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名師技術觀點及生活評論
字體    

迷時師渡 悟了自渡
迷時師渡 悟了自渡
編者     阅读简体中文版

迷時師渡 悟了自渡

侯捷 1998.04.20


元智大學和清華大學的資訊系同學,最近不約而同邀請我在自校的資訊周上為同學們做個演講。對於那些吊爾郎當,連自己也不關心自己的同學,我向來一點氣力都舍不得花;但對於積極上進的同學,我可倒是很喜歡和他們談話。曾經在不同的學校講過好些個不同的談話性題目(非關技術,但都不脫資訊范圍),這次有感於在學校任教三年了,頗知道同學們的一些學習情況,所以想和大家談談學習的心態、老師的角色、以及學習者自己的角色。

我想先說一個小故事。

六祖檀經

佛教東傳中土之後,雖然大德大賢備出,但由中國和尚所著,被奉為「經」者,也只「六祖檀經」一書而已。六祖檀經記錄著佛教禪宗六祖惠能一生的思想言行。其中對於六祖得道的過程,有詳細的敘述。

六祖惠能俗姓盧,南海新興人。年少失父,母且寡居,家亦屢空,業無腴產。所以他從小做了樵夫,養家活口。有一天他偶聞肆間誦金剛般若經,心有所感,於是詢問鄰人何處學佛,遂安置母親,至河北黃梅山禮拜五祖。

五祖弘忍

五祖弘忍見惠能談吐甚有根性,不動聲色地讓他到後院碓米。八個月後有一天,弘忍告訴眾弟子說,每一個人寫一首偈,誰能悟道,我便傳他衣缽。當時人人以為五祖座下第一大弟子神秀必得衣缽,所以也沒有人去作這首偈。神秀在這種情況下,一來「責無旁貸」,二來也想讓師父看看自己心中的見解,便在三更時候於南廊壁上寫下心偈一首:

身是菩提樹,心如明鏡臺;時時勤拂拭,莫使惹塵埃。

第二天五祖弘忍見到了這首偈,把神秀叫到座前詢問。并謂:「汝作此偈,見即未到,只到門前,尚未得入... 」。要神秀回去再作一偈。過了數天,神秀卻作不出來。

●千古名誦

有個童子行過碓房,唱誦神秀的偈。惠能聞後,問明緣由,便請童子引至大堂。禮拜之後,惠能說自己也有一首偈,但是他既不識字更不會寫字,乃請人代書寫下千古名誦:

菩提本非樹,明鏡亦非臺;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

此偈一成,眾總皆驚。消息傳至五祖,了然於心,但恐人損害,遂脫了鞋子當抹布,立刻把這首偈擦掉,并且說「這首也嘛沒有悟道」!

第二天,五祖弘忍悄悄來到後院,看到惠能把大石頭系在腰上,增加身體的重量來碓米,很是感動,於是和惠能展開一段非常空靈神妙的對話。弘忍問「米熟也未」?惠能曰:「米熟久矣,猶欠篩在」。於是祖以仗擊碓三下而去。惠能知祖意,是夜三鼓入室,由祖為說金剛經。當說到「因無所住而生其心」,惠能大悟,於是五祖授衣缽以為信,并且說「衣為爭端,止汝勿傳...,汝須速去,恐人害汝」。

●迷時師度,悟了自度

五祖弘忍親自送惠能到九江驛,令上船,把 自搖。惠能曰:「請和尚坐,弟子合搖 」。祖云:「合是吾渡汝」。惠能云:「迷時師度,悟了自度」。

我曾經在研究所畢業的前夕,因為看了這個故事,有感師恩,在實驗室黑板上寫下大大的這八個字,表達我心中強烈的情緒。我知道我就要永遠告別我的學生生涯,再也沒有人度我,我要自己度化自己了。

