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歷史思潮 >>> 歷史的迷雾
字體    

水滸傳 究竟是誰射殺了晁蓋?
水滸傳 究竟是誰射殺了晁蓋?
天涯觀察     阅读简体中文版

撰文|姚看江湖

來源|天涯博客


作為梁山第二代領導人的晁蓋,雖然沒有宋江的雄才大略,但也沒有王倫的嫉賢妒能,威名雖不及譽滿天下的宋江,卻也是四海聞名的英雄好漢,手下更有劉唐,三阮這些鐵桿兄弟。挖空心思架空晁蓋的宋江,即使對頭把交椅再心急如焚,也斷然不敢如林沖火并王倫般赤裸裸地奪權。如果真的那樣做了,不但會遭到晁蓋舊部的激烈反抗,就連被他假仁假義所欺騙蠱惑的中立人士,甚至他的一部分嫡系也會群起而攻之。畢竟晁天王也是位人緣不錯的好大哥,這種有違道義的事情會讓全天下英雄所不齒的。所以,用宋江慣使的陰謀對晁蓋下手便成了宋江唯一的,也是最好的辦法。


晁天王之死是梁山第一懸案,一直以來眾說紛紜,莫衷一是,直至梁山泊最后覆滅也沒有揭開它真正的神秘面紗。那么晁蓋究竟是死于誰人之手,射殺晁蓋的兇手又究竟是誰?是傳說中的史文恭還是另有其人?個中又隱藏著怎樣的玄機?姚俊接下來就將為大家剖析這個千古奇案,揭開晁天王之死的神秘面紗。


一、兇手是史文恭,這是梁山官方的說法。對于這種撲朔迷離,牽扯各方利益的案件,官方的發言一般都是諱莫如深,虛實莫測。套用現在的話說就是,不管你信不信,反正他信了。所以這種說法最不可信!


首先,史文恭一方并沒有認可。如果是史文恭射殺了梁山一號人物,必定會大張旗鼓地進行宣傳以振軍心。曾頭市一方的緘默不語,也委婉地說明了一個問題:曾頭市根本就沒有把射殺晁蓋視為自己的功勞;


其次,以史文恭超一流的實力,必定是一箭斃敵,絕不會讓晁蓋茍延殘喘那么久!更何況以史文恭在江湖上的名望和地位,斷不會自降身份,用三流武將都不恥的毒箭射殺敵人,更不會厚顏無恥地還在毒箭上寫下自己的名字。


再次,晁蓋臨終并沒有按照以往慣例,把寨主之位傳于二把手兼最親密的戰友宋江,而是設立了“若那個捉得射死我的,便教他做梁山泊主”的遺囑,分明便是為了將手無縛雞之力的宋江徹底否定,而將希望留給了自己的心腹愛將林沖。這份遺囑與其說是針對兇手,倒不如說是針對宋江。在這耐人尋味的遺言中,或許也表達了晁天王對兇手的一種認定。


第四,宋江對晁蓋遺囑的篡改。晁蓋本人從未認定史文恭便是兇手,遺言之中也沒有將矛頭指向史文恭:“若那個捉得射死我的,便教他做梁山泊主!”須知晁天王中箭之后綿延了數日,他既然能說出如此有內涵的遺言,可見天王的腦袋還是很清醒,他手下親信焉能不把調查情況告知晁蓋? 晁蓋避而不談兇手姓名,可見天王心中也覺察到了什么。晁蓋一死,宋江立刻當眾宣布:“晁天王臨死時囑付:‘如有人捉得史文恭者,便立為梁山泊主。’此話眾頭領皆知。今骨肉未寒,豈可忘了?又不曾報得仇,雪得恨,如何便居得此位?”,鐵板釘釘說是史文恭殺害了晁蓋。作為親臨曾頭市的晁蓋一系都尚未認定兇手是史文恭,遠在梁山后方的宋江又憑什么如此快地下定結論,而且還是借著晁蓋的遺囑作為幌子來宣布的,其中的深意不言而喻。


第五,史文恭未過一堂,未發一言即被斬殺。史文恭為何會死得如此倉促?為何連基本的供述都沒有就被殺害?其中的玄機不言而喻!肯定是有人不愿意聽到史文恭的自我申辯,果斷將他永遠滅口了!最大嫌疑人史文恭自始至終一言不發即被處決,永遠堵住了這一懸案的唯一活口。


