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深度觀察清末民初精神脈絡
字體    

李承鵬:敵情觀 - 一座城里發現三個整編軍的敵人
李承鵬:敵情觀 - 一座城里發現三個整編軍的敵人
李承鵬     阅读简体中文版

總是覺得強敵環伺才有自信,總是覺得叛軍涌動才夠安全,這種心理映射到歷史,就是大秦和晚清。映射到外國,就是朝鮮和古巴。深圳為了舉辦大運會清理掉八萬高危人群(含精神病)的事情。我就算了算軍隊編制:一個班8—12人,一個排30—40人,一個團1500—2400人,一個師就算8000人,一個軍25000人,八萬人就是三個軍而且是整編軍。人家辦一流世界杯才嚴控三五百足球流氓入境,我們辦一個末流的大運會就發現三個整編軍的敵人潛伏城里,這樣的敵情觀,讓南非組委會情何以堪。

在路上,很斷腸。

2008年的一個下午,我在東三環飛奔,忽然有些悚然,覺得自己中了埋伏。因為馬路像被洗過一樣不堵了,沿途了無人煙,工地一片死寂直到看到貼了福娃標志的警車呼嘯而過,才想起為保奧運平安,車輛限行、人員清理、工地停工。天純凈人也純凈,大地白茫茫一片真干凈。

還有廣州亞運前,主會場四周高樓的居民全都臨時性搬遷,這是因為理論上存在吃了佛山大力丸的家伙,從樓上往會場扔手榴彈的可能。以及上海世博,菜刀水果刀以及陶瓷刀都實名制,我推理,這是因為上海灘曾是小刀會總舵,說不好哪個小癟三沖動之下就成了逆匪。前幾天,有記者采訪我關于深圳為了舉辦大運會清理掉八萬高危人群(含精神病)的事情。我就算了算軍隊編制:一個班812人,一個排3040人,一個團15002400人,一個師就算8000人,一個軍25000人,八萬人就是三個軍而且是整編軍。人家辦一流世界杯才嚴控三五百足球流氓入境,我們辦一個末流的大運會就發現三個整編軍的敵人潛伏城里,這樣的敵情觀,讓南非組委會情何以堪。

一個國家每到開會,動輒就在一座城里發現三個整編軍的敵人,這個景象是很獨特的。你不開會就沒敵人,一開會就出現這么多敵人,你到底是為發現敵人才開的會,還是為開會才發明的敵人?

當一個人的安全感來源于樹立更多的敵人,而不是擁有更多的朋友,看外面全是反動蠻夷,看里面都是高危人群,每早起床滿眼負隅頑敵,條條街道浮現散步人群,你睡不著又醒不來,兩眼放光、內心恐懼、三焦不調。這種敵情觀開始是心理的,后來甚至成為生理的,這狀況多令人同情聽說深圳大運期間民工被嚴禁上訪,城市上空不可以有風箏和孔明燈,居民也不可隨便撥打110。我聽到最好玩的事情是:為保大運平安,警方有權隨時把‌‌可疑人員‌‌帶回派出所,命其蹲下,雙手上舉,拍照、采集血樣,直到向警方說清楚底細才可放行。怎樣判斷可疑人員?答:從外形和行為舉止來判斷。就是說,你長相猥瑣一些,就很有可能被帶回派出所盤查

我認為,一個國家要靠文明的教育而不是假想敵教育,要靠人人互愛而不是同仇敵愾,要民眾由衷擁戴,而不是威武、肅靜、回避。可一個讓人悲傷的消息:曾收養一百八十三個孩子的感動中國人物叢飛的遺孀邢丹遇難了,她被站在車外的歹徒用飛石砸斃。你剛宣布成功清理八萬高危,卻有婦人被砸斃。我很難不邪惡地想:你清理的是高危人群,留下的是黑社會。

就在同一天,有關部門宣布中國是世界上治安最好的國家之一。一方面是三個軍的敵情觀,一方面是世界上最好的治安。你到底要說自己治安好,還是不好?弄得我的大腦,一下子中了木馬。

我后來想了很久才明白,國家這一次是用了反襯手法:我們必須宣布自己的治安好,才能證明別人治安不好。前段時間,華盛頓市長文森特.格雷因抗議奧巴馬和議會政治交易,伙同了一些議員上街游行,被警察抓走。有一些同胞就異常興奮:看,美國也不準游行,美國也沒人權,也是假民主。可是華盛頓市長被抓,不是不準他游行,而是他沒在法律規定地點游行,你沒必要興奮得尿頻。真正的民主,是你可以上街大罵白宮的一切但不可用彈弓打玻璃,這很難理解嗎?美國民主也有虛假的一面,理論上,這個地球上凡有政府的地方都很假。可是,你見過哪個中國市長抗議上級就上街散步?我們的市長只有上街慶祝,沒有上街散步。

整理這本雜文時,正好碰上9.11十周年紀念。那個很普遍的說法又出來了:別看美國貌似強大,可樹敵太多,暴露它的安全體系差我從庸俗的角度認為,美國樹敵即使多也是外敵多,為了讓自家人過上好日子才造成的外敵多,總好過由于自家人過不好日子而導致的內敵多。至于安全體系差,我同意‌‌一切帝國主義都是紙老虎‌‌,可你連刁民抱著自制炸藥都防不住,連外地游客拎把西瓜刀都能上演非常6+1。你說誰的安全體系更差?

其實這個國家的人民很愛國,我們這些小弟也很好帶,夢想十分庸俗,就是買房娶妻生子,別吃到染色的饅頭和瘦肉精的包子,過馬路時不會被普通交通事故,下夜班時別被連捅八刀。聯系到最近的時事,如果還可對知識分子開恩附送多一個夢,就是:無需莫名其妙表揚某,無需莫須有帶走某,如果你一定要帶走某,不要還說有個私生子屬于某。

總是覺得強敵環伺才有自信,總是覺得叛軍涌動才夠安全,這種心理映射到歷史,就是大秦和晚清。映射到外國,就是朝鮮和古巴。我們熱愛這個國家,我們相信它有偉大未來。但前提是,你得相信沒有三個整編軍在潛伏,只有十三億良民在臣伏。這樣,愛未來才有未來,有未來才能愛未來。

我寫了《人人都是外地人》,還有《每個人都有一個回不去的家鄉》,聯系到這篇《敵情觀》就是:我們做不成首都的人,我們尋不到故鄉的魂,我們在路上飛奔,卻隨時可能成了潛伏的敵人。

這個國家太不放松了。一個國家是否偉大,在于執政者是否放松;一群國民是否文明,在于能否每分鐘都感覺到安全。有些情況必須改變,讓我們真正自豪地說:我是中國人。而不是生在祖國,卻活出非法移民的感覺。

14/04/2011

2015-08-23 08:54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教育專家大學思想啟蒙
蔡元培(1868年1月11日-1940年3月5日),字鶴卿,又字仲申、民友、孑民,乳名阿培,並曾化名蔡振、周子餘,浙江紹興山陰縣(今紹興縣)人,革命家、教育家、政治家。中....
傳奇人物傳記 風華絕代 物華天寶
此間選取古往今來傳奇人物的傳記與軼事,事不分大小,趣味為先,立意新穎,足以激越古今。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