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當代歷史與思想
字體    

房價冰火兩重天背后的民生災難(圖)
房價冰火兩重天背后的民生災難(圖)
李從國     阅读简体中文版

中國房地產實際上是一個已經整體破產了的產業,然而由于政府長期形成的對土地財政的依賴不可能在短時期消除,以及不能面對房地產崩盤所導致的系列危機,政府必須千方百計救市,甚至是拼盡全力救市。這種違背經濟規律救市,是房地產死而不亡,衰而不敗的基本原因。然而從理性上講,政府是不愿意救市的。房地產蕭條已經多年了,在蕭條的兩三年政府對房地產是一言不發的。從某種意義上講,房地產綁架了政府的意志。被綁架的原因是政府本身是房地產暴利的主要推手。硬挺死杠房價,政府不情愿但不得不為。這種情況一定會延續一段不短的時間。

以土地財政為核心的經濟增長模式,是由權力主導型經濟的性質所決定的。權力經濟的首要特征是權力作為生產要求,而且是剛性的、決定性的生產要素,資本、資源、科技、管理、服務、勞動只是一般生產要素。權力的剛性決定了這種經濟發展模式從根本上與市場經濟發展是沖突的,對市場的成長是限制的。而市場的成長剛好是作為經濟靈魂的創造所依賴的環境。這樣一來可得出這樣一個結論:土地財政為核心的經濟增長模式,不利于市場的成長和創造型經濟的培育。又由于市場長期得不到發展創造長期缺乏營養,市場和創造不能成為經濟的活水源頭,政府對土地財政的依賴性難以降低,這決定了今后相當長一段時期內,土地財政仍然將必然是政府財政的核心。在權力主導型經濟中,財政收支的基本滿足是實際經濟生活的第一推動力。

然而政府這只看得見的手是萬能的嗎?政府想做什么都能做成嗎?想杠房價就一定能杠得下來而且能杠得遠嗎?

市場是一只看不見的手,這只看不見的手一旦取得了合法地位能產生作用,就會發揮出巨大的神力。中國從開始講走市場經濟道路那一天起,市場的意識猶如土地承包制承載的利益關系一夜之間通透了全體農民的靈魂一樣,也在非常短的時間內形成了全民的市場意識,這個意識甚至可以支配“看得見的手”。全民經商一切向錢看,就是市場化的利益意識對炎黃社會的全面滲透。對看不見的手進行調控是政府的宏觀經濟職能,哪個國家都如此。如果這只手不加控制可以群魔亂舞社會就會崩盤。然而對看不見的手進行調控的方法,單純的行政命令是無濟于事的,只能通過完善市場制度來加以約束。然而過去幾十年里我們所做的,則是力圖通過權力的行政力量去控制市場。結果是相當一部分權力背叛了行政的初衷而與看不見的手合作制造潛規則,反過來給宏觀調控制造麻煩。今天抓出來的腐敗分子們,天文數字的老虎蒼蠅們,就是以公權之名之勢行與這只看不見的手合營謀私的載體。這說明一個問題,就是在市場制度沒有完善的前提下,政府對市場的調控是必然要失敗的,無論居心如何良好也達不到目的。政府能調控的,只能是規范的、完善的市場,而非權力參與并作為剛性要素的掛羊頭賣狗肉的、雜亂無章的、潛規則盛行的市場。這種市場叫神仙來管也管不好。

于是,政府對房地產業的救市行為能產生什么效果就可以想象了。無論從邏輯上還是現實上講,政府是救不了市的,能做的只能是通過救市延緩房地產危機的暴發而已。從目前情況看,政府能使的救市手段從政策到金融能使的都使上了,然而所起的作用僅僅是一線城市,有少部分樓盤房價有所上漲,但一線以下的城市特別是三四線(市縣)城市的房價,不說升高,降價也可能沒人買。這樣一來,政府的救市不但不能使房地產起死回生,而且直接推動形成了房價冰火兩重天的格局:一線顯火,三四線如冰。不想再火的地方火越燒越大,熄不下來;想火的地方怎么也火不起來,而且越顯冰寒。這說明看得見的手功能是極為有限的,已經不是想咋咋的的時代了。權力是可以任性的,然而越是任性越是解決不了問題。實際上在我們生存的空間里,大多數問題是留給時間的發酵的,不是真正解決的。這方面說來話長,不必要再講了。