今天我意料之外地成為許多人的老師。遠在接受學校的聘書之前,我其實也已經在外面開過很多課程,做著授業解惑的神圣工作。我的書籍文章,更使我扮演與廣大讀者之間一種默默的師生關系。每當一個課程的開始,不管面對的是業界的工程師,或是學校的學子,我總是告訴他們,課程是短暫的,課後才是長久的。一個課程就算長達一學期,也只是(只能是)奠定學習者日後自修的基礎。

進入社會的人,我想比較能夠了解這里面的意義。象牙塔里的學生,即令聞言成理,總似乎不容易感受深刻。於是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看著同學們勤嬉戲而荒精業。我帶過好幾屆學生,大凡轉學生、五專插班生、重考生都比較用功些,大概因為他們經歷過一些小小的挫折。而他們的努力,很快使他們立於同儕之上。

挫折在人生早些時候到來,誰曰不宜!

●誰悟了?

禪宗講究頓悟,基本上是一種比較「玄」的境界。說是「迷時師度,悟了自度」,其實,除了大德大賢,誰又敢說自己悟了?智慧容或可以頓悟,知識又豈能夠如此?誰敢說他對知識「突然都懂了」?所以「悟了自度」的「悟」,在這里我把它解釋為「有了扎實的基礎」:當你有了足夠的基礎,你就可以不依靠任何人任何時間任何地點傳授您知識。只要有書籍,你隨時可以自度。擁有足夠的基礎,你甚至可以開始另一種更高層次的自度:你開始自己設想問題,自己推敲解答,自己設計驗證的方法,并自己判斷邏輯有沒有破綻。再高明的老師,也沒有辦法把自己的悟力灌入學生心中;唯有學生自己動念思考,再由老師協助解開關鍵環節,學生自己才能開悟。

●南宗與北宗,頓悟與漸悟

佛法有頓悟,學問可沒有。如果有人說,我突然在某一天對 Java 開悟了,對 OO 開悟了,對 MFC 開悟了... ,我想那是他刻意(為了炫耀)或非刻意(因為遺忘)地忽略了他所謂的「悟」那一天之前的所有努力。是的,那叫漸悟,不是頓悟。

Inside OLE 一書作者 Kraig Brockschmidt 在他的序里面有這段話:

1993 年一月的某個周日下午,當我正做著與 OLE 全然無關的事情時,我突然獲得了所謂的 OLE 涅 狀態。所有關於 OLE 的支支節節突然全都歸定位。在六個月的模糊心智之後,我突然看清楚了 OLE。

Essential COM 一書作者 Don Box 在他的序里面亦有一段類似的話:

幸運的是有一天(1998 年八月八日),突然像神跡一般,COM 對我變得再明白不過,我終於了解了 COM 的動機。如何把這個 programming model 應用在每天遇到的程式設計問題中,也因此顯得再明白不過。

聽起來都是頓悟的例子。難道學習 COM/OLE 特別需要宗教信仰嗎?我想是因為這些技術特別需要高度抽象思考,使得霍然開朗後的喜悅巨大到令人覺得是一種「突然的神跡降臨」。其實你我都明白不過,求知過程中,點的突破要靠面的累積。

●時時勤拂拭,莫使惹塵埃

既然知道點的突破要靠面的累積,同時也知道我們「具足凡夫」,沒有大宗師的智慧,我建議你還是多體會神秀的見解(六祖佛法南傳,神秀創立北宗,主張漸悟)。把神秀的「時時勤拂拭,莫使惹塵埃」至少應用在你滿桌子的經典好書上面。噢,你應該有滿桌子的好書吧?沒有?!那我就很為你惋息了,你連自度的小船都沒有,連自救的工具都沒有,誰來拯救你?我知道好多工程師桌上可憐沒幾本書,月入倒有 7,8 萬,年終股票分紅的張數比全年買書的本數還多。嘆!不看書,你的日子會愈來愈貧乏,愈來愈空虛,因為你一直掏東西出去,掏空了人也就癟掉了。

