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歷史思潮 >>> 民初歷史變遷觀察
字體    

”轉載”缺德的“去中國化”祖師爺:胡適
”轉載”缺德的“去中國化”祖師爺:胡適
鐵血軍事     阅读简体中文版

前言
鐵血軍事
“一個人”家很窮,鄰居家很有錢。看到鄰居愛喝咖啡,連忙學樣,逼著全家扔掉茶杯;偷窺到鄰居穿花褲衩,又強令全家人換上花褲衩。喝了百年咖啡、穿了八十年花褲衩,才發現鄰居的錢大多是父輩搶劫來的遺產。就此,又立馬深愛上了鄰居的祖宗,于是,天天在家罵完父親罵祖宗,夜夜夢見自己原本是鄰居家的兒子,后來索性給全家改名換姓。
關注“鐵血軍事”,更多精彩內容及時分享。

  原作者:我思故我在123ABC

罵祖宗與認洋人為主子,拒絕奮發圖強------這就是百年前胡適等人的所作所為。


胡適等人所做的一切,是基于這樣一個假設:中國不如歐美,是因為我們的祖宗和血統不如歐美。所以,他們堅稱中國“百事不如人”。面對“山河破碎風飄絮”的悲慘局面,他們始終只干一件事:罵自己的祖宗,摧毀中國現有的一切,同時拜洋人的祖宗。

 

胡適等人到底是什么玩意?我們有必要好好回憶回憶。
可悲可恨的荒唐時代


鴉片戰爭,清朝皇室天天遭受奇恥大辱。
鴉片禍害國民;中國人淪為低端商品,被當豬仔賣;中國礦產被成船運回家;數百萬平方公里的土地葬送。
被洋人抽打得滿臉鮮血,清朝皇室始終不長記性,幾十年里,不見有半點長進。
后來大家決定推翻這個腐朽的王朝,于是剪掉鞭子,辛亥革命成功了,啟用中華民國年號,大家便歡呼革命成功。
睡一覺醒來,軍事大佬們發現,頭上有沒有辮子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沒有了皇帝:我的地盤我做主。大佬們都想做全中國的老大,那就打吧。
從辛亥革命到1949年,不僅是中華歷史上最為可悲的40年,而且是中國思想文化史上最為無恥的40年。
此時的中國亟需什么?強兵!只有強兵,才能抵御外侮。對此,胡適們呲之以鼻。何況,熱愛租界的胡適們,從不認為洋人駐兵中國有什么不好,一旦洋人都走了,沒有租界了,胡適們住哪?
此時的中國亟需什么?富國!只有發展經濟,才能讓全國百姓吃飽飯,胡適們同樣是毫無興趣。月薪300多大洋,一年的收入可在北京城黃金地段買一座三進大四合院。
此時的中國,最最亟需什么?國家統一!只有國家統一,才有富國強兵的希望。實現這一目標,首先必須實現國家意識的增強、思想認識上的統一。偏偏,胡適們鬧騰了一場史無前例的文化革命——新文化運動。


3、丑惡無知的新文化領袖

  新文化運動有兩大領袖:陳獨秀、胡適。二人一文一武,配合默契,陳獨秀是一往無前、沖鋒陷陣的斗士,胡適則是手搖鵝毛扇的軍師。若干年后,陳獨秀在窮困潦倒中死去,而胡適實現了自己“他日為國人導師”夢想,在成功與喜悅中壽終正寢。

  我們不要過高地估計了民國時期“大師”們的知識與眼界。

  新文化運動的領袖們,處處標榜民主與科學,開口閉口世界大勢,實際上,他們對當時世界十分無知。1919年1月17日,北大畢業生,此時已身兼清華留美預備學校(清華大學前身)圖書館館長、北京圖書館協會會長的袁同禮,在《北大日刊》發表了一篇有關諾貝爾獎的文章。他僅列出一份并不完全準確的1913年前諾獎獲得者名單,對此后的可謂一無所知。專門負責搜集、管理世界學術信息的圖書館館長如此,其他的教授們的情況可想而知。

