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易中天、龍應臺等先生的作品及相關評論
字體    

一澳洲留學生說:生意不好做,我爸每天才賺75萬……
一澳洲留學生說:生意不好做,我爸每天才賺75萬……
楊恒均     阅读简体中文版

嫉惡如仇 從善如流
楊恒均微信號:yanghengjun2013

歡迎分享轉發


中國目前送子女出國留學的家長只有一小部分真正經得起“嚴查”:貪污腐敗的當然并不占多數,但灰色收入,以及偷稅漏稅,足足可以讓絕大多數家長們吃官司——



文 | 楊恒均


好幾位朋友寫信給我,督促我就國企兼并山西私人煤礦的事寫兩句,按說,這是典型的“國進民退”,實在是逆歷史潮流的搞法,寫寫也是應該的。可是,由于最近比較累,已經提前進入圣誕和新年假期狀態,加上和兒子一起有點樂不思蜀,所以,就遲遲不愿下筆。當然,文思遲滯也是一個原因,造成這個原因的原因則是我有了點情緒。


上次到墨爾本,朋友告訴我那里有一位大陸來的煤礦老板的兒子,來到澳洲不到半年,先是用現金買了寶馬,隨即又換了嶄新的奔馳,據說還要換比奔馳更酷的跑車,當然,這速度與他換女朋友相比,實在算是慢的。不停換女朋友的結果是,他無法過語言關,也就換不成學校。這位煤炭老板的兒子最近有點不高興,可并不是因為成績不好無法上學,他不高興的原因正如他對同學講的:最近中國生意不太好做,我爸現在一天才賺75萬……


這次到悉尼,又聽到一個煤老板兒子的故事,據說這位不換女朋友,租了五六個地方,一個地方放了一個女朋友,一個也舍不得換掉。有意思的是這些女朋友還都是大陸來的官員們的千金。只是最近他老爸突然給他打電話,說煤炭生意可能要被當官的搶走了,他問兒子手里現在有多少錢。那兒子說,還有幾十萬啊,老爸一聽就摔電話了:老子不是給了你一千多萬,才兩年不到,只有幾十萬了?


聽了這兩個真實的故事,我平時如泉涌的文思就遲滯了。畢竟,我也是有感情的,既然有感情,有時就會感情用事滴。我楊恒均總不能每天都高談闊論,政治正確吧?有些事情的內在邏輯挺逗的,不是大道理就能夠一言以蔽之的。例如,這煤老板本來是與官府勾結才能夠發財的,發財了,卻去玩弄官府那些尚無法貪污到大富大貴的官員千金;可是轉眼之間,這官員又要開始沒收煤老板的財產了……你說,這不正是中國樸素哲學思想中的因果報應?


再說,你什么時候聽說腰纏萬貫的煤老板對個人的權利有過興趣?更不用說他們拿出九牛一毛來維權了,我倒是聽說過窮得叮當響的北京律師千里迢迢去為山西的煤老板維權。


我以前就經常對父輩那代人說,共產黨打土豪分田地也有一定的合理性,你們當土豪很久了,霸占田地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兒,你能告訴我,你們有田有地的時候,想到給這個國家和普羅大眾做點有益的事嗎?或者試圖建立一個能夠保護人權和私有財產的制度?


例如,代表地主資產階級利益的蔣介石政權,在大陸也好歹折騰了幾十年,死活不肯設立這個地球上迄今能夠最大限度保護地主、資產階級和普通民眾權益的憲政民主,最后不是被趕到臺灣島?再說,共產黨中起來領導打土豪分田地的領袖們,不是地主富農,就是資本家的后代,例如毛澤東和周恩來……


這報應其實是中國歷史無法走出的惡性循環。中國上下如果不思改革,這循環還會繼續,而且可能循環得比以前都要快。不過,現在的人也不是吃素的,和中國幾千年歷史不同的是,惡性循環無法打破,但我可以把子孫后代送到循環以外去——送他們出國!你再怎么循環,再怎么折騰,也只能在中國大陸吧?


最早是高干子弟出國的多,后來是富翁把孩子一個一個送出去,留了后路,再后來連要為一個美好中國奮斗的知識精英們也歇菜了,急不可耐地把獨生子女送到海外與達官貴人的子女們一起接受資本主義再教育。更讓人震驚的是,最近有跡象顯示,稍微懂得一點歷史的打工仔,也開始為襁褓中的獨生子女攢錢留洋了……


其實,如果有其他的選擇,誰愿意把子女送到一個文化和語言完全不同的地方去?中國人是最注重家庭的,我們不是因此常常嘲笑西方人家庭觀念淡薄,父母不關心子女?可是你什么時候看到西方父母忍心讓未成年的子女到一個異域去學習和生活?


而且,你知道中國大陸出來的孩子們都在怎么生活嗎?每一次到澳洲、新西蘭和美國,看到報紙上的報道,聽到那些留學生的故事,我都很難受,也為他們父母覺得不值。我不排除這些孩子今后有能夠融入當地社會的精英,甚至還會繼續出現幾個諾貝爾獎得主,為整個中華民族爭光,但代價是什么?是更多的孩子始終無法融入主流社會,或者在學生階段就出事了,而那些看上去沒有“出事的”,又有多少心理和性格受到了傷害,誰知道呢?


