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深度觀察清末民初精神脈絡
字體    

曹長青:希臘禍害世界的內外因素(圖)
曹長青:希臘禍害世界的內外因素(圖)
曹長青     阅读简体中文版

希臘拒絕償還歐洲債務,并決定7月5日舉行公投,擺出要退出歐元區的架勢,結果導致全球股市應聲暴跌,周一(6月29日),美國,中國,日本,歐洲這四大經濟體,跌幅都愈2%(中國超過3%,歐洲超過4%)。全球股市單日損失數千億美元。在股市大跌之日,《標普500指數》把希臘的信用等級調降到“垃圾級”(junk territory)。

希臘人口才1078萬(只相當中國廣州市的人口),其生產總值(GDP)只占世界0.2%。這樣的小國怎會如此影響世界經濟,這不符合基本的邏輯。另外,希臘本身經濟出現問題,本應更理性、謙恭地接受外部援助的條件,怎么動不動就擺出賴帳姿態?你借人家的錢,還敢蠻橫無理,這里發生了什么問題?

細究起來,這有內外兩大因素,既是希臘內部的社會主義大鍋飯的群體心理造成的,也跟法國德國的“大歐洲烏托邦”幻想導致的縱容默許(希臘賴帳)有直接關系。

人們談到希臘,總想到那個產生蘇格拉底、亞里斯多德、荷馬史詩、原始城邦民主的希臘。但今非昔比,希臘不僅絕非歐洲文明中心,甚至淪落到一個巴爾干半島的落后國家。這里主要有幾個原因∶

第一宗教原因。

人類經過中世紀的黑暗,政教合一的窒息,直到16世紀的文藝復興時代,才從“上帝為中心”走向“人為中心”的人本主義的思想覺醒,人類才發生重大變化,文藝,科技,經濟等,出現翻天覆地的變革。

在這個重大的人類變革階段,希臘卻沒有跟上潮流。因為希臘全民信奉東正教,而沒有乘著文藝復興的浪潮而文明復蘇;這個文明,就是后來英美所代表的保護個人權利的“個體主義”(individualism)思想價值(及在這種價值上建立的體制)。

廣義的基督教有三大分支∶天主教,東正教,新教。這三大派中,天主教和東正教都被視為基本教義派,也就是更守舊,更陳規,更講究繁瑣儀式,也是最強調均貧富等左傾教條的。

梵蒂岡是天主教的訓導中心,現今的羅馬教皇方濟各(原阿根廷主教)是全球最左傾、最裝模作樣、最虛偽的宗教領袖之一,他一會跑去古巴跟獨裁者卡斯特羅談天,一會發公告呼喊全球氣候過暖,一會主張成立全球政府,統管世界(他就會成為全球政府的國師)。

東正教跟天主教相比,就更差了。因為在傳播均貧富、反資本主義和裝模作樣等儀式方面,可謂有過之而無不及。

在全球近二百個國家中,有兩個主要國家都是東正教占絕對地位,一個是俄國,一個是希臘。東正教對這兩個國家的損害都是無可估量的。共產主義在俄國起源興起(輸出后使中國深受其害),很大一個原因,是俄國知識分子傳播東正教的均貧富、抵制資本主義的結果。當時俄國很多著名的知識分子,包括后來的索爾仁尼琴,都是狂熱的東正教信徒。他們都是斯拉夫主義者,也就是俄羅斯至上的民族主義分子。其思想根源是群體主義,而不是英美文明的個體主義。這里順便說一句,中國要想走向世界,不僅要民主化,也要“去俄羅斯化”,也就是去掉無數中國知識分子頭腦中的“俄國毒素”,這個毒素就是左傾的群體主義(視國家、社會、群體的價值超過個人)。

希臘是東正教的發源地之一。不要說當年,就是今天,東正教還是希臘的國教,一千多萬人口中,98%信奉東正教,可謂全民皆“東正”。今天希臘國民中普遍存在的貪圖福利,劫富濟貧,要躺在別人(歐洲其它國家和人民)的稅款上吃大鍋飯的心理,跟東正教的反富觀有直接的聯系。

