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易中天、龍應臺等先生的作品及相關評論
字體    

楊恒均     阅读简体中文版

嫉惡如仇 從善如流
楊恒均微信號:yanghengjun2013

歡迎分享轉發

如果她和一位真的情報局長上床,是不是就符合國家利了?會不會在她還沒有為國家秘密情報工作做過任何貢獻的情況下,就憑這一層“獻身”關系,她的戶口就解決了?


文|楊恒均


中年老男人的“國情局長”一句:“國家利益高于一切,在這個(情報)部門工作,必要的時候必須為國家利益貢獻身體”,年輕的央視女記者欣然寬衣解帶,為“國家利益”呈上了25歲的年輕肉體……


此事引來網友一片嘲諷,我卻感動莫名,相比這兩年被“國家利益”燒得如火如荼的年輕人,相比那些口誅筆伐卻按兵不動的憤青們,人家央視女記者竟然可以為“國家利益”而“獻身”,拿到戰爭年代,拿到《潛伏》情節里,可歌可泣啊!


只是,孩子們,今后都給我記住了,任何值得我們捍衛的國家利益都不會讓你們獻出自己的“肉身”或者做人的尊嚴——你們記住這些,并健康地、光明正大地做人,這本身就是最好的維護了國家的利益!


說到這里,想和大家多扯兩句情報、特務和間諜的事,因為這類被欺騙的事件并不是孤立的,絕大多數受害者啞巴吃黃連了。造成這事的主要原因就是情報機關的保密性。中國是這樣,外國也是如此。普通民眾對間諜情報機關的了解也多是從文學作品和通俗小說里獲得的,書中描寫的和現實中情報機構的實際運作相差甚遠。可任何一個情報機構運作又都屬于國家絕密,所以,類似這種被“情報機關”欺騙的事件一時半刻還不會銷聲匿跡。


那位央視女記者被騙過程很簡單,如果我們細究一下,都會覺得不可思議。我想,沒有人會認為她被一個捏造了一個根本不存在的“國情局”的局長欺騙了,都會認為她大腦出了問題,換句話說,她是被自己心中的一些異想天開的想法欺騙了——在她的心底深處,加入國家情報機關,即使不執行任務也應該享受特權,因為那個部門是為了維護國家利益啊,于是戶口解決了,于是想到哪里去就都可以了——而她理解的為國家利益獻身竟然就是和那個假局長上床——可憐的姑娘,是誰把這些想法塞進你腦袋里的?


也許我們應該換一個問法:如果她和一位真的情報局長上床,是不是就符合國家利了?會不會在她還沒有為國家秘密情報工作做過任何貢獻的情況下,就憑這一層“獻身”關系,她的戶口就解決了?——這才是問題的關鍵,各位,這也是央視女記者被騙的關鍵——至少,在她年輕的25歲的大腦里,就是這樣想的!


冒充間諜特務到處行騙的事,中國大陸有,港澳也不少,甚至祖國一強大,連海外唐人街也有了。以前在香港工作的時候,動不動就有人向我神秘兮兮地泄密:那位老板有背景,是某某省情報部門的首長,這位更了不起,是情報部門駐香港總管,千萬別得罪他……據說有了這個頭銜,做生意不怕被騙的,走私的不怕海關的,在香港也可以嚇唬一大批當地的商人,萬一騙子是不缺錢的花花公子,還能夠弄上幾位喜歡刺激的良家婦女上床。這玩意,顯然比上面派來的海事局的頭銜管用。


好在香港已經收回了,估計這些人也鬧不出什么大禍。倒是現在逐漸鬧到海外唐人街的一些事,讓人真正担心起國家利益了。這幾年,無論到美國還是澳洲,總有好心的華人華僑朋友悄聲告訴我,某某是間諜,某某是從某省份派來的特務……我大吃一驚,連忙問他們,你們怎么知道的?有些就會告訴我是他們集體智慧推測出來的,大多是吃一塹長一智換來的;有些則告訴我,他本人向我們暗示過,或者更加直截了當,他本人告訴過我們——


