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美國精神自由思想—精彩影視選
字體    

愛是我們一生的功課
愛是我們一生的功課
理想國 陳雪     阅读简体中文版



但愿即使到最后一刻,我都沒有違背愛你的初衷。

—陳雪 《戀愛課》



沒見到陳雪之前,被“拉拉女神”這樣的標簽“迷惑”,想象她會是怎樣一位女子。初見她,身材嬌小,說話輕柔。如果不是同事提醒,都沒注意到她來理想國了。


最開始拿到《戀愛課》,迫不及待就和大家分享了其中的一些文字,未想很多讀者朋友在我們微信后臺留言,可能我們在感情中都是相似的吧。


到現在,終于算是讀完整本,也明白,為什么在這本書的推薦語中要用“生命至誠”這樣嚴重的詞來形容陳雪的寫作。


陳雪用她自己的人生,經歷過的“相處”“磨合”“分手”“不安”……嘗試解答關于情愛的執迷與困惑。


今天再次為大家帶來三篇《戀愛課》中的完整文章,希望由此,更多讀者能認識陳雪,讀讀她的文字。配圖來自網絡。



戀愛課

陳雪




關于「安定」


年輕時真是無法想象未來自己會變成什么樣,活得那么倉促,仿佛沒有任何喘息的時間可以靜下來,認真地,審慎地,做一個決定。


那時我內心有巨大的空洞,我渴望一次又一次令人忘我的戀愛忘卻自己的空洞,當時我非常沒有自信,妄想透過「被愛」來得到自信,等到被愛的時候,卻又矛盾地,首先是感覺到窒息,接著為了掙脫窒息,于是背叛、脫逃,因為這樣的行為,看著愛我的人變得瘋狂、痛苦、憤怒,我非但沒有得到自信,反而對于自己感到更厭惡,你好像知道自己并不是那樣惡的人,但為何做出來的事卻都帶來傷害。奇怪的是,因為身上帶著傷口,我吸引的也都是有創傷的人,我們的愛無法互相療愈,即便在戀愛初期,我們是多么天真單純地以為「可以做到」,我記得一開始是愛的,而最后卻只能逃走。


那時,還沒有能力理解,一段愛情關系的啟動,除了愛的感受,還需要一連串的考驗,必須一關一關地推進,而中途會有多少阻礙,甚至,在發現無法同行時,還是可以用協議的方式,盡可能減少傷害,和平地解除關系。那時,總以為遇上一個人,必然要糊里糊涂栽進去,毫無道理地熱愛,甚至瘋狂迷戀,強烈如火的感情才叫做愛。那時,我還沒辦法好好地愛,似乎只是透過看見別人的深陷,感受到自己「可能是美好的」,也透過自己的深陷,感受到「我可能有能力去愛」。


戀愛時你會感到自己變得美麗,充滿魅力,這世上有人待你這么好,自己必然是有價值的,甚至沾沾自喜,變得嬌縱,好像那份嬌縱也是要為沒有自信的自己增添信心,要為自己根本還不了解、甚至也無法相信的愛情增加籌碼,無論是我,或對方,都把愛情進行得「沒有對方不行」,卻又因為這份緊迫,導致自己承受不住而逃走。


仿佛什么都來不及,要趕快,趕快。一直在企望,追求一份不一樣的生活,迎接的都是重蹈覆轍。




你說他背叛你已經三次了,你一次一次寬容,終于走到絕境,而他還是離開了你。


我多想對你說,沒關系的,放下他,找回自己的生活。現在會很痛苦,會感到心被撕裂,價值被破壞,仿佛存在這世間的理由完全失去了,你會感到挫折,覺得自己一定不好,不配被愛,你無想象接下來的生命該怎么走,沒有他的人生,不情愿活。


我在想,「他」或許也就像是當年那個只能靠著「背叛」來解決生命問題的我,他或許在進入穩定關系之前,還需要生命里大幅度地探勘,他還要經歷自責、內疚、懊悔、歡快、得意、茫然、失落,還要在愛情里經過一次又一次看似無望卻有意義的折磨,正如你一樣,盡管你是那個被留下來的人,感覺就像是被遺棄,但,或許這也是強迫你離開安全舒適的處境,將自己丟進荒野,重新學習求生,并且在孤獨里認識自己的機會。


人要走到可以從容地選擇,并對自己的選擇堅持不懈,進入所謂的「安定期」,需要的其實就是這一段打造自己,尋覓自己,養成自己的過程,無論你是背叛的這個,或是被遺棄的那位,愛情就是用這樣激烈的方式,叫我們認清,不能依靠愛情,必須找到自信,學會愛人,真正能夠獨立,于是你能不被「孤獨寂寞」所媚惑,你不會逃進愛人懷里尋求肯定,你不會患得患失,那才是你有機會好好談一場可以克服兩個完全不同的人之間的差異、所進行的「長時間的愛情關系」。


