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小樂的精彩夢想
字體    

玩劍俠情緣的日子
玩劍俠情緣的日子
八哥     阅读简体中文版

幾年前,熱衷于游戲,但大多只是單機版本的。對網絡游戲不怎么感冒,只玩過一個,就是這個《劍俠情緣》網絡版。為什么玩它?因為它是金山出的,它的WPS、詞霸都是國產軟件的驕傲,而以前《劍俠》的單機版也做得不錯。

看完了精彩的入場動畫之后,正式進入游戲。展現在眼前的是一片清靜飄渺的山水,同時耳邊響起了游戲的主題歌《這一生只為你》,那感覺好極了。那時生活單一,也比較投入了這份感覺、這個游戲,可惜現在是沒這份閑情了。

啊,扯遠了,回到《劍俠》的江湖。《劍俠》的江湖里有十大門派,分別是天王、武當、少林、峨嵋、翠煙、昆侖、唐門、天忍、丐幫、五毒,半金半宋,半正半邪。它們各有屬性,分別是金、木、水、火、土。于是,我沒作什么思考,就創建了個武當的道士角色,五行屬土。

一、

在新手村的中心,有各門派的接待處,每天都能看到有學完了基本功夫而由各門師兄帶門派總部去“深造”的玩家。沒過多久,我就上完了這個“幼兒班課程”,跟著一位師兄來到武當山下。開始有了個封號,叫做閑散道人。

在山下,看到有一個女道士(這個稱謂有點不妥,但難道叫尼姑?),正被一群野狼圍攻。所謂路見不平、拔刀相助,更何況同是武當門下。什么,虛偽?那你當我憐香惜玉好了。于是,我用了剛學的那點可憐的粗淺功夫幫助打狼,費了好大勁。成功后,共分經驗,互致謝意然后道別。我稍稍觀察,她昵稱是“秋月無缺”,等級比我稍高些。

在武當門下的日子比較單調,就是殺怪升級,進出各個山洞,有時去襄陽城買些補給品。等級稍高些后,有了些錢,于是升級裝備。完成了20級任務后,成為了清修道人,學會了較高些的功夫“七星陣”。不久之后又買了匹馬,這樣行走速度快了不少,打怪范圍也逐漸擴大。這些都很常規,經常遇到的那些同門弟兄也差不多跟我一樣。

武門里面重門疊戶,我費了不少勁才搞清楚各個門庭的職能,有時沒事也會在里面閑逛。一次在武當清水池邊,再次碰到了秋月,她正在打座休息。我繞了一圈,還沒來得及問候,她先說了:“居士何以徘徊不去?”(那時我的昵稱是清茗居士)我說好久不見啊,很高興見到你。她很厲害啊,等級升得比我快多了,原因我后來了解了,是有前輩高手帶著殺怪升級的緣故。從那以后,她經常引薦一些高手給我認識,也由此我逐漸知曉了一些江湖的“世面”。

與“月影楓神”的認識,是在武當后山的火狼洞門口。他經常邀請我組隊打怪,好幾次推辭不過,一來二去也就成了好友。他是個目標很單純的玩家,就是升級再升級,想早點學成出師然后去無羈無絆地行走江湖。相比之下,秋月好結識江湖豪杰,參與各個幫派的友誼與紛爭;而我,實在不知在干什么,有點隨遇而安的味道,總幻想著能在某個深山老林里碰到一個隱士,然后傳授我一身神功,就不用這么辛苦練級了。

一次收到飛鴿傳書,說秋月到了西安秦兵馬俑那邊,約了幾個好友共同闖這個難關,邀請我也參加。經過長途跋涉,我終于趕到了那里。令我感到驚奇的是,風神也在那里,而且他們很早以前就認識了。

哈哈,江湖真是小啊,大家好一陣感慨,共同約好找時間去揚州的一戶人家(是個特定地點)結拜為兄弟。

在一個明月夜里,我們來到揚州,成為了拜把兄弟,說好從此同富貴、共患難。

于是,我開始有了活生生的江湖的感覺。

二、

我跟風神的關系是純粹的互相利用,或者說合作吧。跟秋月呢,是有些友誼存在的。

我把秋月引為知已。因為一次在襄陽城內,我閑著無聊擺攤玩,出售一些不大會有人買的垃圾裝備。而她,在藥店買血瓶與魔法瓶,因為人多購買速度很慢,于是跟我瞎扯。看著眾多高手的優質攤位,攤位名都起得很有意思,什么“最后一天大甩賣”、“爺爺送你好裝備“……等等。有感于此,我也作了一番“開心”的自嘲。對此,秋月給予了很高的評價,說我是個很有趣味的人,并且沒有勢利之心,讓人很放心。啊,真是太看得起我了,我自己都覺得有些勉強。

