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易中天、龍應臺等先生的作品及相關評論
字體    

楊恒均:如何在精神上當一名中國人?
楊恒均:如何在精神上當一名中國人?
楊恒均     阅读简体中文版

嫉惡如仇 從善如流
楊恒均微信號:yanghengjun2013

歡迎分享轉發


精神是人創造的,而追求美好與和諧的精神深藏于每一個人的內心,我們沒有必要去追尋什么是中國人的精神,更沒有必要讓我們自己的精神被他人所代表,被歷史所掩蓋,我堅信,只要我們每一個人為了自己和后代而充分挖掘和發揮我們自己身上的“精神”,也就足夠了。



文 | 楊恒均


澳洲國慶節:從中國“人民”變成澳洲“公民”……


在澳洲國慶日這一天,全國共有一萬六千人宣誓加入澳洲國籍,相對于一個只有兩千多萬人口的國家來說,這數字是驚人的,而這其中就很多有來自中國大陸的華人。


據報道,過去三個月,來自中國大陸的移民人數第一次超過新西蘭,中國成為澳洲最大的移民國家。看到電視上不同年齡的中國人喜氣洋洋地從澳洲總理、市長和移民官手里接過澳洲國籍證書,不覺有了亦悲亦喜的復雜心情。


按照中國當前不太合時也不太合理的國籍法,加入外國國籍的同時,也就失去了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國籍。這對于在長期教育與悠久的文化傳統中,把“國”弄得比“家”還重要(至少是相提并論,所以有“國家”)的“中國人民”來說,總是不那么舒坦的。


然而,外國護照的便利、孩子的教育和前途、以及民主自由和法治帶來的持續的和諧與保障,還是讓能夠“換護照”的華人紛紛效法。可一旦加入外國國籍,當然就不僅僅是“換護照”這么簡單,按照新入籍國家的法律,你已經宣誓忠于這個國家的價值理念,莊嚴承諾遵守這個國家的憲法,以及更主要的是,你已經從常常被代表的中國“人民”變成了享受天賦人權和被憲法保護的堂堂正正的澳洲“公民”……


對于很多加入澳洲國籍的中國大陸人來說,這一天標志著他們人生的轉折點。從這一天開始,在法律上以及各種切實的關系方面,你已經是一名澳洲人了,當然,在精神上,你依然可以保留自己作為中國人的所有特征,你和中國也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更何況,很多中國人繼續選擇在精神上做一名地地道道的中國人……


我始終認為,“中國制造”中最有意義、最經得起時間檢驗的“產品”是中國人,每年,中國都為世界一些發達的西方國家制造為數不少的“公民”……


澳洲一家網站為啥不敢刊登我的博文?


澳洲有幾個第一代華人移民組成的華文作家協會,我是一個協會的會員,另外一個協會的理事。這兩個協會經常把大家的作品整理在一起在澳洲中文網站上上發表。可是,整理者很快就發現一個問題,凡是整理的作品中有“楊恒均”作品的,澳洲當地一個比較大的華人文學網站就拒絕發表所有人的作品。后來由于担心影響其他華人作品發表,我請整理的文友不要收入我的文章,這樣整個作協的作品才可以繼續上網。


我一開始也挺納悶的,想知道原因在哪里。我原來以為網站負責人獨獨不喜歡我的作品,或者人家看不上。后來朋友才告訴了我真實的原因,原來網站負責人担心我的作品會得罪中國駐澳洲大使館,也害怕刊登了我的文章而導致大陸方面屏蔽他們的網站,造成大陸網友無法訪問……


后來,我解釋說,最近三年,我的所有作品都是發表在國內博客上的,我的博客在國內各大門戶網站都有,迄今沒有任何一個博客被關閉,文章被刪除的也并不多。但可憐的澳洲華人,有些是二十年前甚至三十年前移民過來的,加上離開大陸太遠,幾乎仍然生活于幾十年前的恐懼之中。以致在有些華人招待會上,有人看到我,很緊張地避免被我打招呼,更害怕被合影,担心成為得罪祖國母親的罪證。有些在使館工作的中國外交官私下透露,真受不了澳洲一些“愛國華人”,難道他們不知道極左的“四人幫”早在三十年前就被抓起來了?


