受,這固然是她性格上的不足之處,但輪得到你襲人一個丫頭在這里說三道四嗎?襲人此舉,真真大大顛覆了她自己穩重寬厚的性格特質。在那個封建等級森嚴的年代,一個奴才居然當著兩個主子的面說另一個主子的不是,豈止是不厚重謙和,簡直叫有違禮教,大逆不道。請問,是誰給她的權利?


類似這樣在背后對林黛玉說三道四的話,襲人還有。


同樣是三十二回,襲人和湘云聊起針線活時,說到林黛玉,襲人說:“他可不做呢。饒這么著,老太太還怕他勞碌著了呢。大夫又說好生靜養才好,誰還煩她做?舊年一年的工夫,做了個香袋兒,今年半年,還沒拿針線呢。”


這段話,就更不成體統了。林黛玉做不做針線活,關你一個奴才什么事?這是你該抱怨的嗎,作為一個丫環,襲人的口氣確實有些欠妥。


一向行事穩重的的襲人怎么一談到黛玉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變了一副嘴臉呢?很簡單,如果不是襲人人品低下,原因只有一個:她在妒忌林黛玉。記得某位名人說過:嫉妒猶如一只蒼蠅,經過身體的一切健康部分,而停止在創傷的地方。襲人,出于妒忌,眼睛只盯著黛玉的短處,并不斷在人前背后放大黛玉的短處,以至于忘記了自己的身份,她也就不知不覺成了那只討人嫌的蒼蠅。



天涯觀察 2015-08-23 08:54:14

[新一篇] 野史亂彈 開八歷朝歷代的野史趣聞

[舊一篇] 食貨 唐朝米其林穿越指南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