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易中天、龍應臺等先生的作品及相關評論
字體    

誰是制造吳敬璉間諜門的黑手?
誰是制造吳敬璉間諜門的黑手?
楊恒均     阅读简体中文版

嫉惡如仇 從善如流
楊恒均微信號:yanghengjun2013

歡迎分享轉發



過去多少年,凡是傳出和國家安全部有關的“謠言”——例如某個國家機關人員涉嫌間諜罪--要不了一段時間,這則消息幾乎都被證實是真實的,幾乎沒有傳過一起虛假的間諜傳聞。


文|楊恒均



我聞到了玫瑰的香味,卻忘記尋找棺材!

8月27日我從上海啟程到北京參加一個會議,到北京后也沒有上網,28日才打開信箱,信箱里有一封海外某編輯老友的信,信件附錄了一份新聞稿,就是那篇后來廣為流傳的吳敬璉涉嫌間諜門的新聞稿。編輯信中說,他們收到這樣的稿件,但不能確定真偽,想請我給個意見,他們再決定是否發這則新聞。

憑我對中美情報機關的了解和研究,已經可以判斷這新聞違反了一些基本“常識”(后來我也在博客里提到了)。首先,美國(包括其他一些主要國家)的情報機關對華情報工作中可以發展哪些人有嚴格規定。據我的了解,吳敬璉老師這種人不應該在美國的間諜發展名單內,或者說,要發展吳老師這種人充當間諜,其審批權要到美國總統那一級,而以目前的中美關系,不應該有這種情況出現;其次,雖然當時沒有見過吳敬璉老師,但從我了解到有關他的情況判斷,吳老沒有任何理由和動機“充當外國間諜”;第三,以吳老在體制內的身份和地位,以我對國安部門的了解,即便他有什么問題(純假設),國安部也不會采取這種方式,事先張揚,轟轟烈烈。

不過,當我看到朋友發到信箱的信件時,關于吳老間諜門的消息已經在海外多家網站登出。有一個朋友解釋說,等不到我的“專業判斷”,因為提供這則消息的人同時向多家海外網站發送了消息,他們怕落人之后,所以,也發表了。實際上,如果大家稍微看一下國內對間諜門消息報道,就會發現一個有趣的現象:幾乎所有的報道都把矛頭直接指向28日開始刊登這則新聞的幾家海外網站。實際上,有關吳老師的間諜傳言,早在這之前就在大陸紛紛揚揚。而且,雖然和海外網站聯系的人使用了代理隱藏了IP地址,但大體可以確定那是來自大陸的IP。

發表就發表了,也沒有人追究責任。有一兩個海外網站還在后來還發表了糾錯聲明。網絡時代往往有這個問題,特別是涉及到中國的一些新聞,在資訊不暢通的情況下,難免有些誤會,甚至是完全錯誤的消息。這種事情以前也有,過去也就過去了。所以就連我這位自詡為當今唯一一位中美情報問題專家(呵呵,加一個“公開”的吧,否則那些真正的專家會笑掉大牙的)也只草草寫了兩句,就此擱筆。

當時我因為忙于俗事,也好久沒有涉獵情報研究了,也沒有細想。這段時間,我收到多封海外朋友的信件,有些還打來電話,對吳老間諜門提出一些看法和意見。這才引起了我的關注。

有人投鼠卻不忌器?!


9月21日我到東莞參加一個有關東莞產業轉型的會議,吳老是這次會議邀請的主講嘉賓。當晚,我和吳老有機會在賓館房間暢談了三個小時……

但如果各位想在下面文章中看到什么奇文異事,那就要失望了。三個小時里,吳老談的是中國的經濟和自己的學說,還有他對當今局勢的一些看法。在這幾個小時的交談中,我見識了一位以民族和國家利益為重的獨立學者的風采,一位造詣很深的經濟學家,一位不但是以其學識、更以人品傲立于學界的老者。

當然我們也談到間諜門。說起那件事,立即可以從吳老慈祥的外表下感覺到他的氣憤和無奈。吳老對間諜門的起因和我們一樣一頭霧水,他一門心思扎在工作和經濟研究上,憑良心和學識生活和工作。雖然他在經濟學上的一些研究和主張勢必會得罪一些利益集團甚至某些權貴,但面對這樣的一個老人,誰會制造這種流言蜚語?吳老想不到有什么人,我也猜不透。

看到一個如此優秀的老人被無端端的流言傷害,我想安慰吳老兩句。吳老倒是很大度。但對于這件不但在中國,而且在國際上引起巨大反響的間諜門事件,吳老的公民權利被嚴重損害,毫無疑問,吳老一定是在等待一個結果,或者一個澄清。

