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歷史思潮 >>> 民初教育及人才培養
字體    

父母是如何毀了我的一生!(太值得家長反思了!)
父母是如何毀了我的一生!(太值得家長反思了!)
成長公社     阅读简体中文版

社長曾經接觸過一位單身女士,當時年近四十,一直沒結婚。她是因為嚴重的抑郁癥來找我的。


在我們的交談中,她談到了自己的童年成長經歷。她父母都是小學教師,對她有很好的早期啟蒙教育,在各方面要求也很嚴。


她在很小的時候就會背很多經典詩文,聰明伶俐,而且認字很早,上小學就讀了不少課外書,學習成績一直很好。


但她父母在她童年時期犯一個不可饒恕的錯誤,這個錯誤發生在她5歲的時候。


起因很簡單,就是有一天她尿床了。父母為此大驚失色,說你2歲就不再尿床了,現在都5歲了,怎么反而又尿床,越活越倒退了。


父母的話讓小小的她非常羞愧,以至于當天晚上睡覺的時候,心里非常担憂,好久都沒睡著。


但也許是因為太緊張,也許因為前半夜沒睡著,后半夜睡得太香,第二天早上醒來,居然又一次尿床了。


這下子,父母特別不高興,說你是怎么搞的,昨天尿了床,今天怎么又尿了,是不是成心的啊?