  洋博士胡適應該比較了解歐美的實情。但是,胡博士回國后,主要給學生們教授“國學”,忙著寫什么“白話詩文”。他的導師杜威博士來中國講學,他做翻譯,他翻譯道:“美國男女平等,一點兒界限都沒有”。當時,在歐美,婦女不僅沒有實現與男人的同工同酬,而且大多沒有選舉權。顯然,這要么是他的老師胡說而胡適(假裝)不知道,要么是胡適亂翻譯。

  陳獨秀十分天真,天真到近乎有點傻。當時,洋人的兵艦、軍警在中國大地橫沖直撞,駐北京的日本軍隊,更是動不動在北京城溜達一圈。就這樣,陳獨秀天天大罵軍隊是萬惡之源,高呼中國取消軍隊、停止征兵。我們都知道,當年,倘若沒有張作霖的數十萬大軍,東北早就被日本人包圓了。

  1919年1月22日,日本毒死了朝鮮國王(日本于1910年吞并朝鮮,廢黜其國王),引發了朝鮮的“三一運動”,超過200萬朝鮮民眾游行示威。對此,陳獨秀撰文《朝鮮獨立運動之感想》:“這回朝鮮的獨立運動,偉大、誠懇、悲壯,有明了正確的觀念,用民意不用武力,開世界革命史的新紀元。……我們希望朝鮮獨立以后,仍然保守今日‘民意不用武力’的態度,永遠不招一兵,不造一彈,做世界各民族新結合(不叫做國)的模范。……我們希望日本人,縱然不能即時承認朝鮮獨立,也應當減少駐留朝鮮的軍警,許他們有相當的自治權利。……我想富于自由獨立大和魂的日本人,對于朝鮮人這回悲壯的失敗,都應該流幾點同情的眼淚。”

  

丑惡無知的新文化領袖


我們不要過高地估計了民國時期“大師”們的知識與眼界。
洋博士胡適應該比較了解歐美的實情。但是,胡博士回國后,主要給學生們教授“國學”,忙著寫什么“白話詩文”。他的導師杜威博士來中國講學,他做翻譯,他翻譯道:“美國男女平等,一點兒界限都沒有”。當時,在歐美,婦女不僅沒有實現與男人的同工同酬,而且大多沒有選舉權。顯然,這要么是他的老師胡說而胡適(假裝)不知道,要么是胡適亂翻譯。
陳獨秀十分天真,天真到近乎有點傻。當時,洋人的兵艦、軍警在中國大地橫沖直撞,駐北京的日本軍隊,更是動不動在北京城溜達一圈。就這樣,陳獨秀天天大罵軍隊是萬惡之源,高呼中國取消軍隊、停止征兵。我們都知道,當年,倘若沒有張作霖的數十萬大軍,東北早就被日本人包圓了。
陳獨秀有著專橫之至的悲劇個性。胡適在充分利用他這一弱點之后,表揚道:“當日若沒有陳獨秀‘必不容反對者有討論之余地’的精神,文學革命的運動決不能引起那樣大的注意。”在民主科學的旗幟下,陳獨秀不容反對者說出一句話來。正是這種專橫的個性、幼稚的思想,在他担任中共總書記期間,幾乎徹底毀滅了中國共產黨。擺脫他領導后的中國共產黨,在兩三年時間里,便發展成擁有十萬大軍的政黨。正是在堅決反對“言必稱希臘”的毛澤東的領導下,中國共產黨才走上了健康發展的軌道。
誰反對自己的觀點,便不惜采取排山倒海式的人身攻擊,讓他自此閉嘴,這就是陳獨秀。
與陳獨秀一起英勇戰斗的,還有一位名士叫吳虞。陳獨秀、吳虞都僅游歷日本,未在任何大學接受過任何系統的教育。他們對這個世界的認識,基本是來自對日本馬路上的觀感,拍腦袋想當然。可以說,是極端的性格,使他們爆得大名。凡是儒家提倡的,吳虞都堅決反對,什么孝順、家庭、仁愛、貞潔等等,統統無條件的反對,他的理由是:西方人從來不要這些。因為他論證了孝順、家庭是“萬惡之源”,一下子贏得了“只手打翻孔家店的老先生”的榮譽稱號。
這一時期,只要膽子大,缺德到一定級別,便可一夜成名。因此,每天都有雨后春筍般的驚世駭俗的學術成果誕生。比如吧,當時有“大師”研究后認為,孩子是父母快活時不小心弄出來的,所以,孩子沒理由,也沒必要孝順父母。相比之下,當今性學專家李銀河教授還局限于“性自由”階段,尚未延伸到性自由之后的問題,實在是太膚淺。
胡適、陳獨秀、吳虞等著名教授絕不只是說說而已。北大教授集體嫖妓,有婦之夫的老師迎娶女學生,如此等等,成為當時臭名昭著的新聞。最有價值的實踐,莫過于吳虞,他唾棄孝順,便以拳頭痛扁親生父親;他討厭家庭,所以不給親生女兒學費;他高呼婦女解放,于是,一邊嫖妓一邊娶小老婆。
知識青年們的腦袋頓時炸了鍋,醍醐灌頂般發現:中國之所以落后,原來是孝順、家庭、仁愛、貞潔等玩意惹的禍。思想被“解放”的小伙子們,拋妻棄子離家出走,當上了“文學青年”, 女學生也離家出走,當上了 “娜拉”。 “文學青年”一邊與“娜拉”們愛得死去活來,一邊撰文大罵父老鄉親父母兄弟姐妹。“娜拉”們徹底解放了身體與道德,一邊與幾個男人同床共枕,一邊發表難以割舍其中一人的“愛情”日記。就這樣,誕生了一大批著名的“現代作家”。
忠孝是愚昧,貞潔是罪惡,家庭是牢籠,祖宗是魔鬼,父老鄉親則統統是愚民,只有自己才是古往今來的最聰明、最偉大的圣賢。以忠孝、貞潔為基礎結成的家庭鑄就的中華歷史、華夏國家與社會,自然是十惡不赦的。文學青年們以為,自己的責任就是要徹底顛覆這一切。
他們這些驚世駭俗的新發現,構成了“現代文學”主流思想,教育了一代又一代青年。