二、兇手來自梁山內部


以上五點基本就可以排除了晁蓋死于敵方之手的可能。既然晁蓋不是死于敵手,那么兇手必定是來自梁山內部。從晁宋的權力之爭、晁蓋寓意深刻的遺囑,以及晁蓋死后宋江并不急于報仇的反常表現來看,基本可以肯定宋江便是暗殺晁蓋的幕后元兇。沒有宋江的首肯或默許,是絕對沒有人敢對晁蓋下手的,宋江即使不是謀殺的直接主使,也是宋江一系將領為了宋江早日榮登寶座,在宋江默許下進行的。那么究竟又是誰充當了宋江斬殺晁蓋的利刃呢?首先可以排除那些尋常的嘍啰,他們沒有機會,也沒有能力射殺晁蓋。其次就是那些留在山中看家的頭領,他們若是私自下山,數日不歸,必定會引人生疑。所以兇手必定是潛伏在跟隨晁蓋一起出征的將領之中,接下來我們就將逐個分析這些將領的嫌疑。與晁蓋一同出征的將領有:林沖、呼延灼、徐寧、穆弘、劉唐、張橫、楊雄、石秀、孫立、黃信、燕順、鄧飛、歐鵬、阮小五、阮小二、阮小七、楊林、白勝、杜遷、宋萬,外加一個下山打探消息沒有下文的戴宗。


首先,排除杜遷、宋萬。他們雖然有為老大王倫報仇而殺害晁蓋的動機,但以他們眼見大哥被殺卻不敢挺身而出的懦弱無能,以及最后在亂軍中被馬踏如泥的糟糕表現來看,他的膽識和水平實在有限,難挑此重任。況且殺王倫的第一兇手是林沖,如果晁蓋死于杜遷、宋萬之手,唇亡齒寒,林沖為防止重蹈覆轍,也必定會除掉杜遷宋萬。杜遷、宋萬能活到和林沖差不多一起死,可見兩人并非兇手。石碣排名中,兩人末流的排位也間接證明了他們并未向宋江獻過此大禮。


再說劉唐、三阮,他們是晁蓋的鐵桿兄弟,既無殺晁蓋的動機,也沒取得任何實際利益,并且他們還是晁蓋死后最大的受害者。從利益角度衡量,他們的嫌疑最小。況且,以他們的熱血本性,絕不可能做出背叛老大,暗箭傷人的無恥之事,故可以明確排除。


白勝,人們總是詬病白勝當年出賣晁蓋的背叛之行,其實當初白勝是在重刑之下,神志不清被詐出來的,并非是主動要出賣。后來晁蓋上梁山,還不忘救白勝出獄,應該是以德報怨,有恩于白勝。而且以白勝的本領,會不會射箭還是個問題。想殺武功不錯,又有眾將保護的晁蓋,根本就是癡人說夢。


呼延灼,好歹也是大宋開國功臣呼延贊的后人,扛著名門的招牌,又做過朝廷攻打梁山軍團的前線總指揮,兵團級司令長官的身份,一把年紀再怎么不知羞恥,也不能做暗殺這種見不得人的事。他雖然在招安的利益訴求上與宋江一致,但只能是暗助,絕不會親自上陣做這種下流之事。


徐寧,慘遭宋江陷害,葬送了鵬程似錦的美好前程和養尊處優的優越生活被迫逼上梁山。恨宋江遠勝于恨晁蓋,雖與宋江在招安的政治目的上一致,但也不會因此就淪為宋江的殺手。金槍班教頭還是應當有這個氣節的!