當時他們住的是大院平房,有很多住戶,她媽媽一邊抱著濕褥子往外走,一邊說,這么大孩子了還尿床,褥子曬到外面,讓別人看到多丟人。


她爸爸板起面孔嚴肅地警告她說,有再一再二,沒有再三,這兩次尿床我原諒你了,再尿床我可對你不客氣了。


父母的話讓小小的她內心充滿羞辱感和恐懼,所以接下來的一個晚上,她更害怕得不敢睡覺,直到困得堅持不住,沉沉睡去。


結果是,她連著第三次尿床了。這令父母簡直震怒,不但責罵,而且罚她當天晚上不吃飯喝水。


雖然當天因為空著肚子睡覺,沒尿床,但問題從此陷入惡性循環中,從那時起,她開始隔三差五地尿床。


父母越是想要通過打罵來讓她克服這個問題,她越是難以克服。


父母可能后來意識到打罵解決不了問題,就開始帶她找醫生看病,吃過很多中藥西藥,都沒有作用,直到成年,仍不能解決。


這件事幾乎毀了她一生。天天濕漉漉的褥子、尿布以及屋里的異味,是烙進她生命的恥辱印記,她原本可以完美綻放的生命就此殘缺了。


考大學時,她取得了很高的成績,完全可以報考北京的名牌大學,但為了避免住集體宿舍的尷尬,第一志愿填報了當地一個學校,以便天天晚上回家。


大學四年,她不敢談男朋友,自卑心理讓她拒絕了所有向她求愛的男同學。


工作后,談過兩次戀愛,都是男方發現她有這個毛病后,選擇了分手。


她對我說:直到上大學前,她一直認為自己這個毛病是個純生理問題,是一種泌尿系統的慢性病。


后來才慢慢意識到是父母的緊張和打罵造成的后果。


結束第二段戀情后,她割腕自殺,被救過來,出院回到家中那天,終于在父母面前情緒暴發,瘋狂地向父母喊出她心底積壓多年的屈辱,并以絕食逼迫父母向她認錯。


父母似乎終于也意識到問題的來由,雖然沒向她正面道歉,卻在她面前無言地流了幾天淚,痛悔的樣子終于令她不忍,端起了飯碗。


經過這件事,父母都一下子蒼老了十歲,幾天間就顯得步履蹣跚了。


她知道他們已受到懲罚,心中既有渲瀉后的舒暢,又有報復的快感。自此,這個毛病居然奇跡般地開始好轉,發生的次數大為減少。


但她的生活卻無法改變,周圍凡認識她的人都知道她這個毛病。


她像一個臉上被刺字的囚犯,丑陋的印記無法擦去,只好在三十多歲時選擇“北漂”,來到北京,希望通過環境的改變讓自己活得自在些。


但骨子里形成的自卑和抑郁無法消退,再加上工作壓力比較大,很小的一點事就會讓她崩潰。


對于愛情和婚姻,完全失去再去碰觸的熱情和信心,對安眠藥和抗抑郁藥的依賴越來越嚴重。


后來她信仰了一種宗教,她說宗教是唯一讓她感覺安慰并有所寄托的東西。


像一個醫生在晚期癌癥患者面前束手無策一樣,我在她的痛苦面前也同樣感到無可奈何。


教育中,有太多這樣的蝴蝶效應,本來小事一樁,家長完全可以用輕松愉快的態度來解決,甚至不需要去解決,問題也會自行消失。


但由于家長用嚴厲的方式來對待孩子,不但無助于問題本身的解決,還會給孩子留下經久難愈的心理創傷,嚴重的甚至可以毀滅孩子一生。



社長還見過一個四歲的孩子,父母都是高學歷,奶奶曾是單位主管會計,也很能干,且非常愛干凈。


家長從孩子一歲半開始,就因為吃手的問題和孩子糾纏不清。


據家長講,最初阻止孩子吃手,采用的是講道理,告訴孩子手很臟,不能吃,他們感覺一歲半的孩子能聽懂了。


發現講道理沒用,就來硬的,采用打手的辦法,輕打不起作用,就狠狠打,但這只能起一小會兒作用,孩子一停止哭泣,就好了傷疤忘了疼,又把手伸進嘴里。


后來,負責照看孩子的奶奶拿出縫衣針,只要孩子的小手一放進嘴里,就用針扎一下,并把針掛到墻上,故意讓孩子看到,但這也不能嚇住孩子。


再后來家長還采用過給孩子手上抹辣椒水,每天24小時戴手套等各種辦法,可是問題始終沒能得到解決,并且越來越嚴重。


聽家長說,孩子還特別愛發脾氣,因為一點小事就大發雷霆,可以連續哭嚎兩小時,甚至會用頭猛烈撞墻,全然不知疼痛和危險。


見到這個孩子時,他兩只手的大拇指已被吃得變形,兩只小手布滿破潰的傷口,傷痕累累,但孩子好像完全沒有痛感,還在用嘴啃咬雙手,用指甲摳開血痂。


更糟糕的是孩子的心理也出現嚴重障礙,不會和人交流,別人和他說話,他基本不回應,目光總是回避開來,神情冷漠,拒人于千里之外。


這個孩子的遭遇,讓我震驚于家長的無知和殘忍。


孩子吃手是多么正常的一種現象,嬰幼兒最初是用嘴來感知和認識世界的,小手又是離他最近、唯一能讓他自主支配的東西,所以吃手幾乎是所有孩子的本能,根本不需要,也不應該制止。


到孩子可以動用自己的其它感知器官認識世界時,自然就不吃手了,就像人學會站著走路后,自然就不愿意爬著走了。


對于這樣一個自然的認知過程,家長卻要想方設法阻止,而且采用打罵、針扎、抹辣椒水等做法,簡直就是在刑訊逼供啊!


一個弱小的孩子,在人生初期就莫名其妙地遭遇綿延不斷的殘酷對待,他的生命怎么能正常展開、怎么能不被扭曲呢?!


當然有的孩子對吃手表現出固執的喜好,到四五歲,甚至十來歲,還在吃,這種情況往往和孩子的寂寞或自卑有關,是其它教育問題積淀的一個后果,吃手不過是孩子自我安慰的一種方式。


遇到這種情況,家長更不該制止孩子吃手。應該做的是反省自己和孩子交流得多不多,相處方式是否和諧等等,并努力從這些方面去解決。


家長希望用各種規矩培養出孩子各種良好的習慣,而這對孩子來說,卻是自由意志被剝奪,活在日復一日的冷酷對待中。


他的世界一直以來太寒冷了,已被厚厚的冰雪覆蓋,所以他下意識地要把自己嚴實地包裹起來,回避和外界交流,直到失去正常的溝通能力。


這是一個弱小生命對抗惡劣環境的本能反應,畸形的生態環境只能讓他變態地成長。


專門研究兒童神經病的蒙臺梭利博士說過:我們常常在無意中阻礙了兒童的發展,因此,我們應該對他們的終身畸形負責。


我們很難認識到自己是多么生硬和粗暴,所以我們必須時時刻刻盡可能溫和地對待兒童,避免粗暴。教育的真正準備是研究自己。


教育學和心理學對于嚴厲教育所帶來的損害的研究已經很成熟了,但時到今日,人們對嚴厲教育的破壞性仍然沒有警覺。


在我們的教育話語中,人們仍然特別愿意談規矩,很少談自由。哪個青少年出了問題,歸結為家長管得不嚴,太溺愛;相反,哪個青少年成長得比較優秀,尤其在某個方面做得出色,會歸功為家長和老師的批評和打罵。


這樣的歸結非常簡單非常浮淺,但越是簡單浮淺的東西,越容易被一些人接受。


于是,一頓“要么好好彈琴,要么跳樓去死”的威脅可以讓孩子成為鋼琴家,一根雞毛撣子隨時伺候可以讓孩子上北大,一通把孩子罵作“垃圾”的污辱可以逼孩子考進哈佛……諸如此類的“極品”行為最容易得到傳播。


人們不肯往深了想一想,嚴厲教育如果真能讓孩子優秀,天下將盡是英才。成年人想收拾一個孩子還不是容易的事嘛,誰都會!


