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歷史思潮 >>> 民初歷史變遷觀察
字體    

中美金融戰爭第一仗!你不知道的暗戰
中美金融戰爭第一仗!你不知道的暗戰
鐵血軍事     阅读简体中文版

前言
鐵血軍事
這是一篇老溫,很長,但相當精彩,基本還原了97年東南亞危機期間,外國資本勢力對香港發起的進攻及其背后中美兩國的金融角力。也可以幫助大家分析今天的股市!

關注“鐵血軍事”,更多精彩內容及時分享!

版權信息:已找不到原作者,感謝好文,如有侵權,請與我們聯系!


1
小試牛刀
1997年6月,美國的一號金融戰專家索羅斯正式對匯率過高的泰銖進行攻擊。在開戰之前幾個月,索羅斯等人就在不停買入泰國的股票,泰國股市不斷創新高。同時高盛等機構不斷對大家說,泰國的經濟未來會多好多好。
全世界的炒家都不想錯過這個大賺的機會,紛紛投入火熱的泰國股市中去。
大量的熱錢,包括美元在內,大量涌入泰國。當時泰國用的是聯系匯率,意思就是,有多少的美元就印多少的泰銖。在這個框框里,大量熱錢涌入,本來就沒發行多少的泰銖第快就被瘋狂的投資者搶光了,甚至有人出高價在泰國民間收購。
這時泰國人發現一夜之間,手上的錢成了外國人的搶手貨,買外國的東西更便宜了。但國內的產品相對之下就不那么吸引了。大家紛紛地選購外國的正宗行貨。國內企業的產品都堆倉庫了。還得一說的是,旅游是泰國的經濟支柱,因為泰國的東西越來越貴,去泰國的游客都轉去別處了。
時機成熟
準備工作一直進行到1997年2月份,索氏覺得時機快成熟了,開始聯合各大投資機構,開始大量地賣出泰銖。
剛開始時,泰國高熱的投資余溫尚在,還有不少人買入各大機構賣出來的泰銖,各大機構見力度不夠,用自已的信用額和債券做抵押,只用了一小部分錢,就從投機得已經麻木的泰國銀行中借出了150億泰銖,繼續向市場低價拋售。
泰國政府也不是傻子,他們也看到了問題,立刻動用20億美元大量買入泰銖,泰國政府出手敏捷,讓泰銖匯率市場暫時平靜了下來。
1997年3月3日,泰國政府發現自己國內的幾家金融機構現金不多,賠錢貨級的資產不少。就要求他們不管砸鍋賣鐵都得弄到錢,確保別倒閉,別為社會添麻煩。
這一說不要緊,但讓有心弄死泰國的索氏聽在耳里了。他轉頭就把手上的泰國銀行股票大手大手地低價往外賣,泰國股市應聲大跌。同時讓各大儲戶大手大手地在泰國銀行里提現,讓泰國銀行出現擠兌的情況。緊接著,把賣股得的錢和在銀行提的錢,兌換成東南亞各國如馬來西亞,印尼等國的錢。營造一種“泰銖不值錢了”的假象,讓更多的人跟著他們拋售。
這一堆組合連擊一下子把多口的泰國政府打蒙了,泰國政府在基本沒有抵抗的情況下,讓泰銖對美元的價格一路失守。
泰銖的下跌勢如破竹,索氏似乎已經勝券在握。誰知,一路無所作為的泰國政府已經暗地里組成了金融聯軍,準備向索氏軍團發動總攻了。
東南亞被血洗
話說泰國自知無法單挑國際炒家,所以他想在身邊找一個可靠且有共同利益的好基友支持一下。
他走來走去,馬來西亞政府比自己還無力,印尼,菲律賓比自己還窮,越南又不熟。回家看看地圖,突然發現地圖中間有一個不起眼的小城市。它有一流的國際金融專家,有大量可供調配的基金,而且大家都是東南亞的一份子,關鍵是,泰國和他有不少往來。
就是你了,新加坡!
