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深度觀察清末民初精神脈絡
字體    

何清漣:希臘緣何成為奶瓶國家(圖)
何清漣:希臘緣何成為奶瓶國家(圖)
何清漣     阅读简体中文版

2015/07/12/20150712213652186.jpg

共一產一主義終結曲:奶瓶國與奶瓶提供國之間的怪罪游戲

希臘成為“奶瓶國家”,歐盟難辭其咎,至少希臘朝野都持這種看法。

希臘原衛生部長阿多尼斯·喬奇阿蒂斯(Adonis Georgiadis)最近說了一段大實話:

“30年來歐盟讓我們用他們的錢過活。這是錯的。你們以此把我們變成了一個從未學著干活的扭曲孩子。這是歐盟伙伴的壞政策,好政策應該是培養其能力。希臘人切實活在真實世界里,這將是條艱難的路。多年來眾人過得太舒適:我們啥都不干就拿到錢。我們必須要成為成熟的社會……我們應靠自己的錢活。我們要讓民眾知曉他國納稅人不愿再承担我們的債務 ……只有這樣我們才能復興國家并擁有光明的未來。如果我們只是互相欺騙,那我們只能陷在消沉下去的漩渦中。”

如果說這位前衛生部長先生在批評“歐盟伙伴的壞政策”的同時,還知道希臘人靠別人養活多少有點說不過去,那么希臘人民可不這樣想。BBC幾位記者在公投前夕去了希臘各地,寫了一篇《記者來鴻:還不起債希臘人這樣說理》,以下是采訪的重要片段:

記者喬·米勒去了雅典,他接觸的退休老人對歐洲那些富有大國充滿了怨氣,“覺得那些強大的歐洲國家讓他們受了委屈”。一位叫做維克托的失業者如此表達意見:德國及富有國家的人民“嫉妒我們整天曬太陽”,希臘掉入現在這樣的處境,責任完全在那些國家。“他們早就應該懂了,希臘這樣一個小國家永遠償還不起這樣的債務,但是,他們還是不停地給我們喂錢”,“我們本來應該都是平等的。所有這些大國家經驗那么豐富。希臘這么小,難道他們就不能幫我們走出這個爛攤子?”

記者蘭頓去的是科孚島,該島人民怨怒交集:“所有的人都承認,希臘存在問題,官僚機構人浮于事、加入歐元區時做過假賬。但是,布魯塞爾也知情,怎么這就成了希臘人民的錯誤呢?”

不獨退休者、失業者反對歐盟的債務提案,部分富有的希臘人也反對,記者米勒去了南歐最富裕的農業小村安納夫拉,這里的希臘人認為歐盟的提議有“誤導”,如果“不抵消債務,希臘今后可能兩三代人都要繼續吃苦。”

我猜想,說這話的人可能担心償債的責任都會落在他這類有工作的納稅人頭上。

概言之,共一產一主義“按需分配”的理念經過七拐八彎的延伸,造成了今天希臘人理直氣壯吃“國際大鍋飯”的心理。

當奶瓶供應國希望奶瓶享用國有所克制并承担一些責任時,后者就開始玩起充滿怨恨的怪罪游戲,玩起了“人民公投”。英文網絡這樣描述這場公投:我家借了你家的錢長期不還,你家催債,我家成員集體投票,反對還錢。因為這是我家“人民”的集體決定,“人民”從來不會犯錯,因此,我家欠債不還具有正義性。

歐盟為什么甘愿充當奶瓶供應者?

歐盟愿意充當奶瓶供應者有其思想淵源。歐洲本來就是共產主義思想的發源地,歐文、傅立葉、圣西門的空想共產主義,經馬克思發展成為“科學社會主義”(共一產一主義),再演變成今天的新左派,左傾思潮在歐洲大陸歷200余年而不衰。

早在第一國際之時,所謂國際共產主義運動就分為兩支,一支是主張暴力革命的馬克思主義,另一支是主張通過議會道路和平奪取政權的伯恩施坦路線,被馬克思痛批為“修正主義”。馬一克思的社會主義(共一產主義)理想因蘇俄暴政、緬一甸大屠殺、中國毛一澤東的統治、尤其是文化一大一革命而臭名昭著,但“修正主義”的繼承者們卻因走上社會一民主主義道路而在歐洲大獲成功。

法國的左派政黨將共一產主義那套“按需分配”包裝成照顧弱勢群體的“社會公正”,變奏為高福利主義,法國公民從生到死可享受400多項福利。從1974年開始,法國政府的公共支出占GDP的比例就一直維持在1/3左右,近年來更高達GDP的57%;這一比例之高,讓北歐著名的福利國家瑞典都相形見絀。法國因此深陷福利陷阱,淪落成二流國家。

德國政壇影響最大的社會民主黨,其前身就是1863年成立的全德工人聯合會和1869年成立的德國社會民主工黨。這是第一個在民族國家范圍內建立的無產階級政黨,在第二國際時期各國建立的28個工人政黨中,最具政治影響力。