我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安定下來了,我想我只是終于知道不要逃,靜定下來,面對一切困難,面對自己,無論多么不堪的自己,無論曾有多么難以告人的過去,真誠地面對,勇敢地担負,并且除了愛情之外,充實自己的生命,看見世界的遼闊,我想,我就是從這艱難的學習中找到了一點點自信,并從而可以安定下來,堅持想要的生活。



關于「不安」


你說,年輕時談戀愛,你幾乎不感覺到任何不安,但你是讓人不安的對象。


二十來歲像匹野馬,自己都拴不住自己,好像偌大世界,還等著你探索,仿佛森林里的樹木,在每一棵上都想留下自己的名字,橫征暴斂,恣意妄為。


那時的你,說是談戀愛,不如說,遇到喜歡的人就想愛,不想過去,不問未來,“說愛就愛”、“說不愛就不愛”,愛的時候覺得對方是天使,不愛的時候看對方都是束縛。你跑來跑去,自由任性,有時玩累了想回頭,戀人像是守護神,每一次都包容你,那些時日里,你為自己的混亂感到痛苦,一痛苦起來,就又整本砍掉重練,以為是給自己自新的機會,說穿了,老把戲,“換一個人重新來過”。一直在戀愛的你,自己到底在追求什么,幾乎全部不清楚,要到手了才發現不是,人們問你到底想要什么,你說不出,你能說的僅是:“我不要什么什么。”



“我不要原地不動。我不要束縛,我不要被拘束。”


第一次感到不安,是遇到了一個比你還“任性的人”,那時你都快三十了,對方年長,看來可靠,你們都想,“嗯,也是該安定的時候了”,但事與愿違,你都不知道自己安定下來這么可怕啊,依賴,軟弱,全然迷失自己,你活在童話里,以為人生就此一帆風順,天塌下來,有巨人為你擋著。


你以為你們心有靈犀,恩恩愛愛,后來才知道那都只是在床上。


愛自由的人說一聲,“對不起我還沒準備好”,愛面子的人就崩潰了。


后來的日子又拖了一陣,你日日活在恐懼里,唯恐對方的準備永遠不會好,更恐怕自己失態,被貼上“黏人精”的標簽,那段日子你活在不安里,每天練習的就是“分心”。分心啊,能否有一種藥吃了,就能像對方一樣,想起來的時候才愛,離開的時候就自由。


最后,你以另一個人作為浮木,借此漂向安全之地。


后來的發生,當然是慘慘慘,以浮木為開始的愛情,豈是不安二字可以形容。


離開這個人,從那個人開始,你又開始了讓人不安的過程。


不安到底是什么?假想敵?前女友?新歡舊愛陌生人?是因其紀錄不良?還是自己過去太多?是對人格的懷疑?還是對愛情本質上的困惑?


不安,是懷疑對方會偷吃?還是疑心他正在說謊?是担心自己終將移情別戀?或者担心愛情總會走上衰敗?愛情路上晴天霹靂何其多。


或者,那惶惶的不安來自無名之處。比如,你為什么愛我?你這么愛我,難道不會突然愛上別人?你現在愛我,那我老了病了你還會愛我嗎?你老了病了我還會愛你嗎?


不安,是懷疑對方與我不同心、不同步?是因為曾經被劈腿所以懷疑?還是自己曾經劈腿所以懷疑所有人?


不安,是對命運感到不安,對未來感到不安,或者,就是對自己的存在,自己這個人,自己的過往種種,感受到“我不可能幸福了”。


不安這種感受,使你一直以為“先下手為強”,“后下手遭殃”,此后,不安的戲碼終于從可以選擇變成無法選擇,它殺人無形的毒藥深植受過傷的人心隱秘之處,藏得如此之深,以至于自己都沒有發覺。


噩夢停止了,你的心還沒痊愈。


不安是最善變的敵人,它甚至會化身成你的朋友,在你脆弱時耳提面命,別忘了過去的悲慘,別快樂于現在的幸福。


不安也是最誠實的鏡子,當你不安時,不需問別人做了什么,不需回想往事里哪處傷害了你,你在你的不安中看見自己的狼狽。


像呵口氣想把鏡子擦清楚,卻又不敢靠近看。


我想對你說,活到四十二歲我也沒學會處理不安,我學到的只有,即使如此不安,即使可能受傷,我也絕不要回頭做那個“先下手為強”的人,我絕不讓自己回到“不在乎就不會受傷了啊”的無知狀態,那是懦夫的行為。


我要扛起不安這個包袱,像旅行者扛著他的行李,我還要一日一日學習,偶爾拆開來看看,我想我有時會嘲笑自己的傻,有時會怨怪自己的想象力,有時,身邊的人會氣得想把我罵一頓。


但我誠實面對自己,傷害幾次,需要很長的時間化解,何況傷人傷己,落下的病根更深。


“不安”,就像是傷口的記號,唯有時間與自信可以將之弭平,但我們知道的,當你愿意面對你的不安,它也就失去了興風作浪的根源,當你不逃避,不閃躲,不美化掩飾,不刻意渲染,你像面對一個舊友,耐心與“不安”相對,日復一日,你慢慢會從一個不安的女孩,變成不安的中年,然后,非常有機會長成有自信的“人”,那時,不安離開你了,你甚至沒有察覺。




