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易中天、龍應臺等先生的作品及相關評論
字體    

誰在隱瞞50多位學生死亡的真相?
誰在隱瞞50多位學生死亡的真相?
楊恒均     阅读简体中文版

嫉惡如仇 從善如流
楊恒均微信號:yanghengjun2013

歡迎分享轉發


原則上說,任何一個群體,無論人數多少,幾乎都有一個相應的政府機構或社會組織來管理他們(或者說“服務”他們),可是,唯獨數量驚人的中國留學生,無論在中國,還是在澳洲,你還真找不到一個相應的機構是來處理他們的事物的。



文 | 楊恒均


據澳大利亞《悉尼先驅晨報》報道,去年一年內澳洲發生了50多起的留學生死亡案例,但這些案情被澳大利亞當局所隱瞞,目的是為了繼續吸引海外學生到澳大利亞留學,從而保護價值高達155億美元的留學生市場。


南都編輯希望寫一個評論,我是當仁不讓。為什么?因為在過去幾年里,我和一些海外的作者多次呼吁有關部門關注海外留學中的一些弊端,可是,很多有關留學生的 真相,包括一些學生留學期間死亡真相,還是被隱瞞甚至掩蓋了。感謝澳洲的報紙,這篇報道的標題就吸引了人:澳大利亞被指為賺錢隱瞞50多位留學生死亡真相。


對澳洲社會稍微有點常識的都清楚,這篇新聞報道的標題是在玩標題黨。在媒體全面開放的澳洲社會,沒有相關利益集團的“配合”,政府是根本無法隱瞞案情和真相的,那是不可能的任務。除非警察無法破案,還有就是當事者家屬為保護自己隱私,拒絕授權公布。


但我卻同意這篇報道的內容。原因很簡單,很多有關澳洲留學生(主要是亞洲特別是中國留學生)的真相確實被隱瞞了。目前到澳洲和新西蘭的留學生中,死亡事件不斷,犯罪猖獗,生活墮落,而留學垃圾的現象更是越來越普遍。


那么是誰在隱瞞真相?澳洲政府當然首當其沖,但澳洲政府有些行為規則,例如在沒有嚴格的聽證和授權的情況下,他不能單獨公布一個群體(例如黑人,亞洲人等)的犯罪記錄和比例,所以,它不單獨把留學生的死亡事件拿出來說事,也是有它的道理的。


但法律永遠是表面的,深層的利益考量則是至關重要的,澳洲留學產業已經成為澳洲最大的產業之一,作為澳洲政府,如何保護這個產業,那絕對是當務之急。可是, 對澳洲有所了解的都應該知道,政府可以不管不理一些事,但要說到政府可以去隱瞞一些死亡事件或其他的丑惡事件,那確實有違常識。就拿在留學生事件中,真正 在積極隱瞞真相的主角,并不是政府,而是更多交纏在一起的利益集團。這些利益集團受到利益驅使,一直在隱蓋留學真相。其中各個學校和大學、教育機構、移民 中介,都是最主要的利益集團。


去年發生了一起中國留學生被壞人侵害事件,由于被害者自己缺乏經驗,處理不當,從樓上摔下來,澳洲一個報紙對此準備做詳細報道。報道此事件的目的其實是想學 校和政府能夠對到澳洲留學生做一些法律培訓。可是,報道還沒有登出,得到消息的大學和移民中介就來電話了。要知道,這些移民中介和大學可都是報紙的重要廣 告客戶,得罪他們就得罪了財神爺。于是,一篇很有啟發性的深度調查報道就流產了。類似這種例子還有很多。甚至我的朋友寫留學生在墨爾本開快車、五六個男女 長期混住、違紀亂法、女的成了妓院的妓女、男的成了妓院的常客等等的報道,也受到了來自中國人開辦的移民中介的指責和壓力。指責他只看到陰暗面,忽視了光 明的一面,甚至上綱上線到在澳洲抹黑中國留學生。


這光明的一面自然是這些留學生們帶來的巨大財富,這些留學生帶來的不僅僅是學費,還有相關的住房、飲食、娛樂等等行業。在澳洲,留學產業遠遠比中國人拿錢來買澳洲的礦產更受澳洲人歡迎。畢竟我們拿錢買礦產,白花花的銀子換走了寶貴的礦藏原材料。而我們拿錢買“教育”,也是白花花的銀子,換來的可就不一定是真金白銀的教育了。


