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易中天、龍應臺等先生的作品及相關評論
字體    

楊恒均:和負責掃黃的領導看色情錄像……
楊恒均:和負責掃黃的領導看色情錄像……
楊恒均     阅读简体中文版

嫉惡如仇 從善如流
楊恒均微信號:yanghengjun2013

歡迎分享轉發


今天是周末,向我的讀者披露我生活中經歷的這件小事,最主要的目的,是希望那些長年累月被我沉重的政治話題壓得透不過氣來的讀者能夠和我一樣輕松一笑。


提醒:本文不適合未成年人閱讀!



文 | 楊恒均


老公要出差,別忘記給他帶一盤A V帶!


聽說電腦里有“不健康”的內容,電腦甚至連人都有可能被扣下來,這實在是有違“和諧”之道的。記得以前我曾經對一位老是抱怨出差的老公回來后就有些“不行”的少婦建議,給老公行李里塞一盤成人錄像帶。她以為我在調侃她,很生氣,可我又不能告訴她為啥。很郁悶。


她老公出差的地方正好是我常常旅游的幾個省,包括湖北、四川和湖南,就我自己的經驗,那些地方的酒店(除了五星級)幾乎每一個都有自帶的“健康中心”或者不理發的“發廊”。男客人剛剛住進去,電話就來了:先生,要按摩嗎?啊,我會讓你放松的,要一個嘛,小妹才十八歲呢……老板,有發票呢,250元還嫌貴?你們公務員不是又漲工資了?噢噢,現在什么肉都漲價了,你就是點一盤瘋牛病的牛肉和瘦肉精的豬肉,也得幾十塊吧……那就150元吧,包你滿意,發票?我們可以給你平均開在這幾天的房費里,我們有很多小妹,帶幾個上來給你挑?老板,聽你的聲音就知道你很厲害,要不要一龍二鳳……


各位,不是所有的男人都和我一樣意志堅強加上無能為力的!在當今的中國,有幾個“正常的男人”會一口拒絕這種擋不住的低俗?


不過,我倒是為一些難擋低俗的人想了一個辦法,到這些地方出差時帶一盤不健康的錄像帶,里面經過“藝術”加工的景象足以消除現實中燕肥環瘦對你的誘惑,而且,你連這150元都省下了。當然,如果你是公務員,恭喜你,你雖然像臺海演習時一樣發射了空炮彈,但你節約了納稅人的錢。


所以,我建議,不但不應該抓那些出差時電腦里有不健康內容的男人,而且應該大力鼓勵他們,真正健康的男人,就應該帶一些“不健康”的東東,靠自己,自力更生!


不相信我?那么,查一下那些到外地出差的男人們,凡是不帶A V帶的,百分之XX以上干了那種“不健康的”事。當然,如果他們不開發票報銷的話,我根本犯不著指責他們!不過,我指責他們也無濟于事。反而是另外一種中國特色的“權力制衡”起了作用。


很多朋友告訴我,在一些急于致富的地方,特別是湖南西部,妓女價格急跌,在不缺美女就差錢的情況下,黑社會開動腦筋,決定改弦易轍,于是,敲詐嫖客的事此起彼伏——你一脫衣服,就有人沖進來抓嫖,聲稱要逮你到公安局,很顯然,當地派出所是和黑社會有默契的。


不想被拘留就交錢吧,特別是公務員,都是花錢消災的,當然最吃虧的是黨員干部,沒有五千一萬根本脫不了干系。類似敲詐勒索的消息不斷傳出,無意中改變了大批待業的湘西妹子淪落為妓女的命運,同時也有效地阻止了一些出差的公務員用公款嫖 妓。這可謂是壞事變好的最大例子,也是中國特色的權力監督和幾權分立的光輝典范。這不能不讓我想起了很久以前一位領導人對香港人說過的話:黑社會也有愛國的!


自由世界不一定有攜帶黃色錄像帶的自由!


現在生活在電腦時代和山寨時代的人真是有福了。想當初,我剛剛參加工作的時候,要搞一盤A V錄像帶解決青春期的煩惱,以便更加集中精力為人民服務,實在不容易,有時像搞地下接頭一樣轉幾個彎,才能偷偷摸摸買到一盤。


記得有一次隨領導出國到南美洲,被那里的超級A V帶和全世界最刺激的雜志吸引,走之前左思右想了一晚上,最后還是從準備丟掉的一大堆雜志里挑選了一本特別經典的,悄悄塞進了箱子底。


