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易中天、龍應臺等先生的作品及相關評論
字體    

臺灣的亂象是民主太快造成的?
臺灣的亂象是民主太快造成的?
楊恒均     阅读简体中文版

嫉惡如仇 從善如流
楊恒均微信號:yanghengjun2013

歡迎分享轉發


我認為臺灣的例子卻給了整個世界另外一個思路,那就是在執政黨(獨裁的一黨下),民主其實可以一步一步走,一步一步實行的。對于社會穩定與和諧,這種方式也許會更好一些,但對于那些忤逆利益集團的大政治家如蔣經國先生,其艱難和阻力有多大,從我這次見到的一些國民黨人那里,可以窺測一二。



文 | 楊恒均


民主制度:可以任意批評卻沒有人愿意舍棄的一種最不壞的制度


這次到臺灣日程很緊,但五天的時間還是讓我碰到不少不同顏色和層次的臺灣人。接觸到的臺灣人給我的印象可以一言以蔽之:憤怒。一旦和他們談到臺灣現狀特別是陳水扁問題,不管和你熟還是不熟的都立馬按捺不住憤怒。藍營的自不待言,對陳水扁竭盡侮辱之能事,對馬英九還不把陳水扁判刑表達強烈的不滿;綠營的則暴跳如雷,高聲叫罵馬英九無恥,一上臺就報復陳水扁,要一下子把臺灣人的政黨(民進黨)趕盡殺絕。一位出租車司機說起馬英九甚至激動得把車停下來,回頭對我吼道,你信不信,如果我有一支手槍,我立即把馬英九干掉——說著,他怒氣沖沖地朝總統府的方向做了一個開槍的動作——啪啪!不藍不綠的也沒有幾個心平氣和的,對臺灣現狀憤憤不平。


一個小小的島嶼,每個人都憤怒起來,這和對岸的大陸真是有一定的相同之處。如果你在大陸提起一些政治制度和黨群關系,老百姓也大多是兩種反應:憤怒,以及出離憤怒到無法再憤怒。


不過臺海兩地雖然都是憤怒,卻也有不同之處。大陸的憤怒中有無奈,大多數人看不到希望,只能聽天由命。例如,說起某地官員貪污腐敗,老百姓最多嘆息一聲,幾千年都這樣,有什么辦法。如果從表面上看,臺灣民眾的反應也是如此,然而,再進一步觀察,卻大大的不同。


在臺灣期間,我能夠在每一個憤怒的臺灣人身上尋求到一種大陸人身上沒有的,特別是那些我初次見面的普通臺灣人。他們有的對陳水扁執政憤怒,有的對馬英九現在執政不滿,但他們卻都不對這個制度產生厭惡,沒有一個普通臺灣人會說這個制度造成這些腐敗和無能,他們只是認為這個制度不夠完善。更重要的是,我接觸到的臺灣人雖然憤怒,但幾乎都尊重民主的游戲規則。


這可能就是民主制度的特異之處,每一個人都對這種制度議論紛紛,說三道四,批評和指責為多,但一旦進入這種制度的人,誰也不想退回去,或者選擇其他在歷史上存在過的任何一種非民主的制度。


且不說臺灣的民主制度是哪些力量奠基的,到目前為止,我認識到,推動民主制度前進的最主要力量不是國民黨,也不是民進黨,而是廣大的民眾,他們對這個制度的不滿足,對這個制度漏洞的憤怒,對這個制度的期許,正在一步一步迫使政治精英們修補這個制度的漏洞。


差一點讓我崩潰的國民黨人


我上面說了這樣一個意思:臺灣的普通百姓是推動民主制度前進的主要動力。我并沒有說精英如何,實際上,這次到臺灣,我見識了精英們的表演,實在給我很深的印象。


世界華語作家協會第七屆會員代表大會在臺北召開,來自五大洲的華語作家代表200多人。由于這個協會是臺灣背景,會員中有不少國民黨黨員,有些是有相當級別和資歷的。在一次吃飯中,我和周圍的幾位國民黨黨員爭論起來,他們認為臺灣目前很亂,主要是民進黨搞的,要是以前的國民黨一直執政,就不會如此之亂了。我聽后感到大惑不解,如果國民黨一直執政,那不就是專制獨裁,哪里還有民主可言?如果是國民黨在搞競選時說出這話,也是可以理解的,但作為作家協會會員之間討論問題,他們竟然發此宏論,讓人吃驚。


