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歷史思潮 >>> 民初歷史變遷觀察
字體    

新聞中你看不到的間諜斗爭
新聞中你看不到的間諜斗爭
鐵血軍事 新僑聯委員     阅读简体中文版

前言
鐵血軍事

昨天我們談到了現在的情報工作已經“規范化”、“流程化”,今天我們要教大家看平時新聞中沒有發現的間諜案!

關注“鐵血軍事”,有趣有料內容及時分享!


日本武官的悲劇
新聞說:08年《產經新聞》1月10日報道,日本駐中國大使館武官因“涉黃”被中國公安局拘留調查。
事情發生在1月初。該武官在經營按摩服務的“風俗店”中被接到舉報前來的中國公安局人員拘捕并帶回審問。在接受審問后,該名武官當天即被釋放。
另類解釋:
前文我們提到,國與國之前互派情報主管都心知肚明的。日本駐華武官就是這么個角色。
那是不是中國設計陷害日本武官呢?
我國周老說了:不搞燕子(對色情間諜的稱呼,女的叫燕子,男的叫烏鴉)。
很多網民都無法理解,特別是喜歡看間諜劇的很多網民,覺得間諜無非就是暗殺加美女。我只能說:周老是有大智慧的人,同時也不是心慈手軟的善主兒,早年他也是恐怖大亨。他說不搞,自然是因為他覺得不合算。另外,不搞燕子,也有辦法搞。
其實這新聞的爆出來的事情就這么巧:
有人好色,上級多次教育他要注意安全,但他還是會去尋花問柳。比如有一天,某國武官不在自己屋子里面看錄像,出門找花姑娘,恰好遇到掃黃……怎么這么巧呢?偏偏就是這么巧。巧到官差進門的時候,他在床上剛剛交貨完。于是官差進門就拍照,加上DNA證據,形成非常完整的證據鏈條。
好了,這下子抓現行了。偏偏這個武官又嘴硬,出去就說啥事也沒有啦,就是和文藝女青年在一個很溫暖溫馨的大床上談人生啊談理想啊。上級趕緊叫他住嘴,再多話,人家把證據都擺出來,你不怕我還怕呢!

