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易中天、龍應臺等先生的作品及相關評論
字體    

楊恒均:誰能告訴我,大陸民眾是什么級別?
楊恒均:誰能告訴我,大陸民眾是什么級別?
楊恒均     阅读简体中文版

嫉惡如仇 從善如流
楊恒均微信號:yanghengjun2013

歡迎分享轉發




文 | 楊恒均


級別和深圳市長一樣高的猥褻嫌疑人


深圳一位涉嫌猥褻女童的58歲官員在遭到家長質疑的時候,叫出驚天地、泣鬼神的一句:我是交通部派來的,級別和你們市長一樣高,……你們這些人算個屁呀!


這個官員是否猥褻女童需要公安調查,但掐脖子的事好像是干過了,而且還當著好多人都面說出了這句話。后來有比他“級別”更高的官員出來道歉,說是這位深圳海事局的喝高了。這話我相信,因為對這種長期受到教育的官員,只有喝醉了的時候,才會說出真心話,否則,他們滿嘴謊言,說的比唱的還好聽。


這位官員酒后吐真言,讓中國民眾再次受到了刻骨銘心的教育。說實話,如果他不是在猥褻一個女童后,說出來這樣一句關于自己“級別”的話,我們有理由有辦法有能力憤怒嗎?例如當他用這樣的話壓制民眾,用這樣的話耀武揚威,用這樣的話以權謀私、營私舞弊的時候,中國的民眾有幾個有渠道、有辦法、有能力、有膽量對抗一個——和你們市長一樣級別的官員?


中國社會日益呈現官民分化和官民對立已經是不爭的事實,雖然這是中國幾千年的宿命,但不要忘記了,人類社會進入到21世紀了,我們周圍的世界已經突飛猛進,中國也不能走回頭路了。可是在一些官員心目中,不但官員高人一等,而且官大一級壓死人。在一個深圳市,他喊出了“級別和你們市長一樣高”就可以壓住平民百姓了,這次之所以沒有壓住,弄得滿城風雨,恰恰在于“酒后吐真言”。大家可以想一下,如果他不說這句話,如果不是有很多不屈不饒的目擊證人,如果他只是暗暗用自己那“和市長一樣的級別”來對付普通百姓,會是什么結果?


如果你是生活在我們這塊神奇土地上的民眾,如果不是生活在某個利益集團的象牙塔里,你的經驗絕對會讓你對這樣“級別”的官員的能力深信不疑。別說級別都和“市長一樣高了”,就算一個小鎮長、處長、科長、股長,也絕對可以擺平民眾的。


寫到這里,感到有些悲哀,禁不住想問一句,在這些官員眼里,中國民眾到底是什么級別?


無論從我們的憲法還是每年從中央到地方的各種文件,中國民眾的在他們口中都是“級別”最高的,他們就是為民眾服務的,他們是民眾的“公仆”,他們所做的一切都是代表民眾的,最后干脆直接說,他們就代表民眾的利益!


那么,誰能夠告訴我中國民眾是什么級別?


你知道我是什么級別嗎?


問過這個問題后,我寫小說的腦海中出現了這樣一幕場景:一位道德敗壞的官員突然對我吼道,我是和你們市長一樣級別的,你敢跟我斗?看我怎么收拾你,你算個屁呀!


我聽后反問道,你知道我是什么級別嗎?那家伙聽后一愣,他還沒有回過神來,我就很冷酷地從口袋里掏出手槍,瞄準他那顆腐敗的心臟,在扣動扳機前,很酷地說,我的級別嗎?在我們的國名中,我排在“共和國”三個字的前面,我的“級別”比共和國最高領導人還高。現在,我代表人民,判處你的死刑!


