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當代網絡名家選輯
字體    

王鵬達:毛坦廠中學一年的補習生活經歷
王鵬達:毛坦廠中學一年的補習生活經歷
燕南園愛思想 王鵬達     阅读简体中文版

現在細細想來,也許我與毛坦廠中學在2008年就種下了不解之緣。2008年夏,因為第二十九屆奧運會的舉辦,舉國歡騰。但是那年隨著表姐的高考失利,我第一次踏上那片圣土。表姐的毛坦廠中學之旅也是機緣巧合,因為表姐外向活潑,所以家人想讓她靜下心來,好好的復習一年,做個安靜的美女子。于是,我們全家人都在物色一個管理嚴格,最好是封閉管理的一所學校。正好老舅幫過一個毛坦廠中學一個主任的忙,于是表姐就順理成章地進入毛坦廠中學學習。因為有許多雜七雜八的東西要帶過去,所以爸爸就開車送表姐過去。2008年我正值中學畢業,中考成績也出來了。考得還不錯,正“賦閑在家”,于是,我也跟爸爸一起送表姐去讀書。在了解到毛坦廠中學嚴格的管理方式后,爸爸和老舅合計也想讓我在毛坦廠高中部讀三年,于是就跟那個主任打了招呼,跨市招生的手續也批了下來。但是媽媽因為六安離家遠,而且毛坦廠高中部并沒有其復讀班強勢后,我的第一次毛坦廠中學之旅就此結束。誰知,我與毛坦廠中學就像命中注定的戀人一樣,三年之后我又回歸到她的懷抱。

2011年6月26日,即高考成績知曉的第三天,我便決定復讀。強調這個日子,是想展示我當初的復讀決心,以及從一個側面反映出毛坦廠中學報名的火爆,去遲的話復讀人數招夠,事情就難辦了。與我一同前去的還有我的一個好朋友,他是理科生,我是文科生,我們都是考了三本過線。當時即決定奮戰到底,所以報名的時候我們就把房子租好了。7月15日,暑期補課正式開始,14日晚便上晚自習。我們的毛坦廠中學生活正式拉開了帷幕。


回歸…離去…


我的回歸,并沒有想象中的那么美好,與毛坦廠中學再次的邂逅一開始就遭遇了意想不到的挫折。我那理科的好朋友在他毛坦廠中學班主任的“壓迫”與應屆高中班主任的“勸說”雙重作用下,于7月27日也就是暑期補課僅僅12天之后,他悄然離去。正如一首歌所唱“沒有一點點防備,也沒有一絲顧慮”。因為我們不是一個班級,所以我每天都會在樓梯口等他一起去食堂吃飯。那天中午我怎么也等不到他,就自己去了吃飯,然后回到我們一起租住的屋子。然后在寫字臺上看到了他給我留的紙條,大概意思就是留我一個人奮斗一年,他回去填志愿上個三本。他離開了我,同時也離開了我們一起說好的理想。之后我們一年沒有聯系,他離去的具體原因也是在我二次高考之后才向我說起,那是后話了。


初識


初到班級我被驚呆了,雖然早有耳聞,但這棟5層樓容納8000多人的復讀班專用大樓還是讓我震撼了。復讀班在行政上隸屬金安中學,但金安中學和毛坦廠中學是完全共享教學資源的,兩校的校區連成一片。盡管嚴格地說,在鎮上就讀的高中生分為兩校各自的應屆生和金安的復讀生,但師生、家長都習慣把他們就讀的學校簡稱為“毛中”。也因為人多,毛中被戲謔為“毛大”,我們的專業是毛大復讀系。教室后的黑板上,已經畢業的復讀生留下寄語:“下一站是不是天堂?就算失望,不能絕望!”課桌上貼著“爆發六月”“天道酬勤”“小不忍則亂大謀”等字條。通過這些字條,我對毛中的學長學姐們度過了怎樣的一年感到驚奇與恐懼。

