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文章華國詩禮傳家—精彩書評選
字體    

你丈夫是干什么的
你丈夫是干什么的
楚塵文化 蘇童     阅读简体中文版

孕婦和她的女友坐在陽臺上,一個看上去很臃腫,一個卻苗條得有些過分。孕婦從塑料椅子上艱難地站起來,她的眼光向下輻射,嘆了一口氣說,懷孕太難看了,我現在看不見自己的腳,我不知道自己穿著哪雙涼鞋,昨天我從鏡子里看見自己走路的樣子,活像一只企鵝。


女友的臉上露出一種調皮的微笑,裝什么蒜,她說,我看你心里很得意,把自己比作企鵝,企鵝多可愛,為什么不把自己比作一只鴨子?


鴨子就鴨子,反正都一回事。孕婦突然想起來什么,她問女友,你說你來推銷什么?什么東西?


殺蟲王。女友嘻地一笑。


就是滅害靈之類的東西吧?孕婦說,你怎么回事?好好的辦公室不坐,整天東跑西顛推銷滅害靈!


殺蟲王。女友糾正說,不是滅害靈,是殺蟲王,最新產品,是第六代殺蟲劑。高科技產品,藥效強烈,無毒無害。


反正都一回事,就是殺蚊子蒼蠅的嘛。


還有蟑螂。女友說,天上飛的,地上爬的,見一個殺一個,害蟲死光光。


你向我推銷沒用。我們家住高層,沒這些害蟲。孕婦抬起她的一只腳,又抬起另一只,忽然叫起來,我穿著鴛鴦鞋啊,黑色的是他的拖鞋!怪不得有點不對勁,你就看著我穿鴛鴦鞋?你就不跟我說一聲?


你丈夫是干什么的?女友調皮地一笑,看著窗外,說,你丈夫,他是干什么的?


建筑設計。孕婦說,等會兒就回來了,他明天去深圳去見幾個港商。你死了這條心吧,他幫不了你的忙。你丈夫呢,你丈夫現在干什么?


女友臉上的笑意一下就凝結了,她的架在膝蓋上的腿撞到了一盆龜背竹,龜背竹的肥厚濃綠的葉子顫動起來。孕婦知道自己多嘴了,她其實已經猜到了幾分,她本來決定不問的,但不知怎么那句話還是脫口而出了。


散了。女友說,他去年就滾蛋了。


孕婦負疚地看了女友一眼,將盆栽往旁邊移動了一下。


為什么現在的人都喜歡養龜背竹?女友目光炯炯,她說,他也在家里養了一盆,比你們家這盆還要大,說起來也怪,他一走我看著龜背竹橫豎不順眼,我就覺得它是世界上最厚顏無恥的植物,有一天窗外一堆蒼蠅嗡嗡的亂飛,我就拿著公司的殺蟲王沖出去,對著蒼蠅就是一通掃射,我們公司的產品質量就是不錯,看著蒼蠅一個個落在地上,全死了。我搖了搖罐子,里面還是滿的,我就想把一罐藥都噴了。你猜怎么著,我想也沒想,對著那盆龜背竹又是一通掃射,就像給它澆水一樣,我把一罐殺蟲王全用光了!


龜背竹死了吧?


那還用說?女友揮揮手說,別說是一盆龜背竹,就是個人,吃這一罐也半死不活了。


孕婦用一種驚悸的眼神看著女友,她張大了嘴,想說什么,但最后卻被女友的情緒感染了,兩個女人對視著,突然一起咯咯地大笑起來。


高層建筑外面的天空漸漸地變得灰暗。客廳里的電視機一直打開著,一個油頭粉面的男播音員正指著氣象云圖,播送明天的天氣預報。兩個女人現在坐在沙發上,女友面對電視機,說,上海天氣不錯,我的運氣也不錯,到哪兒都是大晴天。


孕婦聽見門外有什么聲音,她側著身子聽,分辨了一會兒,說,怎么還不回來?這會兒該回家了。


女友說,不是你丈夫?


孕婦說,不是,他的腳步聲我能聽出來。明天要出差,他應該早就到家了,多半是讓他買機票去了,他們單位女的多,老的多,什么事都落到他的頭上。


深圳那帶也是晴天,不過就是熱了一點。女友嗑著瓜子,說,他出差你給他收拾東西嗎?