“啪啪”,哈哈,過癮,過癮!——不過,太殘酷了,而且,落于俗套,或者說是我沒有逃脫當時被洗腦被灌輸的那些鮮活的畫面。要知道,以前我們看到說出“我代表人民——”這句話的人幾乎都不是人民,而被他們代表人民判處了死刑的反而才是真正的民眾。


那么,我們這些普通的民眾在面對那些一層一層“級別”的官員們時,有什么辦法呢?難道真要等著他們來一個一個“收拾”我們?要知道,部長下面有局長,局長下面有處長,處長下面還有科長和科員,最后才輪到平頭百姓……


最近有一則新聞讓我激動萬分夜不能寐。這是一則假記者領取紅包的新聞。話說某地發生礦難,一些消息靈通人士奔走相告,結果一些記者和更多的社會閑雜人員蜂擁而至,個個自稱記者,來采訪報道死傷人數。當地官員為了掩蓋事實真相,不讓消息外露,給那些真假記者共480人發了20萬元(人民的幣)的紅包,作為封口費,點頭哈腰送走了真假記者,皆大歡喜。據報道,真記者只有少數幾個,絕大多數都是假的,事情曝光后,輿論嘩然……


嘩然的輿論自然是辱罵一片,有的罵真記者缺乏職業道德,有點罵假記者缺乏人格,更多的罵當地政府官員既沒有人格也沒有官德。不過,我認為,罵聲一片都不得要領 ,要是我說的話,我們應該歡呼雀躍,何止歡呼?在看到深圳海事局那個新聞后,重溫真假記者發財記的新聞,我是老淚縱橫、喜不自禁呀。


各位,這條新聞不正說明我們的社會、我們的國家正在日新月異的進步、正在朝著光明的前途奮進?


我想弱弱地問一聲,中國幾千年的歷史上,什么時候有官員害怕民眾揭露真相而給他們封紅包打發他們離開的?幾千年歷史上,民眾敢揭露真相,即便不被打死,也不會有什么好下場,哪里有紅包?


即便是今天,大家能夠想到官員給你送紅包嗎?作為中國的普通民眾——或者換一個說法:非官員的人民——除了你是在家務農或者屬于城市“窩囊廢”之外,我們哪一個沒有給政府官員送過紅包之類的??


可是,這則新聞卻讓我看到了希望——我分明看到了官員放下架子,給記者,特別是假記者——這些非官員的人民——送紅包,哇塞,你真沒有看出社會的進步?亂罵一通干啥?


我再弱弱地(最近學會的新詞,連用幾次)問一聲,這些真假記者是什么“級別”呢?怎么讓我們的地方官員如此害怕?如此禮賢下士?如此愛民如子到封紅包?難道他們是北京派來的,難道“級別和你們的市長一樣高”?要不然,我們真想不通呀,有級別的官員怎么會給沒有級別的民眾送紅包?


各位,繞夠圈子了,我自己都嫌我啰七八嗦的。讓我告訴你那些官員害怕什么。他們不是害怕民眾的“級別”,他們害怕的是真相,害怕的是言論自由,害怕的是民眾的監督和互聯網相對自由的輿論和民意!


有記者證的就叫記者?沒有記者證的就不是記者?記者是揭露真相的,但有些拿記者證的只收紅包,專門負責掩蓋真相。而很多沒有記者證的中國公民,卻在生活中隨時記錄下真實,揭露真相。我沒有記者證,我只是寫博客的,我記錄真實,我不掩蓋真相,我是公民記者(容我稍后寫文章介紹這個概念),我的“級別”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憲法和與生俱來的天賦人權!


……


我腦海中出現這樣一幕,一位挺牛逼的官員跳出來,喊道,我的級別……你算個屁呀。


我大吼一聲,說,你才算個屁,我的級別是——


那官員大吃一驚,問道,你是什么級別?我不緊不慢地說,我是寫博客的級別,專門揭露真相,寫事實,你怕還是不怕?


大陸民眾和臺灣民眾不在同一個“級別”


看起來,民眾是有“級別”的。在人類社會發展到21世紀的今天,“以人為本”已經成為普世價值。美國正在實行大選,我們看到,無論是共和黨抑或是民主黨總統候選人,他們即將掌握的權力應該屬于人類歷史上“級別”最高的,但連他們自己心里都清楚,比他們“級別”更高的是民眾——美國的普通民眾。民眾將用選票決定他們的“級別”,同樣用“選票”評定他們的成績,決定他們的去留和歷史地位。


