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易中天、龍應臺等先生的作品及相關評論
字體    

楊恒均:中國人為什么活得累?
楊恒均:中國人為什么活得累?
楊恒均     阅读简体中文版

嫉惡如仇 從善如流
楊恒均微信號:yanghengjun2013

歡迎分享轉發


那些掌握了權力的人,那些壟斷了土地、道路、運輸、石油、電力、電信、煙酒以及我還要加一句,到了信息時代,連信息都壟斷的人,根本不用勞動,就能賺的滿缽滿盆。你們在土地上像老黃牛一樣耕作,在條件不合格的工廠里拼命工作,讓貨車超載讓人加班……大部分所得還是被土地這張血盆大口吞噬、讓路老虎、電老虎等盤剝,最后還有幾乎比發達福利國家還要重的各種明的或暗的稅收與收費!



文 | 楊恒均


造成75人死亡、185人受傷的江蘇昆山中榮工廠爆炸地點離我上星期做社會調查的工廠只有30多公里,爆炸發生后,網友問我為什么遲遲沒有發聲。其實,讓我說什么好呢?這類事件并不少見,工廠安全標準不達標,老板與管理人員在明明知道有危險的情況下,為了效率而罔顧人命,更可悲的是,工人在明顯感到生命受到威脅與毒害的情況下依然沒有選擇,不得不拼命工作,賺取微薄的工資養家活口。昆山的事不用我發聲了,習總和李總都親自過問,倒是還有那么多無法上到頭條新聞的眾多涉及到弱勢的打工群體的事件,值得我們持續的關注。


上個星期我在做社會調查時,當地的小老板與工人在回答問題時幾乎都不愿放下手里的活,一天就這么工作十幾個小時,沒有星期六與星期天,而他們工作的地方我呆一個多小時就有些頭暈眼花。你很可能會說我去的是特殊工廠,如果你那樣認為,說明你對工人的現狀太不了解了。其實,在長三角與珠三角地區,有大量這類工廠存在。


我曾經就有好幾位要好的朋友在東莞等地開工廠,我去過幾次,我們之間還發生了一些口角,我同朋友的關系也開始淡下來。主要原因是我無法容忍自己的朋友中有如此不顧工人福祉,“剝削”工人勞動到如此地步的“資本家”。可是,當我近十年連續每年都跟蹤在珠三角和長三角農民工打工與生活狀況等做社會調查后,我漸漸理解了那些老板:他們其實同工人一樣活得很累。如果他們不“剝削”工人,工廠倒閉,倒霉的不僅僅是他們,那些失業的工人可能并不比他們好到哪里去。在沿海工廠里再苦,也比回到農村強吧?


而就是這樣一批生活在糾結與勞累中的中國人讓“中國制造”走向世界(我在世界各地看到的“中國制造”大多這類工廠的產品),也對中國的經濟發展發揮了無法取代的作用。十年前,我根據對珠三角農民工生存狀況的了解,寫了政治間諜小說《致命武器》,記得當時從某部門了解到十幾年里,這個地區打工的男孩女孩被機器絞掉了不是以千計,也不是以萬計,而是以幾十萬計的手指頭時,我怎么都回不過神來(見《致命武器》之“殘肢斷臂”篇)。那時我還太傻太天真,畢竟剛剛從生活了多年的海外歸來,滿腦子都是美國、澳洲、歐洲超市貨架上的“中國制造”,你讓我怎么把那些“斷指”同這些產品聯系起來?


這些年來,我總算把這些斷指同“中國制造”、中國的經濟崛起聯系起來了,而且我深深的認識到,正是這些中國人的勤勞才造就了中國的經濟崛起,正因如此,雖然每年都要求自己必須去工廠調研至少三個星期到一個半月時間,但我基本閉嘴了。我想,犧牲他們換來的是崛起,而當中國進一步崛起時,“他們”的工作條件與生活水平自然會提高的,“我們”就心安理得吧。哪個國家的崛起不需要犧牲一批人?


但形勢并不向我預測的那個方向發展,更不容樂觀。如果所有的人,每個階層都為中國的經濟發展與大國崛起付出一定的代價,都活得很累、很辛苦,那原本沒有什么,可是,漸漸地我們發現,有那么一批人,他們不但活得很輕松,而且不用付出任何代價,就能獲得你拼死拼活都得不到的財富、地位,獨享各種憲法上有甚至沒有的“權利”。看看吧,一邊是我走訪的工廠,看到十幾、二十多歲的青年在拼死拼活工作卻依然無法買房、買戶口和看得起病,一邊是和他們同歲的郭美美在暴富的老板的床上竄上跳下……你很難相信,那些花幾十萬睡她一晚的“老板”同這些獻出健康甚至生命的工人們生活在同一個國家,你更不會相信,他們的財富是靠勤勞換來的。


如果再看看每天都在揪出來的貪官污吏,看看他們如何用權力去四兩撥千斤,輕輕松松就賺取了上千萬甚至上億的財富,看看周`永康家族,如何坐在辦公室和豪華賓館里,簽一個字,轉手倒賣一下國家資產與本該國人共同擁有的石油資源,就賺了幾個億?你會不會聯想到,這些人的貪腐正是那些人活得痛苦的根源呢?他們之所以活得輕松,正是建立在大家的辛苦與勞累之上呢?