讓我吃驚,但并沒有讓我崩潰,差一點讓我崩潰的是12月1日上午國民黨副主席吳敦義對來自世界各地華語作家的講話。此人講話不乏風趣幽默,“他媽的”等臟話不離口,繪聲繪色吸引了作家們的眼球。


吳先生在提到臺灣現狀時,說到臺灣有兩個亂象,其中最主要的一個是媒體言論自由之亂。吳敦義說臺灣的媒體言論實在很自由,比美國都自由,什么亂七八糟的都可以說出來,不用負責任。


他說的有一定道理,一個小小的兩千三百萬人口的臺灣島,打開電視將近一百個頻道。每天晚上,很多頻道都請“名嘴”在那里議論時事。你說一個巴掌大的小島,哪有那么多“事實”可議的?于是這些名嘴也就越講越不靠譜,說三道四的有,無中生有的也有,看上去確實有些群魔亂舞——


吳敦義先生說到臺灣媒體言論之亂后卻話鋒一轉,用一句話總結了臺灣這些亂象之根源:臺灣的民主走得太快了!


這話一出,不但是我,還有我周圍好幾位來自世界各地的華人作家都悚然動容——這可能是我們第一次聽到一個民主政體的政黨領導人把一個國家的亂象歸咎于“民主太快”而不是“民主發展得太慢”。這句話之后,我就更仔細聽這位吳副主席發言了,這位仁兄也很快把焦點轉移到大陸問題上,繼續談笑風生。完全忘記了臺下坐了一位來自大陸的楊恒均。


他提到自己今年5月26日第一次登陸中國大陸見到胡主席,好不快樂,好不自豪,好不神往。只是當他發現胡主席是在中南海的瀛臺廳宴請國民黨一行時,感嘆道,瀛臺可是(秦)亡國之地呀!這位亡了一次國的國民黨副主席在評價中國大陸時簡直是暢所欲言,無所顧忌,他在評價中國大陸的民主改革時說,我支持中國大陸在民主化方面慢一點,否則會亂的。


他還聲情并茂地編了一個小故事給我們一百多位作家聽:某一天深夜,馬英九的電話突然響起來,拿起來一聽,是對岸中南海打過來的,胡哥脆弱的聲音傳過來:英九兄,你能不能把大陸一起管起來?——聽電話的馬英九立即頭大,連連說,不要、不要,你們那個亂攤子……


中國國民黨吳副主席敦義先生講到這里開心地大笑起來,哈哈,一個臺灣都搞得這么亂,我們哪里管得了大陸……


他笑得無辜,卻差一點讓我崩潰!

好在現任國民黨主席吳伯雄是一位敦厚的老者


國民黨的“八年抗扁”與浴火重生


無論國民黨當初在中國大陸如何無能和腐敗,有一個歷史功績卻無法抹殺,那就是領導了浴血奮戰的“八年抗戰”。也恰恰是這光榮的八年抗戰,讓國民黨的對手坐大,最終導致他們敗走臺灣。


國民黨在臺灣的幾十年統治也是以一個八年而告一段落的,那就是2000年政黨輪替時陳水扁上臺到2008年馬英九再次代表國民黨奪回政權,這八年對于國民黨可謂不堪回首。


可是如果我們仔細分析一下國民黨是如何失去過去八年的執政的,會有一種不可思議的感覺。是國民黨貪污腐敗?是國民黨沒有民進黨有人氣?是國民黨的人才太少?都不是,而是國民黨在帶領臺灣走進民主政治時代后,卻沒有能夠轉換觀念,他們忘記了民主其實就是遵循一套游戲規則。


