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易中天、龍應臺等先生的作品及相關評論
字體    

美國的核心利益是什么?
美國的核心利益是什么?
楊恒均     阅读简体中文版

嫉惡如仇 從善如流
楊恒均微信號:yanghengjun2013

歡迎分享轉發


中國堅決維護國家核心利益。中國的核心利益包括:國家主權,國家安全,領土完整,國家統一,中國憲法確立的國家政治制度和社會大局穩定,經濟社會可持續發展的基本保障。——2011年9月《中國和平發展道路》白皮書


中國的核心利益第一是維護基本制度和國家安全,其次是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第三是經濟社會的持續穩定發展。”——2009年7月戴秉國與美對話


什么是我們的核心利益?我個人理解,一是中國的國體、政體和政治穩定,即共產黨的領導、社會主義制度、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二是中國的主權安全、領土完整、國家統一;三是中國經濟社會可持續發展的基本保障。這些利益是不容侵犯和破壞的。——2011年9月戴秉國《堅持走和平發展道路》



文 | 楊恒均



繼2005年《中國的和平發展道路》白皮書首度推出之后的六年,中國政府再次發表《和平發展》白皮書,全面系統地闡述中國走和平發展之路以及為實現這一目標而采取的戰略方針和政策措施。國務委員戴秉國發表《堅持走和平發展道路》的長文,對白皮書進行解釋與說明。通讀《白皮書》,可以看出執政者對中國和平發展的方向與道路有明確的認識與規劃,顯示出自信。通過《白皮書》的形式向各國政府與人民耐心解釋、反復說明中國的立場,我認為這有利于消除國外對中國發展方向的疑慮與猜忌。但這不是我要展開的話題,今天,我們談一下什么是一個國家的“核心利益”。


按說《白皮書》里已經明確指出了中國的核心利益,國務委員戴秉國更是先后做了兩次具體而微的例舉。雖然戴秉國第二次使用了“我個人理解”,但就我個人理解,國務委員這種級別,在談到國家“核心利益”時是沒有什么“個人理解”的。倒是我這種人,有一些“個人理解”,可又不能隨便談。只是《白皮書》出來后,國內一些網友追著問我對國家的“核心利益”的看法,以及希望我談談美國的國家“核心利益”。


我說,咱國家的《白皮書》不都說得清清楚楚?難道都白說了?你讓我說,萬一我說錯了一兩個字,那不是找抽?再說,這《白皮書》是對洋人說的,你瞎摻合個啥?可一些網友就是固執,不停地發來微博私信與電子郵件,聲稱《白皮書》要能夠說服洋人,首先應該說服中國人吧。聽那口氣,又把我混成外交部發言人了。


我就勉為其難,胡亂說幾句。我先把國務委員的文章與《白皮書》里對國家“核心利益”界定的段落挑選出來貼在這篇短文前面,如果我說的有出入,請千萬以他們所說為準,我不是漢奸,我只當踐行了一次《憲法》規定的言論自由權,和白皮書里保證公民擁有的“表達權”。


先從國務委員的“核心利益”說起。我個人認為,戴委員說的這幾點確實是中國國家的核心利益,但有些網友質疑的是這種“一、二(其次)、三”的排列方式,給人的感覺是把核心利益分成了三等,第一個最重要,二、三次之。有些網友因此追問我美國是如何排列自己“核心利益”的。這一問還真難住我了,搜索一些文獻,或者專家學者的話,不足為證,而美國從總統到國會議員,在我手頭的文獻以及網絡搜索中,還真沒有排列過國家“核心利益”的。


所以,我只能靠自己的記憶與理解。我得出的結論是,美國的國家核心利益與戴秉國委員長列出的中國的國家核心利益聽上去都差不多。美國的主要是這樣一些:國家主權與安全,民眾的生活方式,國家的立國理念與民主自由的政治制度。我是從我能夠記起的美國政府文獻與政治人物(主要是總統)的各種講話中得想到這些的。當然,我也想起來,美國領導人在說到這些“核心利益”的時候,一次也沒有用到“一、二、三”或者“首先、其次”之類的容易讓人產生“輕重緩急”誤解的序列詞。但他們講到國家的核心利益的時候,確實有某種順序。


