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易中天、龍應臺等先生的作品及相關評論
字體    

楊恒均:我們需要家長,但不需要大家長!
楊恒均:我們需要家長,但不需要大家長!
楊恒均     阅读简体中文版

嫉惡如仇 從善如流
楊恒均微信號:yanghengjun2013

歡迎分享轉發


在過去兩年里,我的文章中不止一次的出現這樣的問句:你有孩子嗎?而我當時的心情和我們外交部發言人秦剛質問BBC記者的心情一定是一樣的。我們又多少次想大聲疾呼:我們都有孩子,讓我們一起,用生命的代價,保護他們,好嘛?



文 | 楊恒均


工信部推出電腦過濾軟件“綠壩——花季護航”引發網友熱議,隨即卷入世界各大媒體,最后連外交部發言人也加入戰團……在被咄咄逼人的BBC記者追問中國將 強制在新出廠的電腦上安裝過濾黃色和“不健康內容”網站的軟件,外交部發言人秦剛沒有直接回答問題,而是連續兩個反問,其中最后一句“你有孩子嗎”,不但 讓BBC記者啞口無言,也觸動了我楊恒均最敏感的神經……


這句話觸動我,是因為:我有孩子!我的孩子生活在最開放的澳大利亞,而且更巧合的是,澳大利亞是世界上專門為孩子開發和生產過濾黃色和“不健康內容”軟件的最先進國家之一。更有意思的是,我給孩子的電腦也裝上了過濾軟件!


作為一名家長,我深深知道互聯網上的黃色和暴力網站對未成年孩子的影響,一個跳出來的變態的色情圖片甚至可以摧毀一個幼小孩子的健康心靈,這就是為什么最 早出現色情場所的西方國家,不但有少兒不宜的紅燈區,而且在任何一個色情場所的門口都有“18歲以下禁入”的告示。可是互聯網出現后,這一“兒童不宜”的 邊界變得模糊甚至被淹沒了。現在,只要有部電腦,只要會上網,只要家長不在旁邊,一個青春期的孩子只要會打“色情”兩個字,他就能夠看到你玩到80歲也玩 不盡的色情花樣!


所以,外交部發言人的話觸動了我,所以,我支持有這樣的軟件問世,所以,我給自己孩子的電腦上安裝了這樣的軟件……然而,這卻不是發言人的問題觸動我最深的地方——


感謝外交部發言人,說出這么不“外交辭令”的話,說出這么有人性的話,然而,卻正因為他這句話,本來不想對“綠壩”軟件發表任何評論的我,覺得不能不站出 來大喊一聲:同樣因為我們都有孩子,所以,我反對任何由大家長安裝的過濾軟件——就目前已經披露的“綠壩”的有關資料,我——一個急切想保護孩子的父親, 還有更多孩子的家長,要說一句:我們應該反對這樣的“綠壩”!


沒錯,我在澳洲孩子的電腦上裝了過濾色情和暴力的軟件,而且這種軟件絕大多數是免費的,是由政府和一些福利機構資助開發和生產。然而,請大家搞清楚我支持 和反對這兩者之間的最大區別:這個軟件不是由任何權威機構下令裝配到我孩子的電腦上的,更不是政府和某個公司獨家經營,由政府及其支持和信賴的某獨家公司 找出色情和“不健康內容”而加以屏蔽的……


這就是區別!任何西方政府,不管他拿出多少資金資助這類軟件開發,他不但沒有權力強迫用戶使用,事先安裝在出售的電腦上,而且,連尋找色情內容的屏蔽詞都 由各家公司自行決定——因此屏蔽程度和功能也就不同,質量也有差別——而選擇何家公司的過濾軟件,是否需要使用這樣的軟件,這個權力完全掌握在這個世界上最愛孩子、也最想保護孩子的家長們手里!


可是,如果根據目前我們得到的資料看,即將肩負起“保護我們的孩子”的任務責無旁貸、毫無選擇地被另外一個“家長”承担起來了——那就是“大家長”!