工程師或許說「我都嘛看 paper 和 document。看書?呵呵,等書出來都太慢了啦」。喔,在 project 方面你不得不沖,你不沖公司也會要你沖。但你不覺得有很多基本的東西,其實你搖搖晃晃?有很多基礎的東西,其實你從來沒有好好把它搞懂變成自己的中心思想?你的 project 總是急如星火,所以可以 work 就好啦!「旗正飄飄(到處埋設 flag)」管它的!模組規劃管它的!文件撰寫管它的!目光淺短者,從來不去想日後的維護工作要如何進行,「深謀遠慮」者,則想反正到時候我已經走人了。

這不就是我所看到的業界通病嗎?

「學海無涯,唯勤是岸」,這句話我總想錯不了。有人說,勤勉二字訣不是萬靈丹,若無興趣,再勤勉也沒有用。我想從兩個角度來看這件事。

第一,「勤」能不能夠克服「難」?如果目標是放在成為一個勝任的從業人員,這一點應該沒有問題,畢竟 computer science 能有多難?computer engineering 又能有多難?多花點功夫還有讀不會的嗎!一本不懂,再讀另一本(前提是都是篩選過的好書)。一試再試做不成,再試一下嘛。

第二,「勤」能不能夠克服「沒興趣」?大概不能!「學海無涯,唯勤是岸」這句話本來就是要以興趣做為基礎,這是大前提,著毋庸議,本來就不必說的。電子、電機、資訊的循環太快,競爭太烈,如果沒有強烈的興趣,念起來會非常非常痛苦,趁早轉系轉業吧。

然而,有多少人根本是懵懵懂懂地進入大學,懵懵懂懂地填了科系?他們根本不知道自己真正的興趣在哪里。也許興趣會因為努力後的成績提升而加分,亦未可知呀!

堅定知道自己興趣在哪里的人,是最幸福的人。自從我自己的人生終於歸定位後,我清楚地有這種感受。

元智大學管理學院從去年起就大一不分系,大二開始才由同學自己選系。我非常佩服校方的這種從善精神與興革魄力。

●書籍是永遠的老師

說到底,閱讀習慣以及鑒賞能力的培養,是你能不能夠在求學的道路上「自度」的關鍵。廣義地說,也是你能不能夠在人生道路上「自度」的關鍵。如果一輩子要靠別人來指點你該看哪些書,該怎麼看,忒也太沒有長進了。你能閱讀,就能鑒賞;閱讀數量愈多,鑒賞能力愈高。很多人好奇我如何有能力評析那麼多又厚又深的大塊頭書,無它,因為我讀得多,因為我讀得深。

【余秋雨.臺灣演講】(余秋雨/爾雅/1998)一書中在「建議閱讀」這篇文章上寫道:『我覺得一個人的最佳讀書狀態大多產生在中年以後,但能不能取得這種狀態則取決於青年時期的準備』。余先生又說,曾有兩位年老的大學圖書館管理員告訴他,他們能從一年級學生的借書卡上預測這些學生將來的成就,幾乎百試不爽。有人毫無規律胡亂借,有人窮數年之力死啃一大堆名著,有人的借書卡過於疏空,有人的借書卡卻又太密密麻麻。

這些話應該能給我們一些啟示。對於尚在學校就讀的學生,我想特別指出,進入社會之後的工作是如此繁忙,你更需要在學校把握機會,奠定良好的習慣和良好的基礎。

●邊際效益

如果你有一筆錢,放在銀行的活存利息有 3%,定存利息有 7%,而且你暫時無需用錢,那麼你會把錢活存還是定存?

當然是定存。多麼簡單的選擇。

如果你知道,課前預習的話,上課聽講可吸收 70%;課後立刻復習,可把效果再提升 10%;課後第二天復習,只能提升 5%;課後第三天才復習,能保住原來的 70% 不錯了;課後一個星期復習,只能保持 30%;期末考前才看,則當時腦袋瓜里只留有 10% 的殘存記憶。

那麼,你會課前預習并且課後立刻復習嗎?

