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字體    

抗戰時期,一個13歲小女孩眼中的逃難故事
抗戰時期,一個13歲小女孩眼中的逃難故事
鳳凰讀書 小岵女士     阅读简体中文版

按:1937年夏天,日本侵略中國的形勢日益緊迫,在南京就讀國文中學的作者小岵女士(吳大年),跟隨三代十余口人逃難,從南京出發,過江經過安徽和縣、桐城、安慶,去往九江、武漢,又過長沙、貴陽,歷時半年于冬天到達昆明。在《小難民自述》一書中,她以少年的眼光,記載了日寇侵略、難民逃難、日機轟炸的過程……此書原本出版于抗戰時期,被稱為“東方版《安妮日記》”,70多年前曾受到冰心、顧頡剛等文化名人的強烈推崇。


帆船上


沿著田間小路,一步步的向著埠頭走去,迎面的風,吹得我們頭都不敢抬,兩只凍得紅腫的手,不自然的搖曳著。莊中老狗向著我們狂吠,我平生最怕狗,因此總要偎倚著大人,唉!我覺得自己太沒有勇氣了。


走了約莫一點鐘光景,遠遠望見一艘民船,泊在橋下,我們似乎望見了救星似的,頓時添增了百倍勇氣,飛也似的跑過去。船上一個中年婦人,提著一串爆竹,“劈劈拍拍”的放著。啊!我們還是它本年度第一批主顧呢!




寒風不斷的從外面吹進船艙,兩只脫去鞋子的腳,怪不自然的,因為是那么的冷,冷得直刺進了我的心。


船開始行動了,可是很慢,因為沒有風力和水力,只靠著劃力。兩岸除了含苞的柳樹外,還有許多被難同胞,困苦地走著。船行了約莫三四點鐘,方才走得十五里,其速度之慢,可以想見了。


在岸上很多的難胞中,女眷們行走得特別困難,但是因為船太小,所以只能添載五六人,大家見面之后,互相攀談,才知道他們是南京人,“八一三”之后,在江中一小洲上避難。一個難民這樣說:“一個漆黑的深夜,日本兵來了,洲上幾十戶的平民,都劃著小船逃到江北一時,河里擁擠萬分,但終于到了安全的地點。但是,留在洲上一般老年的男女,都做了洲上幾千人的代表。替青年們犧牲了,他們大多數是婦女……”說到這里,他的面色忽然變得很嚴重。他說:“……我的老母,就是這樣死的,她是一個七十余歲的老人,當敵兵來犯時,無法奔逃,只得跳河而死,尸身雖已尋著入殮,但棺仍舊放在鄉間,未曾入土。……”我覺得這就是中國平民被殘殺的一個小小的寫照。


一個小炸彈


含山縣是一個較大于和縣的城市,人口很稠密,街道非常整潔,市況繁盛,但這不希罕,最使我們興奮的,卻是每天可以見到前方的戰報,不致陷于沉悶中。


到了此地的第二天,剛吃過午飯,和母親們出外訪友,只聽得街上敲著亂鐘,知是警報。不久,敵機一架在縣空上盤旋,灰色的雙翼,涂著無恥的國徽,當我們正在議論時,猛聽得“嘩啦”一聲,把我們嚇得面如土色,以后就連飛機聲也聽不見了。后來知道剛才響的是可怕的炸彈。聽說這一個小炸彈傷害了九個人的生命!斷送了七個人的自由!




由于這一個小炸彈,我們不敢再在這兒停留,因為這里既沒有防空設備,居民又沒有一些防空智識,這一天的被炸,主要原因是警報來了,大家并不躲避,仍舊群集在城隍廟附近一帶,唱戲的唱戲,聽戲的聽戲,敵機在上空盤旋,這些人仍是熙熙熙攘攘,自然,敵人投彈的目的,在擾亂人心,毀壞文化和軍事機關,這里即使不是重鎮,但傷害幾條中國人的生命,在他們也許以為可以耀耀皇軍的威呢!