我又被雷到了!各位,在這個時代,我常常被雷到,如果你看到我的頭象波羅蜜一樣到處是包,說明我是多麼頻繁地被雷到。據我所知,任何一個國家情報機關都不會讓自己的間諜在暴露了身份的情況下繼續潛伏在他國。在對方國家安插間諜,如果沒有外交官身份作掩護,那不僅僅造成間諜個人危險,而且直接危害國家利益和國際關系。


自從去年向國際社會展示中國已經崛起以來,各種蛛絲馬跡顯示不到一年的時間,至少有近十個西方國家開始加強力度關注華人社區的“間諜和特務”,而且為新畢業的華人學生(第一代移民)進入政府和科技部門設置重重障礙。 謝天謝地,去年在世界多個國家上街游行的中國留學生們終于引出了真正潛伏在人家國家里的那股“反華勢力”。


鑒于國際形勢越來越復雜,越來越詭異,我很担心,一個動不動就在他國暴露了身份,或者公然亮出身份的蹩腳的間諜特務,如果是假的倒還好了,否則,中國的國家利益可能分分鐘要被這些打著國家利益招牌的人危害了。


我寧肯相信這些海外的“間諜”都像大陸那個騙央視女記者上床的“國情局長”程朝俊一樣是假的。可問題在于,你在中國大陸碰上冒充間諜特務騙女孩子的人,你可以到公安或者國安去告他,可如果你在美國和澳洲碰上這種人的話,你咋辦呢?你到哪里去告他呢?咱共和國的警察又不好到海外辦案。告到美國和澳洲的法庭順理成章,可萬一那個“冒充間諜”的真是一個間諜,只不過沒有余則成優秀,只是一個蹩腳的,那可如何是好?那可是嚴重泄露了祖國的絕密,愛國的華人華僑就吃不了兜著走了……


咋辦呢?我可以在這里為各位提供一些對付真假間諜的辦法。不用去告他們,間諜最需要最嚴密的證據,你一般也告不倒他們。你只要學會如何對付他們就可以了。用什么辦法對付他們呢?就是用陽光的辦法,用公開和公正的心來對付他們。大家知道,所謂間諜都是隱藏在黑暗中的特殊工作人員,你如果充滿陽光,自然不用害怕。而如果你躲躲閃閃、鬼鬼祟祟,甚至想使用間諜的辦法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那你注定會失敗的——間諜是他們的職業,陰謀詭計是他們的工作方法,他們有強大的政權支持,你玩得過他們?


我不妨提供一下我在世界比較先進的國家和地區對付情報機關的經驗供大家參考。我本來不愿意公開我的致命武器,可是我的方法最近這兩天無意被一位臺灣立法院最高顧問“泄露”了,不再是秘密啦。所以,只好與大家分享。


上次到臺灣參加全球華人華僑作協會議,到了后才發現幾百個來自全球各地的作協代表都是臺灣或者香港背景的,大陸背景的人不多。我被安排和一位來自加拿大的老華僑同住,他叫許之遠,七十多歲,以前曾經在香港工作過。現在是臺灣立法院高級顧問,國民黨中評委委員。這可是我出國這么多年開國際會議時第一次和人同住,而且還是這么有背景的。不過,我很喜歡他,他是一名多產的作家。兩天中,我們相處得很好。我想,我們應該是朋友了。我建議他到國內開博客,和大陸朋友交流臺灣問題。他欣然同意。下面這段是他在博客里記錄的:


“如果沒有楊君的熱心,至少不會在近年建立內地網頁。到我答應而請他代找專人打字、上網時,他才認真提出一個問題:‘許老,你必須坦白答復我,你是不是個間諜?’我也沒有想到或問那一國間諜,便沖口而出:‘我絕不是間諜。’在大陸開個網頁寫博文,怎會扯上對間諜的交代。在自由世界,……這是一種極大的侮辱。但我不會怪責他,我了解過去長期充滿斗爭、階級仇恨的年代,人與人之間的正常關係已徹底破壞,何況我的名片有國民黨中評委的職銜,他還這樣熱心已不容易,且代請專人,萬一來個間諜,害己害人。”