指鹿為馬的胡適


眾所周知,第一個鼓吹全盤西化的人,就是胡適。胡適現在所要做的,當然是用洋知識證明中國文化一文不值。
胡適當然知道,反對忠孝仁愛,否定家庭和貞操,等于想與野豬野狗為伍,無異于反人類。胡適是怎樣化解這一難題的呢?他說,忠孝仁愛是世界文化共有的,不能算中國傳統,中國獨有的寶貝只是八股文、小腳、太監、姨太太、貞節牌坊之類的玩意。這邏輯奇怪不:一個五官端正四肢健全的人身上有塊疤,便說四肢五官人人有,只有這難看的疤才是他獨有的寶貝。倘若將這邏輯用到胡適身上,也很有趣:胡適家獨有的寶貝,就是他老婆那雙獨一無二的小腳。
胡適最大的長處,就是公然顛倒黑白。中國歷史上什么最強,胡適就說這方面中國自古就差的不行。他說:“中國最缺乏最不發達的是傳記文學,二千年來幾乎沒有一篇可讀的傳記。”我們知道,中國自二千多年前的司馬遷開始,便開始以紀傳體記錄歷史,當時的歐洲人還在干嘛?僅就《史記》,其中的哪一個人物不是鮮活無比?當今有多少成語源自這一個個“傳記”?
他走上講臺上中國哲學史課,直接從周宣王(前827年——前781年在位)時期講起。為啥不談夏、商、西周的前十王? 胡適說了:此前的中國歷史不靠譜,“東周以前無史”,中國文明史也就二千來年。胡適當然知道有人正在研究殷墟甲骨文,不過,只有證明中國文化丑陋時,他才會想到,中國歷史上還有一個商朝,特迷信鬼神。胡適為啥要抹掉這段歷史呢?因為此前的歐洲史,除了原始森林就是野人,連從西亞和北非搶幾個神話胡編幾個故事的機會也沒了。
  胡適就收手了嗎?遠沒有。胡適親手培養的顧頡剛等“專家”成長起來了。在胡適的精心呵護下,一下子,幾乎所有的先秦時期的經典,都成了“偽書”。



 

 胡適到底是如何做學問的?


