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體驗人情冷暖,學會永不放棄
字體    

說好的長大后我娶你
說好的長大后我娶你
荔枝FM 戴日強     阅读简体中文版


(讀文章時候聽首歌更配哦!▲)


外拍時接到媽媽電話。


她說,過兩天是三年一度的佛生日,我要回老家操辦。恰好收到文雅的結婚請帖,你們從小一起長大,要不就一起回去?


我沉默了下,說,不了,最近要在北京連續拍好幾天。


媽媽嘆息了下,又說,真奇怪,請帖上怎么印著雅舉著紅傘的照片呢?


聽到這我愣了下……


記得上幼兒園前媽媽帶著我去“刺桐照相館”拍一寸照。


調皮搗蛋的我坐扁了所有充氣動物道具,攝影叔叔無奈之下他叫來自己的女兒——文雅,示范給我看。


沒想到她坐過來就伸手摟著我,我像是被電到一樣馬上鎮定起來。


叔叔終于按下快門。


后來我跟爸爸到照相館刷油漆,恰好看到了不想喝藥的文雅,從小就樹立的良好品德我開始幫忙,為了示范給她看,我把她的藥全喝了。


叔叔傻眼,只得再買一份藥,本著送佛送到西,我穿著照相館里的各種卡通衣服,逗她開心,小文雅才把藥喝下,當然,我又喝了一半。想來真是醉了。


也是喝藥的這個經歷,我們倆人建立起來深厚的革命友誼,從此掀起了一起躺在小竹床看《哆啦A夢》的風潮。


到了小學,文雅是班長,班長通常淪為老師的間諜,每天都要記搗蛋孩子的名字。


當然,我不會被記下的,到了小學我已經成長為一顆紅心向太陽的少年先鋒隊員。被記名字的是小鎮非著名搗蛋王——烏龜。


烏龜耳朵被老師捏得通紅,放學后他便攔住文雅找她麻煩。


一看到她有難我便沖過去解救,鑒于他個頭很大,于是從小就深諳兵法的我找準機會,從烏龜背后給他一腳褲襠,隨后拉著文雅開溜。


很快,周末我被文雅拉過去玩過家家充當——“爸爸”時,烏龜便帶著幾個人過來報復,眼看所有精心準備的東西被弄壞,文雅直接哭了出來。


我氣上心頭開始反擊,雙拳握緊,以胳膊為圓心,掄出著名的王八拳,強大的拳風讓烏龜三米內不敢近身,于是幾拳下來,我直接被烏龜摔個狗吃屎。為了不破壞我的光輝形象,隨后的兵力懸殊戰況省略不記。


爸爸是小鎮有名的漆畫工,所以我從小多少懂點中國的古漆。于是一場偉大的復仇戰役悄然開始。


周一上課,老師喊起立,只聽一聲“嗤”,烏龜的褲子被漆膠粘住直接拉破,只見那肥白肥白的屁股便現場直播出來,所有同學都大笑,隨后一聲哇,沒想到小時候我眼中的大塊頭竟然哭了出來。那時我看到文雅笑了出來就覺得一切都是值得的。


放學后,烏龜換好褲子站東溪的橋上堵截我。我不敢回家在小鎮里徘徊,沒想到文雅找到了我帶我去照相館。


文雅翻出她珍藏的“橘子瓣軟糖”,我們邊吃邊看《哆啦A夢》,此時電視機已經是彩色了,我才知道原來哆啦A夢是藍胖子,興奮了很久。


我們看著、看著就睡著了,醒來已經是隔天早上,真是一個美妙的夜晚,然而小文雅卻哭了。她說,跟男人過夜會懷孕,怎么辦?


我當場傻了,這是什么邏輯。后來好不容易解釋說懷孕是要兩個人睡覺時肚臍對著肚臍抱在一起可以。


文雅釋然了,不過從此我們再躺著看電視就不能抱在一起,連對看都得跟著一米遠。直接扼殺了我童年多少次溫存如玉的機會。


那時候我和小文雅經常偷她爸爸的照相機玩,后來讓叔叔發現,不過他并沒有生氣,反倒是對我說長大以后可以跟著他學攝影。我忽然種武林前輩要把畢生絕學傳送給我的趕腳。


那時候《白眉大俠》萬人空巷,加上一直被烏龜欺負,我幻想著成為一名無敵的俠客。


很快,大俠的機會來了,文雅跟幾個女孩子在跳橡皮筋,烏龜又帶著幾個小伙伴去搗蛋。


那時候我真覺得自己可以飛檐走壁,一掌過去能把周圍人震飛。


果不其然,我一掌過去烏龜果然倒地,只不過是騎著我揍我,隨后的過程說出來都是淚。


大俠肯定不會善罷甘休的,更何況是在文雅面前被揍,簡直就是恥辱,于是大俠我最后采用江湖規矩處理——帶著媽媽告訴家長去,我媽媽極大地發揮了她專長——罵街,最后以烏龜等小朋友們被家長暴打的精彩演出順利閉幕。


