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體驗人情冷暖,學會永不放棄
字體    

入錯行與嫁錯郎
入錯行與嫁錯郎
葵花寶典     阅读简体中文版

事實證明,在封閉且無聊的環境中,人會為了打發無聊開始交心。如果這段時間恰好是在晚上,燈光再柔和一點,彼此并不相熟的兩個人會更容易進入掏心掏肺模式。而到了第二天,這種掏心掏肺往往會變成一種隱約的羞恥感。《欲望都市》里Carrie曾與一個男孩一夜風流,那個無比年輕浪漫的夜晚被晨光下沒吃完的比薩餅和成堆的臟衣服迅速打敗,Carrie沒來得及說早安,落荒而逃。

同屋的大姐突然跟我說起自己婚姻的時候,我并沒有拒絕。只因那一刻,我們是被發配到荒島上的兩個遷客,除了彼此再無其他樂趣。

人真是很脆弱的動物。


女人的三個支柱是家庭、孩子和工作。三者若是失去一個,剩余兩個還可以勉力維持。

家庭才是女人最終的歸宿。

眼前這個已不再年輕的女人,說起第二次婚姻時臉上的幸福無從偽裝。她真是無堅不摧,否則怎能獨自帶著兒子生活十年;她也真是脆弱不堪,否則怎能因現任丈夫的一個電話眼角眉梢都溫柔地如同川田里迎風招展的花朵。

所以她以上的話,我不忍反駁。

更何況她幾乎窮舉了我們交集中的女人,無一例外地,她們中家庭幸福的容光煥發,家庭不幸的半生凄涼。幾乎就要讓我相信,女人的最大使命就是嫁個好丈夫了。

我想,我幾乎無力反駁。

然而,我心里總有種不服。


“不服”隱含的意思是:為什么忽視了女人在家庭之外的其他訴求,而直接將女人歸于家庭呢?(補充說明:大姐第三支柱“工作”的意思,即為家庭破裂的時候,能維持獨立生活的必要開支。)

有沒有另一種可能性,在這個叫囂著男女平等的時代,是否女人在并未被禁止有其他訴求的條件下,主動放棄了自己的其他訴求,只因家庭確實對女人的影響更大呢?


前提無疑是成立的:女人并未被禁止有其他訴求。我們和男人一樣上學、工作、獨立生活。是的,求職有遇到限定性別“男”的時候,會更多地遇到逼婚,會更多地被挑剔年齡,然而這個社會早已不復那個被男人牽一下手就要斷臂自證清白的年代,它的寬容程度或許超越我們的想象。我們不愿承認這樣的可能:世界賦予我們的權利如此之多,我們狹隘的視界卻無法承受。

另一方面,社會對于性別角色“男主外女主內”的期許仍在延續。與男人相比,女人更情緒化、更善變、更懂得體察人的心意、更難專注于一個目標。這樣的社會期許有其依據,對錯不論,造成的結果是:在維持家庭經濟基礎方面,女人承担的責任更輕,這種責任劃分是得到普遍認可的;自然而然地,女人就被期許承担更多的照顧家庭的責任。正如原始社會男人負責外出打獵,女人負責采摘、在洞穴里分配和儲存食物。

女人在要求被賦權的同時,需同時具有運用權利的能力,并承担與之對等的義務。法學的一個基本原理:權利與義務對等。一面推卸負担開支的責任,一面要求少承担照顧家庭的義務,這不是權利平等。

有趣的是,人類與動物不同,總是要做出悖逆天性的事來。女人要承担維持家庭的經濟責任(最低要求是自己經濟獨立),除了與社會習見慣例為敵之外,更大的敵人在于心底仍不相信自己是強大的、足夠有能力的,以至于不由自主地依賴男人。如果這樣,說男人用錢買得了女人的身材美貌,想不產生這樣的想法也難——因為在藤蔓的心里,從未把自己當做一棵樹。

為何國內的女孩子總是缺乏力量感?大概是因為總不能獨立,而所有獨立的基礎都來自于經濟獨立,工作的意義就在于提供了經濟獨立的一種方法。男友曾問我,如果有一天,我賺的僅僅是他的百分之一,工作還有什么意義?我想對我還是有意義,因為那是我依靠自己能力照顧自己、自尊自愛的基礎。至于大姐說的,有朝一日見棄,工作可以養活自己,這樣說未免太悲情。不如換種說法:你讓我滾的時候,我的世界不僅沒有崩塌,而且還能滾到更好的地方去。


