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易中天、龍應臺等先生的作品及相關評論
字體    

楊恒均     阅读简体中文版

嫉惡如仇 從善如流
楊恒均微信號:yanghengjun2013

歡迎分享轉發


“愛國者有三種,兩種壞的,一種好的。沒有批判的愛國者是壞的,沒有愛的批判者也是壞的。好的愛國者面對國家,常懷有如戀人之間吵架的心。”



文 | 楊恒均


哦,你沒看錯,是周小平,不是鄧小平。雖然我原本要寫一篇“為鄧小平辯護”,但想到這兩天已經沒有人關心鄧小平,就順手把“鄧”字換成了“周”。由于目前網絡熱議的周小平幾乎比鄧小平還更不能批評,所以我準備寫一篇“為周小平辯護”的博文,這樣你就能讀到和思考了。說真的,我確實要為周小平辯護。


以前就有人給我發周小平的文章,但幾乎都沒有讀下去,直到昨天,才真正完整地看了幾篇他比較出名的博文。雖然我依然認為他可能只是曇花一現,不值得我寫文章點評,但有幾點出格的思考我覺得應該同關心此事的讀者分享。這第一點思考也是回答不少讀者的來信提問:他有什么背景?他的文章為什么那么多年輕人喜歡?為什么體制內大力推薦他?為什么他爆紅了……


為什么?搜索一下你可能就會有很多答案,很多還是同我志同道合的作者們——也大多是周小平口中的“公知”和“右派”們寫的,應該說這些都有一定的道理,但還是想補充一點,或者更能準確回答你們的問題:他為什么爆紅?而要準確回答這個問題,不能只從外界,或者周小平周圍找原因,我認為更應該回到自身——也就是周小平批評(或者“攻擊”)的群體與現象尋找一下原因。


那么,貫穿周小平文章的主要目標和目的是什么?這個他已經說得很清楚了,他看不慣那些把外國的月亮都說得比中國的圓,把美國的一切東西都吹得天花亂墜,而把中國說得一錢不值,懷疑中國的一切、罵中國的一切,他認為這些人主要是“公知”和右派團體。他要弘揚正能量,揭露西方尤其是美國的弊端與邪惡,大講特講中國制度的優越與取得的成績……這樣的觀點貫穿周小平每篇文章之中,但遺憾的是,那些批判、諷刺周小平的人,找出了周小平文章中諸多錯漏之處與邏輯的混亂,卻始終忽略了周小平這那種文章的原始目的!


而正是他寫文章的這一目的,才讓他得到了不少年輕人的追捧,得到了體制內不少人士的支持。而我要為他“辯護”的是,他說的那些現象確實存在,而且還相當嚴重!確實有相當一批網絡寫手,一提到中國就火冒三丈,一提到美國和西方,就推崇得無邊無際!而正是這種網絡現象,在第一時間造就了周小平。


不少讀者認為我和周小平是針鋒相對的,不是沒有根據的。互聯網來臨后,我恐怕是少數幾位在海外旅居十幾年后回到中國大陸的網絡寫手。不客氣地說,目前在網絡上介紹西方尤其是美國各種值得學習的優點的,我寫的文字數量絕對第一,已高達五百萬字以上了。當然,我在介紹西方和美國的優勢時,也從來不回避缺點。而對中國呢,我是一邊批評一邊促使其改進,并從不回避已經取得的任何一點成就。我一直認為,如果你看不到中國取得的進步,你不會也不可能真正促進它更進一步。


但就因為這樣,我發現自己近年也逐步陷入到中國互聯網的一個怪圈之中:只要我說一些西方或者美國的不是(例如上次我去美國,發現他們海關與移民局效率底下,歧視嚴重,甚至已經不如中國海關與移民局),或者贊揚了幾句中國取得的成績,立馬遭到一些網友的批評,甚至是攻擊與辱罵。而這些人大多對西方所知甚少,有些甚至只不過去旅游了一趟而已。他們并都沒有多少認真讀過我在中國大陸介紹西方與美國的文字。


在相對一些網絡活躍份子眼中,同體制的一些禁錮正好相反:美國是不能批評的,中國是不能表揚的。完全不顧這些年中國取得的進步以及向世界靠拢與接軌,完全否定那么多體制內的人,以及工作在各行各業的大陸同胞為這個國家與社會的進步在默默貢獻……他們推崇西方好像不是為了讓中國學習,而是為了貶低中國一樣,他們完全忘記了生活在中國的13億同胞中絕大多數(高達90%以上)不但無法到國外定居,甚至根本沒有機會出國,當你把他們的國家甚至他們這些人貶低得一錢不值,把西方吹捧得如花似玉的時候,你還讓不讓人活呢?


這些人批評周小平,但正是這些人在第一時間造就了周小平。當我們讀著周小平滿紙事實錯誤與偏激看法、極端觀點時,我們會不會反思一下,我們自己的文章與話語中是不是也充斥了另外一個極端的錯誤與觀點?周小平正是因為要對付你而跳出來,從而得到了支持的?


前面說到我本來想寫一篇《為鄧小平辯護》,就因為前幾天寫了一篇肯定鄧小平成績的《鄧小平是中共最了不起的領導人》,感念他在文革后,借助政治智慧以及用宮廷博弈的手法,把中國帶向了改革開放的道路,最終讓我們取得了歷史上從來沒有過的經濟大發展,也借機警醒現在和今后的中共領導人要向鄧小平學習并超越他。


文章觀點當然可以商量甚至批評、批判,但我怎么也想不到,這樣一篇文章被推薦到網站首頁后,竟然遭到那么多讀者的超乎批判的謾罵與侮辱,其中不乏一些有名的“公知”與民主追尋者,什么“卑躬屈膝”、“舔菊”和更難聽的話都源源不斷,甚至連問候我死去的父母的話都出來了……


我就奇怪了,我推崇曼德拉,我歌頌華盛頓,我贊揚孫中山和蔣經國的文章多如牛毛,怎么就不可以表揚一下給我幾千上萬還生活在中國的親戚朋友帶來了巨大改變的鄧小平?每個人都有歷史局限性,我們有,鄧小平也有,偉大的華盛頓曾經還是奴隸主,大家都知道吧?如果都像我們一些網友這樣極端和不負責任,不認識到進步只看到黑暗,沒有愛卻充滿仇恨,你們追求的民主怎么會有人敢要?