后來我開始學腳踏車,是鳳凰牌黑色三角腳踏車。


差不多能單腳滑出一段距離時我就迫不及騎給文雅看,誰知道一不小心踩滑蛋蛋直接磕到架子上,那種隱隱作痛如同打胎的感覺根本難以用語言形容。


不過從那以后我更加玩命練習,很快便騎得虎虎生威,直到今天我仿佛明白一個道理,男人做任何事情都是為了討姑娘歡心。


學會了后就開始教文雅,每當她投來認真又崇拜的眼光時,我都有種倉頡造字傳播文明火種的成就感。叔叔看我們騎車回來要給我們拍照,那時我們并無男女授受不親思維,我直接摟著她的肩膀拍照,洗出來后文雅還把照片放床頭桌上。


后來有一次,烏龜帶著幾個騎車的小伙伴攔住我的去路。


文雅就在后座上,我心想,大俠不發威你當我是大蝦啊?


于是我握緊手把,腳高高抬起——快速掉車頭猛騎起來!


從榕樹下到橋頭,他們生生被我甩開好幾米,打不過我還跑不過嗎?我真是太聰明了。


不過人算不如天算,到了橋末尾,一不小心碾過石頭,我和文雅都摔了下來。


烏龜他們也借機把我圍了起來,但萬萬沒想到的是烏龜竟然過來拉我起來,而且還主動求我。


原來,烏龜他們也學會腳踏車一直跟隔壁鎮的小伙伴在東溪比賽,戰況非常悲慘,輸了就要賠三國動漫卡。后來烏龜一看我騎得跟風一樣便主動過來求幫忙。


收到他們的邀請,我依然義正言辭拒絕,我那么正義凜然的一個人怎么可能跟這幫牛鬼蛇神為伍呢?


烏龜說,跟我們一起去比賽給你十張三國卡。


我說,低于十五張免談。


烏龜說成交。


比賽那天陽光明媚,我們從榕樹下騎到橋頭,我順利拿到冠軍,那時我看著文雅開心的樣子自己笑得跟傻逼一樣。


最后的戰利品我放棄了卡片,而是真知棒。


身邊的小伙伴們都傻了,只有我自己明白,當我跟文雅坐在榕樹下吃著真知棒慶祝她開心的笑容,一切已明了。


此時,一個新郎騎著腳踏車載著舉著紅傘的新娘從我們身邊路過。


我瞥見新娘的面龐,覺得文雅長大后也會這樣美麗。


我說,雅,長大后我也騎著腳踏車載你。


文雅反問,你是要娶我嗎?


我點頭說,是的,長大后我娶你。


文雅開心地說,好啊,到時我舉著紅傘,記得來接我。


那時候童言無忌,完全不明白婚嫁概念,只是一份簡單的快樂。


小學畢業前,學校組織我們爬雪峰山。


當時我帶著文雅瞎爬便走丟,天色漸晚。


我對她說,別怕,有我在,我走前面。


沒走十米,文雅轉過頭來對我說,不是讓我別怕你走前面帶路嗎?


我嘿嘿一笑。


我之所以退縮都是林正英的僵尸片惹的禍。


為了掩蓋害怕的心理,我建議與其走迷路干脆坐等老師,沒想這建議真是餿主意,到天黑老師還沒來。荒郊野外,蟲叫風吹的,跟僵尸片的場景一模一樣。


我說,怎么辦,要是僵尸突然跳出來怎么辦?