當今世界有個顯著的經濟現像,凡是東正教、天主教盛行的國家,幾乎都是貧窮之地。例如拉美國家(墨西哥和巴西等。天主教的宗教語言曾定為拉丁語,新教是英語),亞洲的菲律賓(人口83%是天主教徒;亞洲國家的經濟全部都騰飛,只有菲律賓拖后腿)。今天希臘的經濟困境,還有俄國的民族主義狂熱(普京揮軍侵占烏克蘭的克里米亞,得到69%的俄國人支持)等,都可以從東正教中找到心理原因。

第二地理原因。

希臘雖地處歐洲,但在歐洲的最東南端,是個半島,三面環海(地中海等),北部相鄰的都是原共一產國家(阿爾巴尼亞,保加利亞,南斯拉夫,再北點是羅馬尼亞,匈牙利等)。在上述那種均貧富、反富的東正教基礎上,再加上共一產國家的貧一富階一級斗爭學說的包圍滲透下,可謂里應外合,希臘的共一產黨勢力曾一度很大。他們上山打游擊,跟政府軍作戰,導致希臘局勢動蕩。在二戰之后的非共一產國家中,有兩個國家的共一產黨軍事力量大到幾乎顛覆政府,一個是全民信佛(印度教)的尼泊爾,毛一派勢力曾主導全國除首都加德滿都之外的主要地區,再一個就是希臘。直到南斯拉夫的鐵托跟斯大林鬧翻,因希臘的共一產黨選擇站斯大林一邊,鐵托停止了援助,希臘共一產武裝才逐漸式微。但是那種近乎全民的左一傾(否則共一產黨怎么會有生存空間),卻沒有消失。

第三右派政變原因。

正由于希臘的共一產勢力經久不衰,左傾浪潮洶涌,才導致右派反彈。1967年希臘軍方為阻止共產黨卷土重來,而發動了政變,建立了親西方保守派的軍政府。政變當然違背民主原則,美國政府等并不贊同,認為是“強奸一民主”。但當時非常了解希臘實情的的美國中情局駐雅典的主管處長毛瑞(Jack Maury)則反駁說,“你要怎么強奸一個妓女”?

希臘軍政府只維持了七年,1974年就被結束。但這場軍事政變和短暫的軍政府,卻為希臘的左傾勢力高漲,提供了空前的機會。因為你是用政變手段獲得政權的,給了西方左派們(包括美國的《紐約時報》,英國的《衛報》,德國的《法蘭克福匯報》,法國的《解放報》等左媒)一個絕佳機會,來攻擊軍政府,討伐保守派。這很像南非的白人政權,他們實行種族隔離政策,結果被西方左派痛斥圍剿,因為這給了西方左派們一個理想的機會來顯擺他們的政治正確,他們的占據道德高地。

希臘的那次軍政府之后,該國的左翼勢力就反彈到登天了,保守主義勢力在這個國家,簡直就再無翻身之日。對希臘軍政府遭到的全球左翼圍剿,可以從中國人很熟悉(更有很多知識分子敬佩)的意大利著名女記者法拉奇的代表作《男子漢》一書中了解。法拉奇晚年成為堅定的保守派,尤其在對抗伊斯蘭主義上,幾乎成為全球右派的勇敢發言人。但她早年卻相當左傾,竟然跑到希臘,支持當地的左派勢力。她的那本《男子漢》,就是以刺殺軍政府首腦的左傾激進分子為主角(是紀實作品),寫這個她眼中的“男子漢”如果在軍政府的監獄中英勇不屈。更令人吃驚的是,她竟然愛上了這個“和情人散步時口袋里也會揣著炸彈的冷漠男人”,跟他結了婚。

