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歷史思潮 >>> 民初教育及人才培養
字體    

畢節兒童自殺誰的責任最大?
畢節兒童自殺誰的責任最大?
天涯觀察     阅读简体中文版

撰文|別了還來

來源|關天茶舍


畢節又出現留守兒童死亡的事了。2年前5個留守男孩悶死在垃圾箱里的悲劇也發生在畢節。9日四兄妹喝農藥自殺的事,更顯得凄慘,因為這事能讓人產生太多不幸的聯想。他們的母親三年前“被人拐跑”,父親今年3月出去打工,電話一直打不通。13歲的哥哥領著3個小妹妹,最小的只有5歲。他們每天靠玉米面過活。


他們的自殺讓我產生很多聯想。更多人想到了四兄妹凄苦的生活,這自然是自殺的原因之一。不貧窮,也許母親不會被“拐跑”,父親也不會不顧4個年幼的孩子外出打工,悲劇就不會發生了。可是當地官方說,平時幾個小孩生活自理,不愿和村民交流,家中還有1000多斤玉米和50多斤臘肉,低保卡上有3500元,4月父親還寄回700元錢。意思就是不是窮死的。因為難以忍受貧困而自殺的成年人很多,但對死亡的概念還很模糊的兒童來說,原因更為復雜。也許他們一直活在被歧視的環境中,也許哥哥曾經在學校里被人欺負了,是一個自尊心很強的孩子。而且在這個最需要母愛的年齡,母親不見了,父親也長時間沒有音訊,4個小孩自然會產生被拋棄的感覺,也許他們已經認為自己被遺棄了。本來就有母親被“拐跑”之說,恐怕大一點的小孩會認為媽媽不要他們了——在很多家庭,母親無法忍受貧窮不辭而別的,都說被拐跑了。所以,小孩更容易認為連父親也不要他們了。于是,最絕望的哥哥便欺騙3個不諳世事的妹妹喝下了農藥。當然,這樣的年齡對喝農藥的后果一無所知,所以有可能他們并不想死,他們只是想以此嚇唬父母,引起他們的重視和愛撫,結果造成了悲劇。這一悲劇的發生大家都有責任,可是誰應該承担更大的責任?


沒有遇上戰爭、或者大饑荒,幾乎不可能發生比這更凄慘的事,但它確確實實發生在我們這個還算繁榮安寧的國家。三十年前的貧困農村,大部分家庭都有四個以上的小孩,多的達10個,大家餓得面黃肌瘦,也沒有發生這樣悲慘的事。四兄妹之死,這個父親自然是第一責任人。但他不應該是最沒有良心的父親,因為妻子被拐跑是3年前的事,說明這位父親獨自一人照顧著最小只有2歲的4個兒女生活了3年。他也許實在忍受不了這樣的生活而選擇逃避,也許聯系不上是舍不得買電話或交話費------太多的可能我們無法猜測。他外出打工時難道沒有將4個兒女托付給誰?卡上有這么多錢,外出之前為什么不多一些大米,難道畢節人喜歡吃玉米面;為什么不多取一點錢留給孩子們,偏要剛出去一個月便寄錢回家。也許鄰居和村民們對四兄妹很同情,但都是自顧不暇的窮人,最終選擇眼不見心不煩的冷漠,平時大家都不聞不問。父母不得已將年幼的孩子留在家鄉外出打工的,總會把孩子交給爺爺奶奶,或者交給信得過的親戚朋友照顧。因此,留守兒童缺少父母的管教,壞毛病很多,就像一個鄉村老師說的一樣:不聽老師的話,不完成作業,逃學、抽煙、喝酒、打架、偷盜的很多都是留守兒童。全國有6000多萬留守兒童,有1000多萬人一年見不到父母一次。溺水、觸電、被猥褻的,我們不知道的應該還很多。留守兒童的問題沒有足夠好的辦法解決,中國將生產多少社會渣子,制造多少社會問題,出現多少這樣的悲劇?