很多人處理金錢時都機關算盡,聰明過人,但處理時間時則愚蠢得令人嘆息。

你是哪一種?

●如果可以循序來

一位讀者寫 email 給我,他說『有點可惜,Windows 3.0 年代我剛開始碰電腦。如果照程序走的話,應該可以把基礎打好的』。

面對此言我思潮起伏,想起自己這五、六年來的人生轉折。『如果照程序走的話』,是的,我很幸運地照了程序來走,所以路不是太顛簸。我從 DOS 時代開始學習C programming、然後觸摸低階的 BIOS call 和 interrupt 并學習 assembly 語言,然後研究保護模式以及記憶體管理,然後學習 SDK programming、學習 C++、學習 MFC programming、鉆研 Windows 作業系統、鉆研 C++ Object Model 學理、鉆研 COM/ActiveX...。由於基礎愈挖愈深,成果愈壘愈高,新技術新知識也就愈來愈容易上手。核心基礎打得穩,更能夠以不變應萬變。

現在才面對這五彩繽紛花花亮麗的資訊世界的人,不管你是大一新生,或是忙於工作專案一直沒有機會充電,還停留在古早年代的工程師,我可以想像你們的苦悶。新知識新技術如泰山壓頂,你不知道從哪一條路開始走。有師長前輩指導正確的學習次序已是萬幸,有些東西(還不少)偏又不是那麼有絕對的次序性。好比說作業系統好了,是先學習抽象的一般性作業系統概論(一般大三課程)好呢?還是先學習專一而具象的作業系統(例如 Windows)實作技術呢?一開始就抽象會使我墜入五里路,沒有踏實感;一開始就具象又使我的常識與一般觀念不足。又例如C++ 和 OO,臻於高峰前通常必須經過幾個階段的反覆學習,包括語言本身、程式實務經驗、classes 設計能力、市售application framework 之運用、對 object model 的徹底認識。這些階段并不是結束一個而後開始另一個,它們都有重疊性;經過這樣的鋪陳,你會發現,原來通往 COM 的基礎已經在這些階段中扎好了。

身處知識爆炸的時代,算是對求知行為的一個不幸吧。可是,永遠有人生在你之前,也永遠有人生於你之後,還能怎麼樣?認命一點。

●令人佩服的學習精神

這學期我開的 Win32 system programming and Win95 OS 課程,除了自校學生選修,就我所知道的還有交大兩位大學生和清大一位研究生,以及中壢地區幾位工程師來旁聽。過去也曾有臺北來的工程師旁聽。我非常佩服這些同學的學習精神。從臺北或新竹坐車到內壢可不是件輕松的事,尤其在那想起來就頭痛欲裂的下班時段。有一天我順巧載那位清大研究生回竹,才知道他每周四上完我的課回到住處都超過晚上 11 點了。

為了上三小時的課,前後再花四小時。這樣的求知心真是不容易呀,我很佩服。

旁聽的同學永遠是最認真的,遠道來的同學又更認真。因為環境的不便,他們更懂得珍惜。

●經典好書再次整理

三不五時就會收到一些 email,要我推薦專業上的書籍。我再次把個人研習領域(C,C++,Win32 OS,Win32 Programming)內的一些好書臚列出來給大家做叁考。

很多人混淆了所謂的入門書與基礎書。入門書必須淺顯易懂,因為它面對的是全然無知的新手;如何吸引并提升讀者的興趣,幾乎是入門書最重要的功課。如果畫一只狗狗可以吸引你的注意力,趕跑你的瞌睡蟲,我想畫三只狗狗也是可以接受的。

