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當代網絡名家選輯
字體    

徐梵澄:閑情 · 認真 · 奈何
徐梵澄:閑情 · 認真 · 奈何
燕南園愛思想 徐梵澄     阅读简体中文版

閑 情

設若阿那化為女士,決不愛這么一種青年男士:

論外貌,不高不矮,不太胖也不太瘦,頭發長長的,梳得發光;眉目清秀,鼻端尖起;面部團團,常傳“蝶霜”之類;一身西服,微微發香,燙的平直,皮鞋是響響的,四季常帶著白手套,口掛紙煙一支,鼻架眼鏡一副,袋中永遠響著銀元……

總之,盡時髦之極致者,棄之如敝屣。

何以故?有深惡故!人固不可以貌相,然那是天生的貌,天生的貌有妍媸,無法可想的;然人總是穿著衣裳的,一穿衣裳,高下之情立見。有普通之所謂高而其實是卑下,庸俗;有普通之所下而其實是高尚,風雅。常人看衣裳而分貴賤,是未曾求之稍深的。看來近代有許多青年,也大可以不必那么穿著。

其次是這種“通品”毫無出息,永遠方方面周到,自己沒有主觀,沒有意見,其心渾渾,其面所以團團。現于面,盎于背,古人注重一個人的修養,是由外面是看得幾分出的,無論其若何深沉。無出息者,是作事不能成功。聽人家的指揮,從來不會有成就的。

其次是這類典型欠深厚,愛也不足,憎也不深。“水性楊花”,古人罵女子,今世移增摩登青年,倒是恰當的。教其聽命既唯唯,性情就大可慮了,既可聽命于我,安知其不聽命于人?所以古人訓練奴才,激勵忠節,自有深意。

還有一層:是善的從來不美,美者從來不真,真,善,美三者永遠不能聯合。如真有所謂愛,不從美生,而從真生,從善生。這種種摩登風度不過如浮煙,一忽兒就沒有了。

有這幾種根據,所以深惡痛絕。


——1934.05.29 《申報·自由談》

認 真


埃及文化久已堙沒了,而金字塔巍然獨存。矗立在沙漠中間,使人想起當日的豐功偉烈。——為什么金字塔會建造起來的呢?是因為古代埃及人“認真”的緣故。

但中國人對于生活的態度不同,“戲場小天地,天地大戲場”。大家自以為生旦登場,有意無意的在做戲。既在做戲,當然無所謂認真的道理,大家假一通,糊糊涂涂罷了,不是名士鄭板橋的橫幅到處掛著么?文曰:“難得糊涂”。

然糊涂如不是天生而要裝作,也要認真才行,鄭板橋雖然好像玩世,但骨子里是非常認真的,否則他的字畫絕不會有那么高深的造詣。而其藝術之所表現,一點也不糊涂。一到近代喪亂滋多,是非風起,人的精神處處遭打擊,每因受壓迫,便只得頹唐起來,不認真算了。

算來只有佛教是主張空寂的了,但大乘緣起正理,正反對取空相而起貪著,于畢竟空中生種種過,并不能作不認真的解釋,懶惰的護符。只看多少學佛人的辛勞,便知他們的目的并非做戲。五霸七雄丑末耳,誠然但將釋迦,耶穌,及中國之老,莊,申,韓,扮起丑末來,終于有些不稱的。

我們中國人的精神何嘗會不認真呢?醫生之診病,絕不寬恕病菌,使病人容留些疾病在身;黨派之傾軋異己,也毫不容情,只差不到“鞭墓”的地步;爭錐刀之末的小販,分文之清楚,比西洋會計師還精明。只有國家大事難得糊涂,強敵在前,不許認真,只得罷休了。

不認真有幾種說法,一是向壓迫者說的,被打而無力還手,請不認真算了吧,這是求饒的呼喊,雖失敗而有生機;一是向自己說的,成了道地的糊涂蟲,永無救治;一是向給自己打到的人說的,是一種麻醉藥,使人安心當奴才。——此外則許多人在做戲,行使偽鈔,或專演空城計,是認真不起來的。

認真的生活也許太多苦痛吧,但只有這才是生路——金字塔不是隨便建筑起來的。


——1934.05.11 《申報·自由談》

奈 何


相傳有過這樣的笑話:王荊公常不洗頭面,面目黧黑,非常難看,侍者進澡豆,請他洗臉,荊公說:“天生黑于予,澡豆其如予何”!“其如予何”,翻成白話,便是“將奈我何”!或“將把我怎樣”!孔夫子說過“桓(魁-斗+〔踓-足〕)其如予何”!王莽也說過“漢兵其如予何”!皆是到了沒有辦法的地步,這么說的。

如果要在“幽默”項下舉例,這倒是極好的例子。

不過這種氣分,在近代也不多見了,一味崛強,貫澈到底,也略有外強中干的意味,矯情鎮物的嫌疑。這種話說出了當然使人覺得可笑,然雖到了這種地步而不說出,那情況是多的。

這妙法一經傳布開去,實行起來,天下就要不平安了。當然,聰明人只當他“幽默”,一笑而已;傻子就會認真,處處崛強起來,“其如予何”呢?許多地方要使人弄到沒有辦法的。

那精義,就是無所畏了。最高的限度不過一死,死后怎樣無從知道,姑不必論,但每人只有一生死,卻是的確的。世間事無論真幻,最大無過于生死之情。如果有所畏,畏到極致也無非怕死而已。然而孔夫子早不怕死了,王莽也不怕,王安石更不怕,好像說:我生來是這么一個人,你們這班東西將奈我何呢?所以王安石說:天變不足畏,人言不足恤,祖宗不足法!

時下無論“站在那種立場”看,中國的確近于危亡,然就正需要一班不怕人,不怕鬼,不怕三教九流,高文典冊,金科玉律,炸彈手槍……的人,擴充仁道的精神,動手救這危亡的民族!

當然,也還得不怕“澡豆”!


——1934.05.19 《申報·自由談》


2015-08-23 08:55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為傳統文化招魂
錢穆(1895年7月30日-1990年8月30日),原名恩,字賓四,江蘇無錫人,歷史學家,儒學學者,教育家。錢穆對中國古代政治制度有良好觀感,認為中國傳統政治非但不是君主....
為元首清廉不阿至情至性
林森(1868年—1943年8月1日)字子超,號長仁。福建閩侯人。1868年出生于福建省閩侯縣尚干鄉,1884年于臺北電信局工作。1902年到上海海關任職,其間參加反清活....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