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字體    

劉節日記   一日一書
劉節日記 一日一書
鳳凰讀書 劉節     阅读简体中文版


劉節日記

作者: 劉節

出版社: 大象出版社

出版年: 2009-6


《劉節日記(1939-1977)》始于1939年元旦,迄于1977年5月6日,是作者近四十年處在種種復雜環境下極為難得的人生記錄,真實地反映了從抗戰爆發到新中國成立及至〔文化大革命〕時期,一個知識分子的生活、交游以及學術研究情況。這些歷經戰亂和政治運動而殘存下來的文字,真實體現了一個正直學者〔人格同學問一致〕的人生信條,也是不中國社會20世紀30年代至70年代歷史真實的寶貴資料。


劉節(1901—1977),原名翰香,字子植,字號青松,浙江永嘉(今溫州)人,我國現代著名史學家。在古文學和古器物學、先秦諸子思想、史料學等諸多領域均有重要建樹。



一九三九年


今天是一九三九年的第一天,也是我改良更新的第一天。結根兒說一句:我從前勉強的說懂得一個理字,現在應該要懂得一個情字了!莊子說:“中國君子明乎禮義而不知人心。”我們書生的想頭真是如此!


從自然到人,統是一片真情之流,但是要這一片浩然長流不泛濫而又不枯竭,非得有這副嚴正的理不可。理與情是一物的兩面,不是兩種不同的東西;換而言之,理與情是動靜兩種力,一切有軌道的活的事件,總是得這兩種力的調和而成,否者必定會到枯竭或泛濫的時候。

本體與現象本來是一片的,本同末異者,務須不離其宗,不然就是離開生命。凡是力量充實的總是始終一貫的,中途變節就是滅亡的象征。萬物蕓蕓各復歸其根,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這就是說人是以自然為標準的,凡是不合這個標準的,終歸淘汰。本來懂得理的人沒有不懂得情的,懂得理而不知人情,就是不懂得理,從今天起,我要徹底懂得理!其實我的病癥并不傷及大體,從今以后只要由外向內下功夫,一切缺點自然都會改除了!


矩之道是要深刻注意的。謙虛和嚴肅當為座右銘,其他可以不必太枝枝節節了!一年以后,試看功效如何。


這一年中的工作:以文字學為中心,其次研究古代史的資料,此外務必學好一種外國語。庚款會的報告及河南通志局的文章當盡三個月以內交去。詩文的練習亦須重新力學,能有十篇古文三十首詩作成,可以有點樣子了!


鍛練身體,尤其重要!早上六點務必起床,晚十點務必入睡;飲食多蔬菜,少魚肉;中飯可多食,晚飯務食少;酒須戒絕,早起須運動,每月須有短期旅行,這樣身體必定會好轉來。生活費暫定一月伍十元為標準。


一月一日星期日 陰


早上六點起床,盥洗畢,早茶。閱報,知汪精衛主張對日議和,和議誠然不可,但汪氏之主張必定失敗。中國之前途當會走上英美法一集團里去,我認為這是最正當的步驟。


八點過海至九龍,先訪中央研究院喻洽爾君送以新年小物件一個,以謝代辦護照之勞。九時左右抵陳寅恪師母家,始悉寅恪師下學期有英倫之行,該國大學聘為教授,年俸千鎊,可謂豐矣!十時半至虛心家,中午虛心約宴大華酒店,座客有陳觀龍等八人。


二點半渡海,與虛心同訪鄭亦同,稍談即出;繼訪香港大學馬季明,稍談即出。與虛心同訪伍尚武君,取來虛心舊作《陳同甫年譜》讀之,知虛心于此造詣甚深。


晚六時半與虛心同飯于英華西餐館,七時送虛心過海,返至香港已八時左右。即寫新年之感想一篇,十點半入睡。今訪馬季明時忘帶名片,心中歉然,以后務必留意!李照亭托帶孫述萬之藥六瓶,亦存馬君處轉去矣。


一月二日星期一 晴


早六點半起,至加拿大茶社早餐,遇杜衡君,多年未見之老友也。聞到香港已多年,現在正辦一刊物,同樊仲云一班人合作。稍談即出。至畢打行尋黃達權君不遇,出至前山乘Peak tram上山,已十點左右。在山頂間眺一回,見香港海外的小島甚多,星羅棋布,真有海上三山之概。山頂有一道向南山下的,名撲扶林道,望見山下有一水塘,澄碧可愛,道旁林木蔥郁,枇杷花與紅葉相映如畫。下山經水塘至大道,遠望海水灣環入峽,土人名之為淺水灣,灣中漁舟出沒,如一點輕鷗,浮游山海間,為之心神爽然。乃乘車回旅館。


下午三點許過訪虛心,稍談;一同訪喻洽爾,出至尖沙咀一同渡海。余即乘車訪杜衡,談話間,有一林君同戴望舒來,稍談,余即出。與虛心仍返九龍,應陳觀龍晚餐之約,至十一時半始返歸旅舍。


今日與虛心談甚久,多年積郁,得以舒暢。當今之世,得一文人如虛心者真不易也。虛心留學海外七年,艱苦備嘗,而篤厚之情至今不變,洵可愛也!