大家商議的結果,是全體乘獨輪車(俗叫土車的)從此地動身,沿焦湖(又名巢湖)至桐城,全長約三百里左右,須五天行程,行期定于十一日。這時,青碧的長空,斜陽西照,雨后花葉,沐浴在金黃色的陽光下,是多么美麗的天氣,但在數小時前慘死的人們卻不能再見可愛的宇宙了。



獨輪車,這一件東西,想見到的人必定很少,就連我們也還是初次相識呢!(雖然我曾在死的課本上見到。)車的兩邊是坐人或堆貨處,因為太硬,所以用棉被扎成一個坐位,同時在邊緣處,及棍或竹枝擋著,以免發生意外,坐上時,倒也溫軟,只可惜位置太小,又是冷天,人人都穿著厚的棉衣,似乎更顯得擠了,何況弟弟又坐在我的身上呢。


車輪轉動了,坐在車上的人,不知是何滋味,因為初次嘗試,所以不知如何坐法,躺著既不是,坐著也不是,只覺得身體搖動不定的樣子,弟弟在身上一跳一跳的,更使得我沒有辦法。望著那浩浩長空上飛翔的鳥兒,真恨不得插上雙翼,飛出這個鳥籠似的小車廂呢!


前面是土堆似的小山,兩旁是低洼的水田,時時有著鄉村小販賣著水果。這時,天氣熱,口又渴,望著那些可愛的果品——至少在我們以為可愛的——大有垂涎三尺的模樣。我想,此時的我,情景恐怕很狼狽吧!真是十足的難民呢!


走了整整的一天,行了約莫七十里左右的路,只見那山邊烏云端中,金烏漸漸西墜,此時,距巢縣尚有十五里路,因為不便趲行,就在半湯鎮住宿。


此夜,月色清明,鎮后有溫泉,據說是馮先生所修,設備十分完美,有男女浴室之分,而且可以免費。我覺得鎮中老幼能有如此衛生的浴池,完全是受馮先生之賜。


月光下,和弟妹們洗面洗足,清涼爽適,風吹樹葉,發出和美的節奏,明月朗朗,使我忽有所思,啊!那年那月?才能回到那可愛的故鄉!……




巢湖的四周


第二天清晨,天空星兒尚在,我們就燃燈等待天明,只見漸漸地,東天泛出魚肚白色,山邊浮著幾朵烏云,鑲上了一圈金邊,異常美麗。忽的,半圓形的太陽透出來了,一涌一涌的,紅得像鮮血一般;四周的云,也添了不少的光彩。這時,大地皆明,勞動者牽出他們的勞動工具,仍舊像昨天一般的捆扎著,于是難民隊開發了,漸漸的離去了這個不大的鎮市。


在公路上行著,這是一條不甚美觀的路,因為在它平坦的路面上,許多工人正在挖洞,實行破壞的政策,據說是預防敵人的進攻。我想:這條公路,是由人民的心血筑成,把它破壞,確是可惜,但為了遏止敵人的攻勢,作有計劃的破壞,是有相當代價的,巢縣的城樓在望了,它隱在那濃密的樹叢中。大道上時時有隊伍經過,據說是廣西軍,那種英勇的姿態,令人敬佩。敬愛的將士們啊,祝你們勝利!愿你們無恙!莫辜負后方人民的熱望啊!


巢縣,這在萬綠叢中的巢縣,是淮南鐵路的一小段,市況繁盛,街道整潔,地方自治頗有成效,可惜在敵人的鐵鳥兒下被摧殘了。當我們匆匆經過時,只見道旁屋舍儼然,雖沒有高樓大廈的威風,卻也整齊可觀。這地方,顯見得從前是很熱鬧的呢。偶然看見些崩倒了的瓦房,在荒墟中,想必犧牲了不少的生命吧!啊!可惡的敵人!等著吧!中國有著不少的后生,將與你們的子孫決斗呢!


出了城,只見一片大水,知道就是巢湖,湖中一條長堤,堤的右邊水黃,堤的左邊水青,這也可算是天然奇跡吧!堤上人喊馬嘶,熱鬧非凡,我們沿著這條長堤走去,時時抬頭瞻望,只見湖中帆船如織,可惜據說匪民太多,旅客往往遭劫。沿堤一帶綠樹,青春美態,十分可人,堤轉了一個方向,就看不見這個寬闊的湖了。


行行重行行,上山下嶺,途中一帶多石塊,所以有很多的平房都是用粗大的石塊砌成。在一座平坦的山上行走,樹木稀少,全都是枯燥無味的石,似乎又別具一種風味呢!


