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當代歷史與思想
字體    

股市5000點狂歡背后的吊詭 ,對牛市的幾點冷思考
股市5000點狂歡背后的吊詭 ,對牛市的幾點冷思考
天涯觀察     阅读简体中文版

撰文|胡顯達

來源|新聞眾評


進入2015年之后,中國實體經濟的新常態在一帶一路戰略和貨幣一再寬松的帶動下,雖沒有預期性地出現增速回升的盤面,但卻把滬深股市搞得異常繁榮起來。大盤中蹭蹭上竄的指數,連同造富神話的頻頻誘惑,數以百萬計的新增散戶幾乎一夜爆發出來。通過手機上的輕輕一點,大把大把地財富就能一瞬間賺到手里。這種新的理財時尚,很快就掀起了一股全民炒股的狂潮。


筆者在社會調查中發現,很多人炒股,并不是出于對股市的深刻理解,而完全是一種盲目的跟風,并且帶有一種濃重的賭徒心理,傾其家產,大賭一把。有著牛市托著,他們的情緒和精神也許還能再樂觀一些時日,而一旦牛市從九天之上跌落下來,又會把多少人辛辛苦苦積攢下來的血汗錢巧取豪奪個精光,這其中的吊詭和誘惑,也許更值得那些盲目跟風者自警吧。


按照市場經濟的正常邏輯,一國股市的繁榮,與其實體經濟的增長絕對都是互為因果的。正因為如此,西方的經濟學一般都把股市的行情看作其實體經濟狀況的晴雨表。


中國經濟進入自己的新常態后,增長乏力、增速放緩,這是一個基本的盤面。為進一步釋放中國經濟增長動力,李克強也是把降息降準等寬松貨幣政策用到了自己的極限。其目的之一就是通過銀行的對口信貸和寬松貨幣向實體經濟的流入,減輕中小微企業的融資和經營成本,支持他們擴大自己適銷對路的投資和生產。


然而,中國寬松出去的貨幣有沒有合乎初衷地流到它該去的地方呢?其股市的非理性繁榮也許就是其中的一面鏡子。


貨幣若不流到實體經濟發展生產,催生創新,真正意義上的財富就無以創造出來。


股市不能是企業融資逃債的圈錢機器,也不能是全民投機的瘋狂賭場,而應是把社會資金配置到最有利用途的杠桿。股市的一個最基本、最常態的作用就是自發均衡社會資金的分配和流向,使其服務于上市公司的生產經營和技術創新。


若從這個角度看,這幾日中國牛市在5000點這個高位上的瘋狂,其最吊詭的地方也許就是它對此正道和常態的背離與顛覆。


中國為何在不怎么景氣的新常態經濟中,卻反其道而行地把它的股市搞得異乎尋常地繁榮呢?其中的考量、非理性又是什么?


種種跡象表明,中國股市狂歡在5000點高位確已是一種非理性的繁榮了。它的表現之一是中國經濟增長迅速放緩,但股市卻高歌猛進,持續上漲。為何會出現這種非理性的繁榮呢?其中的一個隱秘是,中國的房地產繁榮已經結束,政府依靠土地銷售輕松獲得融資的日子也因之灰飛煙滅了。靠什么繼續這種輕松的融資?繁榮的股市自然成為房地產的一個最佳替代者。隨著投資者紛紛從房地產急哄哄地轉戰股市。今年以來科技股云集的深圳股指上漲了一倍多。今年5月,上海和深圳市場的成交量加起來是紐約證交所的十倍多。隨著投機者蜂擁進入以便分享股市盛宴,上周有440萬名投資者開立了股票交易賬戶,創下了歷史最高紀錄。從這些數據上看,房地產繁榮的接力棒已被成功地交接到高漲的股市。


據此,也有人中國現在的牛市是國家政策的只有意托起來的,是國家牛市。


按理說,對于這種瘋長的牛市,國家應該設法降溫才是,然后中國政府卻似乎無動于衷,甚至在暗中助推。


有媒體分析道,在正常時期,中國政府會設法為股市狂熱降溫,但實際上它卻在助推股市上漲。新華、人民等國有媒體甚至在顯著位置刊登文章來證明此輪牛市估值上漲的合理性。為何要執意制造這種國家牛市呢?有人揭秘道,中國當局鼓勵股市上漲的一個原因是其有助于提高處境艱難的國有企業的估值,以為其下一步的改革營造出良好的融資環境。


實際上國家牛市的光鮮,并不能掩飾了經濟新常態的病痛和困局。英媒披露,隨著中國銀行收緊放貸標準,因融資、經營成本不堪重負而破產的民營企業數量也已創出歷史最高紀錄。然而,與其形成鮮明對比的是,公共部門的情況卻正好相反。中國政府最近要求銀行支持資不抵債的地方政府項目,表示即便借款者無力償還現有債務,它們也應該繼續放貸。自2009年出臺龐大的刺激政策以來,中國經濟中的債務總額增長了兩倍多,已達到經濟產值的250%。


盡管如此債務壓身,中國政府依然如故地充當起了這些地方政府項目的救主。除了銀行信貸扶持之外,若能把其成功包裝上市融資,并在國家牛市中一個較高的價位從社會公開募集資金,這也許是從這種地方政府項目債務壓身中解套的一個便捷途徑。因為上市融資,并沒有償還融資債務的天然壓力。