一月三日星期二 陰


早六時起床,至東園早點。出訪黃達權未晤。即至外交部駐港簽證處領取出國護照。出,再訪黃達權,與達權同至法領事署簽照。明日上午始可得。返至旅館,作函寄清之、仲博、朱右白。中午黃達權約在溫沙餐室午飯。下午訪鄭亦同不遇,同胡公續至九龍訪友,稍坐即返,與公續同至溫沙餐室晚飯。九時虛心來談。談至十一時半,同出,至陶然茶室飲茶,至一時左右始回。是晚虛心兄住在旅館。


今日向法領館簽事,頗麻煩,連去三次,竟未取得。其實此事本易辦,其病在我操心太急,我生平此病甚深,至今不能改除,頗為懸懸!自今以后,當先鍛煉身體,身體強健,諒可改變心境也。晚與虛心談,知此君為學之興趣已轉變,前途恐非我輩中人了!七年留學,所變如此,習慣環境之移人大矣!明日欲行,夜深就睡,心中如有一事,竟不能沉沉睡著。


一月四日星期三 晴


早六時起床,檢理行裝畢,與虛心同至A.B.C.飲茶,畢至法領署,仍未簽得,乃與虛心同訪伍尚武兄,得尚武兄之助,護照大約中午可得。回旅館作函寄鄭云性。復與虛心同訪黃達權辭行。中午護照領到,即至法國郵船公司購票,得到四等艙位一張。中午伍尚武約在安樂園午餐,餐畢已下午一時半,即買小舟挈行李登輪,虛心兄一同送我上船,四等艙在下層,下艙黑如漆,至為凄涼,虛心兄頗為我担憂,其實我心中并不覺什么,水手敲竹杠,以貳元港幣購得一大木柜上為睡鋪。


船四時開行,天氣晴朗,為數日來所未有。同船皆江浙一帶人為多,有一陳君乃海防天然旅店伙友,甚為熱心,處處幫助。同行中有九位皆寧波人,乃上海公興昌五金行伙友,此行欲在昆明辦一支行,他們之領袖嚴芳庭先生年四十七歲,身材之矮比我尚差一頭,其人在此行已二十余年,北至遼寧,南至香港昆明一帶經商,為公司中重要人物。天下事真不能以貌取人,于嚴君是一最好之例也。余上船即展鋪入睡。


一月五日星期四 陰


自昨日以來,順風順水,波平浪靜。余從昨日下午四時起稍食飯,即預備一日不食,因虛心告我自香港西行,風浪甚大,務須小心,不能食之過多。余信其言,即作斷食一日之計劃。上午情況甚佳,余在鋪上,記賬,作日記,皆甚舒服。至下午四時左右,船過瓊州海峽,風浪大作,同船者十分之九嘔吐。余因不食得免此痛苦,然饑餓之難受,至今始親領其味,不知絕食者之苦如何度過,回想吳其昌君之舊事,為之悵然!同船中尚有三對男女,形同夫婦,皆赴昆明至重慶,其中有一女,大腹便便,看其情形,亦不覺甚苦,真可為大無畏之精神!晚間風更大,余睡在大木柜之上,時虞跌下,一夜不能好好睡著,隔床嘔吐之聲時作,尤令人難受。至夜中四點光景,風浪逐漸平靜,余饑餓亦加甚。自昨日下午四時起至今已共三十六小時未食,夜間向隔坐許君要來熱水一大杯飲之,腸胃間稍覺舒暢,至次早七時天亮,舟已入海防口外矣。



2015-08-23 08:54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傳統官僚翰林總統
徐世昌(1855年10月24日-1939年6月5日),字卜五,號菊人,又號水竹邨人、弢齋。祖籍浙江寧波鄞縣。清末民初,曾為北洋政府官僚。1918年,徐世昌獲段祺瑞控制的安....
新與古典文化研究大家
胡適(1891年12月17日-1962年2月24日),原名嗣穈,學名洪騂,字希疆,後改名胡適,字適之,筆名天風、藏暉等,其中,適與適之之名與字,乃取自當時盛行的達爾文學說....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