在散兵鎮休息進餐,嫩豆腐是此地特產。


餐后起程,途中多沙灘,淙淙的流水,明凈的砂石,啊!是多么的可愛!


仍舊繞著巢湖而行,猛聽得前面有人呼號,誰都呆住了,原來是外祖母坐的車停在河邊,掌車的人正紅著臉兒用力支持著,如果一歪,外祖母就會落水的。好不可怕!我從此時起,漸漸對于土車發生畏懼的心了。




空氣沉默了一會兒,可是前面又起了女子的恐怖的聲,是張先生的親戚跌入小潭里,渾身淋漓。唉!更可怕了。


以后,弟妹們的車又夾在石縫中了。最后我們的車也因為上橋不慎,歪入泥中。此時,天空陰沉得很,風吹得更急了,似乎要下雨。車夫們很快的趕著路,好容易,在夜色濛濛中遠遠的望見了一座石橋。啊!目的地到了,我的忐忑著的心,也隨著這可怕的下午逝去了!


檢查


隨著眾人走進了一家客棧,首先,店主對我們的手續是登記,自然,這是十分合理的。接著,就見一隊武裝保衛隊肩著雪亮的槍刺,威風逼人的進來,為首的耀武揚威的發問:“來的是那幾家?張先生隨即在旁回答:(因為他是善于說話的人。)“三家,兩家姓張,一家姓楊,還有姓吳的一家,是楊姓的親戚,同居在一處的。”“好!檢查!”于是他和他的弟兄們都用著那雙銳利的眼光上下掃射,尤其是寫著字的紙類,小包里,小箱子之類的東西,連姑母的針線包也都搜到,當時我非常的欽佩他們,這樣小的鎮市,居然會有這班精明的人們,自然不會再有漢奸混跡了。當他們看見屋前堆著的許多用具時,就用命令的口吻吩咐說。“解開!”接著,上來了不少的弟兄,樣樣都過目,我們雖在周圍監視著,但誰都相信他們是奉公守法的人。


元宵之夜


因為下雨的關系,在高林橋(就是上頁所說的地方。)停留了一天。第三天,紅日突破了重云,照著鎮上濕的街道,這一天,因為是廢歷元宵節,所以鎮上民們起得很早,在他們驚奇的眼光下,我們漸漸的離開了這可憐的鎮市。


這一天的路程,雖然只要走五十里,可是據說有很多的高山,因為外祖母是一個被舊社會習俗所害,雙足纏得很小的人,所以和外祖父先行,我們在半點多鐘后起行時,他們已經走得很遠,而且看不見背影了。我們知道,他們絕不能走得如此快,現在竟趕不上他們,大家都有點兒詫異。


一座大的山,橫在眼前,我們必須翻過這山,才能就道。母親們拄著拐杖,穿著草鞋,一步一步的爬著。我們也是這樣。上山多松,青翠滿枝,一陣和風吹過,互相摩擦,松聲悅耳,朝陽奪目,山景非常可愛。上坡時,彎著腰,慢慢的移動腳步;下山時,兩只腳不由自主的跑動著,真有趣呢!


因為追不著外祖母們,大家都慌起來了。大家分頭四處的找,仍舊不見。后來,看見支路上有三四個影兒在晃動,車夫們連忙跑去,哈哈,原來他們是走錯了路。


車仍舊傍著山行走,溫和的陽光照著我們,前面的車中坐著一位似男非男,似女非女的十七八歲的人,據我各方面的觀察,這似乎是一位女子,果然,我的推測沒有錯,她因為恐怕在途中發生意外,所以竟扮成男裝,這一天,我開始和她相識,在休息或步行時,我常常和她交談,知道她也是和我同病相憐的人,不過,我覺得我比她好,我有著母親的愛,她卻沒有,姊妹二人隨著舅舅逃難,唉!多可憐的朋友!