我從來不替他收拾。孕婦笑了笑說,倒是我出差的時候他愿意替我收拾,他屬于那種很細心很有條理的男人。


你福氣好。女友斜睨著孕婦,拉長聲調說,就怕他對誰都很細心,都很有條理啊。


孕婦打了女友一巴掌,說,你少來挑拔我們夫妻關系,我對他很放心。


孕婦看了看墻上的掛鐘,看得出來她有點心神不定。她從客廳走到廚房,又從廚房走到客廳,像一只企鵝或者像一只鴨子,然后她用一種決絕的語氣對女友說,不管他了,我們吃飯。


就在餐桌上他們談起了在上海的共同的女友小寧。孕婦起初對小寧的近況一無所知,她建議女友到了上海去找小寧,說她可以住在小寧那里,省下住旅館的錢,孕婦發現女友的表情很怪,她還說,怎么啦,你跟小寧后來鬧翻了?女友就大叫起來,你還問我怎么啦?你真的不知道小寧的事?你要讓我住到監獄里去陪他呀?


就在餐桌上孕婦聽說了小寧的事,女友還因此把她劈頭蓋臉地數落了一番,她說,虧你還算小寧的朋友,她的事情都上了全國各地的晚報,你現在連報紙也不看?


懷孕以后我很少看報,用眼過度對嬰兒不利,孕婦說,急死我了,小寧到底出了什么事?


潑硫酸!女友幾乎是惡狠狠地吐出了這三個字。


誰潑她硫酸?孕婦瞪大眼睛站了起來,她注視著女友的表情,又笨拙地坐了下來,說,嚇死人了,你說清楚,到底是誰潑誰的硫酸?


她向人家潑硫酸。女友的聲音低沉下去,她用筷子敲了一下碟子,喂,你別這樣看著我行嗎?是小寧潑人家硫酸,不是我。


嚇死人了。孕婦說,不會是同名同姓弄錯了吧?小寧,那么文靜那么害羞的人,怎么可能潑——你讓人怎么相信?


不相信也得相信。我給她母親打過電話。女友看著桌上的一盆白糖西紅柿,她說,這是上個月各地小報的頭條新聞。上個月我在外面跑,沿路買小報消遣,看見的都是小寧的事,還有她的照片,就像電影明星的照片,放得好大,我攢下一大堆報紙,都是小寧的事,小寧的照片,厚厚的一堆,不知道拿它們怎么辦,扔也不是,留也不是,我就把報紙理整齊了藏在火車行李架上了。


孕婦一直把手按在她的隆起的腹部,似乎是怕腹中的嬰兒受到這意外的驚嚇,過了好久她才恢復了冷靜,對女友說,你吃飯,邊吃邊說。她潑的到底是誰?


一個女孩子,才二十三歲。女友說,用報紙上的話說,是一個無辜的純潔可愛的女孩子,而且長得特別美。


三角戀愛?孕婦沉吟著說,我就猜到是三角戀愛。女人犯罪多半是為了愛情。


用報紙上的話說,不是什么三角戀愛。女友說,是小寧多疑,心胸狹窄,那女孩是她男朋友的同事,他們經常在一起,但兩人之間并沒有什么特殊關系——你別這么看著我,這都是報紙上說的,不是我說的。


我不相信小寧會這么沒頭腦,她是個聰明的人。孕婦說,假如不是三角戀愛,假如小寧不是愛得太深,她不會做出這種事。


誰管他們是三角還是四角?女友說,我奇怪的是小寧那么理智的人,怎么會對別人下這種毒手。我看見報紙上登的那女孩的照片,一張臉全毀了,不忍心看,我不明白,是什么樣的男人值得小寧為他瘋狂,做出了這種事。


我沒見過那男人。孕婦說。


我也沒見過。女友說,聽說相貌堂堂,風度很好。


相貌堂堂的男人多半不會是什么好人。孕婦說。


電影里那種愛情騙子風度都很好。我就從來不相信什么風度。女友說。


對那個陌生男人的非議使她們輕松了一些,女友埋頭喝下了半碗雞湯,邊喝邊說,我那年去上海,小寧也為我堡了雞湯,她喜歡在湯里放構祀,湯有點發甜,不過也挺好喝的。


以后你再也喝不到她的雞湯了。她判了十八年?出來頭發都白了。孕婦注視著女友油潤的嘴唇,她說,我還是想不明白,她為什么去潑那個女孩?假如她覺得男朋友背叛了她,應該去潑男的,換了我,我就潑那個男的!


