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春秋茶館 - 古典韻味,時事評論,每天清新的思考
字體    

賀衛方:如果世上再無方言
賀衛方:如果世上再無方言
讀過奧威爾小說《一九八四》的人,都會記起大洋國的領導人所采取的一項措施,即通過減少語言中的詞匯量來抑制人們的思想空間,從而有助于維護專制統治。
觀察中國 賀衛方     阅读简体中文版

“今天的情況是,越來越多的人除了普通話外不會說任何一種方言。”北大法學院教授賀衛方“為方言辯護”,此文值得閱讀。


來源:《逍遙法外》




文/賀衛方



無論如何,在如今這個通訊與傳媒高度發達、交通極其便利的時代里,方言的處境是愈發艱難了。


哪怕是窮鄉僻壤,百姓家中也大多有了電視。電視里,無論是新聞,還是專題片或連續劇,還有領導人講話,多半都是用普通話的(盡管領導人都有些鄉音的痕跡,但是像毛澤東、鄧小平那樣濃重的地方口音已經很少了)。


異地人士之間的交往,尤其是無法相互理解對方方言的人們之間對話,當然也都要依賴普通話這個紐帶。遠離家鄉的大學生和從農村到城里打工的農人,也要學一點兒普通話以備交流之需,甚至是尊嚴之需。這自然帶來了人際交往的極大便利。


“車同軌,書同文”,我們帝國早期的這種努力仍然不乏后繼者。


為了強化普通話的優勢地位,全國人大常委會還于2000年制定了《中華人民共和國通用語言文字法》,規定在諸多行業、機構以及場合里必須使用普通話。


例如在學校和其他教育機構中,要以普通話為基本教學用語。在廣播、電視、電臺中,要以普通話為基本的播音語言。假如要使用方言播音,則必須得到國務院或省級“廣播電視部門”批準。


不僅如此,廣電總局等相關管理機構還時常對于某些“違規行為”發出禁令或做出處罚,使得方言的生存空間愈發逼仄。


例如2005年廣電總局就發出過《關于進一步重申電視劇使用規范語言的通知》,要求電視劇語言(地方戲曲片除外)應以普通話為主,一般情況下不得使用方言和不標準的普通話。


而重大革命和歷史題材電視劇、少兒題材電視劇以及宣傳教育專題電視片等一律要使用普通話。電視劇中出現的領袖人物的語言要使用普通話。


同一年,廣電總局還發出了一個“自律公約”,明確要求電視主持人,“除特殊需要外,一律使用普通話,不模仿港臺腔及其表達方式”。而且,主持人隨意夾帶外語、用方言播報的現象也在明令禁止的范疇之內,“不模仿地域音及其表達方式,不使用對規范語言有損害的口音、語調、粗俗語言、俚語、行話,不在普通話中夾雜不必要的外語”。


特別針對“港臺腔”的指責引起了很大關注和爭議。


凡此種種,都再清楚不過地顯示出政府的意圖,那就是普通話的應用范圍越廣越好,相對應的必然是,方言的空間越少越好。這種決策導向究竟會對文化產生怎樣的影響呢?


我們都知道,語言的豐富意味著思想的多樣化。


讀過奧威爾小說《一九八四》的人,都會記起大洋國的領導人所采取的一項措施,即通過減少語言中的詞匯量來抑制人們的思想空間,從而有助于維護專制統治。


方言不僅語調上不同于普通話,而且每一種方言都有很多特殊的詞匯和特殊的表達,它們很難轉化為普通話。例如,四川方言里“寶器”(不知是否是這兩個字),意思究竟是什么,四川人常說那難以翻譯成為普通話,它含義微妙,不是本地人很難體味和妥帖地使用。


我的家鄉膠東方言里有“刺鬧”一詞(《西游記》五十二回里也有“刺鬧殺我也”的說法)。這個詞可以用來表達普通話里“癢”的意思,但是,假如說一個人“挺刺鬧的”,那卻并非說這個人為人處世讓人有一種癢的感覺。


慣于說方言的人,突然改說普通話,往往語詞變得很貧乏,原有的那些生動的表達統統用不上,因為方言中太多的內容在這種轉換中丟失了。為了我們語言的豐富計,是否要對方言有一種寬容仁厚的態度?


方言的存廢還直接影響地方戲曲和其他藝術的興衰。


在過去的半個多世紀里,地方戲的大規模消失已經達到了令人吃驚的程度。最近的十多年間,在通俗音樂和電視的擠壓中,地方戲的處境更是空前危難。


我看到一篇新華網的報道,僅江西一地,每年就有20種地方戲不及挽救而滅絕。其實,除了通俗音樂以及電影、電視劇等的排擠之外,作為地方戲基礎的方言的邊緣化也是地方戲面臨毀滅的重要原因。


沒有陜西方言就沒有秦腔,沒有寧波話就沒有甬劇,假如蘇州人不再說蘇州話,昆曲也就成為無源之水。當各種非物質文化遺產的價值越來越受到重視的時候,我們是否應當反思過于急切地推廣普通話和打壓方言給各種地方戲帶來的損害?


談起方言,我不能不想起趙元任先生。在現代中國學人中,趙元任是當之無愧的語言天才。當年英國哲學家羅素來華巡回講學,趙元任担任翻譯。所到之處,趙元任一律用當地方言進行翻譯,一時傳為佳話。能夠像他那樣熟練地說30多種不同中國方言的學者恐怕是鳳毛麟角。




今天的情況是,越來越多的人除了普通話外不會說任何一種方言。不知道別人的經驗,我個人每當回到家鄉,或者在他鄉遇到膠東人,說起膠東話,心中都會涌動著一種對家鄉溫馨的情感。


如果說熱愛家鄉還算是一種值得贊許的感情的話,那么,如果鄉音都死去了,我們仿著賀知章的經歷,“”,但是遭遇到的卻是“兒童相見話不懂,國語應答何苦來”,那可真是悲劇呢。


每當想到這樣的未來,我的心里總不免有些拔涼拔涼的。




2015-08-23 08:55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傳統官僚翰林總統
徐世昌(1855年10月24日-1939年6月5日),字卜五,號菊人,又號水竹邨人、弢齋。祖籍浙江寧波鄞縣。清末民初,曾為北洋政府官僚。1918年,徐世昌獲段祺瑞控制的安....
傳奇人物傳記 風華絕代 物華天寶
此間選取古往今來傳奇人物的傳記與軼事,事不分大小,趣味為先,立意新穎,足以激越古今。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