雖然教室比普通教室大,但塞了150個人怎么看都非常擁擠,前后距離只有半米,以至于后來幾乎每天都會出現,因為座位問題而發生同學鬧矛盾。正值酷暑,安裝了三個中央空調班里還是很熱。為了讓后面的同學聽到上課內容,老師需要拿著話筒上課。而且毛坦廠中學有一個不成文的規定,就是女生無論高矮都坐在男生前面。我們這樣一個文科班,150個人差不多有100個左右女生,所以我們男生整個一年都是離黑板遠遠的。最恐怖的事情是在班級入口竟然有一個360度旋轉無死角的攝像頭,這也就意味著你在班里的一舉一動都在老師們的監控之下。如此情形,顛覆了我之前在普通高中所形成的認知,竟然可以這么上課。


煎熬


波瀾不驚的暑期補課很快結束了,通過20天的接觸,我認為毛坦廠中學也就是比普通高中嚴厲一點,訓練量大一點。那時的我真是太年輕太天真了。看籃球的人都知道,NBA里常規賽只是預熱,季后賽才更有看頭。

9月1日的正式開學,我的季后賽征程開始了。作息時間也由班主任規定好了:每天上午7:30上第一節課,但要求學生最晚6點就要起床,半個小時洗漱吃飯,6:30進教室做40分鐘早自習。早自習后安排“上廁所和睡覺”。 “這個時候一定要在課桌上趴一會兒,就算只睡五分鐘、十分鐘也好,休息一會兒效果完全不一樣,不然第一節課肯定打瞌睡。”班主任還要求,一下早自習大家統一上廁所,“不要別人在睡覺的時候你去上廁所,進進出出影響別人休息。 ”上午四節課上到11點結束,下午第一節3點才開始,但班主任要求學生1點就到教室午自習。中間兩個小時,吃好飯后別去干別的,一定要馬上午睡,不然精力撐不到晚自習結束。下午三節課到5點35結束,給我們留了45分鐘吃飯時間,然后在晚自習開始前安排半小時英語聽力練習。晚上7點到10點半,三節晚自習。雖然剛剛從高三的節奏中脫離沒多久,但我還是覺得這緊張程度甩過原來高中幾條街。當天班主任持續兩個多小時的訓話后,馬上發下一張數學試卷:“明天上課要講的。”這一天的晚自習9點半就結束了,這是我復讀生涯中最輕松的一個晚上了。第二天,我在凌晨才睡下,因為這一天收到好多張試卷和有題目要做的講義。老師的管理陡然提升了一個強度,讓我真的很不適應。在這里,每個班級都有班規,班規的制定者就是班主任,班主任不同決定了每個班的班規都各有特色。當時我的班級就有這樣一條:整個一年遲到次數不能達到三次,如果達到三次,對不起請你卷鋪蓋走人。這就意味著每人只有兩次遲到機會。

因為作業繁多,每天熬到深夜的我很不爭氣的在一個月內遲到了兩次,再加上之前班主任讓我把頭發剪短,而我剪發的效果沒有達到他的要求,班主任抓著我的頭發把我的頭往桌子上按。這在我之前的高中生涯完全不敢想象的一幕,以前頂多也就是敲敲頭警告一下。這也是我第一次見識班主任“血性”的一幕,但絕不是最后一次。相比較而言,班主任對我的下手已經算是輕的了。這是因為我的成績還可以,在毛坦廠中學的生存法則就是很簡單粗暴兩個字:成績。在這里劃分一切的標準就是成績,就是“唯成績論”。

我第一次高考是504分,那年的二本分數線是510分。這個分數去復讀已經算高了,所以我進班成績是第九名。得益于我的進校成績,如果沒有遲到那兩次的話,班主任也應該會對我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在毛坦廠中學等級是十分嚴格的。從當初進校報名費就可見一斑。具體的分數線我已經記不大清了。當時最低4000元,最高48000元,全部是按分數線劃分的。每一個分數段對應一個報名費,多一分少一分都不行。進班之后,年級會根據上一年的高考成績來劃分一本到三本。我當然是被劃進一本的范圍之內,而且是好一點的一本。