基礎書不一樣,它的讀者早已入門,甚至有相當經驗;它的任務是為讀者挖好更深更實在的基礎。通常這種書的論述層次都很深,一件事直接探到了源頭;碰觸范圍也很廣,旁徵博引以求全效。

過了入門階段,一本入門書大概對你已是毫無滋味(但不要回過頭來罵它,畢竟你也曾受過它的幫助。況且一本入門好書是非常不容易寫的)。至於基礎書,可以伴你長長久久,上面的注解眉批、心得筆記,甚至還可以喚起你的許多艱苦而欣慰的回憶。

有時在 BBS 上看到網友出售舊書,我都為他們惋息。他們出售了他們自己一段寶貴的記憶。雖然余秋雨先生也曾在...文章中談到他對舊書的處理方式:「 」,但一般人是不可能有這種書籍過多的困擾的,我現在就真後悔沒留下初中高中的課本,上面有我當時的心情、筆跡、我的青春歲月...。

下面全都是可以為你奠基的書。其中 AW 是 Addison Wesley 的縮寫,MP 是 Microsoft Press 的縮寫。如果有中譯本,我會在書名後面加注,但這并不代表推薦。這些經典的中譯品質,有的很好,有的普通,也有的錯誤百出。有些書我不確定有沒有中譯本,各位網友如果知道,請告訴我或公開回覆,謝謝。除了 "Macro Assembler Bible" 年代久遠,其他都是 1996 以後的新書。

⊙Assemble

1. Microsoft Macro Assembler Bible 2/e(Barkakati/SAMS) 峰中譯

⊙C++:

1. C++ Primer 3/e(Lippman/AW) 峰將有中譯本
2. The C++ Programming Language 3/e(Stroustrup/AW) 儒林中譯
3. Inside The C++ Object Model(Lippman/AW) 峰中譯

⊙SDK:

1. Programming Windows 95(Petzold/MP) 松格中譯
2. Windows 95 : A Developer's Guide(Richter/M&T Books) 峰中譯

⊙VxD:

1. System Programming for Windows 95(Oney/MP)松崗中譯
2. Writing Windows VxDs and Device Deviers 2/e(Hazzah/R&D Books)無中譯本

⊙Windows O.S(and/or Windows System Programming)

1. Windows 95 System Programming Secrets(Matt/IDG Books)旗標中譯
2. Advanced Windows 3/e(Richter/Microsoft Press)松崗中譯

⊙Windows NT kernel mode driver:

1. The Windows NT Device Driver Book(Baker/Prentice Hall) 無中譯本

⊙MFC

1. Inside Visual C++ 4/e(Kruglinski/MP) 無中譯本。舊版由 峰中譯
2. Programming Windows 95 with MFC(Prosise/MP) 松格中譯
3. 深入淺出 MFC 2/e(侯俊杰/松崗) 中文書
4. MFC Internals(Shepherd & Wingo/AW) 無中譯本

⊙COM

1. Essential COM(Don Box/Addison Wesley) 峰中譯
2. Inside COM(Dale Rogerson/Microsoft Press)松格中譯


●讀者來函

一位服役中的讀者捎來一封 email,詢問我有關他的人生規劃問題。因為與本篇文章的部份屬性有些接近,所以我把來信和回覆一并放上來。

下面是來信與回覆:

您好 我是您的新讀者。最近遇上了一些問題,不知如何下決定,忽然想到或許您可以給我一些意見,所以便趕緊動鍵,期望能及早得到回音。我目前正在服役,即將於六月底退伍,所以目前正處於升學與就業的抉擇時期。以下是我心中的一些想法:

1. 我是機械系出身,但由於對電腦程式設計有很大的興趣,所以在學校時專題便是機械設計方面的教學輔助軟體程式設計(使用C/C++ 開發)。現在雖在當兵,但由於是電腦兵,仍不斷地寫程式,自我充實。


