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歷史思潮 >>> 新興科技、社會發展等人文科學探討
字體    

康斯坦丁:中國制造該向日本德國學什么?
康斯坦丁:中國制造該向日本德國學什么?
網載     阅读简体中文版

來源:網易財經

過去20年,中國一直以制造大國自居,而且安詳地活在自己的夢中,我們驕傲于生產出了全宇宙最優秀的手機,也為生產了全球70%的圣誕老人玩偶而感到自豪,甚至在國外看到產自溫州的廉價皮鞋,我們都會感覺倍兒有面子…

這種感覺有點像晚清時候,大臣們紛紛以‌‌天朝上國‌‌自居,也有一個屬于他們那個年代的美夢,但鴉片戰爭的炮彈粉碎了晚清大臣們的美夢,隨之將其拋入水深火熱之中,而不斷上漲的人力、材料成本、以及越來越離譜的員工管理難度,正吞噬著中國制造業的美夢,倘若再無法完成升級,中國制造或許也會變得水深火熱,事實上,2015年春節前后的倒閉潮,也預示著中國制造該如夢方醒了。

環顧世界上最主要的幾個國家,美國崇尚創新,且向全球范圍內輸出了微軟、谷歌、臉譜等優秀的品牌,并不斷將制造任務外包給其他國家,與之相對應的則是,中國、日本、德國承担了大部分的制造任務,而且都能通過自己的方式搶到了一些訂單,這些國家在努力程度方面全都值得點贊,但在通向未來的進程中,顯然,中國制造慢了半拍。

中國制造,沒有上帝?

如前文所述,中國制造的日子因成本問題和員工管理難度而變得越來越糟糕,一些沿海代工廠干脆倒閉,東莞老板自殺未遂的事跡以及那封挺有文采的絕筆信都成為當日制造業的頭條,更尷尬的是,制造業面對這種不利局面,能想出來的辦法實在太少,否則,不會連勝華科技這樣的業界翹楚也轟然倒地。

拋開經濟大環境不講,筆者覺得中國制造的核心問題,還是基本的品質意識有問題,最直接的表現就是把消費者不當上帝,甚至直接當成弱勢群體,而在面對自己的員工時,就更不會有上帝的感覺了。

海爾的張瑞敏曾經用鐵錘砸毀了70臺有瑕疵的冰箱,在他掄錘之前,依舊有人建議:冰箱有點瑕疵,便宜點賣給中國人吧!這個故事有非常強的審美性,也喚醒了海爾人的品質意識,對這個企業有著深遠的影響,但顯然,張瑞敏的錘子沒能砸醒更多的制造企業。

20年來,我們制造的產品依舊有著‌‌湊合用‌‌的老毛病,拿智能手機為例,蘋果的iPhone4在使用了4年之后,依舊能通過翻新的方式來二次售賣;而很多國產手機壓根撐不過自己的保修期,在硬件細節、品質標準上更是無法同日而語,事實上,縱觀整個制造行業,我們也沒什么能拿得出手的工業化產品,更糟糕的是,有關部門也遲遲不能出臺相關產品的品質標準,他們的理由是要維護社會穩定,一旦監管太嚴格,會讓大多數企業倒閉。

長此以往,中國制造行業勢必會出現‌‌劣幣驅逐良幣‌‌的情況,而隨之而來的就是連續不斷的價格戰,營銷競爭,拼數量、拼規模、拼市場份額,但質量就是上不去。

中國制造把消費者當弱勢群體,于是,產品質量總是不過關,即便過關,也是那種要求極低的標準;同時,中國制造業也沒有找到一種合適的態度去對待自己的員工,最直接的表現就是,把員工看作是機器人,用一種叫做UPH的東西去設定其每個小時的完成量。

如果說UPH這種東西是迫于效率壓力而不得已而為之,那么,制造業普遍缺乏的向心力則需要制造企業,特別是中小型制造企業需要好好思考的問題,事實上,好的企業應該給員工發三份工資,一份是人民幣,用來養家糊口;一份是情感,有尊重在里頭,還有就是提供給員工的成長平臺,大概效果就是讓員工感覺自己在這里干,特別有希望,并幫助他們不斷適應新環境、增長新技能。現在,我們又有多少制造企業能做到這三分工資呢?能把第一份痛痛快快發了,就已經很不錯了。

產品質量差,導致利潤率下降,從而無暇顧及員工收入,更無法投入成本去照顧感情,員工歸屬感下降,拉動離職率走高,新進員工又因技術生疏而生產出不良品……有很多的中國制造企業都陷入這樣的惡性循環中,無法自拔,直到倒閉。面對產品質量和員工管理問題,筆者倒是建議中國制造可以虛心向德國、日本企業學習。

日本馬桶,沖走了誰的尊嚴?