換了我,我兩個都潑!女友說。


她們被自己的語言震驚了,兩個人對視一眼,忽然都笑起來,這時候門外的過道上響起了一陣細微的聲音,孕婦立即站了起來,如釋重負地舒了一口氣,說,他回來了。我能聽得出腳步,是他回來了。


丈夫在燈光下收拾行李,孕婦坐在床上看著她丈夫寬厚的背影,隔著虛掩的門,能夠聽見從衛生間里傳來女友洗漱時的水聲。


她怎么樣?孕婦聽著衛生間里的動靜,說,是不是比以前漂亮了?


我不知道。丈夫笑了笑說,這要問你,你不是說女人才懂女人嗎?


好像比以前性感了。孕婦說,這要問男人,你覺得呢?


我不知道。丈夫仍然笑著,說,她是不是性感,要問她丈夫。


孕婦欲言又止,衛生間的水聲停止了,女友的腳步聲懶懶地通向另一個房間。屋子里顯得異常安靜。


你明天走。她明天去上海,你們可以一起去機場。孕婦說。


不行。我們在單位集合,坐單位的車去機場。丈夫說。


那帶上她嘛,有什么關系,你們的航班就差一個小時。孕婦說。


丈夫猶豫著,他把兩雙襪子卷起來放進箱子,說,行,讓她搭車沒問題。


孕婦仍然看著丈夫,她看見丈夫的背影在燈光下晃來晃去的,投在墻上,就像一幕單調的幻燈片。孕婦聽見她丈夫答應了她的請求,但她很快就改變了主意。算了,算了,她說,你還是管你自己走吧,她還能多陪我一個小時。


隨便你們。丈夫回過頭問孕婦,你知道我的游泳褲放哪兒了?


帶游泳褲?孕婦看上去有點意外,你們到深圳還要去游泳?


我們住小梅沙,那兒有浴場。丈夫說,怎么啦,深圳很熱,下海游泳不很正常嗎?


我沒說不正常。我是說你們這次去一定很快活,孕婦笑了笑,走到門邊把房間的門輕輕關上,然后她說,祝小姐也要去的吧?


她當然要去。丈夫說,深圳的項目是她聯系的。


我知道深圳的項目是她聯系的,你告訴過我。孕婦說,她當然要去,你們在那兒游泳肯定游得很快活。


你又來了。丈夫寬宏大量地笑了一聲,他在抽屜夾層里找到了游泳褲,放在身上比著,他說,我胖多了,現在穿可能會嫌小。


胖什么?你還是很勻稱。孕婦說,祝小姐還夸你體型好呢,你忘了?


你胡說些什么?丈夫又笑,她什么時候夸我體型好的,她從來不夸別人。


她不夸別人,可夸過你,你不要沒良心。孕婦說,你其實記得這事呢,假裝忘了,去年圣誕節聚餐時候她夸你體型好,你高興得滿臉通紅,怎么就忘了?


好了好了,我說不過你。丈夫關上箱子,臉上是一種坦蕩的無辜的表情,你該休息了,來了客人忙了一天,該休息了。他說,我看你今天有點興奮,這樣對胎兒不好,醫生不是說你的情緒要保持穩定嗎?


我很穩定,不穩定的是你。孕婦說,我看你這次出差特別高興,好像小鳥飛出了籠子。


我說不過你,隨便你怎么說。丈夫息事寧人地訕笑著,走到孕婦身邊,把她的肩膀往下壓,該睡了,他說,明天要出門,你朋友明天也出門,她已經睡了,我們也該睡了。


你們都出門,留下我一個人。孕婦說,明天我也走,到我媽媽那兒去,我才不愿意一個留在家里。


讓你媽媽來。丈夫說,你身子不方便,不要出門。一切為了孩子,你自己說的。


他們很快就睡下了。兩個人距離大約有一拳之隔,丈夫的手穿過妻子的頭發和脖子,輕輕地攬著她的肩膀,另一只手關掉了臺燈,房間一下就陷入了漆黑之中。


孕婦的眼睛執著地睜大了,仰望著天花板上的模糊的白光。她能聽見丈夫粗重的鼻息和墻那邊衛生間龍頭的殘漏聲。孕婦意識到丈夫剛才說出了一個事實:她很興奮。今天她確實很興奮。今天她很想說話。


你記得小寧嗎?孕婦說,上海的那個小寧,以前來過我們家,送我檀香扇那個,你還記得她嗎?