侯捷也不是資訊科班出身。我大學的是念土木,研究所念的是動力機械,從未在學校受過完整正統的資訊專業訓練。如果你覺得我的電腦實力還不錯,那麼我的經歷可以給你一些信心。

2. 正由於我是機械系出身,所以對於一些電腦相關知識并不是十分扎實,鑒於網路的篷勃開發,我所擁有的基礎顯然過於薄弱,所以想在退伍後升學,考 3C 研究所,充實本職學能。

這樣很好。確定了自己的興趣,努力走去。困難是在所難免的,不過有濃烈的興趣做後盾,你應該會感到很快樂。

3. 我已 26 歲,若再補習一年,讀二年,等真正能投入社會時,感覺上似乎老了點,若此時投入就業市場,又怕以後學習的機會受限...

我正式進社會工作是 25 歲,後來回到學校,再進社會是 28 歲。我并沒有想到「老」這個問題。你要認清,問題的本質在哪里。差別人一兩年沒有什麼,這一兩年不是浪費掉,是拿來學習(認真學習),是關系一輩子的重要事。

但是反過來說(不是針對你),學習并非一定要進入學校。如果一個人有足夠的基礎,自修才是學習的最重要途徑。進入學校,是為了把自修的基礎打好,并趁著所有人都認為學生「從錯誤中學習」是天經地義的事時,好好把握機會,恣意放縱地學習。

現下大家進學校,我看都是為了文憑。大環境使然,也怨不得誰!

4. 一般有制度的公司應該都有提供進修的機會,但我該如何才能知道他們確切的進修輔導計劃,總不能先進了公司再看吧...

如果你有朋友在你感興趣的公司上班,你就可以打聽打聽。不然,到網路 BBS 或 News 詢問一下,或是應徵面談時也可以明白地詢問。但要注意詢問的態度,不要讓人家覺得「你來我這里拿錢、學習、卻不想有什麼貢獻」。曾有一些主管朋友向我抱怨過我的學生在業界實習的態度,讓我覺得很不好意思。

5. 新竹科學園區的工作型態是如何?進修的狀況又如何?

大家都看到科學園區的工作紅利,很少人去想背後的辛苦。有辛勤的下種,才有含淚的收割(快樂的淚和觸動辛酸的淚)。通常新人有一小段蜜月期(學習技術、熟悉環境),然後就開始忙碌了。多忙碌?反正很忙碌就是了。賺錢愈多的公司愈忙碌。每年配股一兩百萬元,可不是天上掉下來的。

大公司的進修機會是有,主要分兩種。一種是研討會性質,例如外界辦的技術研討會啦、或是請老師來公司內訓啦、甚至管理、語文、生活方面等非專業領域的學習啦、名嘴的演講啦。由於公司賺大錢,而上述這些都只花小錢,所以這類機會應該滿多的,算是員工的福利。

另一種(可能是你所想的)是「到學校拿個學位」這種大 case,也許留職停薪或甚至留職帶薪。這種進修機會是有,但你最好不要期望過高,因為輪不輪得到你很難說,要看機緣、看表現、看年資、看倫理...。

6. 我想我最主要的問題在於,我很想能有繼續進修的機會。由於收假的時間快到了,有一堆東西還沒收,所以得趕緊收一收,希望這星期放假時能得到您的回音,謝謝!! ... 馀言後敘 祝萬事如事

我其實很鼓勵年輕朋友們先進入社會工作,再繼續進修。我自己就是這樣子走。如此一來,你比較知道你要什麼,對自己的能力以及興趣,也都能夠有更深刻的了解。你的為人更成熟了,也有了一套自己的做事方法。而且你會更珍惜學習的機會。

但是在大前提之下,每個人的案例都不相同,不能一概而論。萬一功課荒廢了一兩年後考不上研究所呢?萬一家里需要你的經濟支援?萬一家人女友沒一個支持你?所以,先工作或是先深造,你自己得依自己的毅力、實力、家庭背景、周遭環境去衡量。還有誰比你更了解你自己?