各位,箱子里塞了一本這樣的色情雜志,心里就放進了一個最大的秘密。當飛機在祖國領土上輕輕觸地的一霎那,我的心就跳到了嗓子眼里了。要知道,如果查出我帶了一本這樣的雜志回國,會怎么樣?那可是1989年9月份呀!我后來寫過那么多間諜小說,但我可以告訴你,我小說中多次寫到間諜們攜帶絕密情報闖關的情景,那種超出我才分的對緊張氣氛和忐忑心情的惟妙惟肖的描寫,就是來源于那一天的真實經歷。


走出飛機時,首先映入我眼簾的就是閃爍的警燈,我無暇他思,因為我看到一些武警高官,在當地武警政委的帶領下,向我們敬禮。我這才意識到,原來是虛驚一場啊!——我陪同的一個領導是主管海關和武裝警察的。明白過來的我,一下子臉都悔青了:為什么不往箱子里多塞幾本帶回來呢?


現在的人有福了,自從祖國經濟騰飛,一切都盜版了,都山寨了,都特色了!幾年前更是突飛猛進,盜版A V帶搞成國際上一直不肯使用的濃縮DVD,一張6元的碟子(如果一次多買幾張,可以降價到5元),足足可以讓你整個周末都手忙腳亂、找不到北……


以前從國外帶影碟到國內,一張至少要20美國的金,現在從大陸帶山寨影碟到世界各地,一張播放時間長達12倍的只要5個人民的幣。祖國的變化由此可以以此類推。


然而,我要借今天這篇文章對準備攜帶A V影碟出國的華人華僑或者留學生說一句,在中國大陸攜帶色情影碟,也許只是沒收電腦,罚款或者被訓斥一頓,但如果你攜帶中國產的AV影碟到西方國家例如美國、澳大利亞、歐洲等,你有可能吃官司,甚至坐牢。


別以為我在聳人聽聞,別以為西方在這方面更加自由。我剛剛從外國友人那里聽到了好幾個這樣的故事,有一個早在澳大利亞公開了,但另外的幾個,可能是愛面子的華人羞于公開,媒體尚未報道。所以,這件事不是單一的事件。我那位外國朋友希望我通過博客提醒我的同胞們:在這方面,西方不一定比中國自由。


大家知道中國制造的山寨版的AV帶一盤可以連續播放12到15個小時(有的更長達20個小時),所以,購買的人就算身體再強壯,耐力再持久,也不可能一次看完,而且看完了也就不會帶出國了,所以,他們攜帶的錄像帶往往是沒有看完,大多是沒有看過的,準備帶回到自由世界慢慢享受。


可是,他們有人卻遭受到國外海關的抽查,國外海關也經常抽查一些色情錄像帶的內容。一般國家都不會對色情內容有問題,問題在于,有些錄像帶涉及到未成年人,那就很嚴重了。中國一些制造山寨版色情錄像帶的人根本不知道涉及兒童色情在國外是嚴重的犯罪,和性自由無關,于是他們在收集并制造光碟時根本不管是否有這些內容。


少數購買的人卻把這些錄像帶帶到國外,一旦在國外海關被抽查,而且被官員看到了未成年人的色情內容,罪名非同小可。迄今為止,那些為自己辯護的中國人都是這樣說的:啊,我不知道這盤帶子里有這樣的內容啊,啊,我以為那個人超過十八歲了……


各位,國情不同,讓你老公攜帶一盤錄像帶到湖南、四川出差,是有利于和諧的;但如果帶一盤盜版的A V帶到國外,很可能你就被和諧掉!記住啊,善良的自力更生的中國男人們!


要用健康的心去欣賞“不健康”的錄像


我看那種不健康東西的歷史很長,要控訴就控訴復旦大學國際政治系當時的一個項目。為了提高我們的外語水平以及增強我們和外國人打交道的能力,大學中有一年要搬進留學生樓,和來自世界各地的外國人混住。每個房間兩個人,一個中國學生,一個外國學生。


那個留學生樓就是小聯合國。西方人很開放,經常在我們面前顯示男女本色,雖然我們那時有強大的政治思想教育,但我發現,這教育頂多只能從大腦進去,跑到心臟附近就停住,好歹到不了胸口以下,所以肚子餓得該癟的時候就癟了,肚子下面該翹的時候,你什么教育也沒有它頂用。那種折磨,各位,如果你和我年紀差不多,你就別裝蒜了;而那些比我年輕很多的,我說了你們也弄不懂。


在那一年里,西方人用行動引誘我,而同樓的日本人就瑪拉戈壁的壞,他們用的是A V帶和一本又一本的色情雜志!各位,現在想起來還讓我不寒而栗,難道日本人從那時開始就以色情錄像帶對抗我們的政治思想教育?所以,要控訴,還不能忘記也一起控訴日本人。