關于「討好」


父親脾氣暴躁,是面惡心善的類型,但就像典型臺灣大男人,平時寡言,開口時就在罵人,開心與不開心都要大聲,只要臉一臭,貓狗都噤聲。母親從不與父親吵架,但也難免有委屈的時刻,有時回家,母親會小小聲說:“他都給我精神虐待。”




我愛父親母親,但自小生長在這樣的環境,養成察言觀色的習癖,母親生就好脾氣,人也豁達,但我卻是神經質,心思細密,懂得戀愛之后,只要是較為長久深刻的關系,我都不免陷入“討好”的狀態,就是不敢表達自己的情緒與需要,總是希望滿足對方,會把對方的情緒看得無比重要,只要對方稍有不快,就會陷入自棄自傷的緊繃狀態。


后來分手不為別的,都是我無法忍受自己的怯懦只好離開。


愛情使你看見自己生命的缺損、恐懼、傷害,情人使你如鏡般看見自己生命里所有的遭遇,“內心戲”是生命經驗的反撲,“鉆牛角尖”是舊傷未愈的自我防衛機制。


逃走,是自毀毀人的生存之道。


“別企圖討好”,我告訴自己,那無法使你學會愛,反而使你蒙受其害。


“別討好”,這只會讓你感覺自己不配被愛,當對方真的愛你時,你又始終無法確信為真。


“別討好”,而是真心去理解對方,正確地去愛,不是因為恐懼。


恐懼失去,恐懼爭執,恐懼對方失望,恐懼自己失望,恐懼失去自由,恐懼失去自信,而最后,恐懼使你失去自我,也失去愛。


“別討好”,如果你無法分辨什么是討好,你總是納悶為何對方可以自信十足地說出許多你聽了會難過的話,你努力去愛,卻會在某些夜深人靜的時刻,納悶想著,我到底怎么了?為何愛讓人精疲力竭?


愛的來到與發生總是輕易的,重蹈覆轍也是容易的,要做一個自信而獨立的人是多么困難,要自由地去愛人,且讓愛的人自由,怎么看都像一個不可能的任務。


“別討好”,如果你無法分辨什么是討好,你甚至沒有說不的能力,你不知何時該說不,何時說好,你不知該迎接什么,拒絕什么,你只是隱隱察覺自己在年歲漸長的過程,對愛情感到灰心,仿佛那不會使你快樂,只是讓你焦慮,好像放心去愛,到后來會變成“迷失自我”,一切都讓人困惑。


“別討好”,我總是對自己說,自然地去愛,在能力范圍里付出,愛的心意是無限的,但愛的力量卻會受到各種現實條件的限制,這沒有錯,我們在學習愛,就包括了學習愛的過程里會出現的爭執、意見相左,學習接受拒絕,承担失望,學習如何在外界的反應里正確地找到該“受到的影響”。我們盡情地去愛,卻不是為了任性重復一次一次必會導向失敗的過程,愛如此貴重,我們要如臨深淵,如履薄冰。


但不是“看人臉色”,這份謹慎、鄭重、在乎、小心,都不是為了討好,恰恰完全相反,是要讓我們時時保持在警醒的狀態,以“自由”與“自信”為前提,在“能力范圍里”,逐漸地一點一點學會好好地去愛,與被愛。


“別討好”,愛是這世上許多“越是強求越沒有”的事物,不討好的話,該怎么對他好呢?


放下討好這個包袱,放下看人臉色行事的習性,愛人需要的勇氣不是來自于自棄,也不是盲目地自尊,而只是合理地,自然地,首先于理解,心中如插下一把寶劍般地鎮定,是啊,我是來學習愛的,我可以慢慢來,對方臉色不好是嗎?他說話的語氣有點差啊,是不是討厭我了?莫非我不夠好?



關掉那個內心戲的聲音吧,愛情如此神秘,但第一原則卻是就事論事。


你靜靜地,望著情人變幻的臉色如天邊云霞,如莫測的氣候,你等待一場大雨停歇,你等待一陣涼風吹過,有時,你等的是一整個凜冬的過去……


別討好,別慌亂,別做任何不想做的,別說出違心的話,就安靜下來,等待時間通過吧。


你可以度過的。


彩蛋



2015-08-23 08:56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為傳統文化招魂
錢穆(1895年7月30日-1990年8月30日),原名恩,字賓四,江蘇無錫人,歷史學家,儒學學者,教育家。錢穆對中國古代政治制度有良好觀感,認為中國傳統政治非但不是君主....
孫中山的啟蒙者
近現代的嶺南,湧現出大批引領中國前行的先驅者,近代改良主義者,香港華人領袖何啟便是其中的一位。他不僅是孫中山在香港西醫書院的老師,更是孫中山走向革命道路的思想導師。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