澳洲的網站拒絕刊登我文章的消息被朋友知道后,他們都紛紛建議我就這個現象寫一篇博文,痛痛快快諷刺一次,我一開始確實也有這個想法,可是,想來想去,我就有了另類的思考。


說真話,這種現象是值得諷刺,也是最好的諷刺素材,然而,如果深入思考一下,就發現我沒有理由諷刺他們了。畢竟,他們曾經為了自己以及子孫后代生活于民主自由的國家(美國、澳洲)付出過代價,他們大多是采取并不光彩的手段移來國外(幾乎百分之八十隱藏移民意圖),辦理移民的時候又或多或少地做了一些假材料(或者不真實的材料),有些即便移民后很久,依然干一些粗重的活兒,這一切,都是他們為自己以及子女而付出的。從幾乎沒有多少華人華僑在中途放棄而把孩子送回大陸來看,他們顯然認為是值得的。


那么,既然這些華人華僑曾經為追求自己的民主自由而付出了這么多汗水和犧牲,我又有什么權力在他們感到害怕的時候對他們冷嘲熱諷?中國大陸有13億和他們一樣的中國人,有什么理由讓這些已經不再是法律意義上的海外“中國人”來為13億純正的中國人冒風險、爭民主和自由呢?


從這方面來說,我突然理解了為什么將近五、六千萬生活于大陸之外的華人華僑(包括港澳臺),稍微有條件就把自己那些鄉下連字都認不全的七大姑八大姨弄到西方民主國家來,而并不愿意對大陸的民主自由和法治多所言語,更不愿意為此冒風險和付出代價。同時也讓我能夠在這里回答一些朋友的質問:百年前的華人華僑多關心祖國的政治變革,現在的華人華僑只關心到祖國賺錢。除了上面說到的原因,還有一個值得一提:百年前華人華僑在海外受到嚴重歧視,而且很少能夠加入當地國籍,成為平等的公民,現在不同了。人家經過努力,已經從“中國人民”變成外國“公民”,你還指望人家為你干什么?


說到上面那個拒登我作品的網站,還有一個解釋:作為在澳洲的中文網站,生存本來就不容易,一旦被屏蔽(被“墻”了),大陸網友無法訪問的話,那就更是死路一條了。在他們無法判斷當局是否允許我的作品發表的情況下,一律拒絕刊登我的作品,也是可以理解的。畢竟,他們已經生活在民主自由和法治的環境里,接下來最重要的自然是賺錢。


這位網站編輯和很多華人華僑一樣,他們已經是澳洲公民了,而且也在澳洲享受著所有人都享受的自由和民主,他們推崇并繼續沾著普世價值的光,但在涉及到中國相關的問題時,他們寧肯把自己當成精神上的中國人……


在精神上當一名中國人……


就在大陸網友對我高度贊譽,說我敢言,甚至用上了“勇敢”一詞時,就在海外一些朋友鼓勵我嘲諷一些膽小怕事、在精神上依然是生活在不民主的狀態下的華人的時候,我自己卻經常性地受到另外一批海外華人的批評甚至攻擊。自從在國內開設博客寫文章后,我受到的最明顯和直接的攻擊并不是來自國內權貴和所謂的五毛,而是來自海外一些華人華僑——這是和上面所說的那位澳洲網站編輯站在另外一個極端上的華人華僑,他們以推廣民主自由為己任。


