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文章華國詩禮傳家—精彩書評選
字體    

憤怒者的自白   魯塞爾·培柯
憤怒者的自白 魯塞爾·培柯
楚塵文化     阅读简体中文版


by Kwangho Lee


每隔幾個月,我就會一肚子不高興。我賭氣,為期并不太久,我只要每年能有兩三次連續三天的機會讓我發脾氣,其它的時候生活就會好忍受些。在那三天里,我總面色凝重。


在那三天里,要是有人跟我打招呼說:“你好嗎?”我會回答說:“不好。”如果有人說:“找個時間一起吃午飯好嗎?”我會說:“何必!”如果電話鈴聲響起,對方說:“請等一等好嗎?C先生要找你。”我會說:“我不要跟他說話。”隨即把電話掛上。


這樣,似乎對我的生活是有益的調劑。


經過三天說老實話之后,我便可以再度投入社交說假話,假裝自己興高采烈,假裝不知道對我說:“找個時間一起吃午飯”的人是在敷衍我而已,收藏起我對C先生的妒忌。


可是,真莫名其妙,有些人偏不肯讓別人發脾氣。上個月我想發泄積憤時,就不斷受到愛管閑事的人的糾纏。


“笑一笑吧,”他們異口同聲的說,“別愁眉苦臉。難道你不知道單單是活著已經很美妙了嗎?”


在你脾氣壞透了的時候,說這樣的話實在是荒謬至極。當然如果拿反面的情況來比較,那么單是活在人世間就已經很美妙。可是如果不必通過假裝展露笑臉來使別人知道你慶幸不死,那豈不是更美妙嗎?


可是,辦不到,每逢我咆哮說“這星期我發脾氣發得很痛快,我厭倦了笑,尤其是討厭那些掌握原子彈的政客的笑容”時,許多人聽了為之愕然。


只要我感到厭倦起來,我就知道我快要憤怒了。我討厭一月,也討厭二月總是年復一年的的跟隨著一月,就像饑荒與瘟疫跟隨戰爭似的。我討厭足球,討厭籃球,討厭棒球。我尤其討厭那些不肯讓我討厭的人,他們總是要我笑一笑,露出笑臉。我討厭一切,卻非常喜歡這種厭倦感。


現在我不能容忍的事情,列出來真令人吃驚。我們容忍猥瑣的電影,容忍完全乏味的笑話,以及容忍黃金時間的電視節目,我們既然愿意容忍這一切而保持笑臉,那為什么不能容忍一個只希望三天不笑的人呢?難道我們大家都怕它會傳染嗎?


不錯,如果人人都在三天中同時慍怒,后果的確堪虞,因此,慍怒的人一經發現,立即便會受到快樂巡邏隊的騷擾,惟恐他會把營造滿足氣氛的人整個兒拖垮。


我個人的脾氣已在數星期前發完了。現在我好嗎?很好。找個時間一起吃午飯吧?好,就這一兩天吧。C先生要和我通話嗎?好吧,他是個混蛋,但也不能怪他。




2015-08-23 08:54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高文費而隱 古德潔無華
楊霽園先生是民國時期寧波的一位大儒,一生致力于教育、述著,著作宏豐,在國學、文學等方面成就卓著,更兼他品行方端、至誠至孝,自1940年去世后,鄉人及門生一直追思不息。但楊....
孫中山的啟蒙者
近現代的嶺南,湧現出大批引領中國前行的先驅者,近代改良主義者,香港華人領袖何啟便是其中的一位。他不僅是孫中山在香港西醫書院的老師,更是孫中山走向革命道路的思想導師。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