我在網絡上稍微做了點調查,查看了一些網站做的民意調查,我發現無論支持或者反對“綠壩”的,似乎都沒有看到點子上。支持的家長們認為這是政府為了保護自 己的孩子,應該支持,卻忘記了,資助開發這種軟件是政府的責任,可選擇安裝何種軟件,以及把何種內容屏蔽掉,卻應該是家長們的責任,也應該由他們來選擇, 而政府沒有在他們電腦上安裝過慮軟件前,他們其實一直在保護自己的孩子。而反對安裝這一軟件的,則給人一個印象,他們連政府出錢開發旨在保護孩子(而不是成年人)的軟件也全盤否定了。


其實,問題的關鍵在于,這類軟件是否被政府壟斷?開發后,到底誰決定裝,誰決定不裝?過慮什么樣的內容?是否電腦到達用戶手里前必須安裝?……到底是由家 長決定,還是由“大家長”決定——這個問題,其實是人類整個文明的最重要的問題,也是當今所有文明國家的根本大法《憲法》集中回答的一個問題。


而外交部發言人和工信部提到的所有那些開發和安裝了這類軟件的發達國家包括美國和澳洲,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孩子的電腦是否裝上過慮軟件,裝上哪家公司的過慮軟件,必須由家長決定,而不是由扮演大家長和“老大哥”的政府來決定,更不能由他們壟斷到“只此一家”!


我告訴你,如果澳大利亞政府或者美國政府在我購買的電腦上事先安裝哪怕是我現在為我兒子安裝的這款過濾軟件,我可以負責任的告訴你,就算我忍氣吞聲,那么,澳洲和美國公民絕對會上街游行,反對老大哥的“監控”,反對“大家長制”的“壓迫”。


也許有人說了,你不是說你也會安裝相同的軟件嗎?為什么政府就不能為你孩子做這件事?你能做,政府就不能做?政府做不是更加有效果?很簡單,我安裝是有選 擇的,在很多屏蔽色情和不健康網站的軟件中,我們家長比較后選擇適合的或者自己喜歡的。如果有某一家公司把我認為非常健康的內容也屏蔽了,或者有哪一家公 司為了奧巴馬的利益而屏蔽了有關美國反對黨(現在是共和黨)的消息,那么我會立即宣布不使用他們的軟件,那么他們會得不到政府的資助,那么他們會倒閉!而 這家公司如果正好是奧巴馬政府的,而且只此一家,那么他奧巴馬總統將要因違反美國《憲法》而不得不下臺!


可是,如果由當今某個政府(例如美國和澳洲)的某個部門壟斷了,找了獨家開發商發展,而且由他們來決定什么是健康和不健康的——結果家長們沒有了選擇,大 家長的決定就是成千上萬個家長們唯一的選擇。那么,他們很可能(注意,我使用的是“很可能”)把一些對國家和民族非常有利,對我們孩子的前途非常有利的消 息也過濾了、屏蔽了,從而讓我們的孩子長大成為一個愚民,一個順民,一個“做穩了奴隸或者正在爭取做個奴隸”的人,而不是我們希望他們成長的那樣——一個 健健康康的公民!


也許有人又說了,扯,你只是說政府“有可能”,這就是說,政府也許不會屏蔽那些真正健康的東西……請你不要說下去了,讓我告訴你世界歷史和現代文明社會的 一個基本常識:一個好的社會,一個有前途的民族最應該做的是防止政府成為監視我們的老大哥,阻止政府成為控制人民思想的“大家長”!這是常識,不是什么復 雜的道理。中國上下五千年的歷史顯示:色情從來沒有折騰我們的人民,但政府卻從來沒有停止過折騰老百姓!色情更沒有摧毀過我們的孩子,可是獨斷專橫卻又不 讓人民批評的政府卻一直在……(此處,老楊同志自動過濾掉一行“不健康的內容”)


如果你認為我在小題大做,如果你認為我在照搬西方的一套,如果你認為我說的是純理論而在現實中不適用,那么,我還可以告訴你,為什么外交部發言人秦剛一句“你有沒有孩子”讓我感觸如此之深——


因為這一句問話,不但直刺我們心坎,而且他簡直是在重復我們在過去幾年反復吶喊過多少遍的同一個問題:你有沒有孩子……


還記得黑窯洞的奴隸孩子嗎?當時有多少家長一邊和我一起流淚,一邊痛斥那些敗類:你他媽的有孩子嗎?