在這起間諜門謠言中,受傷害最深的顯然是吳老。無論從哪一個角度出發,他都有理由和權力要求一個說明。然而,他也沒有時間與一些躲藏在陰暗角落里的“大人物”或者小人們“斗智斗勇”,他寧愿把自己全部心血用在中國經濟發展的研究和推動上。

可是,既然我已經知道了,我想,我就不能不說兩句,不能讓這起明顯帶有誣陷和抹黑性質的間諜門就此溜走。而且,在這次惡毒的間諜門事件中,受到傷害的不光是吳老一個人,中國國家安全機關也牽連其中,而且中國政府也受到了嚴重的傷害。這就讓我更加不能坐視不理了。

如果制造這起謠言的人是為了傷害吳敬璉,那么我覺得他實在是太幼稚了,就算我今天不說話,難道你真認為各國的情報機關沒有看出端倪?成語說投鼠忌器,可是,為了傷害一個吳敬璉,竟然把國家安全機關也搭進去,而且也嚴重損害國家和政府的形象,請問,幕后黑手是誰,竟然如此膽大包天?

誰在造國家安全部的謠?

這起間諜謠言不但傷害了吳老,同時也把國家安全部卷入。大家知道,在網絡上制造一個謊言并不難,讓他流傳起來也不是不可能的。特別是針對某些個體的謊言,從來沒有停止過。當然拿間諜來誣陷就稍微少一些,但不是沒有。如果大家不信,到我一些博客的評論和留言里去看,總有一些無聊的家伙在那里言之鑿鑿的指責我是中央情報局派到網絡上寫文章的,嘿嘿,當然在海外的一些網站,更不乏一些海外的無聊家伙指責我是國安部的間諜。當然,對吳老這種德高望重的人使用間諜誣陷有些可笑,可就是這很可笑(違反了一些基本常識)的誣陷竟然突然流傳開來了。為什么會這樣?

很多人只注意到這個謠言中的一個主角--吳敬璉,卻忘記了另外一個主角--國家安全部!

這則謠言不只是說吳老是美國間諜,而是說吳老充當間諜被國安機關約談甚至帶走。也就是說謠言直接涉及到國家安全機關。也正因為這樣,這則謠言一開始讓人聽上去,就把不可能的事(吳老充當間諜)變成了可能的事實(我們國家安全機關不會隨便行動的!)。大家想一下,如果一個人在網絡上指責你是間諜,或者說某個名人是間諜,你頂多一笑置之。可是一個人說你是間諜,并且被某某國家安全局帶走,你還笑得出?

造謠者很聰明,為了使自己的謠言聽上去可信,一下子到位,把國家安全部抬了出來。而正是他太急,沒有深思,也露出了最大的破綻,沒有逃過我這雙比國家安全部衛士們還銳利的近視眼!

造謠者應該知道一個再簡單不過的常識:你造吳敬璉的謠無所謂,作為個人,他人微言輕,不能把你如何,可是你的謠言中竟然直接牽涉到無所不能的國家安全部,哥們(或者姐們),你也忒大膽了吧?--連我老楊一寫間諜小說的,都不敢造他們的謠,你不想混了?

這也就是我要說的最重要的一點:吳敬璉間諜門中牽涉的不光是他本人,還有更重要的反間諜機關--國家安全部。那么,現在的問題是,吳老出現在一則惡毒的謠言中,國家安全部不是同樣出現在這則謠言中?吳老需要澄清,國安部不是更需要弄清楚?——更何況,國安部的工作不就是要弄清事實真相!?

有人也許說,國家安全部忙得過來嗎?說這些話的人可能沒有常識,因為中國有很多謠言,包括涉及到一些重要人物的謠言,但沒有一起謠言如此露骨的牽扯到國家安全部!而且,根據目前得到的一些消息,海外網站登載吳老間諜門的最早時間出現在8月28日,他們得到的消息來源是大陸,而早在這之前,大陸和香港地區就流傳著間諜門的消息。現在就更直接了,一則謊言出現于中國大陸,而這則謊言牽扯到的對象竟然有在中國大陸最強勢的反間諜機構--國家安全部。國家安全部負責中國的國家安全,對一些破壞國家安全的間諜和破壞活動進行偵察工作,最后把他們繩之以法。

雖然中國的公安機關常常出現一些冤假錯案,但我這里說一句公道話,國家安全機關卻很少在間諜案件中出現錯誤。抓間諜不是一個小游戲,必須有確鑿的證據,特別是涉及到第三國的間諜案,沒有絕對的把握,傻瓜也不會抓一個小間諜,因為會影響到兩國關系,得不償失。大家如果看一下過去十年甚至二十年所抓間諜案件,都是有確鑿證據的(注意,我說的是間諜罪,不是泄漏機密等罪,那些罪則有很大的水分。我就不說了)。甚至可以提醒大家注意一個現象:過去多少年,凡是傳出和國家安全部有關的“謠言”--例如某個國家機關人員涉嫌間諜罪--要不了一段時間,這則消息幾乎都被證實是真實的,幾乎沒有傳過一起虛假的間諜傳聞。

唯獨這一次?而且還涉及到德高望重的吳敬璉老師?