這個武官就此召回了。

某國無話可說,也不敢對等要求C(某國的英文)國召回武官。因為他們知道至始至終整個程序無缺陷。那店也是普通店,文藝女青年也是最普通的失足女青年,整個過程中不存在警察圈套問題。C國的規矩大家都知道,怪只能怪自己的手下不爭氣了。某國反復對自己的手下強調:以后只準在家里看錄像!不許跑外面胡混!
勤務團的另稱
如果成功破譯了高等級密碼,需要通知的單位沒有接到情報,那么更是糟糕。
74年勤務三團就這么悲慘。
看到這個“勤務三團”,很多人都會覺得別扭,怎么搞勤務的都還有成團的編制?其實這就是海軍下屬一個監聽和破譯機關,我在寫《西沙海戰》時發現了這個機關的悲劇故事。
1974年1月18日晚上9時許,勤務三團一個胡姓破譯人員成功破譯出一份非常重要的電報——“關于南越總統阮文紹對其西沙軍艦下達命令的電報”,大意是:“總統阮文紹復電海上旗艦陳平重”,“命令你們收復越南領土琛航島”!方針:“采取溫和路線”,“如中共開火,要立即還擊消滅他們”。“10號、16號負責跟蹤中共蘇式護衛艦(電文如此),4號、5號支援BH分隊登陸,消滅漁船和小船”;“行動時間定在19日6時25分!”
電報內容以最快速度上報至中央軍委,促進中央軍委下了作戰決心。事情至此,破譯人員本來已經算是大功告成,結果情報居然漏發給海上指揮部!原來部隊密電通知,每次都有收電人。編隊當時停靠碼頭以后,電臺關機,海上指揮部所有來往電報要依靠碼頭上的電臺轉接。結果海上指揮部一直沒有收到這份重要的情報。
將要被敵人襲擊的單位,居然沒有收到被襲擊的情報……
前面說了,破譯密碼非常難,必要時工作可以從外圍低等級密碼或者明碼入手。1971年9月13日以后,日本監聽站聽到中國大陸連續有大量明碼電報,召喚軍人歸隊,當時日本方面綜合其他情報,認為中國可能出了比較大的政治內亂。總體來說,日本和美國、中國臺灣密碼能力要遠遠高于中國大陸,他們的監聽站對中國大陸威脅比較大。對付監聽的辦法就是盡量少用或者不用無線電報,能走有線的盡量走有線,必要的文件還走機要渠道,依靠人工運輸。外交部門就有很多外交信使,任務就是提著外交郵包搭乘飛機,直接把文件交寄給目標。縣以上各級政府都有自己的機要通訊部門,必要時機要部門可用武警車牌,押送機要文件。
不可能什么文件都走人工機要運輸方式。有些急件必須依靠無線電報,那么監聽站就有用了。歷史證明,監聽站對敵方威脅很大,歷史上監聽站是非常穩定、有效的電子情報來源,有時還是要對決策有重大影響的情報來源。中蘇交惡期間,中國聯美制蘇,在中國新疆就聯合美國建立監聽站,成果豐碩。
“艷照門”過后,有一句經典總結流傳:玩攝影的最高境界,你們這些器材黨永遠不會懂!
在情報圈中,也有器材黨和傳統人力偵察流派的爭鋒。玩器材的看不起玩人力的,玩人力的看不起玩器材。一般到了綜合部門領導工作崗位上的人,出于工作需要,都會有所平衡;而到具體技術部門崗位的領導,偏重于本部門的利益,出于自身認知的局限,褒己貶人不少。
到了情報部門的首長崗位上,很多人又局限于自身系統部門利益或者自身認知,過分情報工作本身,沒有能夠站在全局角度看情報工作,發展情報工作。克格勃和格魯烏都非常偏重情報工作本身,對情報工作很局限……當然,也和他們國家的體制有關。我朝比較幸運,出了周恩來、李克農這樣的祖師爺。他們對情報工作都有自己的專長,同時也不局限于情報工作本身。比如周恩來多次強調:統戰工作是情報的群眾基礎工作。李克農甚至說過情報百分之九十來源自公開消息。
前者強調了群眾基礎,把情報工作從打打殺殺解放出來,教誨收拾人心才能得天下。后者把情報工作從雞鳴狗盜中解放出來,以更大的胸襟和氣魄去從事情報工作。

好,接著講我為啥看不起克格勃和格魯烏:

情報工作的最高境界,是這些戰術派永遠不懂的。他們會很認真地做很多具體的工作,比如去偷取國外的技術,去暗殺某人,去養一只燕子然后拍照敲詐……克格勃和格魯烏的行動故事里面總是充滿著“給力”的內容,可是我發現讀了這么多案例和故事,發現他們居然很少干些有戰略層面的工作。比如要技術,可以搞引進,不一定是去偷。偷,難度大,且偷到的技術往往零碎。如果走引進道路,從公開渠道走,往往獲得成系統的技術,后續升級服務還有保障。當然這和蘇聯整體領導的思路有關,太過于搞對立,總用戰爭思路看問題。我朝情報系統在地下年代,長期使用合法和灰色貿易手段獲得重要的器材、藥品、情報。“以商養情,商情兩旺”。建國以后,很多情報工作精英轉行搞外貿,李強就是其中一優秀代表。李強是我朝最早第一個特務機關“特務股”的股長,自制過我朝歷史上第一部電臺,是“器材黨”的元勛。