家庭是否對女人的影響更大?若一定要有一個確定的答案,我更傾向于“是”。相對男人,婚姻(或者戀愛)在每一個女人的生活中都占了更大的分量。有人說不幸的婚姻對男人的傷害同樣很大,只是男人這種傲嬌的動物不肯痛哭流涕地到處訴說,只能在夜深人靜的時候默默抽煙流淚了事。這種說法是否正確,我不得而知。比起兩性關系,男人更關注的是事業、新聞、足球,鮮少花時間思考在他們看來莫名其妙的問題。在對事業的態度上,男人更目標明確、不易妥協。而再堅毅的女人,都動過為男人放棄事業的心思。女人的底線更易模糊,更傾向于為維持關系而妥協——能夠妥協的,必然不夠重要。那么感情對于女人來說,其重要程度至少和事業不相上下。

《欲望都市》里,老板質疑samantha的公關能力,認為女人“情緒化”,samantha表示不服。然而最后samantha愛上了她的雇主。

很久以來,我都覺得回歸家庭是一件恥感爆棚的事,似乎是對自己能力的一種蔑視。直到男友對我說:他做事業的最終目標是為了回歸家庭,和愛的人一起享受美好的生活。我才知道,原來回歸家庭可以是這樣理直氣壯的一件事;而男友一直以來,都比我坦誠太多。

安全感來自何處?除了來自坦誠和信任的關系,更多地是來自自己。我常覺得,戀愛是在“自己”和“關系”中求得平衡。曾經勇駕孤舟主宰人生的人,進入戀愛關系之后,也要從頭學習如何齊頭并進,會經歷生活被生生撕裂的痛楚,也會體驗重生一般的新生活;會迷失在對方的世界里,也會縮回自己的世界里如嬰孩。戀人與父母不同,不會全方位體察你的心意,不會毫不猶豫為你付出所有。他也只是肉體凡胎,會想在面對困難的時候握住你的手,會想在難過的時候得到溫言軟語的安慰。然而戀愛的奧義,不是成為連體嬰,而是我依然是我,既互相吸引,又保持距離。做出重大決定的時候,若完全打著為了他人的旗號,難免頗多怨懟;若是為了自己,反而更多些勇氣。

對未來的恐懼,并非是怕未來本身,而是怕為未來失敗的可能性承担責任。此時若有家長朋友反對,抗爭的同時大可預留一條退路,未來若不如意,就可用一句“是你們誤了我終身幸福”換得他們的負罪感,把自己立于只勝不敗的境地。然而最初握住選擇權之時,就應該清楚要以己身承担后果。這種如人飲水的事兒,別人的負罪感并沒有什么卵用。

如今才明白這些道理,是否嫌太晚?子曾經曰過的:朝聞道,夕死可矣。


我始終這樣希望著,在為了家庭主動放棄自己的其他訴求這一選項之外,能有更多心甘情愿的選項。我不知道為了洗衣做飯維持兩個家族關系連健身讀書的時間都要擠的女人們,是否真的心甘情愿,是否對這樣的生活狀態相對滿意。賢妻讓丈夫開心,良母讓孩子開心,孝媳婦讓公婆開心,甚少有人、甚至女人自己都忘記關心自己開不開心。當自己活著越來越多讓別人開心的時候,也是檢視是否正丟棄自己的時候。就當我是個利己主義者吧,在家庭、孩子、工作之外,竟然還想要自己的生活。


當你穿過某個平凡夏日向我走來的時候,我依然如此心動,以至于站在原地動彈不得。從此我暗下決心,要和你一起站成樹的樣子。


早晨醒來的時候,我和同住的大姐笑著寒暄,誰都沒有提昨晚的事。

2015-08-23 08:54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從國務總理到修道士
陸徵祥(1871-1949年),字子欣,一作子興,上海人。中國近代著名的天主教人士,也是著名的外交官。他出生于一個基督教家庭,父親是一位基督教新教徒,曾經在倫敦傳教會工作....
為傳統文化招魂
錢穆(1895年7月30日-1990年8月30日),原名恩,字賓四,江蘇無錫人,歷史學家,儒學學者,教育家。錢穆對中國古代政治制度有良好觀感,認為中國傳統政治非但不是君主....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