學校每個月會組織一次月考。如果你月考的成績掉入下一個檔次或者更差,你的日子就不那么好過了。每次月考出成績出來后,在一本范圍之內的學生,班主任會頒發其優秀獎。進步最大的幾個學生會頒發其進步獎。年級前100名和進步1000名以上的同學還會有物質上的獎勵,簡單來說就是發錢。當然了,有進步就會有退步,有獎勵就會有懲罚。班主任會自掏腰包制定紅色油紙光榮榜,貼在班級門口,上面清晰的印有一本到三本的同學名單。然后再張貼一張較小的白色退步榜,上面是較高考退步多少名,較上一次月考退步多少名的學生名單。我進校排名高固然是好事,雖然我也進了光榮榜十次,其中一本榜九次,但十次月考沒有一次超過高考成績,也理所當然的在退步榜里呆了十次。每次經過班級門口都會注意到這個退步榜上自己的名字,心中還是頗有些壓抑的。但我想這也是班主任的一個手段吧,有壓力才會有動力。

九月一晃而過,月考如期舉行,我退步了大概是七十多名的樣子,但依然在年級前200之內。要知道不加上應屆高三我們整個歷屆復讀班可是有好幾千人,文科生少一點,但也有幾千人,所以我這退步70名應該可以忽略不計。但之前有我的遲到記錄在,也為了殺雞儆猴。“十一”放了幾天假,班主任交代我把頭發剪成平頭,然后再把家長喊過去,頭發剪不到標準或者家長不來的話,就可以不用來念書了。國慶節過后,媽媽隨我一起來到了毛坦廠,不出意料的被批地體無完膚。我本來是打算自己一個人復讀一年的,但經歷了“黑色九月”過后,我對媽媽說,不然你來帶我吧,我怕我堅持不下去。暑期來復讀之初的激情已經消失殆盡,真的恨不得第二天高考,無論成績怎樣,讓我結束這一切。

在我的要求下,爸媽沒有絲毫猶豫,畢竟孩子的教育大于天。就這樣在回家準備了幾天后,十月中旬媽媽也住進了我原本打算與朋友奮斗一年的小屋,開始全面負責我的衣食住行。而我只需把精力全部放在學習上即可。

我畢業畢竟已經三年,當年在我復讀之時,毛坦廠中學就在建一個全新的復讀中心,據說條件好了很多。我不幸的成為了在舊樓里上課的最后一屆學生。我不知道在新復讀中心有沒有建男生宿舍,在我們舊的校園里是沒有男生宿舍的,只有女生宿舍。這也就決定了男生必須外出租住房子,而且毛坦廠中學有一個規定:就是女生可以不住宿舍,但是必須有家長陪讀。男生有無家長無所謂,但租住在外面的同學都要簽安全保證書,租住期間在校外發生事情與學校無關。雖然租住在外面,但我們班主任會定期抽查男生宿舍,看你在宿舍里有沒有干與學習無關的事情。

之前那個離我而去的理科朋友,他進班也是被劃在一本范圍之內的,老師也是比較重視的。但由于之前的一次小測驗沒有達到老師預期的標準,班主任叫他寫檢討,他檢討寫的又不認真,班主任就叫他喊家長來辦公室喝茶。而且在得知他沒有家長陪讀后,讓他家長必須來陪讀。我那朋友家里還有一個弟弟,情況不允許陪讀,再加上其它原因影響,即萌生去意。這種情況在這里是屢見不鮮的,有的家長迫于無奈只好放棄家里的事務來陪孩子讀書。