2000年大選時,國民黨明顯地違反了民主政治里的游戲規則,從同一個陣營跳出兩個人氣很高的候選人,結果他們兩人的選票加起來遠遠超過陳水扁,兩個人卻一個也沒選上。看看當今的美國,奧巴馬和希拉里在黨內初選時斗得你死我活,但一旦塵埃落定,馬上“團結一致”, 以致現在奧巴馬的國務卿竟然是昔日的“死對頭”希拉里,這其實是成熟的民主政體下政黨們熟練掌握的游戲規則,違背這一規則,就很難有執政的機會了。2000年的國民黨破壞了這一游戲規則,失掉了政權,沒有什么很深的學問,沒有必要去分析來分析去。


而在2004年的大選時,國民黨終于學會了尊重民主制度的游戲規則,萬眾一心,團結抗“扁”。實際上,從2000到2004年的四年執政中,陳水扁是得到臺灣民眾的支持的,陳水扁也因為想連任,而把更多的精力放在經濟發展、社會穩定和兩岸關系上,在這種情況下,國民黨要想打敗陳水扁確實有一些困難。而且,從2000年到2004年,國民黨依然沉浸在失去政權的驚慌和不安中,顯然沒有想出個什么所以然來,更不用說深入反思了。


但是,國民黨畢竟是百年老店,人才濟濟,財大氣粗,而且也在痛定思痛后開始學會尊重民主制度的游戲規則。所以,在2004年推出了陣容強大的競選團隊。然而,這一次,臺灣的民主政治同樣出現了問題——民主政治的游戲規則再次遭到了破壞——破壞這一規則的就是那兩顆子彈。


毫無疑問,這兩顆子彈挽救了陳水扁,讓國民黨繼續在野長達四年之久。如果說第一次民主選舉的游戲規則被國民黨自己破壞了,那么第二次則是兩顆子彈破壞了這個游戲規則。所以,在2000年選舉結束后,支持國民黨的憤怒的群眾包圍了國民黨黨部,在2004年選舉結果出來后,同樣支持國民黨的憤怒的群眾卻包圍了總統府。


民主沒有什么神秘的,民主也沒有什么了不起的,只不過如其字面意思一樣,是人民當家作主而已,一旦確立了這個民主的核心價值觀,剩下的就是人類長期以來摸索出的一些民主的游戲規則。這些游戲規則有些看上去很可笑,甚至被有些集權國家的統治者說成是勞民傷財,說成是“虛偽的民主”等等,但沒有這些游戲規則,或者破壞這些游戲規則,民主也就成了理想,成了鏡中花、水中月。


一個新興民主國家或者政體的逐漸完善,也就是這些民主的“游戲規則”的不斷更新,或者修修補補。成熟的民主國家也有問題,但一發現問題,沒有人會去質疑民主的核心價值觀,更沒有人想要推翻這個制度,而是去修補這些游戲規則,去完善這個制度。


亞洲的新興民主國家存在更多問題,但同樣的道理,迄今為止沒有一個民主國家或政體出現了亂象后,有人會去質疑是民主的核心價值觀出了問題,沒有一個政黨甚至民眾會認為民主出了問題所以我們就不要民主,或者干脆回到非民主的政治體制里去,回到過去一人獨大或一黨獨大的時代。正相反,每當民主國家出現問題的時候,從政治家到民眾,都會不約而同的認為:我們一定是在偏離了我們推崇的民主價值觀,我們的民主還不夠完善,游戲規則還需要修補,總之一句話:我們的民主還需要更快一點發展。


所以,當我聽到國民黨副主席吳敦義喊出臺灣的亂象是民主太快造成的時候,我的吃驚非同一般,再看看我接觸到的一些國民黨人,我突然想起了蔣經國,懷念起蔣經國,認為他不但是臺灣現代化的推手,也是臺灣民主政治的奠基人。


臺灣的亂象不是民主發展太快造成的


這次有機會近距離觀察一些國民黨人,特別是在民主政體確立以后過得不是那么如魚得水的國民黨人,我有一種強烈的疑惑,那就是,當初如果是這些人掌控了國民黨這個世界上最強大的“利益集團”,臺灣會走上民主之路嗎?他們至今還在喊叫“臺灣的民主太快”,那么臺灣的民主要多慢才符合他們的利益,或者符合他們認為的臺灣的利益?這個速度又是由誰來“掌控”?在他們舉目四望之中,世界上哪一個國家的民主速度是正好的?