國家牛市的刻意制造,其中必然夾雜著巨量的投機性泡沫。法國巴黎銀行的理查德·伊利認為:此輪中國股市上漲的規模之大、速度之快,都顯示出這是一場“投機性泡沫”。在歷史上的投機性股市和信貸泡沫中,至少還可以看到鐵路、無線電、互聯網、證券化、高超的管理或生產技術作為推動力,甚至可以在奧運會中尋找原因。但這次泡沫的一個最顯著特征和根源幾乎全是巨量資金的杠桿撬動起來的。


還有一個數據最能說明這種國家牛市中投機性泡沫的巨量性。比如,北京暴風科技因其股價的暴漲可當成深圳股市泡沫的一個典型。據悉,該公司3月底上市,迄今已經暴漲了2900%。


中國股市為何能狂歡在5000點的高位上,又是什么因素催生了這股瘋狂的股市淘金熱?說到底也還是中國過剩經濟、過剩產能遲遲沒能消化出去,而使中國新常態實體經濟中難以出現新的投資、賺錢熱點。央行寬松出去的錢,總要尋找自己淘金、避險的樂土,到哪里尋找這樣的樂土?國家政策導向是其中的風向標。前一段時間投資房地產是賺錢的樂土,但政府一開始打擊地產投機,其中的一部分投機資金便順勢避險進入了國家牛市。


中國新常態經濟中的這股巨量投機泡沫就像一只被群狼驅趕的羊,在不同的市場上跑來跑去,而使著中國監管者一直在和投機者玩貓鼠游戲。他們無法很快地消滅泡沫,只能把泡沫趕去別的市場。


在這種貓鼠游戲中,投機者的心態似乎是,遏制投機的措施遠比不上政府推動成長行業發展以及放松部分金融市場規定的舉措。上個月,中國推出了“2025中國制造”計劃,為的是促進數碼技術、清潔技術、生物醫藥和機器人等行業新公司的發展。為此,監管者也還降低了這些新技術公司上市的門檻。這一切無疑都在推高深圳股市,因為新興的技術公司和其它成長行業公司都在深圳上市。不過隨之產生的一些現象也很容易讓人想起世紀之交美國的網絡公司泡沫。


彭博社最近發現,在深圳上市的1700家公司中,除了那么十幾家,其它在過去一年都實現了股價上漲。一只股票幾個月上漲500%,使平均市盈率達到100以上,更可怕的是,一些公司甚至達到10000以上,而且這已經不是罕見現象了。一家困境中的房地產公司把自己重新包裝成一家技術公司之后,其股價竟然突然反彈。如此虛高的市盈率,又怎能不是巨量投機泡沫的明證呢!


有數據顯示,受大量散戶入市、融資融券規模達到創紀錄水平的激勵,上證綜指過去12個月上漲了146%,是全球主要股指中漲幅最大。如此大漲實在出人意料,但尤須警惕的是,這種瘋狂的國家牛市,究竟是純粹的巨量投機泡沫,還是新常態的中國經濟可以跟上?


借助國家牛市的瘋漲,固然有助于當局走出當前發展困局,讓企業能夠通過發新股來降低自己的負債,但面對創紀錄的十萬億美元的中國股市市值,其中必然伴隨而生的金融波動性也必將對當局維持金融穩定的能力構成前所未有的挑戰。


國家牛市的詭異是,一方面企業經過虛假包裝上市大規模融資、圈錢,另一方面大批量散戶又抱著大撈一把的賭徒心理盲目跟風入市投機,以致讓著名經濟學家許小年先生不得不概嘆道,已經沒有理論能夠解釋中國股市的瘋狂了。


在中歐2015班委大會上,許小年似乎揭了這一輪國家牛市的底。過去追求GDP用印鈔、借債發展。目前的政策,是用長債換短債,推遲還債時間。不再用宏觀政策維持GDP,并試圖通過改革創造新的紅利。但問題是:舊思維又回來了,財政又開始花錢(落在中央財政身上);貨幣又開始擴張(降息降準)。增發貨幣都去股市了,原因是過剩經濟。中國經濟不是差錢,而是差可以掙錢的投資機會。放眼望去,沒有比股市更賺錢的。國家牛市如此瘋狂,荒謬離奇!目前沒有任何理論可以解釋目前的股市瘋狂。除了凱恩斯的動物精神。


瘋狂的牛市,癡傻的股民,這就是吊詭的中國股市制造出來的兩個怪物。


看到增發出去的貨幣都擠破頭地涌向瘋狂的股市投機,并讓股市成為最賺錢的地方,真不知中國的實體經濟何時才能走出自己的困境。沒有實體經濟真實地創造財富,真不知中國的牛市還能狂歡多久。


2015-08-23 08:54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為元首清廉不阿至情至性
林森(1868年—1943年8月1日)字子超,號長仁。福建閩侯人。1868年出生于福建省閩侯縣尚干鄉,1884年于臺北電信局工作。1902年到上海海關任職,其間參加反清活....
傳奇人物傳記 風華絕代 物華天寶
此間選取古往今來傳奇人物的傳記與軼事,事不分大小,趣味為先,立意新穎,足以激越古今。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