本來文雅還能挺一挺,一聽我那么說,她也害怕起來了,我連忙想辦法挽救。


聰明絕頂的我想出了的辦法就是:閉氣、咬破手指畫符。


當時還真把手指弄出點血,只不過是用尖樹枝刺出來,為了保險起見,我還學了英叔的必殺技——童子尿。


我撿了兩塊布澆上童子年,然后護住鼻子,那味道真的很銷魂……


最后老師還是找到我們,看到我們頭綁著散發著尿意的濕布條,所有人傻眼。


當我們穿著白色襯衣合影時已經是初中,那時城鎮化發展快速,小鎮已經不需要漆畫,爸爸去了張家口賣衛浴謀生。


叔叔果然信守諾言教我攝影,借著去她家學拍照機會我天天載著文雅去上學,在學校更是拿她當模特練手。


可有一次放學我載著文雅回家,有同學在我們背后說她是我的小老婆,我注意到了文雅一臉很不開心的樣子,后來越來越多的流言蜚語,每次送她回家都會發現她刻意的回避。


初中總是那么懵懂,我多少能明白內心對文雅的情愫,但依然生怕多越過一步就是越過雷池,連朋友都當不成,我再也不敢去接她,我們的交流也越來越少。


再一次跟文雅溝通是死黨雞腿說請我喝雪碧讓我幫寫情書要追她。


我其實只是想借幫忙的理由重新接近文雅,后來我看到雞腿拿著我寫的情書堵住文雅,然后把情書塞在她手里。


那時候我在想如果塞情書的人如果是我就好了。但是,這個世界上沒有那么多如果,只有那么多但是。


果不其然,直到有一次我看到雞腿放學送文雅回家,才明白為什么雞腿不再供應雪碧了。


不過還沒過兩周,雞腿馬上放了三瓶雪碧在我桌上。


我拒絕說,這次再多雪碧也不幫你寫了。


他說,不是寫情書。


我問,那是什么?


他說,陪我去提親。


我傻眼……


所謂的“提親”是讓我帶著他去照相館玩。


他知道自己單獨去照相館找文雅,賊心肯定會被叔叔看破直接掃地出門。


而我從小就廝混在照相館,如果是我帶他去,肯定不會被懷疑,而且還能光明正大跟文雅一起聊天。


天啊,簡直就是泡妞損友的大招。


而我當時很單純覺得暗戀一個人是自己的事,不會反對好朋友去追她,大家在一起玩很開心就好也不會吃醋,至今回想起來,真覺得自己好犯賤,貌似所有暗戀的人都是在犯賤。


犯賤的結果是雞腿跟文雅在房間里玩,雞腿像是提前準備了一百個冷笑話似的,說個不停,我直接被晾一邊。


初二文雅生日來臨,雞腿讓我幫忙出謀劃策。


我說,早操時攻占廣播臺,當著全校師生大膽祝福。


雞腿嘴角抽搐下說,好,到時候你去幫我喊,落款留我名字。


我趕緊重新支招,并做了分工。


媽蛋,雞腿讓我負責放煙花,然后他負責送禮物。


那晚,雞腿準備好了機器貓玩偶送給文雅,我在操場偷偷燃放了煙火,正要跑掉時候突然被絆倒。


轉頭一看,擦,保衛科老師。


我被記過,文雅更慘,她和雞腿“早戀”的風波事傳到家里,阿姨對她實行“禁足”。


知道這個消息我反倒有種洋洋得意的感覺,心想幸好沒有表白,否則我就再也不能來照相館了。


那時我很想問文雅接受雞腿的表白沒?


還沒開口時看到她的床頭桌的機器貓玩偶代替了我們的合影照片我就沒問了。


這真是一個傻不拉幾的問題。


初三寒假,雞腿為了避開阿姨,托我約文雅出來玩。


起初我拒絕,但雞腿說文雅讀書那么好,高中他們不可能在一個學校,讓我幫兄弟最后一個忙。話說到這個份上我只能點頭。


當天,我騎著腳踏車在路口等著,好不容易看到文雅走來,結果雞腿騎著摩托車殺到。


摩的pk腳的,根本沒有任何競爭實力。


雞腿載著文雅倏忽飛奔而去,我騎著腳踏車追得有氣無力,不一會兒已經看不到他們的身影。


好不容易追到稻田,雞腿要求我給他們拍照,隨后他又祭出十萬個冷笑話,我再次被晾在一邊獨自拍風景,時不時還得還得看他們“曖昧”,真是內牛滿面。


中考結束后,爸爸在張家口橋東區開了衛浴店,讓媽媽過去幫忙,我們要舉家遷徙過去。


開學前的七夕節,那時剛剛發起中國情人節。


晚上突然接到阿姨電話說文雅在你家嗎?


我傻眼,文雅沒來我家啊。但一想肯定是文雅說謊。


于是我替她圓謊說,在。


阿姨說,那讓她接電話。


我暈,這真是千古不變的連環套……


千鈞一發雞腿載著文雅飛奔過來救場。


原本是我替她圓謊,結果變成他們救我的場,特么搞!


隨后我才搞明白,他們兩人約會,文雅跟阿姨說來我這。


聚完后我們送雅到照相館拐角處,雞腿趕緊停車離開,文雅坐上我的腳踏車后座,這是多年后我再次載著文雅。


短短十來米,我騎得很慢很慢,感覺整個夜異常安靜,安靜得都可以聽到她的呼吸。


回家前叔叔叫住我。


他說,高中你跟雅兩不在同一個學校,合影一張留念吧。


合影時我沒敢拉住她的手,叔叔看了看鏡頭說,雅,你挽著阿強的手吧。


聽到這話我突然有一種幸福的感覺,仿佛叔叔給我們拍的是結婚照。


沒想到這真是最后的合影。


回家的時候文雅送我到門口。


她突然問,以后我們還能不能見面?