可我不能告訴中國的家長們,不要把子女送到海外留學,因為和中國歷史長河中反復上演的悲劇相比,把孩子“流放”一樣送到海外,至少是一個保險的做法……


說了這么多尖酸刻薄的話,我也想表示一下,對孩子們,我始終是關心的。例如去年一些留學生愛國愛到失控,在人家國家橫沖直闖,我當時就憑自己的經驗,旁敲側擊地提醒他們要注意后果——后果還沒有完全顯現,但也差不多了。


首先,由于部分留學生不照顧人家的“國情”而過早地暴露了他們的愛國熱情和實力,結果他們受到了所在國家政府的報復,目前在美國和澳洲,對于畢業后的中國留學生就業,特別是政府部門和高科技公司,都有了更加嚴格的限制,有些是明文的,但更多是心照不宣的,也有內部掌握的。


其次,海外留學生去年澎湃的愛國熱情是從大陸網民傳過來的,他們作為中國憤青中唯一享受游行示威自由的群體,義無反顧地沖上了法國、美國和澳洲的街頭。可是,他們不但過早地把力量暴露給了資本主義,也同時暴露在大陸那些愛國愛紅了眼的憤青眼中。


國內情緒多變的憤青在利用了這些海外留學生之后,海內外“愛國者”們在“愛國”的大旗之下短暫地結盟之后,迥異的利益最終讓他們分道揚鑣,甚至“反目成仇”。就在五星紅旗遍布歐美之后不到兩個月,大陸互聯網上質疑之聲四起:這些不用再喝大陸毒奶粉的年輕人是誰?他們的家庭都是什么背景?為什么有那么多錢在外國留學?他們畢業后有多少回國的?


進入2009年,我通過自己文章的跟貼明顯地感覺到,當初那批對海外留學生上街叫好的國內“民族主義者們”,開始把“愛國”的長矛對準海外留學生。以致當這些海外留學生在當地受到欺負的時候,國內的網民不但不再是支持,甚至在有非常死亡事件發生在海外留學生之中時,國內互聯網上的“活該”叫好聲代替了同胞之間應有的同情(見我的多篇描寫澳洲留學生的文章)。


第三,不過,和這些國內憤青的仇視相比,還有更讓留學生的家長們恐懼的。我最近收到的信息顯示,海外留學生的家長們感到大事不妙了,他們也是最早為海外留學的子女的“愛國熱情”潑冷水的。


原因有這么兩個,一個是部分家長認為孩子還年輕,不懂得國內的事,希望他們成熟點后,看問題更全面時才“參與政治”。但更重要的理由則是家長們感覺到國內互聯網上的“民意”越來越對他們不利,例如經過海外留學生的折騰,大陸網絡上一片呼聲,要求送子女出國留學的家長們必須公布自己的財產,尤其是那些官員背景的。


難怪,一位澳洲留學生向我描述這樣的情景:當一些家長看到他們的子女出現在國內電視畫面時,幾乎緊張得透不過氣來。據我這些年涉內和涉外工作經驗所知,中國目前送子女出國留學的家長只有一小部分真正經得起“嚴查”:貪污腐敗的當然并不占多數,但灰色收入,以及偷稅漏稅,足足可以讓絕大多數家長們吃官司——


當然最讓留學生和家長們恐懼的不是“民意”,而是“官意”,最近這幾年,在胡溫的領導下,“官意”也多多少少反映了一些“民意”,例如就從去年海外留學生像抗日戰爭時候的百團大戰一樣過早的暴露了實力之后,陽光法案雖然沒有能夠實行,但中紀委已經開始要求各地官員必須如實匯報子女在海外留學的情況……


今天就到此為止,順便一起回復幾位朋友的短信,三位朋友在前兩天發來了幾乎相同內容的問候:老楊頭,冬天到了,寒潮來襲,又有流感,請注意保暖……


謝謝哥們姐們啊,我此刻在南半球的澳大利亞悉尼,這里的冬天已經過去了,現在正是盛夏,最近幾年我每年都過兩個夏天……俗話說,冬天來了,夏天還會遠嗎?老楊頭則說:既然一年可以過兩個夏天,為啥一定要過冬天呢?


不過,這里的夏天也有讓人郁悶的,例如圣誕節要到了,這里不但不會下雪,氣溫竟然高達三十度,加上又有流感來襲,結果我今天在大街上見到一位給孩子派糖果的圣誕老人——他熱得竟然穿一條紅色的大短褲,卻帶著一個大口罩子……


楊恒均 2009/11/23 悉尼



2015-08-23 08:55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傳統官僚翰林總統
徐世昌(1855年10月24日-1939年6月5日),字卜五,號菊人,又號水竹邨人、弢齋。祖籍浙江寧波鄞縣。清末民初,曾為北洋政府官僚。1918年,徐世昌獲段祺瑞控制的安....
孫中山的啟蒙者
近現代的嶺南,湧現出大批引領中國前行的先驅者,近代改良主義者,香港華人領袖何啟便是其中的一位。他不僅是孫中山在香港西醫書院的老師,更是孫中山走向革命道路的思想導師。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舊一篇] 父親的眼淚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