這,就是周小平橫空出世的一個重要原因!這個原因的根源不在他們那里,而在我們這里。這就是我為周小平所作的“辯護”,但辯護之后,我要進一步分析一下周小平的文章,實事求是,做一個平衡。


我想,周小平的文章內容不用我多說了,周小平對美國弊端與邪惡的描述有幾個致命的硬傷,雖然他說的那些缺點與弊端美國都有,但他要就是以偏概全,以一兩個極端事例涵蓋整個美國;要就是在程度上肆意夸大,而且他有所不知,他文中提到的那些美國的弊端,在中國幾乎都要嚴重幾倍甚至十倍以上!國內出過十幾次國的人可能都不容易發現這些問題,但我們生活在它說的西方和美國十幾年甚至幾十年的人,再清楚不過了。


問題在于如此謬誤的文章竟然能夠如此流傳并得到一些人推崇,除了反對派制造的土壤與氛圍,以及他自己信口開河編造的聳人聽聞的故事之外,最重要的原因是他的一種具有中國特色的寫作技巧:他把這一切都和“愛國”緊密的聯系起來了!


幾乎在周小平的每一篇文章里,都有開宗明義的宣言式的話語:他揭露美國是因為愛國,他推崇中國的一切更是因為愛國。而這個愛國的大旗或者說“正能量”打出來后,一切都不是問題了,別說揭露,即使污蔑美國,只要是愛國,有什么問題嗎?別說推崇中國的優點,就是歌功頌德有如把鄧小平、習仲勛打倒的“四人幫”那樣,又何妨?


這對上面一些人來說是非常方便的。但我要提醒那些推崇周小平的人,任何夾雜無知、欺騙和謊言的愛國,都是對愛國的玷污;而用謊言去激發愛國,則一定會讓所愛的“國”蒙受災難。我們也許已經忘記了薩達姆如何從一個洞里拖出來時的樣子,但我們不會忘記美軍的坦克已經開到了他的背后,那位試圖把謊言重復一千遍從而弄出真理的伊拉克宣傳部長還在那里侃侃而談如何要把美軍徹底消滅的丑態!


周小平的文章對于一些普通的底層人士,包括涉世未深的青年人也很有作用,既然這輩子都沒有機會出國,那么,與其了解中國那么多無法改變的弊端,還不如更多知道美國人生活得如何悲慘更讓人充滿正能量,讓人積極向上啊!


于是,我們看到,擠在地下室連城市戶口都沒有的中國青年人,一想到釣魚島還在日本人手里,就完全理解了咱國土不夠大、房價高得一輩子都買不起的困境,并準備隨時沖上街頭表達愛國之情;一些被拆遷、被當地貪官污吏欺負的民眾,一想到自己有可能被西方和美國的“海外敵對勢力”利用,就很老實的配合政府拆掉自己的房子;而當賣鵝蛋的婆婆,守了一天都賣不出一個鵝蛋,卻突然想到美國人竟然窮得靠中國的外債度過難關,臉上不覺綻開了幸福的微笑……


這,就是周小平的意義!對于周小平,我不想多說什么,他還年輕,假以時日,尤其是他現在這么紅,不乏有機構會資助他多去國外走走,也許他今后會寫出另一樣的文章。多走路,還要多看書,我注意到周小平在文章中說,他讀過《資治通鑒》與《聯邦論》等,這當然不夠,其實他最應該讀的是中共黨史!


他應該看一下,在中共自己的歷史上,像姚文元、張春橋這種昧良心一味以歌頌與溜須拍馬來撈取政治資本和蠅頭小利的人,幾乎都被掃到歷史的垃圾堆,相反,以鄧小平、習仲勛這種大膽提出自己的批評意見而遭到迫害和刪除(文章、講話)的,最終都被證明是對國家和人民貢獻最大的人。


好了,我相信真正讀過我文章的讀者不會對“周小平現象”有任何困惑,我對西方與中國的介紹、描寫,有表揚有批評,各位不妨多讀一些,讓我們翻過“周小平”這一頁吧,這對誰都有好處。


最后,關于愛國,我想把廉姆·科芬(William Sloane Coffin)的話送給大家,他說:“愛國者有三種,兩種壞的,一種好的。沒有批判的愛國者是壞的,沒有愛的批判者也是壞的。好的愛國者面對國家,常懷有如戀人之間吵架的心。”這意思是說,帶著愛心的批判,才是好的愛國。這句話對于周小平和推崇周小平的人,還有周小平攻擊的人,以及攻擊周小平的人,都有借鑒意義。


楊恒均 2014年10月22日



2015-08-23 08:55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為傳統文化招魂
錢穆(1895年7月30日-1990年8月30日),原名恩,字賓四,江蘇無錫人,歷史學家,儒學學者,教育家。錢穆對中國古代政治制度有良好觀感,認為中國傳統政治非但不是君主....
從國務總理到修道士
陸徵祥(1871-1949年),字子欣,一作子興,上海人。中國近代著名的天主教人士,也是著名的外交官。他出生于一個基督教家庭,父親是一位基督教新教徒,曾經在倫敦傳教會工作....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