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體驗人情冷暖,學會永不放棄
字體    

關于他們的故事,所有人都猜錯
關于他們的故事,所有人都猜錯
葵花寶典     阅读简体中文版

明星寫分手或者離婚聲明實在是一樁技術活,寫得不好很容易慘不忍睹,槽點處處,比如前幾天李晨對陣前任張馨予,直指分手的原因是張馨予出軌,被廣泛認定是有失勝者風度。迄今為止,值得人稱贊的還是當年周慧敏和倪震兩個人的分手聲明,那才是最標準最得體也最能文雅的表示“我愿意和誰在一起不關你事”的個性宣言。

周慧敏和倪震相戀19年感情甚篤,雖然倪震偶有不忠傳聞但都無疾而終,引發兩個人最大一場感情危機的是2008年倪震在酒吧和辣妹擁吻被拍,上了雜志,鬧得滿城風雨,讓他們都再無退路。香港媒體稱倪震是“世紀賤男”。倪震自嘲從偷食事件中暴露其“結構上有中年危機”,在雜志上公開道歉,要尋求專業心理輔導調整不忠基因。

周慧敏隨后發表分手聲明,對公眾的廣泛同情,周慧敏毫不領情,她說自己“早已是一位不同面貌的倪震。”相戀將近20年之后,他們之間已經是血肉相連,互相影響和成就,“絕對不是在一般人的準則下相愛,但外人卻總愛把自己的一套價值觀去評價、批判屬于我倆之間的愛情。”

面對倪震的緋聞,她更是大膽說出:“我的伴侶對犯得起這個錯誤”。而對于這句話的意思,“亦只我一人有資格去定論。”

人們習慣了被辜負被欺騙的女人在公眾面前做苦情狀,那才是她們應有的戲份,像這樣不僅不抱怨不譴責,還覺得旁觀者的義憤十分多余,將此視為“很多無比荒誕,狠毒,涼薄的炒作與咀咒”的女主角,還真叫人不太適應。

時間證明,這才是真正的強者所為,即使自己選擇的這個伴侶再糟糕,能在一起將近20年肯定有著外人不為所知的理由。這些理由并不需要向所有的人做交代,因為,她并不是靠旁觀者的同情和支持來維系自己的感情。

既然在一起和外人無關,分開也同樣與外人不相干。兩個人之外,罩著重重疊疊的大幕,將彼此真實的生活與世界隔開。

這種境界,梁朝偉和劉嘉玲也同樣達到了。

關于這段時間一直甚囂塵上的劉嘉玲搬離與梁朝偉的寓所,與同性密友同居,疑似出軌的傳聞,梁朝偉在領取“法國藝術與文學軍官勛章”的時候回應自己根本沒放在心上:“好好笑,我們在一起都這么多年,什么風浪沒見過呢?”

是的,自從他們兩個人相戀,彼此之間的緋聞都沒少過,八卦新聞時不時就斷言兩個人會分手、會離婚,言之鑿鑿,結果都沒有應驗。這一次,依然不過是他們人生傳奇中的又一朵小浪花罷了。

人們為何對這一對諸多猜測,也是因為他們看起來太不同。一個是世俗的、熱鬧的、潑辣的、精明的,混夜店,結交富豪,看起來就像最膚淺勢利的那種女明星;而另一個則是沉默的、優雅的、文藝的、憂傷的,不愛交際,低調從事,看起來更像一個演員而非明星。

在公眾印象中,他的一切都極容易加分,正如她極容易減分。覺得他配她委屈的粉絲,恨不得親自化身王母娘娘,將他們拆散了。張曼玉就是他們配給梁朝偉的和諧伴侶,他們都覺得她和他更配,但2000年兩個人主演的電影《花樣年華》在戛納宣傳,梁朝偉右手牽著劉嘉玲,左手拉著張曼玉走完紅地毯,那是破解傳聞的最佳方式了——看一對男女有沒有曖昧,不就是看他們肯不肯將對方介紹給自己的伴侶見面嗎?現在他左右手各拖一個,兩個女人并不回避彼此,外人還有什么可說的呢?

