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歷史思潮 >>> 民初歷史變遷觀察
字體    

偷槍的意外結局 最終進了研究院
偷槍的意外結局 最終進了研究院
鐵血軍事     阅读简体中文版

前言
鐵血軍事
部隊丟槍是頭等大案,這種案件都是直接上報到總部、大軍區,非要查個水落石出的。
關注“鐵血軍事”,有趣有料內容及時分享!


管理員藏槍
90年代中期,當時社會上剛剛開始嚴控槍支,很多個人家里還都有獵槍氣槍等,我那時記得還和朋友去參觀過某地的打獵協會,單筒雙筒小孔徑都有,甚至還有借來的56半。很多武裝部和部隊的軍械庫里保存了相當數量的老式槍支和過期彈藥,彈藥銷毀就可以,但是槍支就需要集中收集后到就近的鋼鐵廠融掉,就是在這個環節,負責押運槍支的管理員和負責工廠融毀的工人私藏了若干59式手槍。當時并沒人察覺,后來這名管理員轉業回地方后給別人顯擺自己的收藏品,恰逢開始嚴格控槍,被公安順藤摸瓜的找了過來,兩個人每人私藏了4支槍,但幸好是沒造成什么后果,人也都是正經人,但仍被各判3年,教訓深刻。
搜山半年找槍
部隊如果在正常時期丟槍是很有規律可循的,至少是可以方便接觸的槍支彈藥的重點單位和重點人,查人簡單可有時找槍就很費勁。我們當時軍械股在春季安全大檢查時發現槍械庫丟失56式沖鋒槍一支,立即作為大案上報,逐個進行排查,不到一個月就基本鎖定了當時軍械股一名已經退伍的老兵,配合地方將其抓捕并審訊后,其供述了準備盜槍退伍回家打獵的作案動機,但非常堅決的說當時盜槍后很后悔后怕,臨走前隨便把槍扔到了山溝里,具體哪忘記了。
這就開始找槍,發動所有人漫山遍野的拉網式找槍,小半年有余都沒結果。槍找不到就不能結案,那段時間軍務部門焦頭爛額。大概是夏天的時候,保衛股長一天坐車進山,路過軍械庫前面的一個小橋時突發靈感,回去就組織人到河溝里摸,果然下午的時候摸到了一支裹著塑料布的56沖,經查確系丟失的槍支,終于算是結了案。
眾目睽睽之下偷槍
上軍校時,我們學校發生了一起讓人瞠目結舌的盜槍案件。這起案件奇特在于發生在幾百人眼皮子底下,發生在射擊場上。入校后我們要進行手槍射擊練習,槍械教研室組織全校學員分批射擊,當天人員眾多,射擊地線前面課桌一溜擺開,每張桌上放一支54和3個彈夾,按照教員口令逐個到位射擊,就在我們剛打完都在交頭接耳聊天時,忽然聽到靶場值班員吹緊急結合的哨子,然后副院長要求全體起立立正站好,這一站就是2個多小時!!!!快站到晚上時才知道原來是丟槍了,每個人都間隔2米開始搜身,到晚上7點多也沒找到。當然不到一個星期就破案了,是一個站在最靠邊的學員看到自己是最后一組滿員射擊的,隨手把槍扔到靶場的沙地上,用腳撥沙子把槍埋了起來,當時組織的教員也是粗心大意,反復叫了接近一個大隊時才發現槍支丟失,害的我們集體挨罚——————當然這事處理的非常嚴重,相關人員全部受到了嚴厲處罚。我后來總是回憶起這事,說明越是在人員多,管理嚴的情況下,反而越容易出問題。
震驚全國的丟槍案件
當年這起丟槍案件確實震驚全國。恰逢黨的十幾大前夕,某部軍械庫哨兵被犯罪分子襲擊身亡,被搶81-1自動步槍一支。下午3點左右案發,6點時根據公安部門技偵判斷,犯罪分子就在我們單位附近。這下可好,各種分析都來了,有的說是報復社會的,有的說是報復部隊的,有的說是內部人,熟門熟路的摸過來大開殺戒的,6點半全體干部配發武器在營區各個部位布防,當晚不著軍裝一律不準進入營區,幾十年不見的規定了夜間值班口令,公安的特警(我是那時才頭回見到公安的特警隊伍,當時感覺很像CS,從上到下都象)和便衣把我們營區外墻和周圍路口圍了個水泄不通。晚上12點在營門口觀望時還能看到馬路上有賣報紙和修鞋的,呵呵公安便衣同志非常辛苦!!
第2天警報就解除,后來破案后才知道當晚犯罪分子已經乘火車去了外市,下火車后在車站旁邊休息時,碰上車站聯防隊員查身份證,兩個人成了驚弓之鳥,把搶來的槍隨手丟到了旁邊的泄洪溝里逃散,一人后來畏罪自殺身亡,一人后來被一名交警抓獲(當時通緝令已經到處貼開了)。但找槍又成了一個棘手的問題,也是時隔20余天才從淤泥里摸出來的。
阿滿的丟槍親歷
79年我所在的部隊,打到越境內柑塘周邊后不久,就開始撤軍了。撤軍伊始,作戰部隊邊撤邊交替防御,還有部分工兵、運輸分隊對越軍各種軍事、工業、(越南)國營物品、設施能帶走的就帶走,不能拉走的一律摧毀。一位與我關系甚好的師后勤正連職車管助理員,他參與了此項任務。既具體組織裝卸運輸,也參與工兵們放置炸藥等。總之那幾天他又忙又累,幾乎沒怎么合眼睡覺。待把一切差不多搞定后,爬上后撤車隊的一輛汽車,任憑汽車如何顛簸仍一路呼呼大睡。他這一覺昏天黑地,直睡到回國進入邊陲小鎮集結地,終于醒來但見自己全身上下、灰頭土臉,趕緊跑到附近小溪脫個精光、洗個痛快。回到岸上抖了好一陣子衣服的灰,再穿戴完畢習慣性整理著裝,挎手槍套時才突然感到這槍套怎么輕飄飄的?打開槍套⊙﹏⊙b汗就下來了——槍沒了!關鍵是根本就無法確定槍是什么時間段就遺失了,然后這槍就怎么也找不到了。于是原本給他報請的二等軍功章也沒了蹤影,等來的是處分和所在軍內通報批評,戰后不久他就轉業了,這哥們算是倒霉到家了。現在每每聊起此事,他總自嘲地說“只是槍丟了、眼看到手的軍功章也沒了,但至少腦袋沒丟、胳膊腿沒少。知足吧!”
報復班長偷槍
我部在老山防御已是進入尾聲,中越雙方一線部隊除了小打小鬧,都有意識地減少大的軍事行動。到了第二年年底,部隊內已經流傳我部很快要撤回,把陣地交接給邊防部隊。可有一天近中午了,二營前沿突然又響聲大作、槍炮齊鳴,好久都沒有聽到前沿這么熱鬧,持續了約1小時,一切又歸于平靜。這是搞什么呀,既沒聽說越軍最近有什么軍事動向通報,越軍搞偷襲也恐怕不會選擇大白天的中午。更沒聽說二營最近會有什么軍事行動。我們趕緊與團部聯系,詢問發生了什么事?要不要做什么準備?