我笑了笑說,當然,我們不是約定過嘛,只要你舉著紅傘,我就過來接你。


文雅撲哧一笑說,小時候的話你還記得啊。


我說,嗯,永遠記得。


離開家鄉是老家的“普度節”,我去了趟郵局,把這些年偷拍文雅的所有照片以匿名的方式投進郵局寄給她。


汽車開動,我看著漫長的“天香”游街隊伍,沿著東溪一直開到稻田深處的村莊。


曾記得小時候我拉著雅的手在這里散步,然后我對她說長大后嫁給我;曾記得我騎著腳踏車載著雅在這條路上飛奔。


后來我們各自分開,一南一北,咫尺天涯,只字片語,心字如灰。


……


多年后,我再次回到老家,先去了趟刺桐照相館。


由于數碼寫真館的盛行,照相館已經生意蕭條,讓我沒想到的是窗戶上竟然掛著我和雅從小到大的合影,從幼兒園那張她摟著我的照片到中考后我們她挽著我手臂的合影,內心頓時無限感慨。


此時,忽然聽到阿姨喊著文雅的名字,不知道為什么,我仿佛又回到童年時的心態,連忙避開。


也許,物是人非事事休,再看到她,斯景斯情,我一定不知道如何開口。


晚飯,雞腿過來找我喝酒,我詫異,因為新郎竟然不是他。


酒過半巡后雞腿告訴了我很多文雅的事。


當時文雅生日,他們看完煙花后要送文雅機器貓玩偶,因為太緊張了,說是我委托他送的。


我傻眼。


雞腿又說其實當時他們完全沒有談戀愛的感覺,只是大家在一起玩而已,而且他覺得文雅更在意的是我。出來拍照是以陪我拍照為理由,七夕節那天約她出來也是說一起來我家玩。


擦,聽到這我突然不知道怎么接話。真想給雞腿一拳,更想給自己一拳。


最后,雞腿說那天“普度節”,后來文雅逃課趕回來見我最后一眼,他載著文雅在隊伍中穿梭飛奔過來送我,但是游街隊伍人太多,我們的汽車又太快,文雅喊了一路結果還是沒趕上,回去后哭了很久。


聽到這,我眼眶忽然就濕潤起來。


雞腿說,干嘛?哭了。


我說,沒有,被酒嗆到了。


雞腿拍了拍我的肩膀說,醉笑陪公三萬場。不用訴離觴。痛飲從來別有腸。


哈哈,這話是我瞎編的,雞腿不會那么文藝,他原話是說,不開心都干他娘的忘記,我們不醉不歸。


結婚進行曲響起時,新郎牽著文雅的手緩緩走著。


這是我長大后再一次看到文雅的面龐,就像是童年時在東溪看到她的側臉一樣,如同萬里無云的稻田,如此美麗又如此遙遠。


此時,幻燈片上放映著照片,然而照片并不是婚紗照,而是文雅從小到大的照片,再仔細一看,這些照片竟然都是我拍的照片,一張張如同回憶的故事一樣直接撲面砸來,我眼眶突然被打濕。


此時,雞腿拍了拍我的肩膀,他遞給我一張紙巾,是餐桌上的紙巾,上面竟然印著文雅舉著傘的速寫,然后旁邊是一行字:長大后我娶你。


看到這句話我不顧一切跑向舞臺……


仿佛是東溪岸上那個單純的少年,他拉著文雅的手在一望無際的稻田里奔跑起來,那時候覺得文雅的側臉如金黃的稻田一般美麗,那時候奔跑起來聞到文雅身上的稻香,那時候熟稔的稻穗幸福了整個小鎮。


以前總是不明白大人老喜歡說自己小時候的事,現在越是長大就越會懷念過去,也終于明白童年所帶給我們的是那么純碎剔透的情感,所有玩命的付出并不求所謂的回報,更無需去區分愛情和友情,一切都是為了討對方開心。


是的,每個人心中都有一段青梅竹馬。


也許她陪你走完一生,也許中途就離開,如果能攜手到老,那便是此生最幸福的事,如果有緣無分,我們依然心存感激,因為是他們的陪伴讓我們不斷成長。


更也許,那些時光,沒有那么多遺憾需要去感傷,重逢的都是幸福,迷失的叫捉迷藏,我們都在尋找那個幸福的自己,直到永遠…


本文來自豆瓣

作者:戴日強

2015-08-23 08:54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為傳統文化招魂
錢穆(1895年7月30日-1990年8月30日),原名恩,字賓四,江蘇無錫人,歷史學家,儒學學者,教育家。錢穆對中國古代政治制度有良好觀感,認為中國傳統政治非但不是君主....
傳奇人物傳記 風華絕代 物華天寶
此間選取古往今來傳奇人物的傳記與軼事,事不分大小,趣味為先,立意新穎,足以激越古今。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新一篇] 我的左手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