與蘇共不同,這個無產階級政黨走上了議會道路,經過長期發展,逐步完成了從革命黨到改良黨、從政治邊緣到權力核心、從純粹反對派到主要執政黨的轉變,并于1966年首次進入大聯合政府,參與聯合執政。

東西德統一后,社會民主黨利用統一后的困境,以“社會公平”的名義和福利為主要訴求而贏得選票,該黨掌握執政權的省漸漸超過基督教民主黨,并把持聯邦參議院(Bundesrat),處處為基督教民主黨掌管的聯邦政府制定的政策設置障礙,最后贏得大選。

然而,社會民主黨贏得選票的方式無非是承諾提高福利,等到其黨魁施羅德上臺后,德國經濟已經陷于困境、失業者高達4百多萬。施羅德不得不頂著工會的壓力,實施了哈爾茨IV改革,開始削減福利,使長期失業人口數量在兩年內減少了70萬。因為哈爾茨改革,社民黨在競選中失去來自工會的支持而敗選,但為默克爾執政奠定了基礎。

如今歐盟只有德國經濟一枝獨秀,失業率在4.7%。與法國相比,德國人能夠意識到什么是根本利益。

2004年我曾去過德國,正好遇到德國工會領袖說服工人接受小幅降薪,以留住企業。這位工會領袖演講的大意是:可惡的資本家為了追逐利潤,正在拋棄祖國,到其他勞動工資成本遠低于德國的國家去,比如中國。為了保住大家的工作,請工人兄弟做些小小的犧牲,不要與這些沒有祖國的資本家一般見識。

以左翼長期主政的法德兩國為軸心建立起來的歐盟,用提供奶瓶的方式對待希臘,從短期看,似乎是幫助希臘;但從長期看,損害了希臘人的自立精神。從這個角度看,希臘人的怪罪也許有點道理。

社會主義變奏曲還將害慘歐盟

歐盟與希臘等小國之間這種保護者與被保護者的關系,只能依靠兩種力量約束:一是強權的力量,二是契約精神。

歐盟并非強權壓制下的組合,是歐洲國家基于利益考量與統一理想的自愿聯合,因此只能依靠契約精神。

如前文所述,由于希臘人缺乏契約精神,且長期受社會主義思潮影響,因此陷入債務泥沼。社會一主義(共一產一主義)的特點是迫使人民出讓自由以換取經濟保障;蘇聯、中國等國的社會主義實踐,已經證明了這一特點與人類追求自由的天性相悖。中國毛時代發生的大饑荒還證明了一點:人民即使出讓了自由,也未必能夠獲得生存保障。

歐盟各國的高福利政策其實是社會主義的變奏曲,雖然不需要人民出讓自由,但卻難免縱容人類好逸惡勞的特性,導致歐盟各國程度不等地陷入高福利泥潭。希臘之所以成為歐盟國家當中第一個破裂的膿瘡,是因為依靠他國納稅人提供奶瓶。

比較有趣的是,真正經歷過共產主義劫難的捷克、波蘭、立陶宛這些前社會主義國家,其社會資源條件雖然比希臘差,反而不象希臘那樣依賴國際大鍋飯,成為奶瓶國家。我猜想,這些國家大概是因為經歷了社會主義之痛,才懂得拒絕這種包裹著蜜糖的毒藥。

社會主義確實害慘了希臘,接下來還將害慘歐盟。歐盟委員會主席容克6月22日公布促進歐盟財政經濟政策一體化的報告,不知這些歐盟領導人想到以下問題沒有?財政一體化的結果必然是福利一體化。

如果歐盟未實現稅收一體化,那么福利一體化對于歐盟各國納稅人來說并不公平,難免進一步獎懶罚勤,導致各國人民之間產生矛盾。但要實現稅收一體化,則必須先實現經濟同質化,而目前歐盟各國經濟發展水平差異很大,遠未達到經濟同質化地步。

人類歷史已經證明,用強力推行的社會主義大同夢以社會成員失去自由為代價,最終導致社會成員整體貧窮。如今,歐盟正在用自身的現狀證明:用福利誘餌實現的社會民一主主義大同夢,縱然本國企業失去競爭力、陷入高福利陷阱,但是還依然要用國際大鍋飯來喂出希臘這樣的奶瓶國家。

2015-08-23 08:56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學貫中西品讀東西文化
林語堂(1895年10月10日-1976年3月26日),中國文學家、發明家。福建省龍溪(現為漳州市平和縣)坂仔鎮人,乳名和樂,名玉堂,後改為語堂。美國哈佛大學比較文學碩士....
晚清改革家強權人物
袁世凱(1859年9月16日-1916年6月6日),字慰亭,號容庵,河南項城人,故又稱袁項城,清末民初的軍事和政治人物,北洋系統的領袖。袁世凱出生於清咸豐九年八月二十日(....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