在我的記憶中,他們首先提到的一般是保衛美國民眾的生命安全與保證幸福的生活方式;美國的價值理念與民主的政治制度同樣是提到最多的;然后是國家主權與國家安全;下面就是根據說話的場合而有所不同了,例如美國的經濟增長啊,孩子們受教育的權利啊,美國公民在海外的安全與利益啊等等。你對照中美前兩個“核心利益”,發現有相同之處,當然,也有不同的地方,最大不同就是,無論任何一屆美國政府或者總統,都不敢把保衛共和黨或者民主黨的永遠執政地位作為美國的核心利益,那樣的話,第二天他的那個黨就有可能被民眾趕下臺。在美國,國家主權與國家安全要高于政權與執政黨的地位。


我想,美國總統雖然說到核心利益的時候沒有使用“一,二、三”的序號,但也肯定是有輕重緩急的,但如果我們仔細研究一下他們的說法,不難發現,無論他們怎么說,不管是因為虛偽還是萬不得已,他們始終把人民的利益(主要表現在“公民權利”)擺在其它的核心利益之前,甚至在美國遭受911襲擊,美國要對外發動戰爭的時候,總統與政府強調的也不是什么領土完整與國家安全,而是保衛美國人的生活方式與價值理念,保護美國人的安全——注意這里的區別:美國人的安全,和美國的國家安全,在這里,好像并不完全是一個概念。


保衛國家安全的終極目標是保衛美國人的安全,這符合美國的建國理念:國家是為人而建的,人不是為國家而生的。至于美國政府,就更可憐了,我們說到了美國核心利益中的兩個主角“美國人”與“美國國家”,國家的核心利益中根本沒有政府的份,政府是人民成立起來負責執行保衛國家核心利益的,它當然不能首先把自己列為需要國家與人民來維護與保衛的“核心利益”,那就本末倒置了。


我不清楚戴秉國委員長列出的一、二、三條中國核心利益是否有輕重緩急,但我認為遣詞造句時可以學一下美國人的圓滑,使用并列語句,不要弄出個一、二、三。否則,別人就有可能追問,為了保持某種政治制度完整,或者某個執政黨的執政,就可以犧牲第二條的領土完整與國家安全?要知道,這種質問并不是空穴來風,在中國歷史上,確實出現過一些當權者為了茍延殘喘而割地求和,甚至還有史料顯示,偉人孫中山為了執政,也曾經和日本、俄國秘密商討出讓中國國家主權。當然,還有更惡劣的例子,我就不舉了,你懂的。


我比較欣賞《中國和平發展》白皮書里對國家核心利益的定義,而且它提到了《憲法》:“中國憲法確立的國家政治制度和社會大局穩定,經濟社會可持續發展的基本保障。”這讓我猛然想起剛才忘記了的最重要一點,美國在界定國家的核心利益時,尤其當它把“人民”掛在嘴邊,推到前臺的時候,并不像我們一些人所理解的是玩虛的,華而不實,而是有切切實實的明文規定的——那就是美國《憲法》賦予人民的各種權利,尤其是享受各種自由的權利。


這也促使我們思考這樣一個問題,當我們說一個國家的核心利益是《憲法》里規定的某種制度、是社會穩定的大局、是對經濟大發展的制度保障,我們同時不應該忘記,《憲法》更重要的是規定了在這樣的一個經濟大發展、社會穩定的制度里,人民才是最重要的。沒有某個政黨,沒有某種政治制度,沒有一定的經濟發展,人民依然存在;而沒有人民,一切都將不再存在。人民,是擁有憲法賦予的各種權利的。任何國家、政府或者政黨的核心利益,排在首位的必需是保衛人民的安全與尊嚴,保衛他們擁有的生而為人的各種權利。


權當這是我今天理解的以人為本的科學發展觀。今天就講到這里,大家沒事都早點上床吧。


楊恒均 2011年9月6日


2015-08-23 08:56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憲政專家民主理論大師
宋教仁(1882年4月5日-1913年3月22日),字鈍初,號漁父,生於中國湖南省桃源縣,中國近代民主革命家,是中華民國初期第一位倡導內閣制的政治家。
清末民初學者大師
梁啟超(1873年2月23日-1929年1月19日),字卓如、任甫,號任公、飲冰子,別署飲冰室主人,廣東新會人,中國近代思想家、政治活動家、學者、政治評論家、戊戌變法領袖....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