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上春樹的小確幸

時代作品  >>>  文章華國詩禮傳家—精彩書評選

村上的“小確幸”和我的“小確幸”


“小確幸”——微小而確實的幸福。能否被收入日語辭典我無法預測,反正確是村上春樹一個小小的發明。最先出現在彩圖隨筆集《朗格漢島的午后》(1984),指的是抽屜中塞滿漂亮的男用內褲(pants)。后來至少在《村上廣播》(2001)這本我剛譯完的隨筆集又出現一次,指的是棒球賽開始前在小餐館一邊手抓生魚片喝啤酒一邊看廚師做“粗卷壽司”。但最詳細的一次,應該是1998年10月8日1:32PM回答網友提問的時候。一位四十一歲的女秘書請村上介紹他的小確幸,村上說他的小確幸多得數不勝數。容我編譯如下:



買回剛剛出爐的香噴噴的面包,站在廚房里一邊用刀切片一邊抓食面包的一角

清晨跳進一個人也沒有、一道波紋也沒有的游泳池腳蹬池壁那一瞬間的感觸

一邊聽勃拉姆斯的室內樂一邊凝視秋日午后的陽光在白色的紙糊拉窗上描繪樹葉的影子

冬夜里,一只大貓靜悄悄懶洋洋鉆進自己的被窩

得以結交正適合穿高領毛衣的女友

在鰻魚餐館等鰻魚端來時間里獨自喝著啤酒看雜志

聞剛買回來的“布魯斯兄弟”棉質襯衫的氣味和體味它的手感

手拿剛印好的自己的書靜靜注視

目睹地鐵小賣店里性格開朗而干勁十足的售貨阿婆


以上9個“小確幸”,第3個第8個最為感同身受,第5個最為求之不得。其他雖可認同,但大體與己無關。


我當然有我的小確幸。以暑假在鄉下為例,如清晨忽然發現自己栽的牽牛花舉起了第一支紫色的小喇叭,如中午鉆進黃瓜架扭下一根黃瓜沒洗就“咔嚓”一口,如傍晚時分從地里拔出一根大蔥輕輕拉下帶泥的表皮而露出白生生的蔥白。就時下而言,如靜靜凝視一片金黃色的銀杏葉曳一縷夕暉緩緩落下,如散步時發現山路旁一簇野菊花正在冷風中揚起楚楚可憐的小臉,如面對山坡一支隨風搖曳的蘆葦時忽然猜中它的所思所想。再以上課演講為例,如自己的某一句話如石子投入湖水一般使學生臉上現出釋然的表情,如演講當中臺下前排正中有一位面容清秀而文靜的女性不時盯住自己,如講完簽名時有個男孩拿出一本不是我譯的村上而是我自己寫的書要我為他的女友寫一句祝你生日快樂……。


最后還是要引用村上的話:沒有小確幸的人生,不過是干巴巴的沙漠罷了。


選自林少華博客




楚塵文化 林少華 2015-08-23 08:55:14

[新一篇] 慢品好書 《獻給阿爾吉儂的花束》

[舊一篇] 野夫:1980年代的愛情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