周氏家族賺的這些錢,多少工人需要切斷手指才能賺到?多少“中國制造”才能換來?為什么我看到的那些為社會創造就業機會的民營老板那么累?為社會創造財富的工人那么苦?可不生產任何財富的官員生活卻很悠閑,并出現了那么多富翁?為什么獨立創造財富的小工廠小作坊的生存狀況越來越難?而那些大家族,還有依附于他們的人,卻輕松暴富,并花錢如流水?


這個問題當然是我們都一直都在思考的,而且也知道一些答案,不過直到我看了楊連寧先生的新著《中國人為什么活得累》后才有了一個更全面的認識:那些掌握了權力的人,那些壟斷了土地、道路、運輸、石油、電力、電信、煙酒以及我還要加一句,到了信息時代,連信息都壟斷的人,根本不用勞動,就能賺的滿缽滿盆。你們在土地上像老黃牛一樣耕作,在條件不合格的工廠里拼命工作,讓貨車超載讓人加班……大部分所得還是被土地這張血盆大口吞噬、讓路老虎、電老虎等盤剝,最后還有幾乎比發達福利國家還要重的各種明的或暗的稅收與收費!


我無意為昆山工廠爆炸案做任何辯解,我也不想為昆山爆炸案后各地政府緊急行動立馬關閉的各種不合格的民營工廠說情(廣東等地已經開始行動了),我只想說,按照目前我們政府界定的各種安全標準,超過半數的私營中、小企業無法達標,他們無法讓環境優雅,讓工人舒服,甚至總是偷雞摸狗加重工人工作量、延長工作時間,違反勞動合同法,這固然主要歸咎于那些急于致富甚至利欲熏心的老板們,但中國沒有掌握資源和權力中小企業們面臨的壓力,需要為養活大批官員而更狠地盤剝底層,以及中小企業遭受貪腐分子盤剝等等狀況,也難辭其咎。


習近平打老虎受到人民的廣泛擁護與支持,但如何讓打老虎本身直接體現在民生上?其實辦法很簡單,那就是剝奪大老虎手中的權力,打破利益集團與大家族對各種資源的壟斷——當一名被生活重担壓得快趴下的火車司機因超載被罚款而偷偷哭泣的時候,我們有多少人知道全世界三分之二的收費公路在中國,又有多少人知道那些費用都用在了誰的身上?當長三角與珠三角創業的家庭沒日沒夜地工作,到頭來發現收入還趕不上房價,甚至交不起租金時,那些能夠從國家手里得到土地、背景深厚的房地產老板們在如何的一擲千金?當我樓下的理發店因為空調和電費而收入大減,甚至黯然神傷、想關門走人時,電力部門的當家人卻穿著華麗的外衣在國際舞臺上閃耀登場……


這一切該結束了!勤勞的中國人不應該活得這么累,活著這么苦!這屆政府上來后,讓我們看到了希望,打大老虎就是要打破利益集團與少數人對權利的獨享,對資源的壟斷,而習總推出的“富強、民主、文明、和諧,自由、平等、公正、法治,愛國、敬業、誠信、友善”24字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就是大多數中國人的“中國夢”:“平等”就是在權利與機會面前人人平等,“公正”就是不允許一些人霸占國有的土地、壟斷國家的資源、掌握不受限制的權力、掌握真理與話語權,不勞而獲、為非作歹!


只有這樣,我們才對得起那些為“中國制造”走向世界的打工仔打工妹;只有這樣,我們才對得起那些蓋房卻住不起房、創造卻不占有財富的人;只有這樣,我們才對得起為中國的經濟發展與國家崛起做出了巨大貢獻,甚至犧牲了生命的每一位普通勞動者——


只有這樣,中國才是“文明”的中國,才是“和諧”的中國,才算得上是“富強”的中國!


楊恒均 2014.8.5 寫于“走遍中國”江蘇蘇州、吳江地區調研之后



2015-08-23 08:54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為傳統文化招魂
錢穆(1895年7月30日-1990年8月30日),原名恩,字賓四,江蘇無錫人,歷史學家,儒學學者,教育家。錢穆對中國古代政治制度有良好觀感,認為中國傳統政治非但不是君主....
教育專家大學思想啟蒙
蔡元培(1868年1月11日-1940年3月5日),字鶴卿,又字仲申、民友、孑民,乳名阿培,並曾化名蔡振、周子餘,浙江紹興山陰縣(今紹興縣)人,革命家、教育家、政治家。中....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