教育部近年來對於在職進修提出了許多構想和辦法,讓有心的社會人士回到學校求知拿學位。這些深造途徑不需動用公司的資源,只要自己上進肯吃苦,就有管道。依這個趨勢,我認為在職進修的路是愈來愈多,愈來愈廣。

●腦力活動與新陳代謝

腦力激蕩之後,身體有沒有什麼變化?我自己的變化是滿明顯的。在腦細胞「活」了許多的某幾天幾夜里(不能說「死」了許多,據說腦細胞是愈用愈靈活),我的頭皮和臉部特別容易出油,指甲也長得特別快。為什麼會這樣?美靜說因為腦力活動頻繁,使全身新陳代謝加快,所以...。唔,言之成理。

美靜還說想拍兩張照片,放在我的書後面。一張是確立章節,意興風發準備動筆之時,另一張是遣辭用字、問題推敲、與臭蟲大戰三百回合之後的模樣。她說很可以爭取個同情分數什麼的 :-)


作者 Jiang-Shing Wang .tw>, 看板 programming
標題 Re: 【迷時師度 悟了自度】-- 侯捷
時間 Dep. Computer Scence, Nat'l Tsing Hua Univ (Tue Apr 21 00:45:45 1998)
jjhou wrote:

> ●南宗與北宗,頓悟與漸悟
>
> 佛法有頓悟,學問可沒有。如果有人說,我突然在某一
> 天對 Java 開悟了,對 OO 開悟了,對 MFC 開悟了...
> ,我想那是他刻意(為了炫耀)或非刻意(因為遺忘)
> 地忽略了他所謂的「悟」那一天之前的所有努力。是的,
> 那叫漸悟,不是頓悟。

題外話,侯先生講的這個小故事有很大的機會是南宗的弟子後來捏造的 :) 南北兩宗各爭為禪宗本宗的產物,從心靈層次上看來,頓悟似乎較漸悟意境為高,不過就如同您所說的,是一種比較玄的境界。知識的學習本來就沒有一蹴可及的,尤其知識是需要去累積。

不過, 您將悟解釋為有了扎實的基礎,倒不如說是學習知識的方法,我覺得這反而比較接近您所謂 "智慧" 的層次。學習的方法或可藉由頓悟的方法突然領會,或可藉由漸悟的方法系統式的學習。智慧是抽象的,知識卻較為具象,要以頓悟的方式去得到具象的知識,或許不行;要以頓悟的形式去體會學習知識的方法,卻大有可能。

-Qing 王建興


作者 frankfkc.bbs@csie.nctu.edu.tw (長長), 看板 programming
標題 Re: 【迷時師度 悟了自度】-- 侯捷
時間 交大資工鳳凰城資訊站 (Tue Apr 21 08:18:41 1998)
大家對佛家所說的「頓悟」實在是有些誤解。

實際上,佛家講的是「理可頓悟,行要漸修」,更何況我們看一些禪宗公案也可發現,很多大師的「頓悟」是在花了數十年的「漸修」所得來,這樣,跟任何知識的學習過程有何兩樣?

不否認有一些天才,不用「漸修」就可以達到「頓悟」的境界,但那畢竟是少數人。

我從不相信在沒任何基礎的情況下,可以「頓悟」某種領域的知識,很多人學程式也是透過不斷的學習,寫很多的小程式,除很多bug,請教很多人,然後才終於有點所得。就算是佛陀入定六天後夜睹明星而「頓悟」,但他之前所花的時間在修行,大家都沒看見。

佛學是一種很需要思考的一種學問,而不是說說禪話,打打機鋒就是了。大家只是看看「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色不異空,空不異色」,桌上有「一疊鈔票」,你空給我看。沒有經過修行,道理雖懂了,但還是無法體會的。佛法如果只是頓悟的話,大家都成佛去了。