這也導致了這個本地人口并不多的小鎮“塞滿”了外來人口。只要一放學,街道上到處是人,我人生中第一次體驗到“摩肩接踵”得樣態。也正是這么多外來人口,造就了這個小鎮獨樹一幟的“高考經濟”繁榮。可以說這個在群山之中,與外界聯系不便的小鎮,毛坦廠中學的存在就是其經濟繁榮的原動力。在學校周邊,到處是密密匝匝的出租房,租金也不菲。先拿我們租住的房子來說,只要你有空房子不愁租不出去的。房子也有等級之分,像我租住的有獨立衛生間、廚房、空調,價格是一年一萬多。這個條件可以說最好的了。那些空間狹小,什么都沒有只能擺一張床和一張桌子的,還終年潮濕的也能租到一年4000左右的價格。以至于本地人都熱衷于蓋房子然后租出去,這樣下來一年的經濟收益相當可觀。我租住的房子在三樓,我們整棟樓和對面樓層都是租出去給學生用,從某種意義上而言,我們過得也是集體生活。

中午陪讀家長們一聲不響,整個小區也安靜下來,一切為了我們休息。在家長作息圍繞著學生轉的同時,毛坦廠鎮街頭的商店、小吃店等也是如此。每天凌晨學生上學時,學校周圍的小吃店就開張,學生上課時,整個鎮子則迅速冷清下來。而至中午放學時,學校周邊的商店、小吃店達到火爆程度。晚上10:50晚自習結束,學校附近再次熱鬧起來。為了吸引學生,鎮子上一些商店干脆起名叫“狀元店”,甚至鎮子通向學校的路都改稱“學府路”。當地人的生活也如來陪讀的家長一般圍繞著學生來轉,全鎮的作息時間和學生的作息時間出奇的一致。本地人當然能意識到學生群體的重要性,當地政府為此關閉了鎮上的網吧和臺球室。毛坦廠鎮估計是全國唯一沒有娛樂場所的鎮了。而且學校為了防止學生吸煙還發動廣大居民舉報監督學生,如果在街上看到學生吸煙,可以抓住到該生班主任那里領取50元錢獎勵。

在這里自由是奢侈品,時間也是。從早到晚,除去回家吃飯和睡午覺的時間,基本都是在學校。我們班主任還是比較仁慈的,允許并鼓勵回家午休。有的班主任管理嚴格,午覺都必須在學校趴在桌子上睡。有人就會問,午飯怎么解決?好辦,家長送。于是只要放學時間一到就會看到毛中另一景觀——“送飯大軍”。為了維持秩序,學校門衛把校門關上,跟家長們說:“待會兒不能把飯菜帶進學校!”下課鈴響起,學生們排成長龍涌了出來,被放進門內的家長抬頭尋覓著,因為人太多,學生又不能帶手機,家長們只好大聲呼喊。十幾分鐘過去了,還有家長沒有等到孩子,焦急地想走入校園尋找,也被門衛攔下來。學生們的休息時間很短,許多人就站在校門邊,捧著飯盒邊吃邊跟父母聊聊當天的學習情況,不時發出歡笑,這是他們一天中最放松的時刻。吃過飯要馬上趕去上課,這個空隙是十分短暫的,有的同學連這個時間都不愿意浪費。我媽也提出要送飯給我吃,被我拒絕了。一方面不想再勞煩媽媽,另一方面是想趁著吃飯的空檔離開學校哪怕一會,離開那沉重壓抑的氣氛。

毛中是不存在假期的,每次月考之間還會組織四次周考。周考通常是周五晚上開始,周日上午結束。雙休日是不用上早自習的,可以較平常晚一個小時到校,時間最長的假就是周日下午了,可以休息幾個小時不用上課,但是晚自習是每天必上的。說到自習,這里的晚自習也顛覆了我之前對晚自習的認知。以前就是白天上課,晚自習就安安靜靜的看書做練習,雖然有老師看班但老師也是安安靜靜的坐在講臺上做著自己的事情。毛中的晚自習也有老師看班,但晚自習絕對不是給你自習用的。晚自習是用來給看班老師上課用的,說白了就是晚上的排表課。即使看班老師大發慈悲不上課,但是屬于他的晚自習必須學習他所教授的那一門課,如果逮到你學習其它學科是會受到該老師的處罚。不過不上課的概率還是比較小的,可想而知在作業量如此之大而自習時間一再壓縮的情況下,要想按時完成作業,那只有壓縮睡覺時間了。