分析到這里,我可以說出自己的第一個呼吁了:提請公安機關介入調查損害公民吳敬璉先生公民權利的案件;同時呼吁國家安全機關立即展開秘密調查,追蹤竟然敢于誣陷國家安全部的幕后黑手!

膽大包天的造謠者把矛頭直接對準黨中央!?

各位,千萬不要忘記階級斗爭呀。說到我的老本行--間諜學,我就來勁了,現在要打也打不住了。只好繼續說下去。制造間諜門謠言的那位,你就后悔和發抖去吧。

間諜門傷害的不僅僅是作為公民的吳敬璉老師,還有國家安全部,這個前面已經說清楚了。然而,僅此而已嗎?當然不是!在我經過一段時間對國外情況的收集,以及和海外一些專家交換意見后,我發現,這起間諜門受傷害最大和最深的還有一個主--中國中央政府,也就是俗話說的咱黨中央!

這些天我已經收到不下十封來自海外各國專家學者以及政府部門老朋友的信件,從他們的詢問和討論、意見中,我感覺到這件事所造成的影響,已經超出了對一個公民的權利的嚴重傷害和對一個政府執法部門的損害。

吳老事件出來后,有人相信,有人不敢相信,有人半信半疑,按說在媒體澄清后,這些都不是問題了,可是,問題就出在看似不是問題的問題--特別是當這些問題涉及到間諜和情報這些普通人越看越糊涂的問題時。

下面幾條是我從海外專家學者的內部交流中總結出的他們的一些具有代表性的看法,要注明的是,我的這些朋友大多是學者,但由于海外政界的“旋轉門”現象(另有文解釋),其中不乏參與海外政府政策制定,不乏和海外情報機關聯系密切的。第二要注明的是,下面很多觀點已經在海外甚至國內有些媒體中出現過,也許是巧合也許是引用,但都并不重要。

一,西方一些學者以引用的形式,向我表明:吳老間諜門事件已經被多家外國情報機關研究,甚至被一些長期對中國懷有敵意的機構解讀為:中國中央政府利用間諜謠言對中國一些著名的學者發出警告。有一位學者說,這種做法和美國政府時不時利用誣陷某位華裔科學家(例如李文和--李文和被侮蔑為間諜,后來證實是錯誤的,美國總統親自道歉)來警告工作在美國的全體華裔科學工作者有點類似。在我進一步追問,西方人這樣判斷是不是有些武斷的時候,一位美國華盛頓的學者告訴我,這樣的判斷完全來自中國大陸:一,可以去查一下,中國大陸官方的某些網站報道吳的事件時,竟然采用各打五十大板的方式,既說這是謠言,卻同時提醒“經濟學家”和學者也要注意不要被人利用;二,海外媒體28日才報道間諜門,而這個消息在國內早有流傳,可是國內媒體竟然千篇一律只說海外媒體的報道,不愿意進一步追究海外媒體的來源,作為新聞媒體,實在讓西方人看不懂;第三,也是最重要的,這樣的間諜門事件出來后,給西方人的感覺是,某些機構無所作為。

二,釋放這則謠言的人要借機破壞吳敬璉老師主張的改革開放,特別是吳老主張的進一步完善市場經濟,進一步進行改革特別是政治體制的改革。他們要把過去三十年進行的市場經濟改革歸結為有美國暗中支持的一場陰謀等等。

三,謠言制造者要用這則謠言對以吳敬璉等自由主義知識分子進行一次打擊,至少進行一次威脅。他們之所以拿吳老開刀,是想警告所有的比吳老地位低一些的自由主義知識分子:我們連吳敬璉都敢動,何況你們?!