許先生透露了我們當時的談話,其實,這就是我常常在海外使用的辦法,當我無法判斷一個接近我的人是否有情報背景的時候,而我又想和他交往,我會使用最直接的辦法,質問他:你是不是間諜?然后,盯住他臉上的每一根神經。在他們說自己不是間諜后,我的語氣和眼神將告訴他們:如果你是間諜,你有權保持沉默,否則你的一言一語、所作所為都不再屬于某一個國家的絕密,我將隨時公布于陽光之下!


有人說,你問這個問題,就能從他們回答中看出破綻?一般來說是的,但這并不是我問問題的主要目的。我為什么要這樣問?因為我曾經是公開研究各國情報機構的獨立研究人員,很多情報機構對我有興趣,我曾經被跟蹤得連約會也不方便(郁悶啊)。而正因為我研究情報機構和間諜(最后也沒有研究出什么成果,只好寫小說,嘿嘿),我才知道,對付他們,辦法只有一個:心胸坦蕩,以陽光對付黑暗。千萬別把他們所謂的特權當回事,不錯,間諜的最大特權就是可以“非法”辦一些事,但如果你被自己的私心所羈絆,你就成了他們的囊中之物。


當然,用這種方式詢問一個有可能成為我朋友的人,也會造成人家誤會。好在真正的朋友會理解的,例如許老就不介意了。只是,我的這種方法卻并不是許老所說是因為長期受到仇恨和階級斗爭教育所致。情況正好相反,大陸恰恰缺少的是那種在世界上任何地方都敢質問對方“是不是間諜”的人。這一點,我在海外特別有感觸,很多華人華僑深受中外真假間諜的困擾,可是,他們卻很少有人敢于站出來,面對那個“間諜”問一聲:你是不是間諜ω如果不是,那么不要象一個間諜一樣!如果是,請你滾開!


中國人往往把間諜特務機構,甚至所在的部門等同于權力機關、等同于政府、等同于國家、等同于人民了,卻不知道,作為一個權力最不受限制的間諜機構,反而應該是最需要受到限制和監督的。如果你見到間諜特務就戰戰兢兢,忘記了自己的權利,你又指望誰來保護你?在美國,別說假間諜,就算是真正的中央情報局,也是過去五十年里受到公眾最多指責,受到國會最重監督的部門……


好了,各位,希望能夠看得懂中文的中國人包括天涯海角的華人華僑以及迄今還沒有被“騙”上床的央視女記者們,別再被假的“間諜”欺騙,也不要被真的特務欺負。


記住,無論是假的間諜,還是真的特務,他們用以欺騙和欺負普通人的辦法就是抓住我們內心深處的弱點。如果我們不迷信特權、敢于對不公正說不,如果我們掌握法律并知道如何用法律保護我們的權利,如果我們自覺抵制不正之風并用公民的標準要求自己,并共同為建設一個公民社會出力,那么,無論面對的是假的間諜還是真的特務,你都應該大喊一聲:你是不是間諜?


楊恒均 2009-5-25 廣州


2015-08-23 08:56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從國務總理到修道士
陸徵祥(1871-1949年),字子欣,一作子興,上海人。中國近代著名的天主教人士,也是著名的外交官。他出生于一個基督教家庭,父親是一位基督教新教徒,曾經在倫敦傳教會工作....
高文費而隱 古德潔無華
楊霽園先生是民國時期寧波的一位大儒,一生致力于教育、述著,著作宏豐,在國學、文學等方面成就卓著,更兼他品行方端、至誠至孝,自1940年去世后,鄉人及門生一直追思不息。但楊....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