就這樣,泰國就邀請新加坡加入金融聯軍,雙方共出兵(資)120億美元,準備與索氏一決高下。
戰爭開始了,首先,120億美元的金融大軍瞬間把泰銖的跌勢給頂住了。
接著,泰國政府要求各大銀行不許再借錢給索氏了(斷糧路)
最后,泰國央行狠狠地加息,從每晚利息10%一下子加到1000%-1500%(加大敵軍的糧草消耗)
這三記組合拳,打得索氏左支右拙,戰后點算,索氏虧損三億美元暫時敗下陣來。
泰新聯軍這次作戰特點是,快狠準,對于戰線過長的索氏來說,無異于當頭棒喝。但很快,這組合猛招的后遺癥開始顯現了。
這記組合拳不單打在索氏身上,也打在了泰國經濟身上,泰銖的不正常波動和大量加息,使泰國的經濟泡沫百上加斤。
很快被打蒙的索氏清醒過來了,這是泰國最后的殺著了,泰國已無力再戰。自己只是虧損了幾億,還沒傷及筋骨。索氏心想,這次泰國死定了,東南亞也死定了,大勢已定。
磨刀霍霍的索羅斯
很快,第三場戰爭打響了。
索氏在賣出手上的美國國債,在美國本土調集了大量資金和大型投資機構。他們各有分工,索氏負責作戰,高盛和各大評級機構負責宣傳,各大對沖基金是后勤保證糧草供應。而美國就負責保證他們可以在美國國內招兵買馬。
戰爭一觸即發。
話說,索氏在美國集結好大量的金融部隊,從各大美國跨國銀行進入泰國境內。這時負責進攻的金融部隊,可以分為三股,為了讓大家好理解,就用大家熟悉的海陸空三軍代表吧。
海軍:海外資本,對沖基金
陸軍:進入泰國股票市場的資本。
空軍:做空的股票期貨,做空的遠期匯率協議
1997年6月下旬,索氏向泰銖發動總攻。網上對這次金融攻擊過程少有說明,我看過的書也說得不是太清楚(估計都是些炒題材的人寫的)。但我根據索氏所用的金融工具去估計他的最優的進攻線路,估計是這樣的
首先,在市場還在高位時和泰國的證交所,銀行簽訂做空的期貨協議。
在協議簽訂好后,把手上的股票全拋掉,讓泰國股市持續下跌。
接著,把大賺了的證券空單平倉,變成現錢,向銀行兌換美元和東南亞各國的貨幣
最后,讓三大惡評機構下調泰國的主權評級,讓泰國想借錢都借不到,幾個月后,把做空的遠期協議交割。徹底弄垮泰國的銀行。
以上,估計沒多少人看得明,所以下面我用軍事角度盡可能還原一下。
在混亂交戰中,索氏的陸軍突然后撤(賣出股票),讓出一片只有泰國金融軍團的地區,空軍起飛,對該地方進行戰術轟炸(做空股指期貨)。索氏所有的陸軍上船,向下個目標,馬來西亞,印尼進發(利潤兌換成東南亞各國的貨幣)。最后讓海軍航空兵對泰國的幾大金融據點(幾大銀行)進行戰略轟炸。
而只有區區200億的泰國金融軍團,在立體金融閃電戰中,無傷不計其數。
本來泰銖小船是與美國的美元大船是綁在一起的,但因為這次的金融失敗,無法再跟得上美元了,只好忍痛割斷纜繩,讓泰銖自由浮動了。
泰國戰敗的消息很快傳到各國,泰國連自己的國家的貨幣匯率都沒有發言權,這個恥辱不單刺痛著泰國,也刺痛各國的神經。
不幸的是當他們反應過來時,索氏的金融大軍已經兵臨城下了。之后的事,大家已經知道了,整個東南亞,連聯軍都沒來得及組成,就已經成為索氏大軍的刀下之魂了。
以上,就是金融戰中失敗的個案~以下才是正題。
2
中美金融大戰
刀已經伸到香港
1997年10月,索氏大軍帶著大量的金融軍隊,殺到了剛剛回到中國懷抱的東方之珠家門口。
經過與東南亞各國的周旋,索氏的戰術比之前更加有效,狠辣。他精心設了一個連環計,目的就是把回歸后的香港殺個片甲不留。
索氏之前在攻擊泰國時,因為泰國金融系統不太發達,無法使用比較高端的操作手法。現在目標是國際金融中心,制度,設施都完善,可以讓索氏放開手腳全力出擊
香港是因為完善的金融制度而成為世界金融中心的,但現在這個完善的制度卻成了一個BUG。
1997年7月2日,泰銖放棄與美元掛鉤
8月,馬來西亞頂不住壓力,自動放棄了對本幣林吉特的保衛。
10月,臺灣突然向索氏軍團投降,新臺幣一天貶值3.46%
現在東南亞只有香港還沒倒下,索氏打算讓香港金融體系崩潰作為這次金融大戰的收官之戰.