房價冰火兩重天的背后,隱藏著什么呢?隱藏著的是社會生態環境的畸形變化,是一種不折不扣的社會生態災難。

中心一線城市的虛假繁榮進一步加深,泡沫進一步加大,危機的威脅進一步加深。在炎黃文化的深處,權威主義的影響始終是第一的。人口向政府機關所在地集中,從權力低的層次向權力高的層次集中,仿佛是人口居住地選擇的第一偏好。在地方,政府搬到哪兒,人口就集中向哪兒。縱向看,鄉下往縣城走,縣城往地州走,地州往省城走,省城向政治經濟文化中心城市走,已經成為一種事實。北上廣深等一線城市,自然而成了中國人最向往的居住地。正是這個原因,使得一線城市的房價盡管事實上已經供過于求但仍有市場、仍然有價格上升空間的原因。然而本來樓市已經供過于求的一線城市,在政府的救市政策鼓動下又會產生新的泡沫。這些新產生的泡沫危害更大,因為徹頭徹尾都是虛的。事實上,幾乎所有的一線城市的既有功能和經濟容量已經難以應付目前的人口規模,然而這些城市的人口仍在因住房的吸引在上升。總有一天這個泡沫會被刺破,到那里一線城市的房價會從天上掉到地下,引發更不可收拾的危機。

三四線城市社會生態惡化,能走的人都會離開,房價只會進一步冰冷。在落后地區的縣城,大部分有購買力的人都會到省城去買房子,很多縣城中層以上干部都會在省城買房,縣鄉有實力的人口大多往上一層級的城市遷移。這已經成為一種勢不可擋的大趨勢。引起這一趨勢的不是房地產業,而是基層政治、社會生態惡化。貪官、權勢、惡棍、地痞、流氓幾股勢力在地方縱橫馳騁,善良的人、有人性的人、正直的人、人生有所追求的人在這些地方難以生存下去。近日黨媒刊文“鄉霸村霸的問題中央都看到了”。上有貪官污吏,下有流氓地痞,善良的人只能在夾縫中低三下四求生存。這樣一來,該在家鄉買房有錢買房的人,都在更大的城市買房去了。三四線城市的房子修得再好,沒人愿買,房價不冰冷都不行,城市的大小不僅是人口規模的數據,而且是社會質量的量度。城市越大,個人安全越有保證。而在一個鄉霸村霸流氓地痞活躍的地方,生活將是暗無天日的。,

資源匱乏的市縣,特別是縣級區域,將會變成不折不扣的貧民區,大面積的貧民區將會出現,地方社會將會退回到動物社會。在中西部地區,沒有礦產資源、旅游資源、地理資源的縣市,將會面臨空心化的命運。有錢的人走了,有德的人走了,有力量的人走了,留下的是老弱病殘。這類沒有人氣待見的地方,很快會變成流氓地痞的天下,文明在這些地方猶如夏天的冰棍很快會被融化消失。這些地方將會變成大面積的貧民區、落后區。目前中國已經有不少這樣的地區。深入了解這些地方的政治生態、社會生態,的確認人不寒而栗。鄉霸村霸惡霸招搖過市,流氓地痞人渣霸道橫行。這些地方已經很難有文明人的下腳之地了。

房地產冰火兩重天的背后,是貧富兩極分化、社會兩極分化、文化兩極分化,是嚴重的政治生態、社會生態災難。

房地產危機的影響是不能回避的。然而事是死的,人是活的,活人不會被尿憋死的。中國房地產危機不是解決不了,而是看想不想真正解決。如果想真正解決的話,就得面對現實,對癥下藥。

2015-08-23 08:56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孫中山的啟蒙者
近現代的嶺南,湧現出大批引領中國前行的先驅者,近代改良主義者,香港華人領袖何啟便是其中的一位。他不僅是孫中山在香港西醫書院的老師,更是孫中山走向革命道路的思想導師。
憲政專家民主理論大師
宋教仁(1882年4月5日-1913年3月22日),字鈍初,號漁父,生於中國湖南省桃源縣,中國近代民主革命家,是中華民國初期第一位倡導內閣制的政治家。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