不過,說真話,沒有必要控訴任何人。中國以前沒有錄像帶的時候,性犯罪率包括強奸可能是世界上最高的,那時只要看法院的宣判,十有八九是“強奸犯”,而大家特別留意這些宣判詞,總覺得比政治學習上的材料更吸引人。后來中國漸漸開放了,我發現,強奸犯反而越來越少。當我們再次聽到“強奸”兩字的時候,往往是使用在諸如“強奸民意”這樣的句子里。


不過,說真話,源于西方性開放的 A V就好像民主和自由一樣,不是所有素質的人都適合的,可能也有一個“文化”根基,過分濫用或者生搬硬套,會鬧出笑話的,有時會走上邪路。


我的家鄉縣城就出過這樣一件事,一位恩愛的農村小夫妻結婚兩年多還沒有生小孩,終于急了,于是小兩口羞羞答答到醫院就診。婦產科女醫生檢查過男的,發現沒有問題,又去檢查美貌害羞的新娘子,結果大吃一驚,原來過了兩年性生活的新娘子竟然還是處女。女醫生把這一情況告訴新郎和新娘,兩人都覺得不可思議,新郎忍不住說,什么呀,我們為了生孩子,有時一晚上都弄兩次。那女婦科醫生一聽,脫口而出,一晚弄兩次還沒有捅破那層膜?那美貌女子一聽就不樂意了,以為醫生質疑她丈夫的能力,于是也拋棄矜持,大聲說,每次都弄得我疼的死去活來,有時還流血不止,現在走路都走不利索……


那女醫生只好再次檢查新娘,沒錯啊,處女膜完好無損,不過,那女醫生卻留意到,新娘的另外一個隔鄰區域卻久經考驗、一派狼藉的樣子……女醫生終于明白了,霎那間緋紅了臉……這事后來由經驗豐富的副院長親自處理。副院長在訊問過新郎后真相大白。


原來,兩位教育水平不高,素質也比城市人低的新郎和新娘入洞房前在親友的介紹下臨時觀摩了一盤來自北歐的色情錄像帶,那錄像帶玩的是變態和感官刺激,于是對這方面毫無知識的新郎新娘竟然在入洞房后來了個生搬硬套的全盤西化——


整整兩年多,他們都置“天生一個仙人洞”于不顧,而一直在模仿那盤變態錄像帶上的內容,一次又一次地“隔岸猶唱后庭花” ……


我和負責掃黃的領導一起看色情錄像……


既然我已經以調侃的口氣說了些不登大雅之堂的話,干脆就一不做二不休,回顧一件有可能讓我“民主小販”這個光輝形象進一步受損的往事。為了不給當事人造成不快,我下面的故事中的主角——也就是我的領導,使用了改頭換面。但有一點不能改,那就是此人是在六十年前共和國成立的時候就是政法戰線的年輕標兵,維護社會治安,在祖國最需要的地方留下了颯爽英姿。我參加工作的時候,他已經超過六十歲退休年齡了,可是由于經驗豐富,破格被留任領導崗位,發揮余熱。我和他出國到美國的時候,我只是一名剛剛參加工作的普通干部,而他是全國政法系統有頭有臉的領導。


我和他睡一個房間,晚上他看不懂英文電視,按來按去,竟然按出了三級片頻道。按說這種頻道都是收費的,不會按出來,可是就不知道為什么那個酒店就不收費,12點后就開始有了。


看到他一下目瞪口呆的樣子,我也手足無措,說實話,那些三級片對于我來說,簡直有如兒童節目般純情和無辜,何況折騰了一天,我自然沒有興趣和他一起看,再說,我就是有興趣也不敢在這位老領導面前表現出來啊,于是我打了一個呵欠,假裝睡覺。轉身前,我斜眼看到他眼睛都直了,盯住屏幕不放。


我自然無法入睡,過了一會聽到這位老領導呼吸有些急促了,隨即我聽到了他的聲音,小楊,這就是黃色錄像?


我知道他知道我沒有睡著,我說,是的。但覺得自己這個時候再隱瞞也瞞不過他,就補充了一句,這是三級錄像帶,遮遮掩掩不露點的……


他“啊”了一聲,說,還有四級、五級?我說,是的。于是他又去胡亂按頻道,顯然是想搜索五級。那時頻道沒有那么多,但他也按了好一會,我有點同情他,說,美國酒店里不能播放五級錄像帶。


他惋惜地嘆了口氣,把頻道調回到酒店里的三級頻道。我繼續假裝睡覺,但心里卻狐疑不安,我不知道他會不會突然問我,小楊,你經常看這種錄像帶嗎?