這里請容我給大家解釋一下,利率和匯率,股價的關系。
利率大家可以理解為商場打折,如果這個商場生意好的話,一般不會打大折扣的。當生意不好時,打打折可以讓更多人來買。
匯率,就是商場商品的標價,如果打折厲害,大家都搶著買的話,商品可能會坐地起價
股價,就是商場員工的薪水,一年到頭都全場清貨打折的商場,員工工資是不會高的。
解釋完,希望大家了解。
利率升時,匯率一般會升,股價會跌。反之亦然。
索氏的陸軍從在泰國撤出后就逐步進入香港市場,買入大量的股票,讓香港的股市一直在一片繁榮中。在這片虛假的繁榮中索氏的空軍已經準備好對香港市場進行毀滅性轟炸。
10月23日,索氏軍團突然發難,大量拋出股票,當天恒指從16000多點高位大跌1211點。
五天后,恒指再跌1621點,破9000點大關。
孤軍作戰的香港
這時香港政府為了穩住市場,高調宣布不會改變現行與美元掛鉤匯率制度。政府的喊話穩定了投資者的信心,很快得到市場的響應,恒指從上10000點。但這也正中了索羅斯的下懷。
時間到了11月,韓國成為了攻擊目標,短短幾天內,韓元就跌到了創紀錄的1008韓元:1美元的水平。(媽呀,比人民幣還軟十倍)
21日,國內已無可用之兵的韓國,向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求援。(求援真是韓國發明的啊)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就是國際貨幣基金啦)立刻給韓國派兵,很快,局勢得到控制。指揮權交還韓國,他們也覺得,事情過去了。
時間很快又到了12月份,大家都忙著寫對抗索氏軍團成功的總結。又是短短幾天時間,韓國的匯率就跌到1737:1美元的水平。這時不單韓國慌了,日本也慌了,它在韓國有不少的投資啊。現在都打水漂了。在韓國受攻擊時,日本不少的證券公司都因為在韓國的業務相繼倒閉。(所以啊,合作的隊友很重要)
戰爭從一年打到另一年,1998年的鐘聲響起了,戰爭也進入到相持階段。現在亞洲四小龍,除了香港全都被殺得無還手之力了。
香港環顧四周,除了敵軍,只有敵軍。敵軍踏著別國的尸骸,提著帶血的利刃,潮水般向香港殺了過來。
決戰前的暴風雨
看到這里,各位看官,可能有點奇怪,你說印尼抱美國大腿,與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和歐洲有什么關系呢?
世界金融格局是這樣的,世界銀行,是美國的傳統勢力范國,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呢,就是老歐洲的人控制的。花著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錢,抱美國大腿,是有那么點不地道,被罵也是正常的了。
印尼的小人做法,不單使自己的政局不穩,還(連)累人(連)累物(連)累街坊,把鄰居們什么馬來西亞啊,新加坡啊,泰國啊,菲律賓啊的貨幣通通拉下水。很快印尼就成了眾矢之的。印尼盾在2月16日下跌到10000:1美元的水平(你確認這不是清明燒的東西嗎?)
直到4月初,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才和印尼達到協議,穩定了印尼盾。
東南亞一直到是風暴的中心,在遙遠的東亞,有只躺著的日本也不停中槍。日本從二戰一直到現在都對東南亞的資源很有興趣,所以在東南亞有大量投資。國內有大額在東南亞業務的公司都瀕臨倒閉。
人民幣也從1997年6月的113:1美元,跌到1998年4月的133:1美元,大家可能覺得這不算多是吧。索羅斯也是這樣想的,所以到5、6月間,人民幣就到了150:1美元的水平了。
這時,全東亞,甚至全世界的目光都集中在中國腳下的東方之珠身上。
1997年十月后,香港恒生指數在政府的承諾下,穩定了一個多月,但因為泡沫本身有點大,而且政府還在吵著是不是動用1000億的金融預備隊伍--外匯儲備,去和索氏兵團對砍。
恒指在爭吵聲中不斷下跌,雖然在8000點一線有一定支持,但終歸還是十分無力。
索氏用的錢不多,但他把金融杠桿用得出神入化。他如果輸一次就完了,但之前誰都無法讓他輸一次。
1998年8月,決戰時刻終于到了。
索氏軍團集結了大量恒指期貨空軍,準備在9月份對香港金融市場大轟炸。
現在復雜的戰場變簡單了,只要恒指在9月交割日前低于10000點索氏就贏了,反之就失敗了。
3
決戰上演
索氏開始把融來的證券大手大手不計成本地拋售。(這里解釋下融券,融資就是借錢,融券就是借股票。)由于索氏的大手打壓,恒指從8000多點跌到6000點左右。這時,高盛等機構又開可吹陰風放鬼火了:“RMB頂不住了,馬上就要貶值,且要貶10%以上”。“港幣即將與美元脫鉤,貶值40%”,“恒指將跌至4000點”,制造羊群心態,讓大家和他一起拋壓。
8月13日,香港政府立刻召集華資,英資和自有資本,向索氏軍團反撲了過去,目標很明確,拉升恒指到第一目標位8000點。大家熟悉的LJC,HYD那些日子也參加了會戰。
8月14日,恒指收在7820,比索氏7500點的平均成本要高了300多點。香港政府初步成功。
8月16日,按索氏兵團的計劃,對沖基金如期攻陷了MSK。大毛投降,放棄對盧布的干預。
8月17日,歐美股市大跌,一直跟著歐美走的香港股市,壓力山大。
8月18日,香港開市,當時做財政司司長的那誰,帶著香港的金融聯軍與索氏軍團廝殺了一天。到下午收市時,恒指只是微跌13點。這讓索羅斯大失所望,都XX的把大毛都殺了,還殺不死區區一個香港?