不久,我們成為了無話不談的朋友。在跟一些高手共同打怪時,她會偷偷密聊跟我說這個很不喜歡講話但為人挺仁義;那個很健談且看似慷慨,但其實很小氣……等等。這都是江湖經驗啊,我佩服得五體投地,深信不疑。

士為知已者死,于是我開始主動參與一些秋月的仇殺行動。人在江湖走,難免不結怨,有時還的確有點“人在江湖,身不由已”的味道。說實話我對交戰雙方沒有更多的愛與憎,一般情況下,大家也只是因為好玩,遵守“江湖規則”嘛。

經常是我們在青城山下結隊,然后去深山里面找仇家。干什么,很簡單,報仇。注意在劍俠的江湖,人是不死的,死了也就是掉經驗,掉裝備,靈魂回到集鎮也就相當擁有了新的生命。但,這仇不可不報。

這期間認識了一個叫做“老太”的,真的是老前輩啊,武當的“梯云縱”練得爐火純青,跑步之快使得好多仇家想跑都來不及。他成為了我們的靠山,我們從此有恃無恐,到處報他的名號。

我等級不高,于是經常做些幫助傳信、回城招兵買馬、集結各路同門之類的任務。也因此,時時遇到一些有意思的江湖事件,真是大開了眼界。

這日子過得瘋狂。

三、

秋月比較早(在第二次碰到我之前吧)就結婚了,所以她的丈夫既不是我,也不是楓神,是個我們始終不太了解的一個人。

秋月有著善解的心靈,較高的悟性,以及相當廣的人緣。從日常交談來看,大概沒人會懷疑她女性的身份。可實際上,“她”說,為了行走江湖“她”男扮女裝,有個女兒身在這個世道惹人憐,比較好混些(這什么世道)。

只有少數好友有人知道他的真實性別。而我,知道他在北京,在一家管道公司上班。他甚至為此有些過意不去,跟我說他覺得這里面對他的那么多好友有這么些的欺騙,很感慚愧。我安慰說,苦衷你已經說了嘛,世道如此,大家都可以理解云云。

我聽江湖上的人說,不少英雄豪杰、青年才俊看到秋月無缺已婚的狀態后,都深感郁悶不已。我真想大笑,什么是虛幻,什么是真實?

而我有次參加大家的聚會,覺得秋月的丈夫似乎也挺普通嘛,隱約間,倒似乎有種調和眾人的氣質。

那次大家在揚州“共襄盛舉”,買了一大堆煙花及各色慶典用品。各路英雄匯集,大家在小橋流水間互相交談。那日,風和日麗,大家意興闌珊;是夜,煙花點燃,揚州夜空絢爛之極。真讓人感受到了混亂江湖里也有的片片祥和。

四、

劍俠的江湖其實有時也比較兇險,倒不怕機關野獸,有時是怕碰到奸邪小人。

一次在伏牛山腰,我大擺七星陣打狼練級的時候,過來一個武當同門。我稍一打量,那人封號“入觀道人”,按輩份乃是我師叔。

他說忘買了回城卷,而有事急著回城,希望我把他打死好靈魂回去,免得長途跋涉回襄陽。我沒細想這里面的邏輯,就說不用啦,我送你一個好了。可是在我丟下回城卷下的那一刻,他開啟了仇殺模式。

這玩笑也開大了吧?沒有回城卷的我只好抱頭鼠竄,幸好不久跑進了雞冠洞。這里面空間很大,想找我,沒那么容易!

于是,我們開始在聊天窗口對罵:

“你這個武當的敗類!”  “臭小子,算你有種,給我滾出來……”

廢話,我當然不出來,洞里的狼啊、豹啊,比人要安全。

后來我把這事告訴秋月,他說誰讓你這么好心來著?江湖險惡,小心提防啊。

五、

劍俠的江湖里面布滿了光榮與危險,然而雖然前途布滿荊棘,我們也必須勇敢地坎坷前行。

網絡終究比較虛幻,以我的個性不會長久沉溺,出于直覺或者害怕,總不會陷入太深。人總還是有自己的現實路要走。

后來也比較忙,離開了那一片江湖,與那些江湖好友也失去了聯系。這一切,就像風,飄過。

在劍俠的江湖里,沒有我的愛情發生,我也沒能成為萬眾景仰的大英雄。在大千世界里,我只是一只有著單純心境的小蝦米。

2006年10月17

2010-07-15 08:32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清末民初學者大師
梁啟超(1873年2月23日-1929年1月19日),字卓如、任甫,號任公、飲冰子,別署飲冰室主人,廣東新會人,中國近代思想家、政治活動家、學者、政治評論家、戊戌變法領袖....
孫中山的啟蒙者
近現代的嶺南,湧現出大批引領中國前行的先驅者,近代改良主義者,香港華人領袖何啟便是其中的一位。他不僅是孫中山在香港西醫書院的老師,更是孫中山走向革命道路的思想導師。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