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當代歷史與思想
字體    

阿聯酋空姐:萬米高空見識到的“有錢”中國人(圖)
阿聯酋空姐:萬米高空見識到的“有錢”中國人(圖)


一名在阿聯酋航空工作的中國籍空姐見識了“有錢”中國人的種種搭機行為后,慨嘆:“強國之路還很長。”(網絡圖片)

一名在阿聯酋航空工作的中國籍空姐,發貼文講述了自己在萬米高空見識到“有錢”中國人的種種行為,她感嘆強國之路還很長。這是一篇發人深省的文章,分享給各位。理性愛國,需要的是從自身做起。

以下是文章內容全文:

在飛機上服務的空檔,大家總會閑聊,八卦。談及中國,總會有人驚嘆中國好富。每每此時,我都會淺淺一笑。笑,謝謝您夸獎。笑,您才知道中國富啊。笑,我已經習以為常了。笑,謙虛且傲嬌。

日本空服員不算多,偶爾遇到有日本空服員的航班,大家也會聊日本。同樣是驚嘆的口吻說:“日本人特別有禮貌,日本航班特別有秩序,沒有人按鈴,沒有人投訴。日本街景美,日本人熱情,日本很發達。”當日本被描述成神一樣的國度的時候,日本空服員也只是淺淺一笑,說句謝謝。每當此時,在一邊安靜的聽著的我總能感到內心沉重的嫉妒。

日本航班很難拿到,原因大概有兩條:

一是因為日本政府規定,凡是飛日本的外國航班,必須有至少6名日本籍空服員。所以給別的國籍空服員的飛日本的機會就少了。

二是幾乎所有飛過日本的空服員都得了日本宣傳癥,他們愛日本有秩序,愛日本的禮貌,愛日本的壽司,愛日本的大街小巷,愛日本的整潔。所以,除非能被排到日本航班,否則,很難換到日本班。

中國航班很容易拿到。原因也有兩個:

一,因為600人載客量的A380航班上往往只有一個中國空服員,剩下的都是外國空服員。所以外國人也常飛北京。我不能抨擊阿聯酋航空不重視中國航班,我也不能抨擊中國政府對自己國民的保護沒有做到日本那么細致。但結果是,不會英語的中國人不好意思要酒水,外國空服員服務的時候都拿果汁和水來應付。好多人花了6800人民幣(約34000臺幣)飛完8小時都不知道飛機上還有免費的紅酒!

另一個原因,換班系統上,常有老外要把北京換出去。所以想飛個北京也不難。換班就行了。

為什么北京就沒那么受歡迎呢?雖然長城故宮口碑非常好,但是乘客素質參差不齊。總有同事抓住自己中國班上經歷的個別糟糕事件跟我大加抱怨,當乘客們下飛機的時候,她對乘客說再見,但是,沒有人對她說謝謝,甚至都不看她一眼,都面無表情的走了最后再加一句,“I feel so bad!(我感覺糟透了)”

我經常和外國人爭辯,我們中國不是都吃狗肉的,我們中國制造現在也很厲害。最近,有一個中國來的大公司組織員工來杜拜旅游,包了阿聯酋航空77架飛機,還有40多家酒店,阿布達比的法拉利公園被包場3天。這次飛北京,在飛前開會時,來自杜拜的同事提到了這個大的中國超級旅游團,并且說杜拜的酋長非常重視這個事情,預計消費幾億迪爾汗,我們從北京回杜拜的飛機就是被這個公司包機了!

我心中暗喜!讓你們這群土包子見識一下我們有錢的中國人!

可是,中國公司卻造就了我有史以來最爛最爛的中國班。

起飛以后,大家忙著熱餐,整理酒水車,準備服務,客艙里面已經有十幾個乘客在按鈴,我們幾個中國空服員去回應。有問如何使用我們娛樂系統的,有叫我們打熱水的,甚至有人叫我們過去就是問問還有多長時間開飯的。我平時總是用德國人自己跑來廚房自己取咖啡喝與印度人要一只糖都要按鈴叫我們送,來諷刺印度人的。

有個阿姨說自己家孩子餓了需要馬上吃飯,我說我們還在熱餐,30分鐘后就好。我們會先給孩子吃飯的。但是阿姨似乎沒帶手表每四五分鐘都會或者按鈴或者在我路過時候拽住我的裙子說:“孩子得吃了飯睡覺,孩子不吃飯會胃疼”等等。我說“要不我先給找些餅干,正餐還在微波爐里,沒法給您取啊。”阿姨說孩子一定要吃正餐。忙不喋的給這個取了毯子,教了那個怎么玩游戲看電影,在熱好飯了以后還沒開始發餐就立刻給這孩子端去了飯,然后阿姨的問句把我驚呆了:“怎么沒有我的?”阿姨,您孩子晚上十二點了不吃正餐胃疼,您神氣活現的也一下都等不了么?過了一會兒阿姨自己來廚房了,說菜是辣的,要我們換一份飯給她,我解釋說今天是滿倉,每人一份,沒多余,而且飯是您自己點的,但是阿姨還在那說說說。終于一個同事忍無可忍,說:“給她說清情況,繼續你的服務。She can screaming, but there is no extra meal, it is not your fault!(她可以繼續嚷嚷,但沒有多余的飯了,不是你的錯)”阿姨回去了,吃過飯,這個可愛的小朋友開開心心玩了幾個小時的游戲才睡覺。