當臺灣國民黨一些人士懷念兩蔣時候媒體的“不亂”,甚至有些國民黨人士和我談起上海的媒體控制得比較有分寸的時候,我實在是無法和他們討論下去了。到了吳敦義說出臺灣民主發展太更快而造成了一些亂象的時候,我在想,臺灣的民主發展可以再慢一點嗎?如何慢?現在國民黨的馬英九上臺了,是否要求他暫停發展民主,來一個“馬兒你慢些走”?或者干脆回到國民黨一黨獨大的時代?


這就是涉及到我一直在思考的一個問題:獨裁或者集權國家有可能主動完善民主的游戲規則,提高國人的民主素質,從而在時機成熟時,把民主制度恩賜給民眾?又或者,民眾的民主素質只能在民主制度下逐漸提高?民主制度只能在這個制度的框架打起來后、或者至少在民主核心價值觀確立之后才能夠逐漸完善?這也是我決定將利用稍后到美國過新年的機會而探索的兩個問題


從我對臺灣得來的觀察,我發現無論是民進黨和國民黨,他們在這個民主政體中,已經沒有選擇,只能被推著向前,而推動他們向前的正式民主素質日益提高的民眾,包括媒體和輿論監督。這恰恰是國民黨副主席吳敦義所說的亂象之一(媒體的混亂)。從歷史上民主國家發展的經驗來看,臺灣民主進程中出現的一些問題,基本上都在其他國家出現過。而解決辦法只有兩種,別無其他選擇。一種是回到一黨獨大的時代,甚至回到有些國民黨人懷念的蔣介石時代;另外一種就是加快民主建設的步伐,完善民主的游戲規則,完善法治以及加強民眾的監督,提高民主的質量。


具體怎么做?涉及到臺灣的例子,我認為,馬英九上臺后能夠對民主做出的最大貢獻就是把臺灣民主從四年一次的投票選擇一個統治者發展(完善)到民眾恒久的參與和監督。民主不應該只是四年一次的選舉,更不是定期的“選主”,還必須完善民眾對政府和當權者的持續有效的監督和制衡。


這次臺灣之旅住在劍潭青年活動中心,旁邊一幢大樓就是“經國紀念堂”,讓人感慨萬千。蔣經國統治臺灣時期,開放報禁黨禁,一步一步推進了臺灣的民主建設,給整個世界提供了一種民主的發展新模式。


現在被大家掛在嘴上的一句口頭禪是這樣說的“自由是有多少的問題,民主是有沒有的問題”,在這種觀念下,我們都不會懷疑,自由可以一點一點爭取,而民主則是一蹴而就的。實際上,如果我們回顧過去50年世界各國的民主發展道路,特別是蘇聯東歐的民主化,也發現這樣一個問題:民主不是執政黨一步一步推進的,而是陡然間實現的(不管是用和平演變還是暴力的方式)。


可是我認為臺灣的例子卻給了整個世界另外一個思路,那就是在執政黨(獨裁的一黨下),民主其實可以一步一步走,一步一步實行的。對于社會穩定與和諧,這種方式也許會更好一些,但對于那些忤逆利益集團的大政治家如蔣經國先生,其艱難和阻力有多大,從我這次見到的一些國民黨人那里,可以窺測一二。


忍不住對經國先生的無限敬意。


楊恒均 2008-12-7


2015-08-23 08:56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晚清改革家強權人物
袁世凱(1859年9月16日-1916年6月6日),字慰亭,號容庵,河南項城人,故又稱袁項城,清末民初的軍事和政治人物,北洋系統的領袖。袁世凱出生於清咸豐九年八月二十日(....
民族主義思想大師
章太炎(1869年1月12日-1936年6月14日),原名學乘,字枚叔。嗣因反清意識濃厚,慕顧炎武的為人行事而改名為絳,號太炎。中國浙江餘杭人,清末民初思想家,史學家,樸....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