胡適到底是如何做學問的?下面舉個鮮活的例子。
1934年,胡適完成了一部論著《說儒》。此時,胡適已經是聲名顯赫的文壇領袖了。以他30年代的著作為例,更有利于人們了解胡氏“學術”風格。
《說儒》洋洋灑灑數萬言,歸納起來就四個字:儒學下賤。
整個論證是這樣的:
1、一切從這個假設開始:“從儒服是殷服的線索上,我們可以大膽的推想:最初的儒都是殷人,都是殷的遺民,他們穿戴殷的古衣冠,習行殷的古禮。”
2、接下來,不知依據什么,他說:“我們看殷墟(安陽)出土的遺物與文字可以明白殷人的文化是一種宗教的文化。”
3、接著,大膽判案:“這種宗教需要一批有特別訓練的人。卜筮需用‘卜筮人’;祭祀需用祝官;喪禮需用相禮的專家。……他們只是‘儒’。
4、接著,初步結案:因為“孔子也很重視喪祭之禮”,說過“夫三年之喪,天下之通喪也”, 胡適猜想“大概當時的禮俗,凡有喪事,必須請相禮的專家”,接下來,他不知依據什么,作出結論:“儒是殷民族的教士,靠他們的宗教知識為衣食之端”,即:所謂儒,就是專門靠為別人辦喪事混飯吃的人。
5、繼續推想:“他們(儒)既須靠相禮為‘衣食之端’,就往往不能講氣節了。”
6、于是,胡適宣稱:“在前三章里,我們說明了‘儒’的來歷”。
7、轉眼間,胡適翻臉不認人,忘記“推想”、“大概”這樣的字眼,出臺了鐵板釘釘的成果:“老子……然而他還是一個喪禮大師,還不能不做相喪助葬的職業;孔子……他也還是一個喪禮大師,也還是‘喪事不敢不勉’。”
就這樣,根據假設基礎上的假設,依靠推測基礎上的推測,胡適給老子、孔子安排了工作崗位:“喪禮大師”。
儒家、道家的祖師爺都是“喪禮大師”,很自然,春秋戰國時期所有的知識分子,“喪禮是他們的專門,樂舞是他們的長技,教學是他們的職業,而鄉人打鬼,國君求雨,他們也有事,----他們真的要無所不知無所不能了。”
胡適有句名言:“大膽的假設,小心的求證”。
上述這一切,都是因為胡適發現了“儒服是殷服的線索”。
最最奇特的是,這個所謂的“線索”,依然來自胡適“大膽的推想”:因為“大概最古的儒,有特別的衣冠,其制度出于古代”;且“《士冠禮記》云:‘章甫,殷道也。’”加之“孔子的祖先是宋人,是殷王室的后裔……他是有歷史眼光的人,他懂得當時所謂‘儒服’其實不過是他的民族和他的故國的服制。儒服只是殷服,所以他只承認那是他的‘鄉服’,而不是什么特別的儒服。”


今日猜謎:腦洞炸裂級別難度,戰場硝煙彌漫,投降的戰士倒在了陣地上。提示:這是一個日常家用產品的廣告。


關注微信號“鐵血軍事”,回復“腦洞大開”獲取答案。


2015-08-23 08:54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晚清改革家強權人物
袁世凱(1859年9月16日-1916年6月6日),字慰亭,號容庵,河南項城人,故又稱袁項城,清末民初的軍事和政治人物,北洋系統的領袖。袁世凱出生於清咸豐九年八月二十日(....
傳統官僚翰林總統
徐世昌(1855年10月24日-1939年6月5日),字卜五,號菊人,又號水竹邨人、弢齋。祖籍浙江寧波鄞縣。清末民初,曾為北洋政府官僚。1918年,徐世昌獲段祺瑞控制的安....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