每一次出來,我都會聽到一些這樣的生活在海外的中國人對我的文章說三道四,有些甚至從我文章的片言只語直接得出了結論:“楊恒均寫作班子的總部就設在中宣部或者西苑(國安部)”,按說,批評甚至攻擊都無所謂,可有些中國人竟然到處打電話,發郵件,分析我文章中的糟粕,痛斥我的文章哪里像一位在西方生活了十幾年、懂得民主的人所寫,最后竟然有人告到美國和澳洲政府有關部門,結果,那美國人看著我悲哀地說:我真看不懂你們中國人,也許,你們真地不適合民主吧,楊先生?——由于這些批評和攻擊我的人中不乏我以前尊重的名字,所以有時挺郁悶的。


今天我也想借此機會對此問題做一探討。雖然我仍然是一名中國人,但畢竟在海外生活了十幾年,而且都是在政治、社會科學、寫作領域混,所以,從精神上來說,我早就接受了自由民主和法治的熏陶。可是,自從三年前在中國大陸開設博客之后,我就像上面我差一點寫文嘲諷的澳洲中文網站負責人一樣:在精神上把自己當一名中國大陸人。


那位不愿意刊登我文章的網站編輯在澳洲這個對政論文章絕對沒有任何審查的地方自愿、自動、自覺地審查和過濾我的文章,并認為我的文章沒有達到一個中國大陸人的標準。但和他這種自我審查相比,我只不過是“五十步笑百步”而已,因為,雖然性質有所不同,但自從我開始寫博客后,我也是在精神上把自己當成了一名大陸的中國人的。


那么,我又是如何在精神上把自己當一名中國人呢?我想,最主要的就是在寫作的時候,不管是在美國還是澳洲,我都讓自己在精神上和我的讀者在一起。有人也許會鄙視這種說法,認為大多數人是愚昧的,是不可救藥的,知識分子和寫作者就應該站得高看得遠、高屋建瓴或者振臂一呼,這個我也支持,所以我從來并不看重自己博文的遠大意義,我始終認為自己的寫作是曇花一現的。我更多地是考慮到中國的特殊情況,特別是隔在海外華人和海內華人的面前有形和無形的那些墻,如果你在海外,即便站得再高,呼聲再響,恐怕要想穿透那堵密不透風的墻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曾經有海外的學者耐心地指出我文章中一些提法,包括一些名詞的使用和一些民主自由思想的表達方式,頗有責怪我沒有把道理說明白以及把簡單的問題復雜化了,我點頭默默地同意,但我始終沒有告訴他們:我1983年就在復旦學習國際政治,后來二十多年,幾乎在世界大多國家工作、學習和研究過,又在國外拿了碩士和博士,你說的那些民主自由和法治的理念,我幾乎都可以用英文背誦出來,但你考慮到我在哪里寫博文?我的讀者是誰嗎?你知道地球上先進的人類早就形成并實行了多少年的普世價值離中國大陸有多遠嗎?


然而,在這方面和認為比我站在更高的道德制高點上的朋友爭論,都是不會有結果,也會是沒有任何意義的。雖然我也知道,大陸艱難的寫作環境,有時讓我的妥協把自己變成了部分海外華人眼中的“精神侏儒”,但說實話,如果不在精神上把自己當成一名大陸中國人,那么,我可能連一個字也不想寫,也寫不出來了。因為,我主張的那些所謂民主、自由和法治的理想社會,是我早就生活其中,并已經可以確保我的子孫后代生活其中的。對于我自己來說,和那位拒絕談論政治中國的澳洲網站編輯一樣:為個人追求民主自由的歷史已經終結了。不是嗎?在五、六千萬華人華僑中看看,大家有幾個不是在利用公平與合理的制度,拼命賺錢?


此文不是指責那位不刊登我文章的澳洲華人,更沒有回擊那些批評我“不夠大膽”的生活在海外的中國人。但對大陸人和海外華人,我覺得我們都應該清醒地看到,在中國和世界之間,還有很多有形和無形的墻,如何認識墻那邊的世界,以及你是否想穿越這堵墻,往往決定著我們的一言一行甚至我們的思想。如果一定要問我有什么建議給那些關心中國前途的人,我想說的是,對于墻內的人,你一定要翻墻到外面來看看;而對于墻外的人,你同樣應該翻墻到里面去了解一番……


只是孤芳自賞地生活在墻的一邊,不管是哪一邊,都是不完全的……


什么是中國人的精神?