既威脅不到自己,又能把孩子教育好,省心省力,痛快淋漓——可教育是件“秋后算賬”的事,雖然兒童的緩慢成長給了一些人以暫時的幻覺,但裁下罌粟不會結出櫻桃,惡果不知會在哪個枝條上結出。


有位家長,聽人說孩子有毛病一定要扼殺在搖籃中,所以她從女兒一歲多,就在各方面對孩子進行了嚴格的管教。


如果孩子不好好吃飯,媽媽會把孩子碗中的飯全倒掉;


如果孩子不好好刷牙,家長會把牙刷一折兩半,丟進垃圾桶;


不好好背古詩,就用戒尺打手心……


在家長的嚴厲教育下,孩子確實被訓練得很乖,按時吃飯,認真刷牙,會背很多古詩。


但她發現,剛剛三歲多的孩子,一方面表現得膽小怕事,到外面都不敢跟小朋友玩;另一方面在家里脾氣又很大,且表現出令人不可思議的殘忍,比如虐待家里的小貓,把貓尾巴踩住用腳跺,或用沙發靠墊把小貓捂到半死,看小貓痛苦的樣子,她則表現出滿足的神情。


一般小女孩都喜歡芭比娃娃,她則對這些娃娃好像有仇,動不動就肢解芭比娃娃,把娃娃的頭和四肢揪下來,甚至用剪刀剪破。


媽媽不能理解,她的孩子怎么這樣?


兒童天性都是溫柔善良的,如果說一個孩子表現出冷酷和殘忍,一定是他在生活中體會了太多的冷酷無情。


媒體不時地報道家長虐待孩子或子女虐待老人的的事件,手段之惡劣,令人發指。


同時,追究一些惡性刑事案件的犯罪分子的成長史,幾乎全部可以看到他們童年時代極端嚴厲的家庭教育。


可以說,幾乎所有的極端殘忍者,都有一個精神或肉體嚴重受虐的童年。


經常被苛責的孩子,學會了苛刻;

經常被打罵的孩子,學會了仇恨;

經常被批評的孩子,很容易變得自卑;

經常被限制的孩子,會越來越刻板固執……


“身教重于言傳”是教育中的一條被時間和無數事件驗證過的真理性的結論,嚴厲教育本身也是一種示范,如果成年人對孩子拿出的是經常性的批評和打罵,怎么能培養出孩子的自信與平和呢?


放不下嚴厲教育的人,真正的原因是潛意識放不下莫名的恨意。


像一位網友說的:有些人小時候常挨打,痛恨父母打自己,長大了發誓絕對不打孩子,可做父母后還是會打小孩。


因為他們根本不知道正常生活是怎樣的。推翻父母不難,但修補父母刻在自己童年里的缺陷,非常不易。


是否認同打孩子,是塊試金石,可測驗出人們在教育上的認識水平。


孩子沒有錯,只有不成熟,如果你動不動認為孩子“錯了”,那是你自己錯了;如果你遇到的孩子是屢教不改的,那是你所提要求不對或一直在用錯誤的方法對待他。


我們相信教育是件“桃李不言,下自成蹊”的事,需要“隨風潛入夜,潤物細無聲”地解決。


前蘇聯教育家馬卡連柯說過:“如果家庭生活制度從一開始就得到合理的發展,處罚就不再需要了。在良好的家庭里,永遠不會有處罚的情形,這就是最正確的家庭教育道路。”


這里所說的“良好的家庭”并非永遠一團和氣,而是有矛盾也總能得體地解決。


不少人對我從未打過孩子表示驚訝,然后歸因為我的女兒分外乖。


事實是,社長在和女兒的相處中,也有小沖突,但從不在孩子面前縱容自己的情緒,經常是自己先退一步,想想在哪里沒好好理解孩子,自己應該如何改變,也會真誠地向孩子道歉。


所以,并不是社長的女兒比一般孩子乖,而是她像所有的孩子一樣乖,天下的孩子都很乖,沒有一個孩子是需要用打罵來教育的。


只有成人對兒童有這樣的信心,他才能放下心中棍棒,繼而放下手中棍棒。


兒童是脆弱的,成長只需要鼓勵,不需要懲罚,一切嚴厲的對待都隱藏著某種傷害。


父母不僅應該放下手中棍棒,更要放下心中的棍棒,心中無棍棒是件比手中無棍棒更重要的事。


寬容而飽含真誠的教育,總是最美、最動人的,對孩子也最有影響力。


當然,我不希望給家長們太大的壓力,大家都是凡人,偶爾火氣上來了,實在忍不住,打孩子兩下或罵幾句,這也不會有太大問題,正像一個偶爾吃多了的人不會成為大胖子一樣。


身體自有它的調節功能,孩子也自然有他正常的抗挫折能力。并且兒童甚至比成年人更寬容,更能理解并消化父母偶爾的脾氣。


孩子最受不了的,是父母經常性的嚴厲和苛刻。


尊重孩子,是大自然的法則,是教育最基本的法則。


嚴厲教育的目的雖然也是想給孩子打造出華美的人生宮殿,到頭來卻只能制造出一間精神牢籠,陷兒童于自卑、暴躁或懦弱中,給孩子造成經久不愈的內傷。說它是危險教育,一點也不為過。

2015-08-23 08:55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孫中山的啟蒙者
近現代的嶺南,湧現出大批引領中國前行的先驅者,近代改良主義者,香港華人領袖何啟便是其中的一位。他不僅是孫中山在香港西醫書院的老師,更是孫中山走向革命道路的思想導師。
傳統官僚翰林總統
徐世昌(1855年10月24日-1939年6月5日),字卜五,號菊人,又號水竹邨人、弢齋。祖籍浙江寧波鄞縣。清末民初,曾為北洋政府官僚。1918年,徐世昌獲段祺瑞控制的安....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