這4個小孩子的父親必須大罵特罵。可是我們理性地想一想,留守兒童的父母為何如此無奈?我國的工化和城鎮化將大量沒有希望靠土地過好日子的農民趕到城市,可以說沒有農民工,就沒有日新月異的城市,沒有世界工廠,也沒有中國速度。這一切,難道給予他們低廉的工資就可以心安理得了?特別是聽到畢節這類留守兒童的不幸時,政府應該更加感到欠農民工的太多太多了。我們天天叫嚷著不能歧視農民工,要關心農民工和他們的子女,可是他們的處境恐怕還不如10多年前,老一代的農民工,還可以掙一些錢回去蓋房子,現在的農民工有這樣的可能嗎?幾年過去了,甚至10幾年過去了,他們仍然像初到城市時一樣一無所有。城市沒有接納他們的真正意思,他們卻不得不在城市里討生活,不得不把孩子和老人留在農村。多威武的第二大經濟體啊!如果這些最貧窮、最弱勢的人都這樣悲屈、沒有尊嚴地活著,我要問:國家的發展究竟為了誰?


2012年5個兒童死在垃圾箱的事件曝光后,畢節政府不是說,將立刻對全市留守兒童進行逐一排查,設立留守兒童專項救助基金,采取一對一的幫扶措施嗎?現在又發生這樣的悲劇了,救助基金到哪里去了,一對一的幫扶幫到哪里去了?在全國,發生在留守兒童身上的不幸還少數嗎?民政、福利院、救助站、扶貧辦、紅十會等政府機關和慈善機構到哪里去了?除了最小的沒有到上學的年齡,其他3個小孩怎么就不上學了,教育部門關心過嗎?村委會到哪里去了?善良的村民到哪里去了?事件發生了,當地政府還會做出好聽的承諾。這種靠嘴上的承諾支撐起的政府責任心,永遠只可能是冷漠的。恐怕這件事除了4個小孩的父親必須担責以外,和政府一點關系都沒有,因為標志著政府關懷的低保卡上有錢,吃玉米面、輟學是家長的責任。代表社會的村民更不需要為他們的冷漠承担責任。那個在救助站變成干尸的9男童還好一些,有關部門調查后決定:他用自己的智障承担70%的責任,救助站承担15%,他們的父母承担15%。這幾天畢節政府恐怕在絞盡腦汁應對各方的置疑。


要想讓這樣的悲劇少發生,建立法制化的救助、追責、處罚等制度和機制勢在必行。在很多文明的國家,發現這樣的孩子和父親,就應該用相關的法律,勒令其做到撫養監護的責任,像他這樣長時間沒有音訊的父親,應該立即剝奪其監護權,同時追究法律責任。要建立留守兒童監管機制,村委會和居委會有向救助站、福利院等有關部門報告情況的責任,接到報告后,相關部門應立即啟動救助、收養、追究監護人責任等程序。也要教育居民積極舉報。哪個環節沒有即時發現情況,沒有即時救助,就要追究相關人員的法律責任。我們都知道,中國有相關的制度和經費,但沒有形成解決問題的機制,也很少有公職人員被追責,所以這些制度形同虛設。輟學、不讓孩子接受義務教育,本來就是違法的事,這樣的事當地教育部門認真過嗎?出問題了,當地政府只會虛偽地作出承諾,當時有一些行動,時間長了,事件冷卻了,便沒有人注意這些問題。當然,最根本的解決辦法是,沒有留守兒童,特別是要杜絕畢節這種無人監護的兒童,讓農民工和他們的家人都能在工作的城市生活。


2015-08-23 08:55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為傳統文化招魂
錢穆(1895年7月30日-1990年8月30日),原名恩,字賓四,江蘇無錫人,歷史學家,儒學學者,教育家。錢穆對中國古代政治制度有良好觀感,認為中國傳統政治非但不是君主....
革命先行者民國之父
孫中山(1866年11月12日-1925年3月12日),本名孫文,字載之,號日新、逸仙,廣東香山(今中山)人,是醫師、近代中國的民主革命家、中國國民黨總理、第一任中華民國....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