說到澳洲政府對中國留學生的態度,莫過于去年發生的火炬接力。去年在澳洲火炬接力中,我們最担心的是澳洲等留學國家收緊對留學生人數的限制,所以,大家曾經 做了一些了解。可是很快就發現,雖然澳大利亞全國上下,幾乎都對中國留學生火炬接力有看法,但卻在限制留學生上持相當謹慎的態度。政府有關部門立即出面表 明不會收緊留學限制。其他西方國家包括美國、歐洲等國家,大致也持相同態度。這件事一度也讓我們大跌眼鏡,還感嘆人家如此高姿態和高境界呢。


如果沒有后來的事件,我們一定會對這些政府的“公正態度”贊嘆不已。可一年不到,我們就收到了一些讓人沮喪的消息,美國已經對新畢業的中國留學生就業采取了 更加嚴厲的限制,一些政府、科技和敏感部門對他們更緊地關上了門。其他國家的情況也好不到哪里去,剛剛感受到平等世界的留學生們一畢業就發現受到歧視了。 在他們面前設置的這些障礙,有些是明文規定的,更多的是無形的。


這說明他們不報復留學生火炬接力是假的,只是他們不會傻到用限制來自己國家留學的人數的方式限制,那樣的話,同時被限制的還有他們本國的留學收入。但限制這些留學生的就業,不但可以把更多的機會留給當地國民,而且,也保護了這些國家的“國家利益”。美國、法國和澳洲在處理中國留學生上的作法,比較有代表性地暴露了他們在處理國家利益和核心價值觀時的操作方式。


中國一些小小年紀的留學生就是常年處于這些錯綜復雜的國際關系和更加復雜的國內關系的漩渦之中。亞洲特別是中國留學生在大陸的時候都是被家長和學校管得死死的,很多事情不用他們自己“操心”,難怪他們到了澳洲這種相對自由開放的社會提出的第一問題就是:怎么沒有人管我了?


實際上,澳洲本地的學生是有人管的,除了他們的家長和學校之外,他們長期形成的一種比較適應這個社會的價值觀和法治意識,時刻在約束著他們。可是中國留學生 都是在一個完全不同的法律體系和社會環境里成長,比較習慣那種被管的生活,到了澳洲,實在是不知道如何適應這種自由。更何況,目前獎學金制度幾乎不存在 (特別是澳洲),留學絕大多數都是自費,能夠出國留學的95%以上都是中國富裕家庭的孩子。


在關注留學生事件中,我們注意到一個現象,例如,無論在中國還是澳洲,原則上說,任何一個群體,無論人數多少,幾乎都有一個相應的政府機構或社會組織來管理他們(或者說“服務”他們),可是,唯獨數量驚人的中國留學生,無論在中國,還是在澳洲,你還真找不到一個相應的機構是來處理他們的事物的。


對于來澳洲的中國留學生,澳大利亞關心的是他們口袋里是否有錢;而對于回到中國的留澳學生,中國關心的是他們腦袋里是否學到了東西,以及是否夾帶一些不健康的“病毒”。至于這些孩子們在澳洲留學期間的事,澳洲因為他們是中國公民而袖手旁觀,中國因為他們在澳洲的領土上而“不干涉內政”。結果這幫留學生如果有自制力的話,也還馬馬虎虎,如果沒有的話,對于他們中的一小部分,那種突然而至地毫無限制的“自由”,往往意味著他們可以自由地去墮落、去犯罪,自由地去釀造了一些本來應該避免的死亡事件。


而對于這些不應該發生的事件,如果有關部門和組織、團體包括家長更多地去關注的話,大多是可以避免的。


這樣說,我們就清楚了,澳洲的報紙只不過是玩了標題黨——就像我這篇文章也玩了標題黨一樣,其實,掩蓋留學生死亡真相的,不僅僅是澳洲政府,還有更多的“幫兇”。


楊恒均 2009-7-5



2015-08-23 08:56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高文費而隱 古德潔無華
楊霽園先生是民國時期寧波的一位大儒,一生致力于教育、述著,著作宏豐,在國學、文學等方面成就卓著,更兼他品行方端、至誠至孝,自1940年去世后,鄉人及門生一直追思不息。但楊....
新與古典文化研究大家
胡適(1891年12月17日-1962年2月24日),原名嗣穈,學名洪騂,字希疆,後改名胡適,字適之,筆名天風、藏暉等,其中,適與適之之名與字,乃取自當時盛行的達爾文學說....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