每一天各科課代表把該科作業寫在班級前部的小黑板上,然后我們按照上面記錄完成作業。我在那里的一年期間能按時完成作業的次數屈指可數。最要命的是早自習班主任會點名抽查作業,于是每天早上都會有同學奮筆疾書地補作業,因為被班主任查到作業沒寫完就不是把作業補完這么簡單了。輕則大冬天要站在外面把作業補完,重則就是一耳刮子。即使一下,這個打也是真打。跟應屆生不一樣,我們復讀的更多地是被當作社會青年來對待的。


適應


在學校,男女生都會因為犯錯而受到班主任的責罚,不過出于對女生的尊重,班主任不用手打用書打就是了。過了幾個月,可以說全部的人都學乖了,誰都不想挨打。這個“學乖”就是摸清了一些規律:比如哪節課班主任會突然出現在窗戶邊;比如說攝像頭在哪個時間段會動來動去地觀察我們;比如說哪個早自習班主任不會來。可以說我們膽子最大的一節課就是班主任的課了,因為不用担心班主任突然出現在窗口或者在攝像頭面前監控我們。隨著這幾個月的鍛煉,我們也漸漸變得麻木不仁,不再抱怨那成堆的試卷,不再抱怨時間不夠用抑或覺不夠睡。對這一切,我們只有逆來順受直到習以為常。

只要有人在的地方就會有競爭,更遑論這個以高考為生的超級中學。班主任壓力也是巨大的。如前文所說,班級內部有競爭,班級與班級之間同樣也是。就拿文科班來說,我們那一屆一共有16個文科班,每次月考的前五名班級會上光榮榜。而且每次月考各科的平均分排名也會出來,哪一科目拉班級的后腿一目了然。毛中的授課老師團體的組成也是十分有特色的,各科老師并不是由學校分配而是與班主任自由組隊。整個學校像是一個大工程,班主任就像一個小老板,每個小老板承包一個班,至于“工人”你自己協商自己找。于是就會出現這樣一種奇觀,等一年結束之后哪門科目拖了班級后腿,那么班主任會把這個科目的老師炒魷魚,下一年就不再與之組隊。所以各科老師也是絲毫不敢怠慢,拼命地出成績,不然越來越少的班主任找你代課,飯碗都不保。

復讀班班主任的選拔也是十分殘忍的。復讀班班主任是從應屆高中一層一層選拔出來的。高一升高二的期末考試成績,成績靠前的六、七個班主任會隨班一起升入高二,剩下的班主任繼續帶高一,他們是沒有資格帶高二的。然后高二升高三也是,前六、七名班主任升入高三。等班主任熬到帶應屆高三時,各個班主任都會鉚足了勁,給學生上發條,因為只有高考成績的前三名才有資格担任復讀班的班主任。升入復讀班之后并不是高枕無憂,高考成績排名的最后三位會從高一重新帶起。就算你期末年年優秀最快也要三年才能重新帶復讀班。人一輩子有幾個三年呢。當然了,應屆高中部班主任的工資與福利是不能與復讀班的班主任相比的。

在科層制的組織結構中,壓力往下一級施加時會被主觀意志給擴大。打一個比方:在一次戰斗中團長下令在20分鐘之內作戰部隊到達某一地點,而營長為了能按時完成任務,從而保險起見對連長說要15分鐘之內到達。這樣最后傳達到士兵的命令,可能就是5分鐘之內到達地點了。同理學校給班主任的壓力是非常大的,而班主任為了完成指標,在給我們壓力時,只會把自己承受的壓力擴大而不會縮小。所以不身臨其境是不會了解我所說的是怎樣一份沉重……幾個月以來每天經歷著各科試卷的狂轟濫炸和承受那高考又一次臨近的壓力。這么長時間以來的連續月考成績總體上差強人意,始終在一本范圍之內。但是始終超越不了進校成績,和時上時下的英語成績也成了我揮之不去的夢魘。


