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文章華國詩禮傳家—精彩書評選
字體    

從將軍到明皇小說:斬血千山寒
從將軍到明皇小說:斬血千山寒
斬血千山寒     阅读简体中文版

朱術桂,太祖八世孫,遼簡王朱植七世孫,長陽郡王朱憲煥的次子,公元1683年,臺灣鄭氏東寧明軍被鄭氏舊將施瑯所敗,丟失重要的戰略要地澎湖。明延平郡王鄭克塽遂決定降清。朱術桂決定殉國,自縊而死,成為皇明最后殉國的宗室王爵。

白澈,如同其名,只會扯淡的現代大學生,附身于崇禎中葉的朱術桂身上,成了遠枝宗室的一個毫不起眼的普通輔國將軍,在歷史的巨大慣性里面苦苦掙扎,是他改變了中華的宿命,還是依然沒能逃脫自盡的結局?

http://www.qidian.com/Book/1470799.aspx

李將軍定國如晤,

    自天啟始,中原大地烽火延綿,水旱蝗疫經年不絕,秦晉燕豫易子而食,士紳百姓十不存一。此皇明二百年未有之慘象,恍若五胡亂華之夢魘。悲呼?痛哉!

    將軍年少,起于秦川,克張令,執襄王,名動中原。汝為賊子,余為宗室,自不可同道。然吾輩皆炎黃之苗裔,實一家之爭斗。孰勝孰負,止一姓之榮辱耳。百年之后,史書一筆,不足道哉。

    觀今天下大勢,皇朝勢威,陛下蒙難,李闖占據要津,已然新朝氣象。然關外建虜亦有問鼎之志,其弓馬嫻熟,士卒銳而將領勇,憑中國之兵,實難勝之。吾華夏之江山名器豈可托狄胡之君?

    華夏之江山社稷乃華夏人共有,非我朱明一家一姓之私產。帝王不仁,天下人人可誅之,但衣冠不變,文明不絕,則吾華夏社稷永存。切盼將軍以華夏蒼生為念,勿以一姓之榮辱為意,使崖山不再,炎黃永存。如此,則孤掃榻以待。”

    殿下,看到你那封信后,我就已經決定了。“華夏之江山社稷乃華夏人共有,非我朱明一家一姓之私產。帝王不仁,天下人人可誅之,但衣冠不變,則社稷永存。”能說出這樣話的人心胸又怎會容納不下自己?

    定國早年追隨義父殺戮無數,一直渾渾噩噩猶如夢中一般,犯下了滔天的罪孽。如今義父已然仙逝,定國已恢復本姓,之前的張定國已經死了,如今活著的是李定國。定國前半生罪孽罄竹難書,然而年未而立卻得遇明主,猶可補救,這是我一生最大的幸福。

    “定國,想什么呢?酒都灑在衣服上了。“朱術桂的話讓李定國從沉思當中回過神兒來,歉意地笑了笑之后,他開口問道:“殿下,屬下有一個問題不知當不當問?”

    看到李定國小心翼翼的模樣,朱術桂不由得笑了笑。此時的李定國就像是一個靦腆的鄰家男孩兒一般,誰能想象到他后來會有那樣震動天下的武勛。

    滿清定南王孔有德全家除了孔四貞之外,滿清宗室、努爾哈赤嫡孫敬謹親王尼堪先后死在他的手上。其與鄭成功一東一西,成為滿清的心腹大患,是南明僅存的兩面興復的大旗。

    只是在后世特定的兩岸分離的國情之下,鄭成功因為有收復臺灣之功,所以被宣傳得廣為人知。而李定國相比之下則名聲不顯。但無論是抗清的成就還是抵抗決心,始終將鄭氏家族利益凌駕于民族之上的鄭成功遠遠不如他的親家李定國。

    對于自己尊敬喜歡的人,朱術桂從來充滿耐心,他和顏悅色地說道:“定國,孤這個人最討厭那些繁文縟節,孤手底下的這些大將們在私底下和孤都是兄弟相稱,酒桌上就算是罵娘也是常有的事兒。當初周佳那鳥人還吐了老子一身,過后不也沒什么?你沒必要這么拘謹。”

    “呵呵,屬下以后會注意的。殿下,蜀地剛平,為何急招張鎮西回師?方總鎮僅有四萬兵力,控制如此廣大地區兵力似乎有些捉襟見肘。以定國看來,讓張鎮西與陳總鎮再留川幾個月似乎更為穩妥。”李定國一口氣將心中這些天來心中的疑惑說了出來,接下了不安地看著朱術桂,似乎為自己的莽撞感到不妥。

    “孤也想安安穩穩理順巴蜀各方勢力后再退兵,可有些人已經等不及了,孤不得不做準備,特別是對某些人。”朱術桂臉上的笑容斂去,聲音漸冷,如同萬年玄冰一般,咬著牙根說出來的話充滿了殺氣。

    久經沙場的李定國明白,只有最為強烈的恨意才能有如此大的殺氣。能讓殿下產生如此強烈恨意的人又會是誰呢?李定國望著朱術桂,心中冒出了一個巨大的問號。

    而朱術桂這個時候則猶如石化一般,眼睛定定地望著東北方,視線穿過了所有人,似乎能夠看到幾千里之外發生的事情……

    單論知名度與在京師官紳百姓心中的重要性,山海關遠在遼鎮之上。因此,自從滿洲人崛起于海東之后,歷任遼東巡撫的官衙都是設在了山海關。而僅僅保存有遼西走廊一隅之地的遼鎮無論怎么看都像是喪家之犬。特別是山海關從薊鎮脫離,單獨為一鎮之后,似乎山海關總兵的身份要遠在有著征虜前將軍印的遼鎮總兵之上。