四,對吳老個人公民權利的攻擊牽扯到中國黨內的高層斗爭,有某一派要借打擊吳老,從而向吳老代表的那一派下手,等等。

五,在中國經濟面臨困境的時候,有人要讓吳老這種敢言的知識分子和經濟學家閉嘴。一些利益集團的頑固保守正是造成一些中國經濟困局無法揭開的主要原因,作為經濟學家的吳敬璉對這個問題是有一定的研究的。同時吳老也在對經濟問題發表看法的時候,直接造成一些利益集團在經濟上的嚴重損失。海外一些經濟研究機構就此認為間諜門不排除和這些事件有瓜葛。

六,還有來自美國華盛頓智庫高級智囊的一個看法:中國體制內高層有一派借誣陷吳老破壞中美關系。大家知道,目前國際形勢嚴峻,全球性的經濟危機高懸,中國出現食品質量等危機,可是中美關系確前所未有的好。大家不妨回想一下,以前中國的食品質量出現問題,遠遠比不上現在嚴重,可是美國就跳出來。而這一次,美國人則友善得多。中美關系這種和諧有利于世界局勢,更有利于中國克服國內困難并進一步改革開放。而這正是有人不愿意看到的。他們要想方設法破壞中美關系,在這個時候突然編造出美國間諜案,實在不是空穴來風。

七,雖然吳老間諜門事件已經澄清,但海外少數頑固的學者仍然堅持認為,這則間諜門事件正是國安部制造的。他們的理論是,世界上任何一個間諜機構都不會任憑本國出現直接誣陷自己的政治謠言而不去追查!

維護和諧,國安部該出手時就出手吧!

從上面也許有些聳人聽聞的七條我們不難得出結論,無論那個制造謠言的幕后黑手是否擁有上面七條或者其中任何一條,他制造的謠言實際上已經達到很多海外情報機關企圖達到卻未能如愿的效果--那就是嚴重損害中國的國際形象,破壞我們的國家安全,挑戰和諧社會。

我們從上面西方人士的分析中可以看出,他們很少把這則謠言和吳敬璉老師個人恩怨牽扯在一起(例如他私人是否得罪什么人),為什么他們作出了這樣的判斷?就此問題我直接向美國和澳洲的兩位在政府工作的朋友詢問,他們對我提出這個問題一開始感到有些奇怪,后來也不得不承認,我的問題不無道理。是呀,當一個人受到到誣陷的時候,他們為什么從什么國家和政府的角度來考慮,而不是從這個人呢?當然,如果解釋說吳老不是一般的個人,他是著名的經濟學家,參與了中國改革開放很多重要決策的制定,而且是一位主張進一步改革的有良心的獨立學者也可以,然而,應該還不至于讓一些頭腦清醒的西方人得出了千篇一律的結論吧?

他們給我的答案很簡單:那個謠言來自中國大陸,而那個謠言中牽扯到中國大陸最有能力追查真相的國家安全機關,可是迄今為止,好像還沒有任何動靜!這樣的事情如果發生在美國或者澳洲,謠言不但牽扯到個人,而且牽扯到國家的反間諜機構,那么相關部門(那個反間諜機構或者上面的主管)不但會馬上出來澄清,而且還會立即著手調查,不但還那個公民一個清白,更要給公眾一個交代!

雖然我看到一些機構和一兩個不知道產自哪里的小報出來澄清吳敬璉老師涉入的間諜門事件,但大家是不是忽視了一個重要的情況:這起間諜門政治謠言不但牽涉到一個普通的公民,而且牽涉到我們國家最重要的機關,也直接涉及到國家的最高政權,請問,什么樣的機構和什么級別的機構應該出來澄清和說明?目前那些出面澄清的人和機構有這個分量嗎?誰授權他們的?間諜案涉及到國家最高絕密,目前一些出面澄清的單位甚至都沒有權力接觸這樣的絕密,他們出面澄清又能說明什么?難怪要引起海外一些別有用心人士的猜測和推測。

和我的交談中,吳老表達的豁達讓人感動,但感動歸感動,那個造謠的人不但嚴重損害一個公民的權利,而且把國家機關和北京政權都一股腦戲弄于光天化日之下,暴露在國際社會面前,很顯然是蓄意破壞和諧社會。其破壞作用已經遠遠超過一個敵對國家的間諜所能達到的。鑒于此,我強烈要求國家相關機關采取行動,追查黑手,嚴懲不怠!維和公民權利,還國家執法機關一個清白,以及保護國家形象和安全,維護和諧社會。

楊恒均 2008-9-25 成都


2015-08-23 08:56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教育專家大學思想啟蒙
蔡元培(1868年1月11日-1940年3月5日),字鶴卿,又字仲申、民友、孑民,乳名阿培,並曾化名蔡振、周子餘,浙江紹興山陰縣(今紹興縣)人,革命家、教育家、政治家。中....
高文費而隱 古德潔無華
楊霽園先生是民國時期寧波的一位大儒,一生致力于教育、述著,著作宏豐,在國學、文學等方面成就卓著,更兼他品行方端、至誠至孝,自1940年去世后,鄉人及門生一直追思不息。但楊....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