談到產品制造流程的嚴謹性,我們不得不給鄰國日本點個贊,事實上,在制造業流傳的很多故事都來源于日本的制造業,比如豐田、松下的品質零缺陷標準,多數的日本制造企業中沒有不良率的概念,他們甚至一度因過于嚴謹而錯失了創新的改革。

現在,日系電子企業雖然集體陷入虧損、索尼、夏普、松下等全球知名企業日子都不好過,但相關的制造技術卻依舊補給著整個世界,據統計iPhone有30%的零件來自日本制造,夏普依舊是蘋果最重要的顯示器供應商之一,另外,波音公司也從日本采購了大量零件,有人甚至調侃,這家公司有50%的血統都是屬于日本的。

日本制造出來的產品,讓本國人民放心,同時,也引發了中國人的搶購。相信很多人都應該知道‌‌馬桶圈‌‌的故事。中國人為什么去日本搶購馬桶圈?,這甚至成為了兩會議題,在‌‌抵制日貨‌‌的呼聲尚繞梁三日之時,這種搶購熱真有點讓中國制造臉上掛不住。

其實,筆者無意崇洋媚外,只是單從客戶體驗上來看,不得不承認,日本的馬桶圈比之國內商品更有競爭力:日本馬桶圈勝在細節,他們的工程師會充分地研究男人、女人臀部的差異,從而細分產品設計,而且在水流噴射力度、角度、烘干的溫度、時間設定以及沖水時的防濺等功能,也有非常細致入微的標準要求;對比之下,中國的馬桶能順利把黃白之物順利沖下去就謝天謝天地,至于,那些沖腚、熱風吹干等高級功能就不要太指望了,急出一頭汗之后,還是要用手紙來搞定。

關于日本馬桶圈,還有一個需要澄清的就是‌‌“made in China‌‌,沒錯,中國游客搶回來的日本馬桶圈,確實產自杭州下沙經濟開發區內,但可以肯定的是,相關質量標準,或者生產流程,日本企業都有著非常大的參與度,之于產品質量有著決定作用,正如iPhone6的組裝基地在鄭州,但這與中國手機無關。

日本馬桶沖走了中國制造的尊嚴,是時候,檢討我們的產品標準、生產流程了,也是時候,從數量經濟向質量經濟轉化了,當然,最重要的是,生產者要堅持生產好的產品,而消費者同樣具有用‌‌好產品‌‌的意識。或許,多年之后,中國制造業產品真得會因消費者嚴苛要求,而大幅度提升品質,那時候,中國制造也應該要給消費者記上一功。

專注簡單,德國制造的育人之道

除了產品標準之外,中國制造業正面對著越來越多的管理問題,掌舵者、中層和基層,幾乎每個level都有著自己的焦慮和迷茫:

中國制造業一旦受到外部環境影響,就會不由自主地進行多元化投資,比如做空調的人,去做手機;做手機的,又去做電商;過去十年,房地產大熱之時,又有大量企業轉型房地產開發商,這種做法本無可厚非,但企業如果只是以短期利益為目標,是很難擁有核心技術的,而這又恰恰是企業在經濟環境惡化之時,最重要的護身符;

相比之下,德國制造業的掌舵者就顯得‌‌迂腐‌‌很多,他們能始終堅持自己的產品方向,持續沉淀核心工業技術,堅信制造企業能存活下來,最根本的原因是要解決消費者的生活、工作、娛樂的問題,而不是靠虛擬經濟或著金融手段來美化財報。

另外,德國制造業面對員工的態度也需要國內企業進行反思,在中國,越來越多的年輕人討厭進工廠、討厭制造業,多是因看不到前途,收入低的同時,又沒有技能上的增長;相比之下,德國制造的雇員數量幾年來保持著1.4%的增長率,工人的工資和福利待遇高出美國66%,更重要的是,德國企業能對勞動者持續培訓,增加了員工技能的同時,又降低了企業管理者的難度,對于產品品質更是有著巨大的改善。

2015-08-23 08:56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教育專家大學思想啟蒙
蔡元培(1868年1月11日-1940年3月5日),字鶴卿,又字仲申、民友、孑民,乳名阿培,並曾化名蔡振、周子餘,浙江紹興山陰縣(今紹興縣)人,革命家、教育家、政治家。中....
從國務總理到修道士
陸徵祥(1871-1949年),字子欣,一作子興,上海人。中國近代著名的天主教人士,也是著名的外交官。他出生于一個基督教家庭,父親是一位基督教新教徒,曾經在倫敦傳教會工作....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