給咖啡飲料的時候,經常你還在問乘客要不要加奶,后三排的乘客已經把杯子舉過頭頂來要咖啡了。

我真的非常希望他們真的能像他們的穿著一樣體面。

由于A380飛機很大,一層四百九十多乘客,從前到后服務下來需要些時間,好多乘客吃過飯后就不愿讓餐盤再繼續留在自己的桌板上,于是,客艙地上到處是乘客餐盤。那時那景,真的和印度埃及航班沒什么兩樣,甚至更夸張。一起飛的中國姑娘說,她讓一個乘客把她扔在地上的盤子遞過來,那大姐竟然說:“你自己撿起來不就行了么?!”然后姑娘直接火了,說道:“我給您的時候是扔在地上的么?!”

安全出口的地方往往空間大一些,然后我就看到了十幾個吃過的餐盤。我發誓,我飛巴基斯坦都沒見過那個樣子的。我把車子推過打算叫乘客撿起來,然后發現他閉著眼睛。我沒理走了,等一會回頭看見他醒了并且撿起來遞給了一外國同事。

一位阿姨在我還離她三四行的時候就大喊快拿走快拿走,慢死了,盤子在這怎么睡!發餐收餐的時候廚房極忙極亂,剛才給孩子要餐的阿姨端著兩個盤子又來了,說沒地方放盤子,他們要睡覺。同事說讓她等等,這里太忙太亂,阿姨看了一下廚房沒地方塞自己的盤子,就扔在了廚房的地上。

吃過飯后大家都排著隊上廁所,先不說廁所里都是帶色液體看起來不太像水了。因為有顛簸,安全帶指示燈亮了起來,我們用英語中文做廣播請大家回座位系好安全帶,不要使用廁所以免受傷。結果三遍廣播下來,沒有人回去。同事都開玩笑說,let your Chinese sit down(讓你們中國人坐下)。就像在戳我的脊梁骨。

諸如此類,等等,等等。我總是諷刺巴基斯坦航班上恐怖的廁所,阿拉伯各國航班上乘客粗魯的態度和滿地的餐盤。那一天當外國同事們在廚房以“your Chinese”來諷刺這一切的時候,我很悲傷。

這個航班雖然有點極端,但不是個例。多少中國人會帶著耳機和你對話,多少乘客說話面無表情,多少乘客盯著電視屏幕對你擺擺手說不需要了。不僅是富豪、大媽、還有留學生、公司員工。過年乘自己航空公司航班回家,旁邊坐著一個在倫敦城市大學的留學生也要回家。雖然也很客氣,英語也不錯。但是當收盤子的時候,她盯著屏幕,把堆得像哈里發塔一樣的盤子遞給乘務員的時候,我已經感受到收盤子的東歐空姐內心的不滿。以前每當我提到我要去留學的時候,一些空服員總會有點不屑的表示留學生也不過那樣,讓我很不舒服。但是那一刻我明白,那些不屑里可能不是偏見與嫉妒。

也經常會遇到一些乘客,戴著耳機看書或者處理文件,發現快服務到她的時候早早摘下耳機等你,即使沒看到你,輕輕說一聲excuse me,神速摘下耳機,抱歉之后,立刻送來大大的一個微笑,等著你和她講話。那一刻真的會覺得這個人滿身都寫著高貴。還有一次,航班上唯一一個把餐盤放在地上的是個抱著嬰兒的母親,等我過去時馬上讓旁邊八九歲的大女兒把餐盤撿起來遞給我,并道歉解釋自己抱著孩子要喂奶。

因為飛機上空間有限,餐車里都隔成很窄的格子,每個用過的餐盤必須擺放平整才能放進車里,遇到堆成山的盤子,總是十分煩躁。所以印度航班總是讓人抓狂,因為幾乎每個遞回來盤子都會堆成山,歐洲航班上好多人都會把盤子擺放整齊了遞過來。而日本航班上,幾乎看不到不平整的盤子。

曾經和同事說,希望自己有生之年,可以看到中國也像日本那樣有秩序,有禮貌,被世界認同,贊美。同事說,覺得自己有生之年也無法看到中國變成日本那樣有秩序,有禮貌,被世界認可,贊美。

這位空姐在文章最后寫了這樣一句慨嘆:“強國之路還很長。”

2015-08-23 08:57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革命先行者民國之父
孫中山(1866年11月12日-1925年3月12日),本名孫文,字載之,號日新、逸仙,廣東香山(今中山)人,是醫師、近代中國的民主革命家、中國國民黨總理、第一任中華民國....
學貫中西品讀東西文化
林語堂(1895年10月10日-1976年3月26日),中國文學家、發明家。福建省龍溪(現為漳州市平和縣)坂仔鎮人,乳名和樂,名玉堂,後改為語堂。美國哈佛大學比較文學碩士....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