結果才知道事情的原委。原來這天,二營5連某班長偶然發現自己的槍不見了,開始并未在意,以為哪位兵好心幫他搽槍,放到哪個貓耳洞里了。結果到處詢問和尋找都未找到自己的槍。這才覺得大事不妙,只好向排長匯報。排長一聽果然大怒:你這班長,打仗打得連自己的槍都弄丟了!你TMD打得什么仗!再一想:陣地就這么屁股大一塊地,槍怎么居然會不見蹤影?! 于是把整個排的各個掩蔽部、貓耳洞翻了個底朝天,仍舊一無所獲。得了兒,無奈向連長報告吧。連長剛聽到這樣的報告簡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守在陣地里手中的槍居然會丟失了!傳出去不是天大的笑話嗎。恰巧團保衛干事在連部,連長拉著干事一起來到這個排陣地。與排長一合計:這槍肯定是他們排或班里某人干的缺德事。先問班長誰對他有意見。班長說,一線狹小的工事空間里的戰士們,日復一日在過著十分單調枯燥的生活。這樣的生活,使他們彼此間的容易產生小摩擦。

班里戰士他這個班長幾乎都發生過矛盾。不過這種小摩擦中,一名士兵他曾打過一架,這位士兵當然打不過班長吃了些虧。保衛干事說:那好,讓連長和我與那個兵單獨談話。保衛干事不是吃素的,對那位士兵連詐騙帶恐嚇、三言兩語然后那兵就竹筒倒豆子:打架吃虧后,每日就琢磨報復班長:拿槍打死班長?班長打死了,我也要被槍斃。既沒那么大的仇恨,也就沒必要干這絕的事。干脆乘班長不備,把班長的56式甩到陣地前的灌木從中,槍丟失了班長錯大發了,自然吃不了兜著走。 連長哪個聽得,是又可氣、又可笑。保衛干事上報團部,請求前出陣地找回槍支。團里當然批準了,結果一干人馬前出,工兵小心翼翼排雷,其他戰士到指定的地方尋槍。越軍觀察哨自然看到中國軍隊前出陣地了,于是打了機槍、還招呼迫擊炮打了數發炮彈。為了掩護找回槍支,團里上報前指后予以火力壓制回擊。還好,槍甩得不遠、找到后立馬回撤,沒有弄出傷亡等意外。只是,事情鬧成這么大動靜。二營那個連,上至連長下至士兵,都不同程度受到處理。

自造連發手槍
某網友所在某廠在上90年代末停業改造其間閑置了一些廠房和機器, 平時由幾位師傅負責值班維護保養。但有一位師傅家里沒人,就帶著小孩上班, 沒想到這小子居然背后偷開機器, 私造了二把手槍, 被另一位師傅發現, 本來為了這父子的前途那位師傅保密不說出去, 但沒多久這兩位師傅發生糾紛爭執, 才把這事捅出去, 傳到公安那里, 最后公安聞訊上門搜出了那兩把槍.。
父子倆一起被罚! 那兩把槍經公安驗視,一把有缺陷不能擊發, 另一把居然可連發,就是扣著板機不放能把一整彈匣的子彈打出去! 子彈是9X19的。
值得一提的是, 那小子后來進了某研究所算是有出息了! 他老爸因此丟了工作, 出獄后開了個五金店.。


2015-08-23 08:55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傳奇人物傳記 風華絕代 物華天寶
此間選取古往今來傳奇人物的傳記與軼事,事不分大小,趣味為先,立意新穎,足以激越古今。
民族主義思想大師
章太炎(1869年1月12日-1936年6月14日),原名學乘,字枚叔。嗣因反清意識濃厚,慕顧炎武的為人行事而改名為絳,號太炎。中國浙江餘杭人,清末民初思想家,史學家,樸....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