后來李強在“器材黨”道路上越發輝煌,成為蘇聯著名無線電專家,1938年回到延安以后辦兵工廠煉鋼廠、制藥廠、煉油廠,保護和培養了大批技術員、專家。建國以后當上外貿部副部長、部長,轉型長期搞貿易。1973年還炒黃金賺大錢!改革開放以后,李強又參加開放引資工作。
這些工作是豐富了情報工作的內涵、財源、人脈,是跳出情報小圈子搞情報的典型,是用公開渠道、合法手段做情報的典型。
克格勃和格魯烏這方面落后于土共太遠。
至于軍統,長期像是一個有正規工作證件的黑社會,更熱衷于打打殺殺,抓人拷問,把本職工作:情報,都放在次要地位。有時候甚至因為對暗殺工作的偏好,陷入“暗殺——報復暗殺——再報復暗殺——再再報復暗殺”的循環中。軍統在抗戰期間,犧牲了數萬人,一方面說明他們抗戰積極,另一方面說明他們熱衷直接行動,把本來應該作為情報準備、行動策應的力量,直接推到行動一線,犧牲過多,損失太大,反而不利于情報工作的深入和開展。大家想一想就明白了,成天在殺人和被殺中過,情報人員工作壽命短到數月、數天,哪里有機會去長期潛伏?周恩來“隱蔽精干長期埋伏,繼續力量,以待時機”的方針,顯然要高明很多。不搞暗殺,并非周恩來心慈手軟,而是不把重要、寶貴、精華的有行動能力的人消耗在高度風險的暗殺活動中;同時也避免暗殺行動太過刺激公眾,影響統戰群眾基礎;還因為暗殺活動過分刺激對手,會讓自己和對手陷入暗殺游戲不能自拔,影響主業。

笑話:中情局培訓了一個優秀特工,他能講一口莫斯科口音的俄語,他對俄國人的生活習性非常了解,舉止都像是一個土生土長的俄國人。培訓結束,中情局把他運輸到莫斯科一個酒吧。他一進門,里面的俄國人就熱情歡迎:歡迎美國人!美國特工非常驚訝的問:難道我舉止不像是俄國人么?俄國人都笑了:你是個黑人啊!

歷史上情報機關普遍缺錢。

您可能覺得不太可能吧?電視電影上那些間諜西裝革履手持雞尾酒出入都是豪車代步好像很有錢啊。那是藝術,不是生活。歷史上情報機關總是缺錢。為啥?主要是領導總派超過能力的任務下來。要完成那么多那么難的任務,就需要大量的資金。任務永遠做不完,資金自然永遠不充足。即使是美國這樣的大國,情報機關經費也緊張。

美國有一個可怕的機構叫做國會。這個機構里面的老爺們看到用錢的議案,習慣性的攔腰砍一刀。沒有國會批準,中央情報局的經費就沒有辦法撥下來。國會總是批不夠經費,同時還要質疑中央情報局干活不賣力,典型的“既讓馬兒跑,又不讓馬吃飽”。中央情報局就只好自籌資金辦事了。這一自籌,就亂來了。

傳說……當然是傳說,從來沒有證實的消息說:伊朗霍梅尼上臺之前,中央情報局和巴列維國王關系密切,甚至給了一套印刷假美元的技術。伊朗用它來印刷假美元購買所需物資,總額也有所克制。當然,從美國獲得的假美元只能用在不危害美國的地方。在是市場上的表現就是假美元從1977年版本開始,有了重大的進步。這1977年版假美元的始作俑者就是中央情報局。1979年,巴列維政權被霍梅尼推翻。新上臺的宗教政權和美國關系緊張,于是霍梅尼就利用和改良從美國獲得假美元技術,瘋狂開動印刷機器。一方面是伊朗宗教革命輸出需要經費,另一方面也是報復和打擊美國。