50年金馬頒獎盛典上,三個人又是雙雙出席,媒體們又等著抓新聞,在一片猜測聲中,劉嘉玲昨主動在新浪微博上貼出在后臺和張曼玉的合照,不用說一個字,輕松破解陳年傳聞。

人和人的相互吸引,常常有著難以解釋的奧秘和玄機。張國榮曾說他們去劉嘉玲家里打麻將,梁朝偉在外面放搖滾樂聽,“梁朝偉喜歡聽rock,嘩!去到他家里,我簡直頭都暈了。”他大概就是那種如大海一般的男人,表面平靜、沉默,內里卻蘊含著無盡的能量等待釋放,這與劉嘉玲的開朗、熱鬧正好契合。梁朝偉自己也說越來越習慣劉嘉玲的性格,“隔不久就有一次那么多人的聚會,我也會覺得蠻開心、蠻好玩的。因為你必須要和其他人接觸,生活在現實世界里,你不是一個仙人,閉關練仙是不行的。”

對于各種傳聞,劉嘉玲也覺得自己冤枉,“我很崇拜梁朝偉,不會出去亂搞的。外邊的人以為我去舞會、去打牌什么的,將來突然變心的那個一定是我,不是啊!”他們和所有普通的夫婦差不多,精心安排著自己的日子。劉嘉玲說他們家每天晚上家里吃什么都是她一手操辦,雖然不會親自下廚,但是會教工人該如何去做。家里瑣碎的事情比如電費、水費還有其他支出也都由她負責打理。她過49歲生日,他在君悅酒店為她慶生,邀請圈中好友160人參加壽宴,她穿著20年前同他一共參加活動的舊裙站在他身邊,衫依舊,人依舊,歲月兜兜轉轉,好似終點又回到起點。

一切沒有那么簡單,又沒有那么復雜,只是一定不要按照別人的劇本那樣來演。就像當年劉嘉玲回應港媒關于她“捉奸”梁朝偉和張曼玉的傳聞時,巧妙作答:“我想這件事情是這樣,這么多年大家喜歡看愛情故事,如果大家喜歡看的話,我們就繼續演下去。”

都說是演啦,又怎會讓世人知道應該如何收場?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總裁多米尼克·斯特勞斯·卡恩是法國政治圈里的“萬人迷”,他曾被曝與女下屬搞一夜情,卡恩自己也很快對公眾承認了出軌一事。但幸好,妻子辛克萊的寬容讓卡恩順利渡過了難關,保住了在IMF的總裁職位。辛克萊大方地原諒了卡恩,在自己的博客中寫道,“每個人都知道這種事情可能發生在任何一對夫妻身上,對于我來說,這次事件已經過去”。一份雜志不無諷刺地評價卡恩夫妻的關系:“婚姻就像一座防衛森嚴的堡壘,無論里面的情況多么難以忍受,外面的才是敵人。”

但這不就是婚姻的意義嗎?每一個人都是在為自己選擇生活,不必一定符合大眾的評判標準,自己的悲喜與得失,也不必處處表演出來,叫別人贊同。人們需要婚姻這樣的堡壘,來收藏自己的軟弱和不堪,當彼此已經看到了這最真實的一幕,有些秘密,就永遠不應該向外說。

這就是婚姻,要有共同的立場,共同的目標,就像周慧敏所說的那樣:“一個人的問題,兩個人去修正;一個人的挫敗,兩個人去承担。我倆是一個團隊的,沒分高低,輸贏也是一體。”

我相信,即使有一天梁朝偉和劉嘉玲會真的分手,也永遠不會以大家所希望看到的方式來分手。他們永遠不會互相抖落彼此的錯誤,他們自會有自己的承担,直到最后一刻,他們依然能夠做到這一點,關于他們的故事,所有人都猜錯。

2015-08-23 08:55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從國務總理到修道士
陸徵祥(1871-1949年),字子欣,一作子興,上海人。中國近代著名的天主教人士,也是著名的外交官。他出生于一個基督教家庭,父親是一位基督教新教徒,曾經在倫敦傳教會工作....
憲政專家民主理論大師
宋教仁(1882年4月5日-1913年3月22日),字鈍初,號漁父,生於中國湖南省桃源縣,中國近代民主革命家,是中華民國初期第一位倡導內閣制的政治家。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新一篇] 七年之恨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