生氣歸生氣,索羅斯是個清醒的人,期貨要到期了,這樣下去會夸字分開念的。8月28日就是期貨到期日,是賺是虧都得在那天結算。所以最后這幾天是生死存亡的。
時間到了20日,還有8天。
這8天發生了什么,我說不過來,因為整個市場都是混亂的廝殺,雖然安靜,但是殘酷。如果索氏軍團贏了,香港經濟可能會出現大倒退,而新回歸的香港民心可能會不穩。而香港贏了的話,索氏軍團的瘋狂進攻就得停止,索羅斯就得認輸割肉離場。
我在某電視臺當時香港金融大軍司令曾生的采訪中聽到他說,剛開始時,我們必勝的信心,因為香港聯交所幾乎所有的大財團都在買入。但過了兩天,所有大財團的席位都安靜了,甚至那些紅馬甲都停下手了。我覺得很孤立,但這時我發現聯交所還有一個席位在拼命買入,那個是中國銀行的席位。這時,我才感覺到,祖國是在我后邊的。
27日,這天,世界各國傳來的全都是壞消息,美國的道指,給力地下跌217點,綠票也給力地下跌中。其他各國的股市也很不給面子,從拉美到歐洲,多的下跌8%少的也有3%。索氏是打算用全世界金融市場為香港的失敗做獻祭
國際炒家量子基金宣稱:港府必敗。投機香港市場的國際大炒家索羅斯量子基金首席投資策略師德魯肯米勒在接受CNBC電視臺的訪談中,他首先承認量子基金一直在沽空港元和恒生期指。并說,由于香港經濟衰退,所以港府在匯市與股市對國際投資人發起的“戰爭”中,將以失敗告終。索羅斯雖然每次的動作都是大手筆,但從來不公開承認自己在攻擊某個貨幣,這種以某個公司或部分人的名義公開與一個政府下戰書,揚言要擊敗某個政府的事件聞所未聞、史無前例。以上是從百度里找來的,別罵我哈,我說想說明,索羅斯急紅眼了。
而香港政府在這天,橫刀立馬,擺出了決一死戰的陣勢。后來我聽一些香港金融機構的人說,那天是打算把全部的預備隊都拼光的,拼死算球。
那天刀光劍影就不容話下了,事后統計,索氏那邊不清楚,但香港這邊,用了200億港元。結果,恒指被推上了88點。
8月28日,雙方都把家底都亮了出來
量子基金,老虎基金(本來是用來救助老虎的慈善基金),還有美國各大投行,各大銀行幾乎都參戰了。索氏軍團在香港是投了幾百億老本的,如果今天輸了,幾十億老本就回不了家了。一開市,索氏軍團就全力出動,而香港這邊也動用了政府可動用的所有儲備,從開市斗到收市,這漫長的一天,香港股市的交易量是790億港元。
收市了,恒指收在7820點,香港隊勝利了,他不是一個人在戰斗,這一刻,中國全家都附身在他身上。
隨即香港財政司司長曾蔭權(大家懂的)立即宣布:在打擊國際炒家、保衛香港股市和貨幣的戰斗中,香港政府已經獲勝。香港市場人士估計,港府在這兩星期托市行動中,投入資金超過1000億港元,集中收購了香港幾大藍籌股公司的股票,預計港府目前持有相當于香港股市2100億美元總市值的4%股票,成為多家香港藍籌股公司的大股東。
香港政府為了防止炒家們再回來,于29日推出三項新措施。即是:由8月31日開市起,對于持有一萬張以上恒指期貨合約的客戶,征收150%的特別按金,即每張恒指期貨合約按金由8萬港元調整為12萬港元;將大量持倉呈報要求由500張合約降至250張合約必須呈報;呈報時亦須向期交所呈報大量倉位持有人的身份。
31日,在政府終止扶盤行動后股市猛跌7.1%,但其跌幅比市場人士預期的少。恒生指數下滑554.70點,閉市報7257.04點,全場成交總值僅66億港元,不到上星期五的歷史新高記錄790億港元的十分之一。而有些投資者原本預測該指數可能大瀉15%。