在一個現代的文明國家里,從上到下都應該有一個共識:這個國家“級別”最高的是民眾。


在海外生活這么多年,我回想起來,幾乎沒有任何一次在文件和媒體新聞上看到過某個官員把自己的“級別”拿出來說事,更不用說拿用來威脅和欺壓普通百姓。這些常識連大陸的朋友也了解 ,所以每次我回國遇到新的朋友,他們從來不問我在國外工作單位的“級別”。可是當他們知道我十年前在國內是公務員的時候,幾乎都會在稍微熟識一點后悄悄問,你當時出國的時候是什么級別?哈哈,而我則非常喜歡回答這個問題,——不,其實是非常喜歡回答這個問題后觀察提問者的表情。


于是我的答案每一次都不同,例如我會說,普通干部吧,或者說,也就副科級,有時會說,一個小處長,還有幾次干脆說,大概是正局級吧,離開副部級還差幾天,哈哈——你知道我看到了什么嗎?我看到的是遺憾、惋惜、尊重甚至崇拜以及相見恨晚或者恨鐵不成鋼的七情六欲……


對于長期生活在有“級別”的官員統治下的民眾,他們對“級別”那夾雜著鄙視、崇拜和無奈的復雜感情我完全可以理解。如果有機會,我也想表白一下,自從自愿脫離了那個“級別”的羈絆后,我認為這個世界上只有一個“級別”值得我們去爭取、去用自己畢生的經歷提高。那就是普通老百姓的在這個國家的“級別”。


正如三歲的小孩都知道的,在當今官場,要想提高“級別”是一定要付出的,例如副廳到正廳,正廳到副省,都需要一定量的固定打點費用和人際關系。同樣的道理,民眾的地位和“級別”的提高也不會是免費的午餐。


然而,我真的很不想看到那種用冒充假記者的方法來提高我們面對官員時的“級別”。那么,我們還有什么辦法?我認為在現階段,最好的就是言論自由,媒體開放,允許民眾說話,讓那些有“級別” 的官員真正接受民眾的監督。這樣才是真正的“以人為本”,才能實現真正的和諧社會!


說到這里,該澄清一下。因為我一直在使用“級別”這個詞,我怕有人會誤會我滿腦子等級和級別觀念。其實,級別還是很重要的,有了級別才有待遇。我想提高民眾在國家的“級別”,也是有現實意義的。我舉個例子,在說到級別的時候,最近又有一件新聞可以讓我們這樣理解,在中國,民眾的級別是挺重要的。


怎么說呢?我的意思是,中國人——普通的中國民眾也是有“級別”的,“級別”不同,待遇迥異。


我說的中國人是指大陸的中國人和臺灣的中國人,我說的新聞是大陸海協會日前致函臺灣,就毒奶粉事件給臺灣造成的危害向臺灣普通消費者和民眾正式道歉,說對不起。


這件事其實是我一直主張并寫博文促成的,按說,我應該為海協會的“從善如流”而欣喜若狂、老淚縱橫(今天感覺到老了,所以連用兩次這個詞),可是現在看這篇新聞,我卻和看假記者新聞的感覺正好相反,我不由得悲痛欲絕。


在毒奶粉事件中,臺灣民眾雖然受到了傷害,但比起大陸那么多民眾,比起我們成千上萬的苦命的孩子,他們那點傷害簡直是微不足道的。可是,人家就得到了道歉,人家就有很有“級別”的海協會會長說聲“對不起”……


我又忍不住弱弱地問一聲,你們什么時候對我們這些大陸的民眾道歉,說一聲對不起?


難道大陸十幾億民眾的“級別”還不能讓那些比海協會“級別”高一點的人站出來說一聲“對不起”?


對不起,我這個沒有“級別”的人又說了這么多讓有“級別”的人不高興的話,對不起……


楊恒均 2008-11-1



2015-08-23 08:55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憲政專家民主理論大師
宋教仁(1882年4月5日-1913年3月22日),字鈍初,號漁父,生於中國湖南省桃源縣,中國近代民主革命家,是中華民國初期第一位倡導內閣制的政治家。
清末民初學者大師
梁啟超(1873年2月23日-1929年1月19日),字卓如、任甫,號任公、飲冰子,別署飲冰室主人,廣東新會人,中國近代思想家、政治活動家、學者、政治評論家、戊戌變法領袖....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