林沖,以林沖的實力,在暗算突襲的情況下,必定會將晁蓋一擊斃命,而且若非林中拼死相救,負重傷的晁蓋不死于毒箭之下,也必死于亂軍之中。如果林沖是兇手,又怎么會做出如此自相矛盾的事情?況且晁蓋是林沖力挺上位的,兩人之間情同手足,從晁蓋的遺囑,來看,也委婉地表達了要林沖接位的期望。林沖是絕不會有負仇天王之誼,作出如此倒行逆施之事的。再則,林沖已經殺過一個老大王倫了,如果再殺一個老大,豈不成了殺老大專業戶,日后又怎么在江湖立足?三國時的三姓家奴呂布就是前車之鑒,林教頭豈能重蹈覆轍?所以,無論從哪個方面講,林沖都不會成為殺晁蓋的兇手。


燕順、鄧飛、歐鵬,投身梁山前,都是割據一方的山大王,政治主張或許與晁蓋更為接近。在宋江主政梁山后,三人并未受到宋江的特別照顧,在梁山的排名中都處于比較正常的位置。特別是燕順,作為最早支持宋江的山頭力量,卻一直被宋江排除在第一嫡系梯隊之外,甚至第二嫡系梯隊之外,得寵程度還不如昔日的小弟王英,雖名為宋江的嫡系,心中的怨氣卻不見得小于那些被宋江陷害過的人。歐鵬能躲過小養由基龐萬春的神箭,箭術上的造詣必不差,與晁蓋同行的歐鵬近距離偷襲焉能不一箭斃命?此三人的嫌疑也不大。


孫立,從孫立急不可耐地出賣師兄欒廷玉的齷齪表現來看,武功高強的孫立最適合完成這個任務。但這種連師兄都敢出賣的人,想要他守口如瓶,必須事成之后殺人滅口。可偏偏孫立領導的以親戚為主體的登州派人員眾多,人才濟濟,想要滅口,絕不可能。從后來孫立不斷受到打壓,以天罡的本領排到地煞里面,排名甚至在小弟解珍解寶之后來看,宋江絲毫沒有拉拢孫立的意思,根本不像利用排名堵孫立嘴的樣子。而且別忘了孫立還是整部《水滸傳》中能進前十的著名射手,射殺晁蓋絕不會如此拖沓。


黃信,人們在譏諷黃信“鎮三山”的浮夸名號之時,卻往往忽略了黃信精于自我包裝,善于見風使舵的滑吏本質。黃信“鎮三山”的名號,甭管是否名副其實,但在朝廷看來絕對是大振軍心,可堪重用。再有個做高官的師父秦明保駕護航,黃信在青州官場絕對是如魚得水,遠強于同時期的小李廣花榮。上了梁山的黃信仍舊是順風順水,不但在石碣排名高居地煞第二,而且在歷次惡戰中都全身而退,一直活到了征方臘后榮歸青州。這其中除了黃信本人的精明強干,恐怕也有宋江的暗中相助。黃信貌似與宋江沒那么近,其實他是宋江鐵桿嫡系秦明的弟子,又是前朝廷軍官,當初還是被宋江親自招上了梁山,無論是政治訴求,還是私人關系,與宋江之間都有著千絲萬縷的密切聯系。黃信二流的武功,也很符合暗殺晁天王不能一擊斃命的事實,所以黃信的嫌疑非常大。不過,黃軍爺最大的問題就是那晚沒有和晁蓋同行,不知道正統朝廷將官出身的他偽裝術如何,能否成功地扮作亂軍而不被發現?


穆弘、張橫:這兩個人看似嫌疑最大,但其實他們成為兇手的概率卻非常低。他們是公認的宋江的嫡系心腹,晁蓋出事以后第一個站出來需要洗脫嫌疑的便是他們兩個。如果你是宋江,你會安排兩個醒目的嫡系去充當殺手,還是會選擇一個不引人注目的人悄無聲息地去做?答案是顯而易見的。謀逆篡位,誅殺老大,這是要招整個江湖唾棄的,宋江絕不會冒這個風險,讓別人抓到蛛絲馬跡的。穆弘和張橫絕對不會充當直接刺殺晁蓋的刀鋒,在整個刺殺行動中應該是做策應,為那個真正的殺手作掩護,必要時還要充當殺人滅口的保險。


楊林,以他戴宗小弟的身份,以及在絞肉機式的沙場最終活到功成名就那一天的機巧來看,具備了謀殺晁蓋的可能。但是,當晚楊林并未隨軍出行,倘若他夾雜在亂軍之中實施刺殺的話,以他的武功有些勉強,搞不好還全會陪上自己的小命。宋江絕對不會冒這么大的風險把如此重要的任務交給一個并不十分牢靠的人。


