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鐵生 人可能舍棄一切,卻無法舍棄被理解的渴望

時代作品  >>>  文章華國詩禮傳家—精彩書評選

微信ID:mansuzhou

『繁華靜處遇知音,閱讀點亮心生活』


我曾想過當和尚,羨慕和尚可以住進幽然清靜的寺廟里去。但對佛學不甚了了,又自知受不住佛門的種種戒律,想一想也就作罷。何況出家為僧的手續也不知如何辦理,估計不會比出國留學容易。

  

那時我正度著最惶茫潦倒的時光。插隊回來雙腿殘廢了,搖著輪椅去四處求職很像是無聊之徒的一場惡作劇,令一切正規單位的招工人員退避三舍。幸得一家街道小作坊不嫌棄,這才有一份口糧錢可掙。小作坊總共三間低矮歪斜的老屋,八九個老太太之外,幾個小伙子都跟我差不多,腳上或輕或重各備一份殘疾。我們的手可以勞作,嗓子年輕,夢想也都紛繁,每天不停地唱歌,和不停地在仿古家具上畫下美麗的圖案。在那兒一干七年。十幾年后我偶然在一家星級飯店里見過我們的作品。


小作坊附近,曲曲彎彎的小巷深處有座小廟,廢棄已久,僧人早都四散,被某個機關占據著。后來時代有所變遷,小廟修葺一新,又有老少幾位僧徒出入了,且唱經之聲隔墻可聞。傍晚,我常搖了輪椅到這小廟墻下閑坐,看著它,覺得很有一種安慰。單是那廟門、廟堂、廟院的建筑形式就很能讓人鎮定下來,忘記失學的怨憤,忘記失業的威脅,忘記失戀的折磨,似乎塵世的一切牽掛與煩惱都容易忘記了……晚風中,孩子們鳥兒一樣地喊叫著游戲,在深巷里蕩起回聲,廟院中的老樹沙啦沙啦搖動枝葉仿佛平靜地看這人間,然后一輪孤月升起,掛在廟堂檐頭,世界便像是在這小廟的撫慰下放心地安睡了。我想這和尚真作得,粗茶淡飯暮鼓晨鐘,與世無爭地了此一生。  


搖了輪椅回家,一路上卻想,既然愿意與世無爭地度此一生,又何必一定要在那廟里?在我那小作坊里不行么?好像不行,好像只有住進那廟里去這心才能落穩。為什么呢?又回頭去看月下小廟的身影,忽有所悟:那廟的形式原就是一份渴望理解的申明,它的清疏簡淡樸拙幽深恰是一種無聲的宣告,告訴自己也告訴別人,這不是落荒而逃,這是自由的選擇,因而才得坦然。我不知道那廟中的僧徒有幾位沒有說謊,單知道自己離佛境還差得遙遠,我恰是落荒而逃,卻又想披一件脫凡入圣的外衣。 


而且從那小廟的宣告中,也聽出這樣的意思:入圣當然可以,脫凡其實不能,無論僧俗,人可能舍棄一切,卻無法舍棄被理解的渴望。


——選自史鐵生《愛情問題》


相關推薦

史鐵生老師說過的一句話:“我常自竊想,一旦我脫離此世,不管到了哪兒,若被問及我前生何在,最靠譜的回答就還是:我在史鐵生。”這句話很好地解釋了這個略有些拗口的書名的真意,也能讓人體會到史鐵生老師通達的人生態度。




慢書房 2015-08-23 08:56:37

[新一篇] 望之儼然,即之也溫 徐俊

[舊一篇] 慢讀新書 《無印良品的花樣土鍋料理》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