就像學資料結構,如果只是一直在看書,背演算法,這樣或許會考上臺大的資研所,但是這樣要當工程師的話,恐怕,嘿嘿,還早呢。。。。

「迷時師度,悟時自度」何嘗不能用在學問的學習。悟是有層次的,你學會了「基本電學」,大概就有辦法自修「電路學」了;你「程式設計」學會的話,大概就可以自修「資料結構」,或許比不上有人教時學的快,但決不是學不會。

很多知識既然沒有鉆研過的話,就少開尊口,也別亂引用,這樣只是自曝其短罷了。


Re : Re: 【迷時師度 悟了自度】-- 侯捷
今天又是一個 lucky day,我在 BBS Programming 版上看到一些好文章。

Qing 說:

學習的方法或可藉由頓悟的方法突然領會,或可藉由漸悟的方法有系統地學習。智慧是抽象的,知識卻較為具象,要以頓悟的方式去得到具象的知識,或許不行;要以頓悟的形式去體會學習知識的方法,卻大有可能。

聞之可喜,於我是一種新的見解。謹受教。

Qing 的另一篇文章「一個程式者的胡言亂語 - 未先對,先慮錯」,也甚有閱讀樂趣,是一個資訊人的心得、心境、心意。我很感謝您愿意花時間寫這樣一篇不算短而又流利的文章,讓大家分享。

frankfkc 也寫了一些精譬的看法:

佛家講的是「理可頓悟,行要漸修」,我們看一些禪宗公案也可發現,很多大師的「頓悟」是在花了數十年的「漸修」所得來,這樣,跟任何知識的學習過程有何兩樣?

「迷時師度,悟時自度」何嘗不能用在學問的學習。悟是有層次的,你學會了「基本電學」,大概就有辦法自修「電路學」了;你「程式設計」學會的話,大概就可以自修「資料結構」,或許比不上有人教時學的快,但決不是學不會。


我感覺,每個人(包括寫出文章的 JJHOU、Qing、frankfkc)都認同「漸悟」,但也都會加上「除了大德大賢...」或是「除了某些天才...」這類但書,以維持論點的一個強固性。也就是說,大家都同意,歷史版或現代版中,有頓悟的例子;或者,至少沒有人敢排除其可能。

從恒長的眼光、累世因緣的眼光,今世能夠「頓悟」的人,前世都曾有過修行。如果不把人界定在現下這一世的話,「頓悟」者其實累世都在修行,才在今世得到正果。否則也實在很難解釋為什麼人有「佛緣」,為什麼六祖惠能聽到「因無所住而生其心」就可以「當下開悟」。

說到累世因緣、輪回、因果等觀念,如果不是已經接受這種想法的人,大概會很有話想辯。但是既然我們的討論是從「頓悟」與「漸悟」出發,大概我們都還滿能認同這些佛學理論與佛家觀點。

我舉六祖惠能的故事,是要引出「迷時師度 悟了自度」這句話。我引這句話的用意,是要告訴大家自度(自修)的重要。我是一個喜歡看故事、說故事的人,對佛學沒有什麼研究,對宗教的認識也很淺薄。既然在 Programming(and CompBook)版上,我們還是盡量把論點再引回到資訊的學習態度。純粹的佛法佛學的考據、真偽,或可移往宗教版面討論。謝謝。

-- 侯捷

2010-07-15 08:32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散文大家曠達風趣
梁實秋(1903年1月6日-1987年11月3日),號均默,原名梁治華,字實秋,筆名子佳、秋郎,程淑等,中國著名的散文家、學者、文學批評家、翻譯家,華人世界第一個研究莎士....
新與古典文化研究大家
胡適(1891年12月17日-1962年2月24日),原名嗣穈,學名洪騂,字希疆,後改名胡適,字適之,筆名天風、藏暉等,其中,適與適之之名與字,乃取自當時盛行的達爾文學說....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