哪個小寧?丈夫翻了個身,說,瘦瘦的帶金絲眼鏡的?說話很靦腆的那個?她怎么啦?


她上了報紙。孕婦說,她成了新聞人物,你每天看報,怎么沒看到小寧的事?她的照片都上了報紙,你怎么會沒看到?


到底什么事?丈夫敷衍著孕婦,他說,說簡單點,明天我要起早,我瞌睡得厲害。


我一說你就不瞌睡了。孕婦先賣了個關子,然后用平淡的語氣說,她丈夫有外遇,小寧往她丈夫臉上潑了一大瓶硫酸!


丈夫的嘴里果然發出了一種類似驚叫的聲音。他說,夠殘忍的,看不出來,那個女孩敢用這種手腕,她連說話都會臉紅啊。


你大驚小怪的干什么?孕婦用胳膊捅了丈夫一下,你天天看報,這種第三者插足的悲劇沒聽說過?


聽是聽得很多,可沒有認識的人干這種事,丈夫的手從孕婦肩膀上移開了,在哪兒撓了一下,然后他嘖嘴感嘆說,人不可貌相,那個小寧,她看上去那么文靜,怎么下得了這種毒手?


狗急還跳墻呢。孕婦在黑暗中說,她是被逼急了。女人都一樣,不能容忍欺騙。她情愿同歸于盡。


愚蠢的女人。愚蠢。丈夫說,都是一念之差,要是冷靜下來這種事就不會發生了,同歸于盡?這是最愚蠢的解決問題的方法。


她丈夫欺騙了她三年。孕婦說,那個男人也夠可惡的,我不同情她丈夫,我同情小寧,今天一天小寧的臉老是在我眼前晃。


再可惡也不能往人臉上潑硫酸。丈夫突然想起什么,說,我好像是看到過這個報道,不過和你說得不一樣,是那個女的多疑,向她男朋友的同事臉上潑硫酸,被毀容的女孩子是無辜的。


你肯定看得不細致。孕婦說,都潑了,男的女的,都被小寧潑了硫酸。


我肯定看到過她的照片,可是我不知道她是小寧。丈夫說,照片不清楚,就是清楚我也不一定能認出她來。愚蠢。太愚蠢了。早點睡吧。太殘忍了。睡吧。


丈夫說話的聲音漸漸地疲憊了,很快孕婦聽見了他的第一聲呼嚕。孕婦知道她現在說什么他都聽不見了。她側過臉在黑暗中觀察丈夫的面容,他顯得很疲倦,表情從容舒展,似乎并沒有受到任何震動。這使孕婦感到莫名的失落,她用手指捅他的肚子,睡著了?孕婦壓低聲音罵道,沒心沒肺的東西,怎么就睡著了?


已經夜闌人靜。孕婦是經常失眠的,但所有跡象都表明今天與以往不同,以前她能夠借助胎兒的聲音使自己恢復鎮靜,她總是能聽見腹中生命的各種聲音,今天她聽不見了,她的耳朵里灌滿了丈夫香甜的鼾聲,只有他的鼾聲。那種討厭的聲音加劇了她的焦躁,她坐起來,努力地把丈夫的身子轉向一邊,她的努力奏效了,丈夫的鼾聲嘎然而止,她聽見他迷迷糊糊地說,早點睡吧。


孕婦無法入睡。她屏息傾聽著胎兒的聲音,卻什么也聽不見,胎兒一定是睡著了。他們都睡著了,可她卻無法入睡,孕婦感到焦躁不安。她想與其這樣不如起來去和女友聊天,女友反正是個夜貓子。她輕輕地下了床,穿過黑暗的房間和客廳,站在女友落腳的小房間門前聽了一會兒,里面寂然無聲,從門縫里漏出了一些燈光,證明女友還開著燈,她多半還沒有睡。孕婦推了一下門,這才發現女友把門反鎖了,她無從判斷女友現在在干什么。孕婦對女友的行為感到意外,她為什么把門反鎖上呢?難道在她家里有什么值得戒備的事情嗎?