但這位一直以來讓所有的工作人員緊張的、很霸氣的領導并沒有這樣問我,我只聽到他好像自言自語地說,我第一次看……


我簡直有些驚恐了,這個時候再假裝睡覺,很可能就把我的政治前途睡過去了,于是,我就竭力讓聲音平和地問,你從來沒有看過?


他說,說你肯定不相信。他說這話的時候我轉過身,坐了起來,發現他的眼睛始終沒有離開屏幕。屏幕上,潔白的沙灘,波濤洶涌,一位豐滿的白人少婦嫌她的比基尼泳衣勒進了肉里,于是當著我們的面輕輕扯下來……


我想,如果不是我親眼見證,我肯定不相信老領導的話,正如當我后來忍不住而把此事偷偷告訴我朋友時他們也以為我在編寫小說一樣。不過,我當時一下子就相信了他的話,而且深信不疑,因為我看到了他在電視機前的表情,那和我看到的所有年輕人第一次看這種錄像帶時的表情一模一樣。


只不過,這種表情出現在一位曾經當過中國最大、最開放省份的公安廳廳長,并且,他當晚親口告訴我,他曾經統管這個最早開放省份、也是最色情省份的掃黃工作,在他的親自領導下,堆成小山似的黃色錄像帶被壓土機碾碎!最多的一次,收繳了大概有幾十萬盤色情光碟,他都下令銷毀,一盤也沒有留下,(由于下面的局長和處長具體承辦)他更是一盤都沒有看過。他說,我是掃黃的,怎么會去看那些黃色的錄像帶!


說實話,這位領導雖然很看重我,而且我始終認為在那個體制里他是挺優秀的(部分性格和故事出現在我的間諜小說里,例如1949年后,他曾經負責在沿海地區抓臺灣潛伏過來的特務,很成功;1949年后幾年國慶節期間在他的領導帶領下成功破獲破壞國慶的大案要案),但他的工作方法和性格都很粗暴,很多時候甚至可以用“獨裁”來形容,——這樣一位人物,竟然在六十多歲時和我在美國的酒店里第一次觀看低俗的三極錄像,真是雷到我了!各位想一下,才二十多年啊,聽說現在行賄領導的,已經直接選送處女和文藝院校的美少女了!現在想起來,那件事還能夠雷到我!


更雷到我的還在后面,第二天早上,我們好像都忘記了昨晚的事,不過在吃完早餐后,他突然對我很哥們地說,小楊,你別自己看啊,回去后有五級的,也給我拿兩盤過來,我總不能讓公安部門的領導送給我看吧?


我當時要不是氣血方剛(24歲吧),可能會當場暈過去,但我竭力保持冷靜,淡淡地說,好啊。


回國后,我一次也沒有給他送過五級錄像帶。在美國我們睡在一起,一起看那種錄像,但一回到中國,我是一名大學畢業不久的普通干部(正在為科長職位奮斗!),他是我領導的領導的領導的領導,我到他的辦公室甚至要經過武警崗哨,我那種去搞幾盤錄像帶送給他看的念頭自然而然就消失了。你想,我有天大的膽子也不敢把色情錄像送到他的辦公室啊,萬一他翻臉,我考,他完全可以一句話就判我十年八年的,我就只能在監獄里躲貓貓了。


好在回國后,雖然我常常去看他,他卻也從來沒有再對我再提起過帶錄像帶的事,當然,他在和我偶爾談起政治學習和思想教育的時候,語氣要平和很多,而且,他的那些手下,也就是我的頂頭上司們,從那以后,好像也沒有幾個對我高談闊論假大空說教了。


如果不是當事人已經八十多歲,早就退出了政壇,我本不該寫出這段往事。但這雖是一件小事,卻對我影響挺大的,對我后來如何看待人性、制度和思想等有一定的啟發。我當然希望對你也有一些啟發。


不過,今天是周末,在經歷了一段紅色之旅來到張家界后,向我的讀者披露我生活中經歷的這件小事,最主要的目的是希望那些長年累月被我沉重的政治話題壓得透不過氣來的讀者能夠和我一樣輕松一笑。


楊恒均 2009/3/22 張家界



2015-08-23 08:54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孫中山的啟蒙者
近現代的嶺南,湧現出大批引領中國前行的先驅者,近代改良主義者,香港華人領袖何啟便是其中的一位。他不僅是孫中山在香港西醫書院的老師,更是孫中山走向革命道路的思想導師。
學貫中西品讀東西文化
林語堂(1895年10月10日-1976年3月26日),中國文學家、發明家。福建省龍溪(現為漳州市平和縣)坂仔鎮人,乳名和樂,名玉堂,後改為語堂。美國哈佛大學比較文學碩士....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