路雖然還是田埂兒夾在綠萍交游的水田中,可是寬闊得多了。


午后二時左右,就到了目的地——盛家橋,這個鎮市很大,在安徽似乎是罕見的。


也許是因為好奇心的促使吧!本地人都圍著我們目不轉睛的看,看什么,不知道,不過據他們說,是想向我們探聽前方的情報,啊!如此說來,還是一些關心國事的人呢!


日子并沒有縮短,仍舊是灰暗的天空中,朝陽漸漸的上升,正中了,是金黃色的一片;西斜了,落山了,一天十二小時又過去了,但是我們才吃了一頓飯,這是難中生活的特色啊!




很早的就睡了。朦朧中,聽得一陣爆竹聲,間雜著人們的歡呼聲,使我猛然憶起,今夜原來是月圓之夜啊!在夢中,我嘗到了美味的元宵,又甜又香……


一場虛驚


仍舊半夜起身。也許是因為日間太疲乏的緣故吧,睡了七八小時的覺,還是睡眼惺忪的,精神一些兒也沒有,唉!太痛苦了。


漸漸的離去了這富饒的鎮市,在寬敞平坦的泥路上行著,沿途一帶樹木頗多,但因為是初春的當兒,所以只是一枝枝禿的枝桿上垂著幾片嫩綠的芽兒,看去似乎又太渺小可憐,道旁時時有著清澈的水沼,浣衣婦數人或蹲或跪,從那粗大的木杵下,發出“拍拍”的宛轉的聲音。


行了約有三十里許,天空烏云滿布,不多時,銀箭般的雨點,雖不能說傾盆下注,卻也使我們感到難堪,頭上,手上,身上,都密布了一顆顆的水滴,怪有趣的。此時的我們,由于雨的威脅,又處于荒野之地,又得把頭緊緊的俯著,任其欺凌。這時,母親從車旁經過,我不禁笑說:“哈哈,真是所謂露宿風餐呢!”母親也笑了,她說:“這就是難民生活的點綴啊!”


灰暗的水面,漸漸開朗,久雨的天空,蔚藍色出現。可愛美麗的自然界!


午后二時許,到達廬江,這一個縣似乎又大于巢縣,街道整齊可觀,有公園、圖書館等建筑物。我們委實是鄉下人入城,什么事都覺得奇特。正當仰首觀望,細語交談時,忽然間,身后“碰”的一聲大響,每個人的心都嚇得“拚拚”的跳,連忙回頭一看,卻是一根又粗又大的木頭。也許是因為勞動者力乏,須要休息,從肩上缷下來的吧!卻把我們這班鼠膽小輩,嚇得魂不附體,以為是鐵鳥兒下蛋了呢!哈哈!一場虛驚!




稍息后,又匆匆上道,羊腸曲折,道旁修竹叢生。冷風吹得緊,兩手凍得紅蘿卜似的,好容易到了一個區區小鎮,卻因為沒有留宿的地方,只得再向前進。此時,母親們坐的手車又翻筋斗了。既沒有太陽,又是黃昏的當兒,所以更顯得陰暗,因此每一個人都小心翼翼的。只見夜色蒼茫中,現出一座小山丘,丘上幾間茅屋,車夫們興奮的說:“啊!到了!到了!那就是羅家店!”


也許是因為地方太小,所以店的二分之一是露天旅社,我們和張先生在里間擇定了床位,所謂床位,就是用稻草鋪在地上,一家兒似睡非睡的傍著。飲食是草也似的菜,糠也似的米,也許因為地方太小,所以店的二分之一是露天旅社,我們和張先生在里間擇定了床位,所謂床位,就是用稻草鋪在地上,一家兒似睡非睡的傍著。飲食是草也似的菜,糠也似的米,雖然是在國難當頭,也終難下咽。


八九個人牛馬般的睡了。唉!這一夜,這可憐的一夜,因為地方實在太狹小,大人們輪流的坐著。紙窗外呼呼的烈風,猛獸般的吼著,人人都覺得驚恐,都默默的禱著,希望那連綿的春雨,不要阻撓了我們的行程。


