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易中天、龍應臺等先生的作品及相關評論
字體    

楊恒均:紅線在哪里?勇氣來自何方?
楊恒均:紅線在哪里?勇氣來自何方?
楊恒均     阅读简体中文版

嫉惡如仇 從善如流
楊恒均微信號:yanghengjun2013

歡迎分享轉發


別問民主離我們還有多遠,問一下你自己為民主的到來做了什么?


文 | 楊恒均


這次“走遍中國”跑了湖北、河南西部一些縣市,到了八個鎮、村,做了有關調查,開闊了眼界,對相對欠發展地區與鄉村選舉有了一些新的認識。所到之處,盡量抽出時間和一些事先聯系好的“走遍中國”網友見面,場面令人感動,也令人鼓舞。


有部分網友在和我交流后,表示重新獲得了信心,也有一些網友半信半疑,轉過來問我:你為什么總是那么樂觀?變化真的會到來?你真看到了前途?有網友甚至開玩笑說,老楊就像北京的臥底,類似麻痹人民的鴉片,讓很多人對國家前途重新有了希望。


當然,還有五花八門的問題、質疑與幽默搞笑的插曲,我當時都回答了,這里,我只能找一些有普遍性的問題簡單回答一下。首先是關于變化的。其實,變化一直在發生,路雖然曲折,甚至有人走回頭路,但前途是光明的。質疑我的網友大多對我的追求以及國家前途有一個相對狹隘的看法,例如認定了我是要一步到位弄出一個空前絕后的民主制度來,而國家也只有在一夜之間獲得新生才有重生的機會,作為愿望與奮斗目標,這無可非議,但畢竟是不實際的,落實到行動甚至會揠苗助長,有反作用。


我對一些網友過分熱衷于突然而至的變化持保留態度。我不懷疑一夜之間可能發生變化,但我對這種“從天而降”的好事一向持懷疑的態度,如果我們不做好充分的準備,或者我們自己還“不配”那個好東東的時候,到來的好東西,也真可能帶來混亂甚至災難。


還有一些網友,追隨我的博文好幾年了(最長的竟然有六七年,篇篇都看),終于有機會見面了,很開心,但聽我講過之后就有些郁悶。有一位忍不住了,說道,這么多年,你怎么還是講一樣的東西?我們都明白了啊……我能夠理解他的急躁性情,是我開導了他,給了他希望,可看到希望久久不能變成現實,他對我有些不耐煩了。


我想,他并沒有完全讀明白我,沒有弄明白我這些年在干什么。而且,即便你自己明白了,你身邊人明白了沒有?你周圍又有多少人明白了?有些東西需要我們持之以恒地去做。這正好是中國百年追求民主的歷史上非常稀缺的,我還是那句話,你能找到幾位堅持做一件事來推動民主超過五年的人?包括一些和我一起寫作的朋友,很多寫了幾年,就認為寫作沒有用了,時機成熟了。說實話,我很敬佩在各個領域為民主進步做出貢獻的朋友,但我始終認為我目前所做的非常重要,也是當今中國最需要的。所以,我想呼吁有時間、精力與條件的朋友,加入我,從這件小事做起。


什么小事呢?這次到華盛頓,被一些民主大佬級的朋友問到我到底在干什么的時候,我說我主要在國內寫自己經歷的真實的故事,借此來回答年輕的網友幾個問題,第一個問題是“民主是個什么東西”,我大概前后寫了將近200萬字回答這個問題;之后又用了250萬字回答了第二個問題:我們是否適合民主?對于生活在西方的人來說,這兩個問題都不是問題,幾行字就能說明白了,但我卻花了幾年的時間。因為對于一些從來沒有經歷過民主的人士來說,哪怕他看過再多書,悟性再高,終究像看過N 多日本AV的童男,你很難向他解釋清楚婚后生活是啥樣的……


可惜,真正在民主自由的環境中生活的人,又沒有多少時間與耐心去解釋,去寫故事,大家還要賺錢,還要生活。這事都不屑去做,就落到我身上了,我一輩子沒什么出息,干這個還是挺拿手的。值得欣慰的是,幾年下來,還是有一些效果的,因為在我回答了上面兩個問題后,很多讀者自然而然地提出了第三個問題:民主離我們還有多遠?


于是,我又寫了好多字來闡述這個問題,最后大家還在問,而且更加急切了,于是,我就拋出了一個反問句:別問民主離我們還有多遠,問一下你自己為民主的到來做了什么?