還記得珠三角的童工嗎?你告訴我,如果你是一個家長,看到那些孩子的時候,你最先想到的是什么問題?啊,那幸虧不是我的孩子,我絕對不能讓我的孩子那樣……


還有地震廢墟下的孩子……如果看到這一句你就想刪除我的文章,我倒要問你:如果廢墟下是你的孩子呢?


那是一年前的事了,也許你的記憶模糊了,那么,你不會忘記毒奶粉吧?你有孩子嗎?他從來不喝牛奶?難道他是喝狼奶長大的?


還有,當你看到習水的人民公仆集體嫖宿幼女的時候,你難道不想質問這些很可能成為要為我們孩子過濾色情內容的官員們一聲:你有孩子嗎?


而就在不久前,在巴東弱女子鄧玉嬌被三個男人調戲的時候,我站出來為她辯護,感情沖動地宣判她的行為是正當防衛,結果有人很理智地對我說,你太不理智了。這個時候,我也只是弱弱地問了他們一句:你,有孩子嗎?


……


外交部發言人秦剛的一句問話挑動了我多少思緒?在過去兩年里,我的文章中不止一次的出現這樣的問句:你有孩子嗎?而我當時的心情和我們外交部發言人秦剛質問BBC記者的心情一定是一樣的。我們又多少次想大聲疾呼:我們都有孩子,讓我們一起,用生命的代價,保護他們,好嘛?


可是,我們卻恰恰發現,在上面所有原本需要我們家長保護那些孩子們的事件中,都有一種勢力出現,力量遠遠超過了家長,每當在孩子們受到傷害的時候……他 們,在過濾信息;他們,在屏蔽真相;他們,不是在保護我們的孩子;他們,是在保護一些邪惡的勢力;他們,是在保護那些連孩子們都不放過的利益集團……


如果你有孩子,你一定知道我在說什么了。是的,作為家長,你有責任保證你的孩子不被網絡上的色情毒害,但同樣作為家長,我們卻更要保護孩子不受到更加廣和深的邪惡的侵害!


如果一個家長不能管理好自己的電腦而無意中讓色情侵染了孩子,他只是損害了自己的孩子;可如果一個大家長控制了更廣泛的信息,一旦行差踏錯——中國幾千年 的歷史上沒有多少時間是不行差踏錯的——那么,受到傷害的不再是一個,也不是兩個,甚至不是一群孩子,而是所有的孩子,是我們的未來,我們的國家,還有我 們的民族!


請你記住一個常識:由于電腦沒有管理好,或者某個過濾軟件有了漏洞,讓孩子們受到色情圖片的侵蝕,那只是一件普通的違反刑法的罪責;而一旦由某個“獨家公 司”借過濾色情內容而屏蔽了對他們的“健康”不利的信息,對利益集團胡作非為不利的消息,那么,我們國家的根本大法——《憲法》,則是受到了致命的傷害。


謝謝外交部發言人秦剛的不那么外交辭令卻充滿感性的質問,我想現在,我們都能夠理直氣壯地回答這個問題:我們有孩子!


所以,我們要肩負起一個家長的責任,希望政府學習西方發達國家,能夠拿一大筆納稅人的錢,資助那些有能力開發這類軟件的公司競爭開發和生產各種過濾軟件,供家長們自由選擇。


而同樣作為一名家長,我們不但要反對別人來充當我們孩子的“家長”,更要反對那些把中國所有的家長都當成“孩子”來管理和監控的大家長、老大哥……


我們需要的是家長,我們絕對不需要大家長!


楊恒均 2009-6-10 廣州


2015-08-23 08:55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從國務總理到修道士
陸徵祥(1871-1949年),字子欣,一作子興,上海人。中國近代著名的天主教人士,也是著名的外交官。他出生于一個基督教家庭,父親是一位基督教新教徒,曾經在倫敦傳教會工作....
散文大家曠達風趣
梁實秋(1903年1月6日-1987年11月3日),號均默,原名梁治華,字實秋,筆名子佳、秋郎,程淑等,中國著名的散文家、學者、文學批評家、翻譯家,華人世界第一個研究莎士....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