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歷史思潮 >>> 新興科技、社會發展等人文科學探討
字體    

李銀河:你有權利做一件事,并不等于一定要去實踐它
李銀河:你有權利做一件事,并不等于一定要去實踐它
燕南園愛思想 李銀河     阅读简体中文版


最近一段時間,公眾以及一些媒體對我的一再誤解引起我的深思。為什么每當我說某個人有權利做某件事的時候,大家就異口同聲地說:你是在提倡我們做這件事。于是,在這個誤解的前提之下,人們分成了兩派,一派贊成大家都來做這件事,另一派反對大家做這件事。前者像是在支持我,但是支持錯了;后者像是在反對我,但是反對錯了。文不對題。

反省這個局面形成的原因,我認為乃是因為國人還太不習慣人們有權利做某件事而又可以不去做這件事這樣一種現代秩序。這個邏輯在中國社會、中國文化和中國政治當中一直是講不通的。我們有權利做的事一向太少太窄,而我們沒權利做的事一向太多太寬。所以一旦有人提出人們有權利做某件事,大家就都要去實現一把這個權利,而提出人有做某件事權利的人,就好像是在號召大家都來做這件事。這就是我目前的處境。

長期以來,中國社會是一個崇尚集體價值而否定個人價值的社會,是一個在很多方面忽視個人價值和權利的社會,在性的領域,壓抑尤其深重。可以說,除了婚姻之內的性,所有的性活動都是被壓抑著的,其中包括婚前性活動、同性性活動、虐戀、一夜情、換偶等等。不僅是道德在壓抑著所有這些婚姻之外的性活動,法律也是嚴厲懲罚的。比如,將參加換偶活動的人判死刑;把搞一夜情的人抓起來判刑(流氓罪);把跳貼面舞、熄燈舞搞性聚會的人槍斃;到公園去騷擾同性戀者。人們一直不知道也不習慣把自愿的、私秘的和成人之間的性看作是自己的應受憲法保護的公民權利。按照中國人思維慣性,只有得到法律批準的性才是自己有權利做的(由婚姻法承認的、由婚姻證加以認可的夫妻之間的性權利),其他是無權做的,當然也是壞事。

時過境遷,中國在近幾十年漸漸進入了現代社會,婚姻之外的性活動沒人管了,聯防隊員也很少騷擾同性戀了,虐戀俱樂部悄然出現了,換偶活動也在各地悄悄進行了。總之,婚姻之外的性活動開始出現了,有的已經形成了相當的規模,例如在婚前檢查的人群中,非處女已經達到六七成了。但是,只要有人敢說這些人有權利這樣做,不犯法,大家還是覺得非常震驚,因為他們想,有權利豈不是人人都可以這樣做了嗎?換句話說,那豈不是人人都有權利在婚姻之外發生性關系了?豈不是人人都可以發生同性性關系了?豈不是人人都可以玩虐戀了?豈不是人人都可以換偶了?可轉念一想,我并不喜歡在婚前發生性行為呀,我并不想搞同性戀呀,我覺得虐戀很可怕很危險呀,我覺得換偶很惡心呀。你為什么讓我們去搞這樣的活動呀。你怎么這么墮落呀。

其實,誰讓你搞同性戀了?誰讓你搞一夜情了?誰讓你換偶了?我只是告訴你,想做這事的人其實是有權利的,就連你這個不想做這事的人也是有權利做的。于是,這個人說:我就不想要這個權利,給我這個權利我也不會去做這件事。是呀,很好,很好。但是,有的人想做這件事,你怎么辦?你能剝奪他們的權利嗎?你還希望中國像有些國家那樣絞死同性戀者嗎?你還希望中國像過去那樣槍斃換偶者嗎?你不能。因為我們已經進入了現代,不是中世紀了。你不得不習慣于這個世界上有跟自己價值觀不一樣的人了,你不得不容忍這個世界上有跟自己性取向、生活方式不一樣的人了,你不得不逐漸習慣于對一些事有權利做卻不去做的現代新秩序了。


原載于 李銀河 微信公眾號

2015-08-23 08:55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教育專家大學思想啟蒙
蔡元培(1868年1月11日-1940年3月5日),字鶴卿,又字仲申、民友、孑民,乳名阿培,並曾化名蔡振、周子餘,浙江紹興山陰縣(今紹興縣)人,革命家、教育家、政治家。中....
晚清改革家強權人物
袁世凱(1859年9月16日-1916年6月6日),字慰亭,號容庵,河南項城人,故又稱袁項城,清末民初的軍事和政治人物,北洋系統的領袖。袁世凱出生於清咸豐九年八月二十日(....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