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是不想今后思念著你跳廣場舞

歷史思潮  >>>  名人論史——近當代作家的史學觀點


文/六神磊磊

題圖:《一個》 繪圖:雪婷畫畫


幾天前,河北有一位公安局的政委在辦案中犧牲了。他的妻子很悲痛,跳樓身亡。


很慚愧,當時我正在成都,在九眼橋,為沒找到女流氓而困惑。


我覺得自己就像林俊杰唱的一樣:不懂怎么表現溫柔的二貨們,還以為殉情只是古老的傳言。


對于這位輕生的女士,我看到不少人這樣說:“這個母親太自私了,太沒有担當了,哪能選擇這種極端的方式來化解悲痛,也對不起犧牲的丈夫……


一定程度上,我理解這種說法。你要是問我對殉情這事怎么看?我也一樣會告訴你:很惋惜,很不值。


我甚至覺得殉情這個古舊詞兒都不該屬于我們所生活的世紀——在這個世界上,絕對沒有一個男人,能好到值得女人用死追隨。反過來也是同理。


馬爾克斯有一本小書叫《枯枝敗葉》。書上說,當一個人的伴侶死了,就在墻角種一株茉莉足矣,這樣每當你看到花時就會想起他或她。


所以,從這個意義上,你可以說這位妻子欠理智、太脆弱、不勇敢。


理論上,她也可以種一株茉莉,然后像革命戰士一樣擦干眼淚,抬起頭來,英勇活下去。


然而,你可知道,就是那個舉出了“茉莉法”的馬爾克斯,還曾說過另一句話相反的嗎?


“如果說死亡對于我還有什么遺憾的話,那就是不能為愛而死。”——《霍亂時期的愛情》


在金庸的小說《雪山飛狐》里,有一個極其出色的女性,叫做胡夫人。她的丈夫就是大俠胡一刀,她本人武功高強,做事果斷,不讓須眉。


胡夫人還很美麗,比胡一刀的顏值高多了。書上說:“這一男一女哪,打個比方,那就是貂蟬嫁給了張飛。”


然而,當丈夫不幸慘死后,胡夫人選擇了把幼子塞給別人家帶,自個就此尋了短見,遺言是:“我就偷一下懶,不挨這二十年的苦楚了。”


讀到這里,我們當然無比惋惜,強烈為她不值;我們當然無比希望她忘掉男人,好好活著。我猜如果泉下的胡一刀知道老婆為他自殺,估計要氣得活過來。


但是,你能簡單地說胡夫人是太自私、沒担當、不理智嗎?


我們畢竟不是她,不是當事人,無法切身體會她的痛苦。我們無法真正了解她和丈夫的感情有多深,一起經歷了多少事。


人不是機器,人有承受的極限。你愛的人突然永遠不在了,想想都覺得恐懼。有些短時間里的劇烈傷痛,TVB的臺詞無法治愈。


隨手丟過去幾個“不敢担當”“不負責任”的帽子,很簡單,也很正確。然而,當一名女性已然作出了令人痛惜的選擇,當事件已經發生、無可挽回,相比于簡單隨意扣幾個帽子,我總是試著去理解她。


我不能為逝者代言,也不好揣測那位女士輕生前的思想活動。但也許當時大概會是這樣的:


我知道,時間可以沖淡一切。


我知道,我身上還有責任,家里還有好多事。


我也知道,如果尋短見,有人要講我沒担當、太自私。


我還知道,如果活下去,一些年之后,我可以淡淡地一邊思念著你,一邊跳廣場舞。


但是我不愿這樣。今天的這一關,我過不去。


有句歌詞怎么唱的來著:


說得容易,

怎奈人間際遇。

“六神磊磊讀金庸”書名征集活動中獎名單:

兜率《點時成金》、響子《人武人六》、一花一華《金庸也是醉了》、光《誰說沒槍頭就捅不死人》、大米吳《神回復》、@李上往來《殘劍飛雪笑忘書》、張文《江湖不退潮》、jassion《在江湖上俯視過》、呂晶《客官請上坐》、臧文濤《欲練神功》

10位請后臺留地址,贈簽名書。有簽名本,拼人品……



六神磊磊讀金庸 六神磊磊 2015-08-23 08:55:04

[新一篇] 鄭和朋:周永康“大老虎”變“白頭翁”?

[舊一篇] 劉震云的“段子”煉金術:一句真可以頂一萬句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