二次高考


高四寒假也就十幾天,不用多說,肯定是在各種連篇累牘的作業中度過。下學期開學,這時模擬已經從每周一考變成了每周兩考,還不算各種晚自習的單科小測驗。借用一句廣告語,我們做過的試卷連起來可以繞地球一圈。班主任的監管隨著高考的來臨也更加嚴厲。加上班主任們大都是年輕教師所以脾氣也容易暴躁。班主任心情好時我們的日子就好過點,如果班主任的臉是陰郁的,我們全班也都籠罩在烏云之下。我個人也容易變得焦慮、煩躁起來,一方面是因為天氣漸漸熱了起來,另一方面是或許因為壓力大的原因吧,這畢竟是我第二次高考了,如果沒有達到預期效果該怎么辦?

在這里,我最最最要感謝的就是我的母親。她放棄家里的事務來陪我讀書。每天,她很早起來,給我準備飯菜,等我走后才有空閑時間。我在學校里受了老師的氣回來就會撒向她。在我煩躁的日子里回到家不想吃飯,她都特別担心。高考結束后,爸爸跟我說每次媽媽受我的氣,心里難過時,不敢在我面前傾訴或流淚,只能打電話給爸爸。為了我的高考,媽媽忍氣付出了很多。可以說,那時我在毛中只管學習,生活上的事都是媽媽操心。媽媽為了給我節省時間,每天做完早餐后甚至把我牙膏擠好才喊我起床。

高考百日誓師大會如期舉行,高考倒計時的牌子也掛在了黑板上。每次抬頭看著距離高考的日子越來越近,壓力大的的同時也有一種釋然,終于要結束了嗎?終于要觸摸到本該一年前就要步入的大學校園了嗎?忙中偷閑時,就會在英語書里夾著各種高考雜志來看,并且幻想著我的大學生活。有壓力也有慶幸,這個時期的大部分毛中學生應該都如我一般糾結吧。該來的總是會來,這時不得不提起毛中的“神樹”,老北門的墻根下有一棵老柳樹,據說已有百歲,在高考前,老樹下搭建起了三米長的焚香池,排著百米長的賣香攤位,便宜的五塊一把,貴的百元以上。燒香祈福從高考前一個月開始,每天幾千考生和家長在此焚香磕頭,百米外就聞得到香火味。還有家長指導孩子們敬香叩頭的每個動作,據說一個女生單手持香,投入香爐,被母親當場呵斥,只得重新再拜。考上如意大學的學生和家長還要回來還愿,送來神樹顯靈的牌匾。后來我考上大學,我沒有去,至于我媽媽去沒有去還愿我就不知道了。6月3日最后一次晚自習,不想去的可以不去,放學后整棟樓沸騰了,同學們撕碎考卷和書本在漫天拋灑,仿佛在宣泄著一年多來所積攢的壓力。我與幾個要好的同學相約放孔明燈,在孔明燈上寫下我們各自理想的大學,當晚這個小鎮的上空滿滿的都是孔明燈,也承載著滿滿的希望。孔明燈越飄越遠,越飄越高,我的毛中生涯也就結束了。第二天班主任也沒有了往日的嚴厲,簡單交代幾句,我們就這樣散場了,有的痛哭流涕,有的拍照留念……6月5日是傳統的送考節,這個是十分壯觀的。跟隨學校到六安高考的學生乘坐幾十輛大巴排成一條長龍,全鎮的人們都歡歌載舞,高中部各年級送來的橫幅掛在校園各個角落,還有小學生組成的樂隊在為哥哥姐姐們送行。第一輛大巴是有講究的,一般姓馬的同學是坐在第一輛大巴的,年份湊巧的話,會有屬馬的人坐在第一輛大巴,因為“馬到成功”的緣故。最近幾年,由于是返回原籍高考,并且送考節太過隆重,影響不好,所以就停辦了。6月8日下午一聲鈴響,我的高中生活徹底落幕,就這樣吧,無論結果好與不好,我是不會再來一年了。我是毛中的一個過客,毛中也只是我的一個臨時停靠站。站點到了,我會下車也會有另外的人上車。我對毛中的感情是十分復雜的。我該感謝?痛恨?還是愛恨交織?不清楚,反正毛中生活已經是我生命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了。我只知道拿過錄取通知書后我再也沒有去過那里……突然想起網上流傳的一首小詩,里面有這樣幾句:

走著走著,就散了,回憶都淡了;

看著看著,就累了,星光也暗了;

聽著聽著,就厭了,開始埋怨了;

回頭發現,你不見了,突然我亂了。


反思


高考帶給我們除了上大學的機會還有什么?不可否認高考的存在有其合理性,央視主持人白巖松說:“沒有高考,你拼得過富二代嗎?”但是隨之而來的應試教育卻飽受爭議。諸如毛坦廠中學、衡水中學等超級中學就是為應試教育而生的“高考機器”。我們該如何對待應試教育與素質教育之爭?上個世紀七十年末恢復高考以來,高考為國家選拔了大量人才,這是不爭的事實。但是隨著高考導向性的應試教育強化,其弊端也日顯現出來:

第一,高考導向性應試教育剝奪了一部分人的接受教育權利,從而導致了教育不公平。一方面,激烈的考試升學競爭,以分數為唯一標準的擇優錄取,使大批有希望、有創造潛能的聰明孩子被排斥在繼續受教育的權利之外,使他們受教育的機會遭到剝奪。難道那些考試不行的孩子其它方面就不行嗎?低分高能的例子也是屢見不鮮的。

第二,高考導向性應試教育壓制了學生的個性。在毛中,有誰敢站出來顯示一下自己的個性?敢質疑老師的權威?等待你的恐怕只有處罚。在應試教育模式下,學校使用國家統編教材,采取相同的教學方法,根據統一命題、統一評分標準進行的各種升學考試又具有不容半點偏差的絕對強制性。標準答案具有無尚的權威,教師在這種模式下,變成了標準答案的灌輸工具,學生只有被動接受的權利。高中上政治課時說盡信書不如無書。但是做到的又有幾人?這種填鴨式教育的最大問題就是泯滅人的個性,扼殺人的創造力。

第三,高考導向性應試教育不利于人的全面發展。應試教育以升學考試的需要為標準,并以此作為決定教育內容的依據。由于升學考試只涉及教育部門指定的知識,學生只要能夠機械地背誦和復述這些知識,對號入座即可。因此,在應試教育中,“知識教育是實的,智育是偏的,德育是虛的,體育是弱的,美育是空的,勞動教育幾乎沒有。”結果導致學生片面甚至畸形發展。

超級中學虛火旺盛的“成功實踐”模式,具有極大的傳染性,正在成為一些農村地區教育競相飲鴆止渴的毒藥。超級中學由于人數眾多,必然實行嚴格的軍事化管理和嚴厲的身心限制措施,是對人性及思維能力的壓制;而且“一校功成萬校枯”,也破壞了地區性的教育生態,違背了教育現代化本身的規律。這些問題都值得我們進一步反思。

2015-08-23 08:54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為傳統文化招魂
錢穆(1895年7月30日-1990年8月30日),原名恩,字賓四,江蘇無錫人,歷史學家,儒學學者,教育家。錢穆對中國古代政治制度有良好觀感,認為中國傳統政治非但不是君主....
傳奇人物傳記 風華絕代 物華天寶
此間選取古往今來傳奇人物的傳記與軼事,事不分大小,趣味為先,立意新穎,足以激越古今。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