晚年的法拉奇,從不再提她的希臘這一段,很可能是痛悔至極,因為聰明如此的法拉奇,當年竟然跟左派刺殺分子同居、結婚過。從《男子漢》中的描述來看,法拉奇的這場婚姻,并不是愛情超過意識形態,而恰恰是左傾思想把她跟那個激進分子連結到一起。雖然法拉奇的《男子漢》幾乎竭力歌頌這個激進分子,但從其它資料仍可看出實情∶當法拉奇告訴她的“男子漢”自己懷孕了,他竟然跟她商量怎樣分攤打胎費。最后沒花一分錢,是她的“男子漢”在情緒無法自制的暴怒下,踹了法拉奇一腳,把孩子“打”掉了。

第四家族統治原因。

希臘雖然戰后就是民一選制度(除了軍政府那七年),但希臘的總理,總是叫“帕潘德里歐”。2011年的希臘總理是喬治。帕潘德里歐(George Papandreous),八十年代的希臘總理還是帕潘德里歐,他是喬治的父親(做過兩任總理)。四十年代的希臘總理,是喬治的祖父(做過三任)。僅這一個家族,就出過六任希臘總理。

當希臘總理不是“帕潘德里歐”時,就是另一個家族當政,在50到70年代,康斯坦丁•卡拉曼尼斯(Karamanlises)曾四次當選希臘總理。在希臘債務危機爆發前,希臘總理是康斯坦丁•卡拉曼尼斯的侄子。

這種家族統治說明什么?說明希臘人仍沉迷于名人(名家族)崇拜的群體主義思維之中。這種家族勢力/家族崇拜等,往往都因為政治世家的領袖被暗殺而中斷,例如美國和印度這兩個大國,都有這種現像。

美國著名的肯尼迪家族一直非常左傾,肯尼迪總統的父親當年是左派民主黨的羅斯福政府駐英國大使,當丘吉爾請求美國援助以對抗德國納粹入侵時,肯尼迪大使強烈反對,認為美國不應干預歐洲事務,不要引火燒身,不能與納粹德國交惡,所以羅斯福政府開始時根本沒有支持丘吉爾的英國。眾所周知,肯尼迪總統,他的當司法部長的弟弟,最后都被暗殺。再加上幾年前肯尼迪總統的唯一兒子駕飛機失事身亡,才等于肯尼迪政治家族的基本終結。

印度國大黨更是左翼政黨,國大黨創始者尼赫魯及家族曾長期執政,僅尼赫魯和他女兒英迪拉。甘地就前后在印度掌權32年!后來英吉拉。甘地和她的兒子拉吉夫都被暗殺,印度的家族統治才被暫時中斷。拉吉夫的兒子去年出來跟印度右派人民黨的候選人莫迪競選,結果慘敗。但他仍覬覦東山再起,所以印度的政治家族還沒有完全斷氣。

第五錯過改革良機原因。

20世紀八十年代,是人類又一重大變革時期。東歐國家紛紛結束共一產一專一制,進入經濟自由化、政治民主化的世界大潮。在西方國家,英國首相撒切爾夫人與美國總統里根(都是保守派)聯手,進行了一場大刀闊斧推動市場經濟的改革。這場經濟革命,給英國、美國及歐洲等世界很多國家都帶來顯著益處。中國也是這個時候開始起步改革,走向市場經濟。中國今天的一切經濟發展和富有,都是自由經濟的結果。但在這個歷史重要關頭,希臘卻沉迷于社一會主義的幻夢之中。幾乎整個八十年代,希臘都是“泛社會主義運動”創始人安德列斯•帕潘德里歐當總理,他在左派學術大本營的美國哈佛上過學,然后到美國西海岸最左傾的加大伯克利教書,他對市場經濟極為反感,熱衷國有化和社會主義。據統計,在他執政的八年期間(81-89年),希臘的國有經濟比例大幅增長,他卸任時增至占國民生產總值(GDP)的45%。而同期美國的國營比例低于15%,英國低于20%。

上面五個因素的綜合發酵,導致希臘的左一傾病越來越重,上次希臘危機爆發時,希臘的工人上街游行抗議歐盟,打出的旗幟是共一產黨的鐮刀斧頭紅旗;而最近希臘大選,泛社會主義的政黨下臺,當選的總理是更為左傾的前共一產一黨人。在前東歐國家都脫離共一產一主義的今天,整個歐洲只有希臘,從政府、到國會,到民眾,還在昂首闊步地邁向社一會一主義!