索氏軍團這次鎩羽而歸,心里最不爽的估計就是索羅斯了。這位金融大鱷狙擊墨西哥成名,狙擊英鎊和意大利里拉成神,在東南亞戰無不勝,但到了香港居然把老本都虧出來了。
看慣風雨的索羅斯是不會這么容易就認輸的,在他仔細計算過那8天香港交易所和各大銀行的交易量后,他看到了破綻。
索羅斯找到的破綻就是,香港政府號稱有1000億的外匯儲備已經快見底了,而他自己的兵團雖然受了不少傷,但在東南亞大賺了一筆,還沒傷都要害。
很快他就宣布,要再與香港一戰。
索氏快速部署,把8月份的恒指期貨合約全部割肉,立刻做空9月份的合約。
4
中國到底做了啥
索氏的手法還是碉堡鐵絲網,啊,不,是在股票市場融券賣出,期貨做空,銀行借錢兌成美元。
這次索羅斯再用這招時,發現開副本的方式錯了,香港新的金融法規讓他的成本大升,他上升的成本,成了對手的彈藥了。
這個9月份,好消息不斷,東南亞各國見底了,日元也開始硬了。
當然關鍵還是中國做的事。
“我國堅持RMB不貶值”“中央會不惜一些代價來維護香港的繁榮和穩定,包括動用外匯儲備。”
聽到第一句話,索氏心涼了,這次掏了個馬蜂窩了。
聽到第二句話,美國心慌了,當年中國外匯儲備有好幾千億,中國不比日本,只要政府說了要換,真的可能會全換了。那美國辛苦賺回的小錢錢就得蒸發了。
美國考慮再三,算了,這事就這樣吧。
失去了支持的索氏,知道大勢以去,只有投子認負了。
在此次連續10個交易日的干預行動中,港府在股市、期市、匯市同時介入,力圖構成一個立體的防衛網絡,令國際炒家無法施展其擅長的“聲東擊西”或“敲山震虎”的手段。
這次香港的成功除了戰術得當,曾生有勇有謀外,重要的當然是大陸的全力支持。不過在戰后打掃戰場時,香港政府發現了交易制度的一個BUG,有146億港元已成交股票未能交割,炒家得以逃脫。
看到這,你不得不佩服索羅斯,從戰略到戰術,到對方制度漏洞,真正達到了知彼知已,如果他是將軍,那他也算是一個厲害的大將了。
炒家們只是暫時撤退,只要還有利益,他們會很快卷土重來的。
最后本人因為隨興而發,有的數據記錯了。
一、我說有人在民間收購泰銖的意思不是像以前收國庫券一樣收,而是和貿易公司換錢
二、泰國的戰爭過程,我寫了銀行的融資和股指期貨,那是同時進行的。因為寫得有點亂,所以在寫香港那我就不寫銀行那邊的斗爭了。
三、索羅斯第二次與香港戰斗時,他的平均成本是7500,也就是超過這個數,索羅斯就虧錢了。



2015-08-23 08:54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革命先行者民國之父
孫中山(1866年11月12日-1925年3月12日),本名孫文,字載之,號日新、逸仙,廣東香山(今中山)人,是醫師、近代中國的民主革命家、中國國民黨總理、第一任中華民國....
民族主義思想大師
章太炎(1869年1月12日-1936年6月14日),原名學乘,字枚叔。嗣因反清意識濃厚,慕顧炎武的為人行事而改名為絳,號太炎。中國浙江餘杭人,清末民初思想家,史學家,樸....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