疲倦,寒冷包圍著我,終不知何時矇眬睡去了。


在狂風怒吼中掙扎的一天


小窗外漸漸發白,風還是不斷的吹著,誰都以為在下雨,個個愁眉不展的。可是,雨并不曾下,這從干燥的路面上可以知道。


駕好了車,我們才出店門,頃刻間,使我打了一個寒噤,畏縮的退了幾步,喉間似乎有什么梗著似的,只得把衣裳之類圍在頸上,鼓起勇氣奪門而出。母親說:“大咪,走吧!不然更冷了!”于是和我連奔帶跑的走著,這一位可愛的母親,圍著一塊被面,我圍著一件夏季單衣。風,這么強厲!雖然有時鉆進了圍巾,但是我們心里的熱血不斷的沸騰著,它廣布在我的全身,它在和風抵抗!


沿途一帶小湖,湖水層疊,奔向岸來!靠岸了!水和冰冷的岸邊接觸時,擊出燦爛的浪花,雪白的水珠,濺向四方。接著,遠遠的又來了一陣,像萬馬奔騰,又像沖鋒的將士,勇往直前的模樣!啊!多么雄壯的景色呀!




路旁高樹,受著風的威脅,左右搖曳,苗條的腰干兒,無力的支持著,怪可憐的。時有村莊在望,靜悄悄的;田里茫茫,什么都沒有,空氣異常寂寞。這時,只有車聲“咦呀咦呀”的響著,車中一個個蜷伏的人們,在和風掙扎。


我那個可憐的朋友,也和我走著,她很興奮地談著她幼年的故事,我和她雖然只是兩天的友誼,然而我相信我們的確是很相好的朋友。


大約八點鐘的模樣吧!我們到了一個小鎮,是個無名小鎮,只是在路旁蓋著幾間茅屋,人們坐在茶館中喝茶,吃飯。此時,距羅家店已有十里左右,費時約一時許,但卻未有粒米點滴入肚呢!


吃飯用具,不甚清潔。我看見店伙計洗碗筷時很骯臟,只把它在水中一晃,就盛飯來了。我生平最怕骯臟,洗過數次的魚肉,還嫌不潔,現在饑腹轆轆,也只得忍氣下咽。啊,這就是逃難啊!我將記著。


飯后,全身似乎有些溫暖,坐在車上眺望遠景,仍舊是水呀,山呀,枯的樹呀,荒的田呀,只不過點綴著有生命的人們,驅著肥大的牛,唱著山歌罷了!


途中漸見沙灘,這種奇景在江南我的故鄉是很少見到,因為那是一條曲折的小溪,溪底是許多嬌小玲瓏的石,水很淺,卻清澈透底,石在水底發著光彩,外加昏黃色太陽光的照耀,更是光輝奪目。溪邊一帶翠樹,大概是常綠樹吧!因為它們青翠不失其常態。一陣大風吹來,樹葉兒嘩嘩作響,啊!太美麗了!這沙灘的景致!


經過了最后一個沙灘,漸漸的走上公路了,這是安徽公路的一小段,可以通到我們的目的地——桐城。


城樓遠遠在望,此時,每個人的心都展開了熱烈的希望,因為我們已經脫離了炮火連天的戰區,雖然有著猛烈的風吹著,然而。誰都不覺得冷。我們心頭的熱血正沸騰著,它,廣布在我們的全身!


啊!多么平坦的公路!路上走著無數的被難者,他們都是我們的同志!


目的地到了,我們已得到勝利了!光明在后面的前頭!努力吧!

2015-08-23 08:55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散文大家曠達風趣
梁實秋(1903年1月6日-1987年11月3日),號均默,原名梁治華,字實秋,筆名子佳、秋郎,程淑等,中國著名的散文家、學者、文學批評家、翻譯家,華人世界第一個研究莎士....
清末民初學者大師
梁啟超(1873年2月23日-1929年1月19日),字卓如、任甫,號任公、飲冰子,別署飲冰室主人,廣東新會人,中國近代思想家、政治活動家、學者、政治評論家、戊戌變法領袖....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