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人詩選:收信者獨守深山,寫信者死于流逝 鳳凰詩刊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題圖摘自《寫真物語》


周公度

《薩特信箋》


這封信只有一句:

“你是我的唯一”


以我的深吻封緘

請分別送至——


米歇爾·微安

海萊娜

卡爾曼·科隆巴

萬達

我的養女奧萊特·艾卡姆

和西爾維?·勒邦


還有你

西蒙娜·波伏娃。


落款:

Jean Paul 薩特。1980。



侯馬

《老女人》


車流如梭

老女人

橫穿馬路

本世紀最后一雙

三寸金蓮花 使

交通中斷

堵了千輛車

一群警察

滿面流汗

持杖渡河

保持女性特點

但 毫無美感

老女人

平靜 緩慢

一千個司機

沒有鳴笛

一個老女人的路

一個老女人的

一段橫路



王單單

《尋魂》


阿鐵 男 21歲

1995年農歷7月14日

于四川西昌打工

溺水而死 十多年來

魂散遠方 尸骨未還

離開故鄉時

身著的確良短袖

舊牛仔褲 破解放鞋

身高170厘米 面黃肌瘦

尖下巴 愛笑 操鎮雄方言

但凡死去的親朋好友

請在陰曹地府幫忙尋找

若遇之 望轉告

他的母親

現在老了



沈遇

《一個男人泡著情死未遂的水》


老城區的畸人很多

新建的廢墟畸人很多

小工廠里畸人很多

婦產科的畸人很多

麥當勞的畸人很多

陽臺上的畸人很多

遛鴨子的畸人和遛瘤子的畸人相遇了

他們談論了舒爾茨,在一處淺淺的河里,

一個男人泡著

情死未遂的水



谷禾

《慶典記(20)》


秋日之后,草野歸于寧靜

打馬走過的人

帶走蜜蜂的信件,也帶走少女的羊群


就像眼前的這條河,帶走河水

睡蓮,也帶走了

接近無限透明的蔚藍


秋風把天空灑掃的纖塵不染

四散的云朵

又聚拢來了,定格成他眼睛里的白內障


福利院里空無一人

不遠的煙囪里

飄著一個時代的裊裊青煙



陳有臏

《書信》


在昨天的流水上

寫一封書信

寫信者死于流逝


在昨天的秋風中

寫一封書信

寫信者死于吹拂


收信者獨守深山

死于墓碑

死于等待


送信者牽騎病馬

死于路途

死于奔跑



張二棍

《老大娘》


大炕寬,大炕長

大炕睡個老大娘


太老了,就一個人

糊涂地活著

就羞澀地

把前些年

準備的壽衣

里里外外

又穿了一遍

仿佛出殯

也好像出嫁

骨骼



鳳凰讀書 鳳凰詩刊 2015-08-23 08:55:11

[新一篇] 我曾經狂熱地愛過她 詩歌

[舊一篇] 梁實秋:假如住在一位詩人的隔壁 鳳凰詩刊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