我們該為民主的到來做些什么呢?這個要寫的話,又得幾百萬字才能說清楚,但我一個字也沒有寫。我不能寫啊,寫了的話,萬一你信了,而且照做,你也許會出事,我良心會不安的。再說,如果真鬧明白了前面三個問題的話,最后這個問題也不用回答,你自然知道該做些什么。你還不知道?那要就是你沒有明白過來,要就是你的“素質”還真不配民主呢。


還有一個就是“紅線”的問題,有網友注意到我的博文在過去一年多幾乎沒有一篇被刪除,有說我知道紅線在哪里,有說我比較圓滑、狡猾,不碰紅線,其實,我并不知道紅線在哪里,我知道良心與正義在哪里,我用自己的方式一步一個腳印。為什么要去看紅線再哪里?而不是讓他們看我們的腳踩在哪里?我想最好的寫作者,不是小心翼翼地去尋找紅線,自我設限,而是用自己的方式,一步一個腳印,影響他人。你踩著的地方,就是紅線。


不要把我的文風說成是圓滑與狡猾,有些道理需要說清楚,需要反復說,甚至需要“繞來繞去”,很多道理并不是鐵板釘釘,直來直去就好,這一點請大家要認清楚。有些朋友以為自己是宣揚民主自由的,仿佛占據了道德制高點,說兩句東西人家不明白,就不耐煩了,或者看不慣其它人的表達方式。建議你到西方住個十年八年,你一定不會再那么“理直氣壯”,民主從某種意義上說,就是說服、討價還價與妥協。


最后談談我的“勇氣”。好多網友對我有溢美之詞,最多的就是跨我有“勇氣”,想知道“勇氣”從何而來,北京有人?還是拿了美國人的錢?又或者……其實,我這人特別膽小,尤其怕死,甚至不敢走夜路,以前還得過飛行恐懼癥,我一點也不勇敢,可現在為啥顯得如此勇敢?主要是我認為這件事是正確的,不但對我和我的讀者,也對國家民族都是非常有意義的好事,勇氣來自于信仰,知識與信仰給了我所謂的勇氣,而我自己呢,反而逐漸認識到,在中國做這種事,并不需要什么過人的“勇氣”,需要的是知識、耐心、恒心與愛心。


就這么簡單,希望大家在力所能及的情況下,加入我的行列,做一些推廣,這種事對我們的子孫后代,對國家前途與民族的未來,都非常有好處,何樂而不為?


謝謝各位,下面放一組過去一個多月在各地“走遍”的照片和文字說明,來源于我的微博……


有年輕網友質問,你敢在白宮門前抗議嗎?其實,在白宮門前抗議,更不需要“勇氣”,你愿意就可以去。華盛頓的朋友就說如果我要去,他們還可以幫我做標語,拉標語,我說下次吧。這次就穿一件有點丑化奧巴馬的衣服抱白宮跑幾圈,看看我這個外國人是否被維穩。下圖是應網友的要求拍攝的睡在街頭的華盛頓流浪漢,因為有網友質疑我,為啥不拍一些美國的窮人與流浪漢。我就拍了,現在回答你為啥不拍,因為我沒有興趣,那些人不是中國人,他們有美國人與美國政府關照,自私地說,我更關心中國的窮人。

上圖是我拍攝的白宮門前那位安營扎寨的抗議者的帳篷,和白宮一街之隔。這里可以駐扎下來抗議示威,但為什么只有這一個?因為只要不是性格極端,你的抗議與訴求在美國總能找到地方訴說,找到法律解決,用不著你到京城華盛頓上訪。除非你向這位照片里的上訪者,他的要求是銷毀所有的核武器,哈,估計美國總統也解決不了,于是,他就在這里住下來了,據說,已經住了三年了……

陪同活蹦亂跳的84歲的老爸在香港逛街,哈,熱鬧吧。。。老楊頭負責安全保衛工作。。。


香港、香港、馬上就要民主鳥。。。


烏鎮跑步。。。


在煙雨朦朧的杭州西湖邊跑步。。。


我再跑——上海外灘。。。


美國北卡out bank 沙灘上。。。


精神一點沒有?我繼續跑,跑到華盛頓紀念塔下面。。。


去華盛頓廣場跑步,突然想起了幾個星期前在河南南陽“走遍中國”時拍攝的南陽人民英雄紀念碑,哇哇噻噻——一模一樣?上面是南陽,下面是華盛頓,這世界真小啊。。。


2015-08-23 08:54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憲政專家民主理論大師
宋教仁(1882年4月5日-1913年3月22日),字鈍初,號漁父,生於中國湖南省桃源縣,中國近代民主革命家,是中華民國初期第一位倡導內閣制的政治家。
孫中山的啟蒙者
近現代的嶺南,湧現出大批引領中國前行的先驅者,近代改良主義者,香港華人領袖何啟便是其中的一位。他不僅是孫中山在香港西醫書院的老師,更是孫中山走向革命道路的思想導師。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