再說戴宗,戴院長雖是梁山諜報系統的頭子,但他除了神行術之外,實無什么特別值得稱道的地方,當年更是被迷翻在朱貴酒店,險些被煉成燈油點了,派這樣的人充當殺手簡直就是引火自焚。再加上戴院長是宋江鐵桿嫡系的身份,只要稍露馬腳,宋江必難逃其咎。所以,可以肯定戴宗沒有直接參與刺殺,至于他下山究竟是要探聽什么,這恐怕就只有他和宋江兩人知道了。


楊雄、石秀,這是一對最不引人注目,但卻最有可能成為殺害晁蓋的兇手組合。首先,兩人有謀殺晁蓋的動機,二人初到梁山險些被晁蓋斬首,若非宋江相救,兩人早已身首異處,此仇此恨任誰也不會輕易忘記;二是宋江對兩人有救命之恩,成為拉拢利誘兩人的最好切入點;三是楊雄石秀武功高強,具備一流殺手的品質,特別是石秀,從他日后的表現來看,根本就是一個完美的情報人員和絕佳的刺客殺手;四是從受益程度來看,梁山后來的石碣排名,楊雄石秀都躋身天罡之列。石秀武功高強,功勛卓著,可以理解,但未有上佳表現的楊雄卻排在石秀之前,許多人認為這是因為楊雄沾了石秀結拜大哥的光,但梁山排名中弟在兄前的例子不勝枚舉,登州派首領的孫立就排在了表弟解珍解寶之后。楊雄能穩居石秀之前,恐怕與參與此次行動中的上佳表現密不可分,受到了宋江的額外提攜和格外照顧。從楊雄把老婆扒光了虐殺的變態行徑,以及石秀可以把嫂子裙底風光臆想得一覽無遺的扭曲心理來看,兩人偶爾出格做一兩件有違江湖道義的事情也不足為奇,況且晁蓋的確與他們有著殺頭之恨。出于對自身安危的考慮,以及泄憤的需要,還有找宋江這棵大樹乘涼的生存考量,完全有可能這么做。石秀是偽裝的高手,殺人的狂魔,天生的刺客,再加上楊雄高超的武藝,劊子手出身的兇殘,由他們担此重任再合適不過了。再補充一句,楊雄、石秀已經得罪晁蓋了,如果他們再拂了宋江的意,他們還有可能在梁山呆下去嗎?不被晁蓋借故殺了,也要被宋江找碴給滅了口。


晁天王出征曾頭市之前,雖盡量避免攜帶宋江嫡系,甚至連自己的發小吳用也棄之不用,可是怎奈晁天王親信有限,所以只能將楊雄石秀這些當時派系特征不明顯的頭領帶在身邊,沒想到這卻正給了宋江一個天衣無縫的刺殺機會。楊雄、石秀在梁山上既無靠山,又無根基,且與晁天王關系不睦,處境如履薄冰,他們若不緊緊抱住宋江的大腿,隨時都有可能被晁天王借故殺之的可能。宋江正是瞅準了他們急于攀上自己以求自保的心態,拉拢引誘楊雄石秀充當殺手工具。在宋江看來,楊雄石秀是最好的工具,如果事敗,不等楊雄石秀反駁,宋江一句話便可殺之滅口,無幫無派的楊雄石秀是沒有任何人會出面求情力保的,而且他們殺害晁天王的動機,很容易讓人們聯想到他們與晁蓋之間的私人恩怨,會很好地掩蓋宋江的陰謀。


綜上所述,楊雄石秀刺殺晁蓋的嫌疑最大,其次為黃信、楊林,穆弘和張橫在此事件中主要是起到策應和掩護的作用,必要時也作為第二梯隊對刺客進行滅口。


2015-08-23 08:54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為元首清廉不阿至情至性
林森(1868年—1943年8月1日)字子超,號長仁。福建閩侯人。1868年出生于福建省閩侯縣尚干鄉,1884年于臺北電信局工作。1902年到上海海關任職,其間參加反清活....
傳奇人物傳記 風華絕代 物華天寶
此間選取古往今來傳奇人物的傳記與軼事,事不分大小,趣味為先,立意新穎,足以激越古今。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