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當代歷史與思想
字體    

傷人致殘被判刑仍持律師執照 女律師遭5問質疑
傷人致殘被判刑仍持律師執照 女律師遭5問質疑
觀察者網 綜合新華網等     阅读简体中文版

據新華網消息,2008年因對鐵路檢票員張格非動手致其耳聾,北京律師王宇被判刑2年半。如今有案底在身的王宇依然打著律師的旗號活躍在包括慶安事件在內的熱點事件現場。據新華網報道,6年來,她一直拒絕賠償法院判決的13萬元,右耳永久性失聰的張格非自此待業在家,王宇卻到處以“維權”名義贏取輿論。6月14日,律師王宇為反擊新華網的報道,發表了一個“催人淚下”、喚起廣泛同情心的“聲明”,獲得了律師群體的聲援。今日(15日),事情再出后續。一則《5問被判刑仍持律師執照的北京鋒銳律所女律師王宇》的帖子在網絡廣泛流傳,作者寫著“一群有良知的護法者”,引輿論高度關注。


6月11日,新華網以《“女律師”王宇打人致聾被判刑 拒不執行判決仍四處“接活”》為題率先披露王宇的行為,文中寫道:


2008年5月4日,北京市鐵路局天津西站的檢票員、18歲的張格非接到了車站的指令,即將到站的K256次列車嚴重超員,禁止持非K256次車票及站臺票的人員進站。工作態度十分認真的張格非在檢票時發現一男一女拿著站臺票要進站,票和當時列車的車次不匹配,于是把他們阻攔下來。但沒想到他們不僅不配合工作,那個女士還突然甩手重重地打了張格非右臉腮部一個耳光。


現場的人看到這一幕都驚呆了,檢票員多勇衛見狀立即上前制止,這個女人不僅不認錯,還上前撓多勇衛的臉,把他推倒在地。經司法鑒定,張格非右耳失聰,構成重傷,多勇衛輕微傷。這件事情震驚了整個車站,許多人和張格非一樣想著社會一定會給一個公道,法律會給一個公道,他們正常地向法院起訴。


出手打人的律師王宇被天津鐵路運輸法院依法判處有期徒刑2年半。盡管法院判決其賠償張格非13萬多元,但六年來王宇一直拒絕賠償。更讓人不能容忍的是,判刑前后,王宇及其丈夫多次找來一些不明身份的人對張格非及家人威脅恐嚇,還多次組織人員到鐵道部和天津鐵路運輸法院門前鬧事。王宇說自己是律師,背景很深,后臺很硬,如果敢告她,讓你們以后從天津滾出去。更為囂張的是,王宇的丈夫在一次開庭過程中竟然當庭毆打張格非的父親。張格非一家一直生活在恐懼之中,成天担憂被報復不敢出門,還專門給樓房窗戶安裝了防護欄。


現在,張格非因右耳永久性失聰,一直待業在家。巨額的醫療費用和待業在家的壓力使得他的情緒變得極為消極,脾氣也變得特別暴躁。他無法相信,作為律師,王宇竟然用這種手段欺負老實巴交的一家人。而近幾年,王宇居然搖身一變成為了律師,張口閉口法治、人權、正義,到處打著“維權”旗號活躍逍遙。張格非強烈要求公安、法院對其嚴懲,剝開這個偽善的假律師的真實面孔,還社會一個公平正義!


而6月14日,王宇在自己的個人微博發布文章《關于所謂傷害案真相的聲明》。文中稱新華網報道完全背離客觀事實,極具傾向性,并控訴公檢方隱藏原始錄像和原始筆錄。

王宇律師獲同行聲援


今日,一則《5問被判刑仍持律師執照的北京鋒銳律所女律師王宇》的文章廣泛流傳。文章針對王宇聲明提出5問,獲不少網友稱贊。


以下附上“5問”全文:


5問被判刑仍持律師執照的北京鋒銳律所女律師王宇


就像話劇演員的表演是在舞臺上而非臺下一樣,一名律師的辯護也應在法庭上而非法庭外。然而,對于北京鋒銳律師所女律師王宇來說,情況恰恰相反。只要稍稍留心就不難看出來,她更多的功夫不是用在法庭,而是用在了庭外。要么利用網絡造勢,要么利用像“超級低俗屠夫”這樣的人在法庭外動輒舉牌施壓“聲援”。有良知的法律人都知道,她追求和秉承的并非法治的精神,她高舉的也并非法治的旗幟。然而,她最鐘愛的詞匯和出口頻率最高的詞匯卻是“公益律師”、“維權律師”。女律師王宇針對前兩天有人在網上揭露她的斑斑劣跡,及時發表了一個“催人淚下”、喚起廣泛同情心的“聲明”。讀罷聲明,掩卷而思,忍不住有5問想問女律師王宇:


1問:“陳年舊案”就不是案了嗎?6年的時間,在歷史的長河里也許很短,但對于受害少年張格非來講,卻是很長,每天都可謂度日如年。他所遭受的傷害不僅僅是身體,還有精神;他被改變的不僅僅是生活,還有命運。在法院終審判決的事實面前,女律師王宇卻說,別人想用這個“陳年舊案”“企圖對我丑化”。犯下的罪就是犯下了,絕對不會因為時間關系,罪惡就自動消除,這是一個眾所周知的常識。號稱是“公益律師”“維權律師”的王宇也不要因為有人揭了你不愿讓人知道的丑陋傷疤而氣急敗壞,“氣”得讓一個“聰明一世”的女強人,失去了起碼的常識、正常的邏輯思維和應有的矜持。


2問:法律最應該尊重的就是事實真相。請問女律師王宇,是不是所有的犯罪都要有攝像頭留下資料,犯罪才能成立?這樣一個簡單的邏輯關系,恐怕也不用我們贅述了吧。而你在你的聲明里,口口聲聲稱因為攝像頭沒有留下資料,就否認你和你兇悍的丈夫兇殘毆打別人致殘的犯罪事實。這是什么強盜邏輯!要知道,你是在光天化日眾目睽睽之下打的人,不是在一個死胡同、死角落,它不是孤證。所以,你慣用的指鹿為馬的伎倆請不要在這里故伎重演了。犯罪的現場、人證、物證,不是你在你的“聲明”里想抹掉就可以抹掉的,就像日本人侵略中國,不會因為時間久了,這些事就會蒸發了;也不是說日本人把教科書改了,這段歷史就沒有了,這如同掩耳盜鈴。


3問:女律師王宇,你敢跟全世界保證,你的履歷是清白的嗎?你沒有吃過空餉嗎?2012年烏蘭浩特市老干部局對你作出“雙開”決定,并向你發出追繳2006年至2012年已發工資6萬元的通知,你卻以一直未補齊社會保險為由拒絕退還。根據有關規定,被判處刑罚的人員不得再担任公職。你卻不僅在服刑期間穩坐釣魚臺一樣保留著公職,竟然還心安理得地拿著工資!你敢保證這里邊就沒有內幕嗎?后來老干部局按照規定辦事,你就立馬翻臉不認賬,你一向追求的良知、正義都到哪兒去了?


4問:律師法規定,被開除公職的人不予辦理律師執業證。如果按照規定,你是沒有律師執業資格的,但是你依然穩穩地拿到了律師證,這些規定對你來講,仿佛都不是規定。你敢說你沒有動用過你神奇的家庭勢力、復雜的社會關系?這當中當真沒有絲毫隱情?


5問:女律師王宇,你可以真實地告訴大家,你動用了多少明槍暗炮,最終讓法院將“故意傷害”改成“過失傷害”?因為你知道,同樣是坐牢,但是“故意傷害”和“過失傷害”這一詞之差,對你來講至關重要。因為根據律師法規定,過失犯罪仍可從事律師職業,而故意傷害是絕對不行的。你知道由于這一改判,你從牢房出來依然可以走進法庭,而且繼續是以律師的身份。一個口口聲聲說代理的都是弱勢群體的女律師,原來是如此的“強大”。你敢對天發誓,這其中沒有貓膩?沒有隱情? 女律師王宇,請你尊重法律,尊重客觀事實真相,不要動不動就拿法律來開玩笑,這對于我們心中始終裝著神圣法律的人來講,是一種恥辱。


一群有良知的護法者 2015年6月15日


(本文綜合新華網、中新網等消息)

2015-08-23 08:55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新與古典文化研究大家
胡適(1891年12月17日-1962年2月24日),原名嗣穈,學名洪騂,字希疆,後改名胡適,字適之,筆名天風、藏暉等,其中,適與適之之名與字,乃取自當時盛行的達爾文學說....
從國務總理到修道士
陸徵祥(1871-1949年),字子欣,一作子興,上海人。中國近代著名的天主教人士,也是著名的外交官。他出生于一個基督教家庭,父親是一位基督教新教徒,曾經在倫敦傳教會工作....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