印刷假美元這樣的好事,伊朗不會獨享。為了和美國作對,伊朗向世界上擴散這套技術。八十年代,假美元印刷技術有了重大進步,同時有多個和美國作對的國家政權和黑惡勢力獲得假美元技術。到了1990年,大悲劇發生了:市場上出現了一款名為超級美元的假鈔!
超級假美元(SUPER NOTE)的特點是有數個重大技術突破:之前假美元紙質偏黃偏黑的缺陷,超級假美元紙質色偏問題已經減弱了;油墨比較結實,耐磨,色澤好;雕版明顯精細,有很多破綻并非技術原因出現,而是制造者蓄意留下的鑒別方式;紅藍纖維絲、水印等防偽措施也有了。
銀行出納的災難時代開始了。這種超級假美元根本無法機器識別,只能依靠人工鑒定。中國某外匯現鈔專業銀行都有被成功欺騙的。上級下發的通報中,超級假美元的識別特征非常少,且很多還不容易識別。比較容易識別的是頭像富蘭克林的眼睛。真鈔眼睛炯炯有神,假鈔眼神比較迷離,顯得疲倦。
……那么小的頭像,你看他眼神,大眼瞪小眼,容易么?看久了,出納的眼神都要迷離了。那么多美元,一張一張看,要看多少時間啊?柜臺外面客戶排隊等著呢。
超級假美元出來以后,害苦了所有的美元出納。最糟糕的是,我們的鄰居,東北亞某國大量向我們輸入假美元。
我記得關于朝鮮使用假美元,大約是1995年~1997年有兩次銀行通報。一次是三個“朝鮮商人”在莫斯科中國城使用了一百萬假美元現鈔購買商品,結果事后被發現這是假美元。莫斯科警方封鎖中國城追繳假美元未果,銀行懷疑這批假美元流向中國,發出通報要求各分行注意。朝鮮這個國家并沒有個體商人,這三人的身份自然有官方背景。還有一次是朝鮮外交官在北京某銀行持假美元兌現人民幣,被發現假鈔還理直氣壯說:“這是為國家買糧食的,你們不能沒收!”
印假鈔、販毒是最賺錢的違法生意之一。朝鮮以此賺外快很正常……連美國中央情報局都經營假鈔和毒品生意。前番說1977年版假美鈔源頭就是美國中央情報局,然而這畢竟是技術輸出,不是自己印刷的。而二戰時,美國政府出面印刷1937年版本的假美元,才叫做奇葩呢。
1937年版美元傳說是這樣的:美國戰略情報局(中央情報局前身)在二戰時期需要大量支付很多不得已支付的情報費用,當年美元可是真正的紙黃金,各國線人都喜歡。美國政府比較缺德,想要情報又不肯付錢,干脆印刷一批1937年版本的美元,二戰以后宣布拒絕承兌。好了,大家手頭上的1937年版的美元都報廢。后來這批美元就在不斷流轉,受害者不甘心損失,就拿出去再騙人。直到九十年代,我還聽說有臺灣人拿這批假美元到福建要求支付。當時委員真傻,有人咨詢,我直接回答:假的,凡是1937年版的美元全部是假的!于是咨詢人就沒有帶這批美元來銀行兌換……委員白白錯失了一次和1937年版假美元見面的機會了。現在老版美元已經不流通,以后怕是沒有機會再看到1937年版假美元了。
超級假美元事件從1990年版開始,后來發展到1990年修改版,到1993年版,更新速度很快。由于銀行業的通報是發到基層網點,造假者很有可能掌握我們通報內容。不管他們有沒有掌握我們的通報,他們的美元造假技術更新快,很多通報上的假美元識別特征會更換。銀行受不了,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也受不了啊!



2015-08-23 08:54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傳奇人物傳記 風華絕代 物華天寶
此間選取古往今來傳奇人物的傳記與軼事,事不分大小,趣味為先,立意新穎,足以激越古今。
從國務總理到修道士
陸徵祥(1871-1949年),字子欣,一作子興,上海人。中國近代著名的天主教人士,也是著名的外交官。他出生于一個基督教家庭,父親是一位基督教新教徒,曾經在倫敦傳教會工作....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