    事實當然不是表面上看起來的這么簡單。遼鎮雖然丟掉了錦州以西的大片土地,可僅僅憑著遼西走廊上的幾十萬百姓與軍戶就足以供養整個遼東軍各級將領手中的上萬家丁。單憑這些人,遼鎮就敢說是九邊當中戰斗力最為強悍的。

    各大邊鎮當中,遼鎮將領手中控制的軍戶與耕地是最多的,而山海關雖然重要,可東面是遼鎮的地盤,西邊則是北直隸皇帝眼皮子低下,山海關的守軍沒有縱深支撐,沒有耕地為后盾,實則是一群無家可歸的流浪漢一般。

    武將之間看重的只是明擺在表面的實力,對于身側強悍的遼東軍,高第自從鎮守山海關以來就一直唯吳三桂馬首是瞻。遼鎮與山海鎮隱隱結為一體,水潑不進。外人通常將駐扎在山海關的山海鎮軍隊與駐扎寧遠的遼東鎮軍隊看成一體,就是在稱呼上都是以關寧軍指代兩鎮的軍隊。只是上層的親密無間并不意味著兩鎮的軍隊就能做到了不分你我。

    只要是有人的地方就會有爭斗。山海關守軍羨慕遼鎮每年優厚的待遇,自認為替遼鎮看守后路同樣勞苦功高,可無論是糧餉還是管委上都差了一大截。而遼鎮自覺是自己替山海關擋住了滿洲人,加之吳三桂與高第相比地位也要更高一層,在關寧軍中居主導地位。如此,遼鎮的各級軍將士卒難免會因此趾高氣昂。

    山海關與寧遠護衛唇齒,誰也離不開誰。這點吳三桂知道,高第也知道,兩軍副將參將們也明白。無論雙方有什么個人恩怨,但卻是誰也離不開誰。

    可再往下的游擊守備,把總乃至普通的士卒們則不會想那么深。居住在山海關的遼鎮軍官與士兵數量沒比山海鎮的官兵少多人。兩邊的人幾乎每天都要發生一些或大或小的摩擦。

    古往今來,有時候所謂的小道消息傳遞速度要比八百里加急還要快,而遼鎮是建國以來就由的邊鎮,官兵之間七拐八拐總能序上親戚,消息從來就捂不住。關寧軍上層的很多辛秘與決定就在兩鎮官兵不經意地摩擦當中泄露了出去,傳得所有人都知道。

    吳三桂投降滿清的消息同樣是如此流出的,從前線敗退回山海關的遼鎮兵將遭到了山海鎮官兵的狠狠奚落。一名遼鎮的守備為此在酒館當中與山海鎮的官兵打了起來。酒醉之后其人失去了幾分警醒與小心,順口就將與滿洲人議和的消息說了出來。

    這個守備的話意思很明確。先投過去的走狗自然得到的骨頭最多,而山海鎮顯然慢了一步,就算是在滿清那邊還是得被遼鎮壓著,八輩子也別想爬到上面去。

    僅僅半天時間,遼鎮與滿清議和的事情傳遍了整個山海關。雖然大吃一驚的吳三桂在得知之后當機立斷將泄密的守備以奸細的罪名斬首,只是怎么看都更像是欲蓋彌彰。對于關寧軍來說很寶貴的準備時間就因為一次醉酒而沒有了。

    只要仔細想想,就會明白這則消息的可信度非常高。勢如破竹的清軍為何在拿下遼西大半地盤,在派出了軍史見過吳三桂之后突然撤退?以往通常會屠殺老弱,帶走青壯的滿洲人這一次為何卻一反常態沒有為難各處軍堡外圍的軍戶?為什么丟掉了大半根本之地的吳三桂依然風高云淡,好不焦急?

    顯然,這一切的答案就在于吳三桂與清軍軍史的談話內容當中。

    在確認了消息的真偽之后,城中分屬各方的探子先后通過各自的渠道將消息發出,八月十五日,在北京的李自成收到了消息,據傳這一天單單被杖斃的太監宮女就不下十人,顯然這位進來順風順水的大順朝新君十分憤怒。

    一天后,消息通過無間道北直隸,河南,湖廣三個千戶所的接力傳遞之后擺在了朱術桂的案頭。熟悉歷史的他知道,這個因為一場決定了民族氣運而在后世里聞名遐邇的雄關,在這個時空依然無可避免地迎來了命運的抉擇。

    兩國三方,大順,關寧軍,滿清,最后的贏家會是誰?

2012-03-10 02:02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從國務總理到修道士
陸徵祥(1871-1949年),字子欣,一作子興,上海人。中國近代著名的天主教人士,也是著名的外交官。他出生于一個基督教家庭,父親是一位基督教新教徒,曾經在倫敦傳教會工作....
清末民初學者大師
梁啟超(1873年2月23日-1929年1月19日),字卓如、任甫,號任公、飲冰子,別署飲冰室主人,廣東新會人,中國近代思想家、政治活動家、學者、政治評論家、戊戌變法領袖....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