孕婦突然覺得很生氣,她決定回到自己的床上去,靠自己的力量與失眠癥作斗爭。孕婦的腳被什么絆了一下,低頭一看,是一只旅行袋,是女友把她的旅行袋放在門口了。孕婦在黑暗中盯著女友的旅行袋,依稀能看見袋子上的拉鏈松開著,露出里面的一個柱形的金屬罐。孕婦知道那就是女友到處推銷的什么殺蟲王。


孕婦輕輕地將金屬罐從袋子里抽出來,一點聲音也沒有。然后她躡足走迸廚房,打開廚房的燈,在燈光下仔細地打量那只金屬罐。金屬罐設計簡潔流暢,紅色黃色的色塊中躺著一只蒼蠅。一只蟑螂,還有幾只垂死的蚊子。孕婦晃動著那只罐子,聽見罐子里響起一陣壓抑的液體流動的聲音。孕婦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她打開了金屬罐的小閥門,孕婦并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她對著水池開始噴射藥液,孕婦知道自己家里沒有蒼蠅,沒有蚊子,也沒有蟑螂,但她對著水池開始了殺蟲的工作,她聞到了殺蟲液的芳香,聽見了液體在壓力下噴涌而出的聲音,就是那種聲音使失眠的孕婦感到無法言表的快樂和愜意。


大約是午夜兩點鐘,女友被客廳里雜亂的聲音所驚醒,她披衣沖出去,看見孕婦和她丈夫擠在衛生間里,一個狂叫著,一個哭泣著,男的站在浴缸里,正用淋浴龍頭沖洗他的臉部,他嘴里不停地叫喊著,你在夢游,你是在夢游!而孕婦站在她丈夫身邊,手忙腳亂,一邊哭泣一邊用毛巾在他脖子上徒勞地抹著。


深更半夜的,你們在鬧什么?女友大聲地問。


孕婦受驚似的回過頭,女友看見她滿面淚光。孕婦指著臥室的方向,說話的聲音因為發顫而模糊不清,蟑螂,孕婦說,一只蟑螂,我們家,有一只蟑螂。


別聽她胡說,我們家沒有蟑螂。丈夫在水龍頭下面喊叫著,她是在夢游,她把殺蟲劑噴了我一臉!


有一只蟑螂。孕婦仍然哭泣著,她的手始終向外面指著,就是有一只蟑螂,它在那兒爬,你們沒聽見,我聽見了。


她是在夢游!丈夫叫著女友的名字,麻煩你把她扶到床上去,讓她躺下,讓她休息。她這么折騰對胎兒很不利!


女友是個反應敏捷的人,她很快意識到發生的事,于是她一手架住孕婦,一手把衛生間的門拉上,對里面說,好好沖洗,殺蟲王藥力很強,要想不落痕跡,起碼沖洗半個小時。


女友把孕婦扶進房間的時候,看見她的殺蟲王橫臥在地板上。女友撿起罐子晃動了一下,發覺里面已經空了,女友吐了吐舌頭,說,我的媽呀,六百毫升,讓你一口氣噴完了!


孕婦無動于衷,臉上的淚水已經凝結成一層灰暗的光暈,她把腦袋藏在被子里,一只手伸出來握住了女友的手。屋子里充滿了殺蟲劑濃烈的并不宜人的芳香,女友屏住呼吸握著孕婦的手,那只手冰冷冰冷的,很濕潤,很柔滑。女友一直忍不住想笑,但是心卻砰砰地跳,她認為自己現在應該說點什么,或者是開導的話,或者是安慰的話,但她就是想不出說什么,幸好孕婦在被窩里說話了,孕婦在被窩里嗤地一笑,她說,六百毫升怕什么?我學過化學,六百毫升殺蟲劑也比不上六毫升硫酸。女友一下子就放松了,她聽了聽衛生間的動靜,對被窩里的孕婦說,可憐的人,他還在洗呢。孕婦沉默了一會兒,說,沒關系,洗干凈就好了,就當我跟他開了個玩笑。

2015-08-23 08:54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新與古典文化研究大家
胡適(1891年12月17日-1962年2月24日),原名嗣穈,學名洪騂,字希疆,後改名胡適,字適之,筆名天風、藏暉等,其中,適與適之之名與字,乃取自當時盛行的達爾文學說....
學貫中西品讀東西文化
林語堂(1895年10月10日-1976年3月26日),中國文學家、發明家。福建省龍溪(現為漳州市平和縣)坂仔鎮人,乳名和樂,名玉堂,後改為語堂。美國哈佛大學比較文學碩士....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