翻越有形的墻需要身強力壯,而翻越無形的墻,需要的則是同樣無形的“精神力量”。我和那位拒登我文章的澳洲編輯都在精神上把自己當成中國大陸人了,從形式上說,我們半斤八兩,但我認為我們之間還是有本質的區別,那就是我們對什么是中國人的精神的認識截然不同。他認為屈服于權貴而拒絕刊登我的文章就是中國人的精神,而我恰恰認為在力所能及的條件下挑戰權貴爭取人權才是大陸中國人的精神。


生活在海外,卻時常在精神上把自己當成一名大陸的中國人,同呼吸共恐懼,是我寫博客的標準。至于如何在精神上當一名中國人——一名真正的中國人,我想,我還有很大一段差距,包括和那些指責我“懦弱”和“妥協”的人相比。但這不排斥我們一起來探索一下如何當一名精神上的中國人。


首先,什么是中國人的精神呢?是過去的中國人、現在的中國人,還是未來的中國人?是幾千年跪在各種權勢面前的中國人的精神?還是幾千年創造了中華文明不屈不饒一路走到今天的中國人的精神?是獨裁者秦始皇以及指鹿為馬的精神?還是陳勝吳廣的精神?是令人發指的獨裁暴政?還是無數可歌可泣的仁人志士?


也許有人會說,中國人缺乏你說的那種“精神”,所以才會有今天的中國。我完全不同意這種說法,因為從世界各國的歷史來看,幾乎每一個民主自由的國家在漫長的歷史長河中,都可以用你說的那種框框來定義:美國人缺乏那種精神,因為他們曾經是奴隸和奴隸主的國家;澳洲人缺乏那種精神,因為這里最早的移民幾乎都是英國送過來的罪犯;法國人缺乏那種精神,因為他們曾經是殺人如麻的嗜血民族……


其實,精神是人創造的,人并不是精神的附屬物。當很多人在批評幾千萬華人華僑不關心祖國的民主建設的時候,我卻從他們身上看到了那種追求民主自由和法治的最狂熱的精神:他們以各種卑微甚至卑鄙的方式方法進入到民主自由的國家,千方百計讓子女能夠在這里生存下去,隨后,又回到大陸鄉下,把能夠弄來的親戚都弄過來……在追求民主自由的人類歷史上,你看到過這么持久的“民主運動”?在世界各個民族中,你看到有哪一個民族可以和中華民族匹敵?


有人可能說,中國人到西方國家是為了發財,因為那里富裕,別逗了,世界上最富的國家,發財機會最多的國家中有不少是在中東產油國,你什么時候看到中國人拖兒帶女移民到沙特阿拉伯的?


精神是人創造的,而追求美好與和諧的精神深藏于每一個人的內心,我們沒有必要去追尋什么是中國人的精神,更沒有必要讓我們自己的精神被他人所代表,被歷史所掩蓋,我堅信,只要我們每一個人為了自己和后代而充分挖掘和發揮我們自己身上的“精神”,也就足夠了。


楊恒均 2010/1/29 廣州


2015-08-23 08:54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教育專家大學思想啟蒙
蔡元培(1868年1月11日-1940年3月5日),字鶴卿,又字仲申、民友、孑民,乳名阿培,並曾化名蔡振、周子餘,浙江紹興山陰縣(今紹興縣)人,革命家、教育家、政治家。中....
晚清改革家強權人物
袁世凱(1859年9月16日-1916年6月6日),字慰亭,號容庵,河南項城人,故又稱袁項城,清末民初的軍事和政治人物,北洋系統的領袖。袁世凱出生於清咸豐九年八月二十日(....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