但是,僅有這些內因,小小希臘的經濟困境,也不至于影響到整個世界股市大跌的地步。其外因是,歐元區主要大國法國、德國領導人的縱容,才導致希臘敢如此撒野、耍賴。

事實上,希臘經濟規模很小,只占歐洲的2%,即使崩盤,也是自毀長城,對整個歐洲,更別說世界,根本不會產生重大影響。但法國德國等歐盟大國,在希臘的耍賴(威脅退出歐元區)面前總是妥協退讓,他們怕希臘退出,產生多米諾骨牌效應,歐元區解體,所以不斷加碼援助,跟希臘更捆在一起。對他們來說,只要有歐盟,有歐元區,就可繼續圓他們“歐洲大一統”的烏托邦夢想,就可做“老大”,扮演歐洲領袖的角色。

這里法國的心理可想而知,那個曾發明斷頭臺、有過法國大革命的血腥,拿破侖的征伐殺戮,二戰時投降納粹德國等丑陋歷史的國家,今天更是歐洲以至世界的左翼大本營。那個現任法國總統奧朗德,上臺就推行左派的大幅增稅政策,把法國的經濟弄得一團糟,他的支持率已降至全球第二低(只有12%;第一低是臺灣的馬英九)。所以法國支持希臘的社會主義、無論如何也要把希臘留在歐元區,是可以理解的,因為他們本來就是思想連體嬰。但德國總理默克爾就不可原諒了,她跟法國總統奧朗德不同,在政治光譜上她是保守派,右派來縱容左傾的希臘,就不合邏輯了。

但默克爾有她的背景,她原是共一產東德的地方官員,即使出任了德國總理,也沒有改變她的這種成長烙印。設想,如果默克爾公開講話∶希臘要退出歐元區的話,請便!那希臘早就不敢像現在這樣耍賴和威脅了。今天希臘的這種局面,默克爾要負很大的責任!

如果今天的德國總理不是默克爾,而是敢想敢做、堅定信奉市場經濟的撒切爾夫人,希臘早就老實了。雅典所以敢囂張,就是因為他們摸準了默克爾,更有奧朗德們的軟肋——那種要當歐元區“區長”的虛榮和野心。所以才一再敲詐,耍賴,反正“哭鬧的孩子有糖吃”。

如果7月5日的希臘公投結果是拒絕歐盟的援助條款,等于希臘向脫離歐元區邁出一大步。這就要看德國法國等,能不能看清希臘的詐術,毅然允許希臘退出。

希臘如果退出歐元區,不僅對整個歐盟的經濟有好處(不再受希臘的威脅而股市動蕩),對希臘本身,也是根本出路。因為不管希臘怎樣左傾,只要由它自己主導經濟,它就只能向右轉,走向經濟改革的市場化,而不是延續大鍋飯。那些前東歐共一產國家,結束了專制之后,在根本沒有獲得希臘這樣歐援的情況下,全部都經濟改革,所有國家的經濟情況都比希臘好。因為你不改革,就自己遭罪,根本無法找到外部的“替罪羔羊”。所以,如果希臘有勇氣、要臉面、懂得自尊的話,就真的退出歐元區。雖然那暫時會使希臘貨幣大幅貶值,經濟更加動蕩,但從政府到人民,都會知道,只能靠自己了,他們就會被迫改革。而只有全面改革,改掉社一會一主義政策,重新走向市場經濟和資本主義,希臘才能有新生,希臘才會有希望。

2015-08-23 08:56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為元首清廉不阿至情至性
林森(1868年—1943年8月1日)字子超,號長仁。福建閩侯人。1868年出生于福建省閩侯縣尚干鄉,1884年于臺北電信局工作。1902年到上海海關任職,其間參加反清活....
孫中山的啟蒙者
近現代的嶺南,湧現出大批引領中國前行的先驅者,近代改良主義者,香港華人領袖何啟便是其中的一位。他不僅是孫中山在香港西醫書院的老師,更是孫中山走向革命道路的思想導師。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